第二十一章 高手频出,左使陡现

    八宝囊的造型如同一个破旧的护身符,外表显得十分陈旧,朴实无华,一点儿都不起眼,如果不是特意研究,是发现不出什么蹊跷来的,所以大师兄才会为我们求爷爷告奶奶地寻摸来了两个,而且也在初次见面审核中瞒过了鱼头帮的姚老大、魅魔以及佛爷堂特使翟丹枫。
    后者的修为太差,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可以忽视,但是前面两人皆是邪灵教的边疆重臣,重要支柱,眼光那可是一等一的厉害,既然能够瞒过他们,理论上来说,我们佩戴着行走于邪灵教中任何一处场所,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这所有的前提在于为人追究,凡事都怕认真,当邪灵教要维持目前这温情脉脉的局面和氛围时,一切从宽,蒙混过关这种事情的难度并不大,然而真正捉刀见血之时,如同八宝囊这般的法器摆在面前,邪灵教中的高人未必看不出来。
    既然看出来了,那好,解释一下,闵魔两个寻常弟子身上,为何会有这般贵重的法器呢?
    里面装着什么,拿出来看看吧?
    事情一旦走到这一步,那就只有拔刀子开干、刺刀见红的节奏了,而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辗转奔波了近千里的我和杂毛小道所想要看到的,也不是无数为这个计划付出了心力甚至性命的人,所希望看到的。
    赶了一天的路,坐了大半天的车,车上的乘客们显然是厌烦了这车厢里混合着汗液和汽油味的空气,匆匆下去,瞧见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起身,王珊情突然将身子前倾,嘴唇贴在我的耳廓旁,轻轻地说道:“张建,我怎么听到你的心跳突然在加速,你是在紧张什么?”
    王珊情的嘴唇张合间碰触到我的耳朵,触感轻而柔,但是却没有普通人那种温热的气息,而是一种阴寒之气,让人感觉十分不自在。我转过头来,盯着那一双魔气翻腾的眸子,平静地说道:“的确,我真的有点紧张了。不过,难道你没有感到,在这个院子里面,有一股、或者说有一些力量,让你感觉到不自在,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错觉么?
    听到我这般说,王珊情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车窗之外,很快,她的目光便被大院左边一处高高的水塔吸引住。
    水塔之上,隐约矗立着一个佝偻瘦小的身影,仿佛黑暗中的守夜人,又或者一头死物,那目光平静如水,没有一点儿生气,正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着,然而当你真正瞧过去的时候,却会立刻被一束刺目的光芒照到,满脑子里都会出现无数重叠在一起的黑色人影,以及一张面无表情的僵硬脸孔。
    除此之外,在大院外围的黑暗中,无论是路边、墙头还是树林里,还有许多气势收敛的家伙在遥遥注视着,对这儿表现出了强大的掌控力。
    王珊情瞧见这些,那张黑暗褪去、恢复惨白的小脸之上露出了难有的严肃,低声说道:“你们都小心一点儿,厄德勒的二号人物来了!”
    “左使大人?”邪灵教作为一个松散的教派组织,头号人物自然是掌教元帅,而之下则是左右护法,十二魔星以及各鸿庐的庐主,王珊情一说到二号人物,杂毛小道便下意识地问道。
    邪灵教的前身是白莲教,以左为尊,左使又称左护法,在以前相当于副教主的地位,倘若是掌教元帅无法发布命令,他便能代主巡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上的威风,当年洛飞雨的外公王新鉴,便在沈老总神秘失踪之后,以此位暂摄邪灵教教务,由此而知此人地位是有多么的尊崇。
    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人物,从来不是易与之辈,当初此獠图谋茅山,集全茅山之力在山门之内围剿,反而被他伤了人,带着一票兄弟轻松离去,便可知晓其修为得有多么恐怖,而此刻我们要是暴露了,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然而就在我们心中惶惶之际,王珊情又泼了一盆凉水:“对,站在水塔上面吹风的那个老头儿,就是左使大人。至于藏在暗处的那些,他们应该是小佛爷手下佛爷堂的直属力量,护堂十八罗汉,他们是掌教元帅从各鸿庐中甄选出来的修行天才,经过小佛爷他老人家亲自调教之后,角逐尊位而成。这些人代表了厄德勒总部顶尖的防卫力量,他们忠诚、强大而冷酷,其中最强的家伙,据说比我师父她们还要厉害……”
    邪灵教为祸中原,底子自然深厚无比,而王珊情已经进入了闵魔的核心圈子,知道的事情远远比张建和高海军这两个几乎算是被遗弃的家伙要多得多,然而越是听到这些,我的心中却越是寒冷,想着倘若要是被搜身识破了,我和杂毛小道能否在这重重包围中,逃脱升天呢?
    这个问题其实想得有点多余,强中自有强中手,而面对着邪灵教的二号人物,我的心里很明白,下场不过死尔。
    王珊情已经把我和杂毛小道当作了她手下的马仔,大包大揽,招呼着我们下车,接受审核,而就在我心神忐忑地站起来,硬着头皮准备朝着车门走去的那一刻,杂毛小道突然撞上了我,那修长的手指隐蔽地伸出,摸到了我的怀里来,灵巧地将八宝囊给解了下来,指间一晃,不知道藏于何处,也不与我多言,推我往前走。
    我擅长于大开大阖的战阵交锋,对于腾挪转身的技巧却远远不如杂毛小道,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了什么药,感觉此时此刻,那八宝囊仿佛就是一颗发烫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将我们炸得粉身碎骨,然而这里面可是藏身得有小妖和朵朵,她们一旦离开了我的掌控,我又感觉浑身不自在,牵动心神,想要转身过去询问,结果杂毛小道这个时候也跟着下了车,若无其事地追上了王珊情,并不理会我的眼色。
    这家伙的淡定影响到了我,在深吸几口气之后,我跟在队伍最后,从车辆中间的道路摸索着,朝场中空地走去。
    场中空地有一盏明亮的路灯,十几个带着白色袖章的邪灵教工作人员在此等候,所有下车的人排成一列,需要将随身携带的行李交给他们进行专业的分包查验,任何不能说明来路和有意隐瞒功能的行为都将会被隔离,除此之外,在场院旁边的房间里还有一对一的全身搜查,男对男,女对女,其细致程度比过机场安检要严格十倍。
    我们到达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哥们因为不满检查人员对于他菊花进行孜孜不倦的查探,而表达了极大的愤怒,双方达不成一致,一时间吵闹得厉害呢,而就在此刻,从里间的铁门中缓步走出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猥琐小老头儿来,来到那个争吵不休的家伙面前,一言不发,仅仅只是瞪了他一眼。
    仅仅一眼,那个家伙便突然一声大叫,口吐白沫,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那哥们应该是福建来的,不过至于什么身份,我们倒也没有打听即使是在邪灵教中,胡乱打听别人的身份也是一种大忌但此人的修为并不算差,至少也能列入高手行列,却不曾想竟然这般不堪,由此可见那山羊胡又多么厉害。
    我们在检查队伍的后面,王珊情身为灵体鬼魄,一身轻松,不过还是陪在我和杂毛小道身边不走,瞧见我们好奇,便如同长辈一般给我们低声介绍:“地魔,十二魔星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常年都在中枢,协助掌教元帅主持教内的思想工作,同时也负责甄别和清除叛徒。你们小心一点,这个家伙嗜杀,心狠手辣,一语不合便杀人,死在他手里的自己人,要远远多于外人……”
    王珊情说着说着,语气慢慢地停缓下来,我们感觉到一阵杀意笼罩,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却见她口中的地魔已经不再理会瘫倒在地上那个没用的家伙,而是扭过头来,盯向了我们。
    此人在精神意志上面的造诣绝对是顶尖级别的高手,仅仅是这么一瞥,便能够给予我最强大的精神威压,随着他的上下打量,我感觉仿佛一条毒蛇在背脊上面游绕,心里面没有由来的一阵心慌。而下一秒,一阵微风吹动,那个家伙跨越十几米,直接移到了我们的近前来。
    王珊情似乎见过地魔,上前寒暄,说胡伯,又见面了,这两个是我师父的弟子,没见过什么世面……
    她话没说完,那地魔绷着脸与我对视几秒,然后转过头来,指着杂毛小道说道:“举手!”杂毛小道顺从地将双手举起来,地魔平伸右手,虚空一抓,杂毛小道全身衣物陡然间居然碎裂开来,露出一条一条的碎布,一眼便能看穿,地魔瞧见这结果,有些疑惑,伸手在杂毛小道的上身摸了两把之后,突然猛回头,瞧向了我们乘坐的那辆商务车。

猜你喜欢: 《官途:第一秘书》 《神纹卡圣》 《我要当天帝》 《重生七零之怦然心动》 《恶魔住隔壁:小甜心,请注意!》 《超弦空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