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简陋布阵,闵魔新选

    在我面前躺着的,是一个脸色粗糙的青年,剑眉轩昂,模样倒还算周正,看着也眼熟,不过这一脸浓密的大胡子,再加上因为大量失血而显得过分苍白的脸孔,实在跟我记忆里面的一干人等实在是对不上号。
    杂毛小道见我想不起来,手往身后一摸,抓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来。
    这把剑造型奇特,像个玩具,剑尖处还在不断地颤动,发出嗡嗡的声音,如有灵性,仿佛时刻都会逃脱他的掌控。这动静颇有点儿大,杂毛小道手掐剑诀,喷了一口气在剑上,那剑身顿时沉重几分,这时方才平静下来。瞧见这场景,我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除魔?”
    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脸上似笑非笑,而我再次俯身一看,这大胡子,可不就是当年牛逼轰轰地追杀我们的李腾飞么?
    这家伙当初艺成下山,手拿除魔飞剑,自信满满,想着在这个江湖上扬名立万,结果栽在了我和杂毛小道手里,飞剑都给没收了,虽然后来老君阁首席长老李昭旭领着他,把东西给要了回来,但他不是说给塞到西北边疆去打击拜火教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杂毛小道见我眼中充满疑问,苦笑说我也不晓得,刚才在镇西的河沟边发现的他,人已经受了重伤,处于昏迷状态了,还没有来得及问呢。
    人生真是奇妙,当初李腾飞撵我们跟撵狗一般,一把除魔嚣张跋扈,而此刻要不是杂毛小道及时赶到,以邪灵教的做派,只怕他离一具尸体也就一步之遥了。
    李腾飞身上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重伤,来之前杂毛小道简单处理过了,以免留下痕迹,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当我将他染血的衣服整个揭开来的时候,瞧见他从左胸到小腹处有一道巨大而狰狞的伤口,两边翻白,上面还绕着一股黑气,而在右胸之上,则受钝器重击,凹陷了一大块,除此之外,前身各处还有许多细碎的伤口。
    就在我给这家伙检查伤口的时候,昏迷过去的李腾飞却是幽幽醒转过来。
    他睁开疲惫的双眼,入目处是两个陌生人,顿时大惊失色,抬起沉重的右手想要反抗,却感觉如有千钧,身子根本不听使唤,不过他并不放弃,手掐剑诀,想要指挥除魔作最后一搏,只可惜那飞剑已经被杂毛小道压制得死死的,根本就不做回应。
    当除魔都离开了自己的控制,李腾飞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绝望的表情,然而此刻他脸上却显露出了硬汉本色,张开嘴,竟然准备直接嚼舌自尽了。这般强硬的态度,倒是让我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不过杂毛小道好不容易把他从邪灵教内务堂的人手里救出,自然不可能让他就这样死去。
    我出手将他的下巴给卸了,让他失去咬合力,无法自残。
    被这样一番折腾,李腾飞终于丧失了挣扎的**,一双眼睛满含恨意地看着我们,喉咙里面迸发出虚弱的话语来:“要杀就杀,别想从老子嘴里面,掏出半点有用的东西来。”
    他摆出这番宁死不屈的架势,把我和杂毛小道给笑翻了。身处敌营,身份能不暴露就不暴露,而且以李腾飞过往的经历来看,他九成九的是个猪队友,出手救人是责任,但没有必要将底牌都卖给他来看。
    我们两个笑完,也没打算表明身份,这时肥虫子晃晃悠悠地从窗户外面飞了回来,沿途将所有痕迹扫清,特别是血腥味,这些事情对于此刻的肥虫子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我用身子挡住了肥虫子,而杂毛小道则在对李腾飞说道:“嗨,小子,老子救了你这条小命,你就先别想着死,活着总比死了强,对不对?另外告诉你两件事情,第一,听我的话,第二,就是不要乱跑。”
    李腾飞是青城山老君观中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自然不是什么傻瓜,左右一看,便晓得这儿并非预想之中的深牢大狱,不过在这邪灵教总坛神秘恐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邪灵教素来狡诈,未必不是在诓骗自己,所以他也不敢放低警戒,神情戒备地看着我们,不过终于也没有再闹了。
    见这家伙消停下来,杂毛小道转过身来问我,说这家伙还有得救么?
    李腾飞伤势颇重,倘若他不是个修行者,没有这不错的身体素质和坚强的意志,只怕现在已然死去,不过他现在但凡还有一口气,我便不会让他死在我的面前。我拍了拍手,不用言语,肥虫子自然了解我的心意,朝着床上悄然爬去。
    李腾飞一身伤势,刚才的话语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精力,眼神都开始涣散了,突然间双腿夹得紧紧,一双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良久才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话来:“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肥虫子虽为半灵体,但这肥厮进入人体的习惯还是和以前一样,所以李腾飞有这反应,也属于正常。
    他受伤颇重,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非常很不错了,虽然我们很想弄清楚他为何能够进入邪灵总坛,但如果不表明身份,他是不会漏出口风的,杂毛小道结了一个催眠的手印,让他昏昏睡了过去。将李腾飞安置好后,我们又在外面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痕迹,然后折转回来,商量如何安置这个意外的闯入者。
    我们现在寄居之处,是邪灵小镇的中心区域,地方不大,而且还有颜婆婆这般的神秘人物存在,根本就藏不住人,如果那些血巾黑衣趁着我们上山参加法会的时候搜查全镇,只怕到时候李腾飞不但会被找到,便是我和杂毛小道,都要遭受牵连。
    事情是如此棘手,然而杂毛小道倒也淡定,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楼顶。
    这瓦屋之下的隔层,是用来放置柴火以及一些老旧的家具,基本上无人过去,但是李腾飞的气息掩藏,倒是需要耗费一些功夫。不过这些对于师从虎皮猫大人的杂毛小道来说,却也不算什么难办之事,借助着一些寻常可见的树枝、绿叶、石头和木块,他便能够按照规则的摆放,布置出一个简陋的隐藏法阵来。
    从效果上看,法阵远远不如材料足够的完整版,但是凑合这几天,倒也无妨。
    如此商定,我们说干便干,爬上了夹层里面,将地方腾出来,然后杂毛小道负责布置,而我则在外围放哨。
    青城山的侵入震动了邪灵教高层,一整晚都有稳健的脚步声在院子外面呼啸而过,我甚至还能够感应到一股阴沉而又强大的气息,那是负责血巾黑衣的地魔,也参与了这一场大搜查。我并不敢放开自己的意识,免得与其相遇,打草惊蛇,不过也能够感应到院子附近被来回的搜查,显然肥虫子并没有将太大范围的痕迹抹出干净。
    肥虫子要隐匿气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一夜不眠,杂毛小道一直到了下半夜才返回来,一脸的汗珠,神情里也多了几分虚弱,显然用那些最寻常的石块、树枝来构建出来法阵,这行为实在是太考量对于法阵规则的底层计算和推理,即便是他,也做不到那种大巧不工的境界。
    次日清晨,颜婆婆依旧没有回来,这情况让我们长舒一口气,我带着馒头和水,去夹层看望李腾飞,经过肥虫子的一夜治疗,他的伤势好了许多,神志也清醒了,摸着肥虫子早已不在的肚子,接了我递过去的水杯,他一脸疑惑地问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他?
    我没有说原因,只是告诉他我们白天要去峰顶,让他最好不要走动,出了布置的这个法阵,神仙都救不了他。
    李腾飞到底是道门弟子,见识却也不差,识得杂毛小道昨夜布置这简陋法阵的厉害,开始刺探起我们的身份来,结果给我劈头盖脸一阵呵斥,乖乖闭嘴,只是摩挲着他那把有些污浊的除魔。
    交待完这些事情,我们没有多停留,出了院子,继续前往邪灵峰。
    路途与往常一样,然而路上却能够看到许多没有处理过的大片血液,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心中疑惑,不知道这些血液是属于潜入其中的青城道士,还是邪灵教的自己人。除了血迹,还能够看到血巾黑衣的内务堂执法,他们押运蒙着黑面罩的人路过,虽然看不到面容,但是看衣服,却并非道士打扮。
    瞧这凝重状况,我心忐忑,难道邪灵教高层已经在进行大清洗了?
    一路上气氛十分压抑,以至于晨间的法会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八成以上的人精神恹恹,再无前几日的狂热。
    法会结束时照例是高层传教或训话,然而这一回,台上那个德籍犹太人突然说要宣布几件事情,而第一件,则是正式举行一位新晋十二魔星的真名授予。这情况让人诧异,要知道十二魔星是邪灵教真正的脊梁,撑起偌大教派的骨干力量,唯有司职要务或者重点鸿庐、且有着恐怖实力的大头目,方才能够获得这称号。
    于是在所有人的期待目光中,大殿左侧的走进一众高层来,我看见了左右使、天地双魔、星魔以及各大鸿庐的首脑,在最末处,却是一个将全身藏于黑色斗篷的女人。
    瞧见她,趴在角落的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没想到王珊情居然真的被选作闵魔了?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