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道路艰难,步步为营

    在场三十六位分庐庐主以上级别的高层,有二十四人认为洛小北有罪,八人弃权,而只有四位选择了洛小北无罪。
    在统计结果出来之后,天魔宣布洛小北勾结异教徒,私放外人进入总坛的罪名成立,直接押入内务堂大牢候审。
    洛小北听到了这宣判,全场都表现得十分激动的她此刻却出人意料地平静下来,只是冷笑连连。这一次虽说是邪灵教的大集会,但其实还是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前来,比如藏身香港的秦魔秦鲁海,还有洛氏姐妹的母亲,那个统管鲁东的女人,以及执掌死亡谷的阴魔……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一旦在高层听证会上形成了最终决议,那么除了小佛爷,是没有人能够翻案的。
    当洛小北被人押了下去之后,全场都在梦游、作壁上观的洛飞雨终于用指尖敲了敲桌子,淡淡地对着石桌前的一众高层说道:“这样的决议,小佛爷是不会赞同的。”
    她这句话说得很轻,仿佛情人呓语,然而一说出口,落在我们的耳畔,便如滚滚天雷,响彻脑海。
    多年不见,洛飞雨的功力已入化境,这场中之人地位虽高,但是能够与她交手的,却也只有天魔旁边的这么几位人物,而她刚才的雷音也显示出她之所以能够成就右使之位,从来都不是家世地位,而是用那一拳头、一拳头真枪实弹地打出来的。
    洛飞雨在最后表达出自己的立场,左使仿佛置身事外,并不多言,天魔也仿佛短暂失聪,饶有兴趣地盯着面前的那石磬在洛飞雨的语音*鸣发声,而这个时候,留着两撇山羊胡的地魔却站了起来,左手虚张,霍然出现了一朵土黄色的花火,那黄色火焰在不断跳跃,却是将这余音给吸收殆尽。
    当偏殿回复正常之后,地魔手掌一翻,火焰消失,而他则笑吟吟地说道:“右使,公议厅的决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除了掌教元帅有权利更改和修正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否则人人得而诛之,这是当年沈老总留下来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而小佛爷会不会同意,那就看他老人家的意见了,反正我们是已经将决断都呈上去了,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那是天心,我们怎么能妄自揣测呢?可不能因为洛小北是你的妹妹,就可以徇私枉法!”
    地魔一番连消带打,将洛飞雨刚才那滔天怒气给消泯于无形之中,右使大人环顾一周,瞧见好多人都不敢正视自己的目光,低头旁顾,不由得惨然一笑,眼神中立刻充满了冷漠,直接站了起来,离场而去。
    瞧见那个高傲的女人离场,而场中的气氛略微显得十分尴尬,地魔朝着坐在正中的天魔、左使以及几个实力排前的高层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然后抱怨道:“教内之事大于天,若大家都像我们的右使大人一样的话,我们厄德勒说不得就要解散了……”
    洛飞雨表兄叛教身死,亲妹妹刚刚被决议有罪,按理说这个时候说一些打击她威信的话语也无伤大雅,然而除了来自宝岛台湾的星魔附和之外,无论是左使,还是天魔都没有接他的茬,旁边一个老家伙更是咧开了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一顿臭骂:“地老鼠,闭嘴吧。别说洛右使还在其位,就算她洛飞雨给人给拉下了台来,这右使之位,也轮不到你来坐!”
    这些人显然是对上蹿下跳的地魔已经有了厌恶,直言不讳,然而这等语气对于地魔来说,却是奇耻大辱,他本是个极有城府的人,不过在这一刻,眼神里却也有难掩的怨毒。
    那人在教中地位似乎并不在地魔之下,哈哈一阵笑,起身离开。听证会结束了,与会者各自散去,而我和杂毛小道则跟随着王珊情往外走,在最后的表决过程中,王珊情投了有罪一票,说明她应该是收到一些消息的。大家各自离散,而杂毛小道则伺机问了王珊情起来,说难道那些人真的是洛小北放进来的么?
    王珊情左右一看,发现没有什么人在旁,于是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没有人晓得,如果抓到漏网之鱼或者一字剑,或许才能够晓得,但是封神榜令旗可是小佛爷用来召唤大黑天至关紧要的物件,而昨天又死了那么多的人,不管怎么样,都需要找出一个人来担责任,承受大家的怒火……”
    这女人在阴谋诡计上面的学问简直就是天生的,一下子就说出了这里面的关键来,不过我却还是有些不明白,问为什么这么多人里面,他们却偏偏挑中了洛小北呢?
    王珊情哼声冷笑,说怪只怪那小娘皮太不懂事、不知收敛,完全还当自己是大小姐,听说来总坛也没多久,便得罪了不少的人,当然这也只是其一,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她是王正孝的表妹,而看守山门法阵的也正好是她,你说说,不拉她出来承担怒火,背这黑锅,那还能有谁比她更加适合呢?
    杂毛小道眉头皱得紧紧,低声问道:“那些幕后的指使者,便没有想过右使大人的怒火一旦爆发出来,会是什么样子么?”
    杂毛小道的问题引得王珊情嘿嘿一笑,说你这句话倒是说在了重点上面,按照往常的情况来说,掌教元帅之下便是左右使,这右使可是有着制约十二魔星和各地鸿庐的权力,无比尊崇,然而这些年来小佛爷公然设立佛爷堂,让秋水先生、苏参谋这些实力虽然不济,但是忠心耿耿的家伙陆续取代了左右使的职能,代天巡狩,经过这些年的步步紧逼,左右使的威势和权力已经渐渐不如往日,甚至都不如坐镇总坛的天魔,就连地魔,也并不怕她,敢于得罪,说到底,那些人背后站着的,可就是掌教元帅啊。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世间斗争,无处不在,只是我们很好奇一点,那就是小佛爷建立佛爷堂,这威胁到的不仅仅只是洛飞雨,更是有着副帅之称的左使,唇亡齿寒,为何左使大人没有跟洛飞雨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来呢?
    王珊情告诉我们,说现任左使其实就是当年的右使,往昔王公在位,这左使黄公望人被压得死死,一口气都喘不过来,两人素有仇怨,而王公死后,那怨恨便延续到了洛飞雨头上来,小佛爷继位之后,为了平衡而又没有压制,所以两人平日里如同水火,怎么会出手帮她呢?
    说到这儿,王珊情低声说道:“你们知道么,终归到底还是洛飞雨太不识时务了,我听说前些年小佛爷本来有意迎娶她做元帅夫人的,本来一开始双方都有意向,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洛飞雨外面似乎有野男人了,你说说,这绿帽一戴,小佛爷能不整她么?”
    这话儿也是旧事重提,小佛爷这般的枭雄人物,自然是冷血无情之辈,他要整肃邪灵教内部,所有旧例都会被无情碾压,扯到这男女之情上面来,也只能说王珊情此人虽然已成鬼魔,但终究还是有着一颗女人那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邪灵教总坛集会到目前为止已经将近尾声,而洛小北的有罪入狱却才是刚刚拉起帷幕,地魔,或者说佛爷堂那个一脉人物已经将这个导火索给点燃,并非仅仅只是为了息事宁人,而是想要通过洛小北,将所有藏在水面之下不安分的人物,包括洛飞雨以及她身后的旧党都给揪出来,一网打尽。
    这场较量比的就是耐心,一步一步,步步为营,看谁最后熬不住了,谁便会输掉手上的筹码,而在这场赌博里面,一直都没有露面的小佛爷才是真正的庄家,从各方面上来看,洛飞雨的赢面实在是太少了。这种层次的东西连王珊情这般的新晋之人都看得出来,别人怎会不知晓呢,而真正关于生死性命,又有多少人不会犹豫呢?
    我和杂毛小道从邪灵峰摸黑下来,心情沉甸甸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担心起了曾经的敌人洛飞雨来。
    虽然我们和她一直都处于敌对的状态,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却实在是一个值得人佩服的女子,就像一朵雪莲花,干净而纯洁地绽放,然而最终还是敌不过环境的侵蚀。下山之路陡峭,不过好在搜捕奸细的原因,一路上倒也热闹,时常有地魔的手下呼啸而过。
    我们回到小院的时候并没有瞧见瞎眼婆婆,倒是看到了向导金小小,她告诉我们,说颜婆婆留在山上有事,她被叫过来照顾婉儿。
    颜婆婆不在,我们放心许多,夜里去瞧了李腾飞,这小子恢复颇快,伤好了大半。
    次日再次上峰参加法会,这是倒数第二天了,上了峰顶的时候感觉气氛骤然严肃许多,我们找人一问,方才得知今天的法会,小佛爷有可能会现身。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