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左使出手,飞雨求援

    当初留在一线天深洞里面的穴居人,同样也属于耶朗遗族,不过他们为了守卫耶朗圣地,主动放弃了阳光,堕落黑暗,成为这般丑恶的奇形怪状,从而也获得了足够与矮骡子一系抗衡的力量,而我又突然想起来,王永发告诉我,说死亡谷里面来了一些奇怪的帮手,想必也就是这样的穴居人。
    青山界一线天那里的时间和空间,隐隐与现实世界有着很大的区别,其古怪程度比我们所见过的洞天福地更加异常,也更加不稳定,后来我数次返回,却根本找寻不到,却不曾想到小佛爷不但找到了,而且还将悠悠、以及这些穴居人都给带了出来。
    他到底有着什么手段,要知道,那些穴居人可是为了守护圣地,至死都不愿离开洞穴的。
    我的脑子乱哄哄的,隐隐感觉到小佛爷似乎跟我,或者说跟古耶朗遗族有着很大的关联,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却实在难以把握。
    秋水先生在台上介绍了一番小苗女悠悠,话语里极尽夸张之能事,将悠悠包装成了一个伟大的千年遗族,用有着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生命,简直就和神女差不多,不过有着先前的铺垫,特别是那几个穴居人恐怖的形象,却也使得这话语里多了许多可信之处。
    诸人信奉,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许多,在场中所有人的念诵之下,那尊巨大的黑曜石神像的双眼开合,降下来一大篷神光,将小苗女悠悠的身体包裹住,反复冲刷,而那黑色死气与金光融合之后,便化作了淡淡的威严,然后由场中地位最高的左使授冕,使得悠悠正式成为邪灵教的圣女殿下,代表了小佛爷在邪灵总坛的话语权。
    未知产生恐惧,瞧着被穴居人簇拥着的小苗女悠悠,我身边左右的那些邪灵教徒眼中多少产生了一些敬畏感,他们也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见过的血腥鬼物并不算少,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惧怕丑恶。
    反复折腾了一天,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邪灵教一众高层还要在邪灵峰上会面,商议大事,以及与新任的圣女殿下打交道,试探虚实,然而像我们这些小喽罗却没有资格参加那样的晚宴,王珊情不知道在忙什么,也没有精力过来管我们两个,杂毛小道心事重重,跟随着大部队往山下走,马不停蹄。
    同行的邪灵教徒议论纷纷,兴高采烈,虽然经过前夜一字剑的小插曲,但是今天小佛爷表露出来的实力,却也极大地增强了他们的信心,特别是悠悠旁边的那些穴居人,更是他们讨论的焦点,相比之下,我和杂毛小道显得格外沉默,眼中只有下山的路。
    走到山腰的时候,我瞧见前面有一队人马,正朝着山上走来,接近的时候一瞧,却见前夜在码头大杀四方后跳水逃脱的一字剑,给人用十字架给绑得紧紧,眼睛闭着,不知死活。
    前天一战,一字剑凶危鼎盛,许多人都瞧见了,而此刻见他给内务堂抓获了,不由得纷纷围了上来,大声询问,那些平日里一脸严肃的血巾黑衣此刻为了彰显武力,也乐意宣扬,告诉我们,说这是左使大人联合鱼头帮姚帮主一同出手,从河湾子草丛的一个泥洞里,将这个丑八怪老乌龟给挖了出来,可是费了不少劲儿。
    他说得轻巧,不过以一字剑的身手,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想要生擒他,必然也是一场龙争虎斗。
    这些天来黄晨曲君可是杀了内务堂的执事无数,那些家伙恨透了一字剑,所以那老人身上脸上又额外多了了不少伤,下山的人群围着一字剑唧唧喳喳,好是一番热闹,更有甚至,直接往那好似没有一点儿气息的杀猪匠身上,猛吐口水。
    这些人洋洋得意,仿佛是世界之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仿佛死人一般的杀猪匠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往着四周瞧来。
    一字剑凶名鼎鼎,这目光一扫,许多大声喧哗者立刻噤声,纷纷后退,感觉到一股凉气涌上心头来,仿佛心脏都给人紧紧攥住。我们在人群外围瞧着,恰好与一字剑的目光相遇,虽然就在一瞬间,但我觉得一字剑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将头仰起,哈哈一阵长笑。
    他笑得恣意,那笑声中透着一股悲凉,又似乎有些期冀,然而却惹恼了押运他的内务堂执事,拿着胳膊粗的棒子就是一通打,将他这“可恶”的笑声打得消停。我们没有上前阻拦,只是扭头下山,一路沉默。
    回到了小院,颜婆婆依然没有回来,杂毛小道在房间里沉默了一阵,突然过来找我,说他准备离山,立刻潜出去,带着大部队进来围剿邪灵教,让我在这里先顶着,给他争取时间。我瞧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淡淡地说道:“这么急,是因为心疼洛飞雨吧?”
    这家伙自然矢口否认,我却嘿嘿一笑,也没多说,同意了他的提议,毕竟到目前为止,该现身的都现身了,至于小佛爷,他已经确定是不会出来了。不过对于今天出现的那头金蚕蛊,杂毛小道还是十分担心,问我,说若是肥虫子出场,能不能够拖住那头金蚕蛊?
    我没有把握,想了好一会儿,说尽量吧。
    既然已经商定,待将小女孩苏婉哄睡过后,杂毛小道说走边走,趁着夜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连李腾飞也没有带。
    毕竟李腾飞受了伤,行动不便,若是同行,只会拖延速度,成为累赘。
    杂毛小道离开之后,我去了一回李腾飞,然后返回房间,躺在床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拍在肚皮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晚些的时候颜婆婆拄着拐杖,摸摸索索地回来,她先是去苏婉的房间,确定了自家孙女已经睡过觉之后,然后回到了院子里,坐在树下纳鞋底。
    我没有去管她,但总感觉这个老太婆有一种古怪的力量,似乎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实力。
    不知不觉已到深夜,这时院子里突然有了动静,似乎有人凭空跃到了院子里来,坐在树下的颜婆婆突然一动,与那突然的闯入者迎面冲去,两人交手只在一瞬间,三两下便分了开来,然后窝在了树根边说话。她们似乎用了防止声音传播的手段,隐隐约约,含含糊糊的,不过我能够感觉到好像是在争吵。
    我从床上坐直起来,从窗口的间隙望了过去,瞧见在树下那里除了瞎眼婆婆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人,竟然是本应在邪灵峰的右使洛飞雨。
    我一开始还以为闯入者是与颜婆婆有婆媳关系的翟丹枫,然而瞧见洛飞雨那标志性的美好身材,心中立刻警戒,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直接将耳朵贴在了地上,将注意力转移过去。寻常手段能够禁止声音的传播,但是却挡不住刻意的探听,很快我便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从地面处微微传来:“小姐,小佛爷现在基本上已经掌握了整个场面,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如果真的铤而走险,那后果不但是你,便是你母亲,也承担不了的……”
    “颜婆婆,我这次来找你,实在也是没有了办法,佛爷堂那些奸妄倘若是让我直接退出这个位置,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情分尽了而已。但是他们现在步步紧逼,甚至把小北都拿出来当作替罪羊,那我真的是没法忍了。颜婆婆,你是我外公最信得过的老朋友、老部下,我只想问你,如果我请求你帮助,你会不会答应?”
    洛飞雨的语气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面对着她这番的咄咄逼人,颜婆婆叹息了一声,说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讲的呢,你但凡有什么吩咐,直管讲便是了,反正我都这把老骨头了,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颜婆婆的话让洛飞雨长舒一口气,她轻声说道:“我也不会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过是救出小北来,然后回到鲁东老家去。颜婆婆,整个总坛的监视角都在你的死亡谷之中,到时候还请你能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
    颜婆婆点头,说这是小事一桩,还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来。
    我的心一沉,没想到这个瞎了眼睛的老婆婆,竟然是死亡谷的实际掌控者,阴魔!
    而就在我心神慌乱的时候,洛飞雨似乎也不愿意将整个计划都透露给颜婆婆听,只是问道:“你这里是不是还住着两个南方省过来的分庐成员?”颜婆婆点头,说是新晋情魔手下的两个师弟,一个叫高海军、一个叫张建,人倒还不错的……
    洛飞雨没有再说话了,而听到脚步声却已经进了屋里来,我慌忙站起来,往门口走去,结果那门突然一下就被推开了,一个丰满而火热的身子直接冲到了我的怀里,接着嘴唇几乎都咬在了我的耳垂边,一声软糯的声音和着热气,轻轻说道:“萧克明,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
    今天到一个回复,说小佛爷的本命肥虫子这么大,它是怎么进入小佛爷体内的……
    我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只想回答同学,咱们就不要介意这个细节了,要不然,很血腥的
    血腥的
    腥的
    周一见,果然有大料,呃,我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终于平歇了。
    更新超快,请按“crtl+d”将本书加入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猜你喜欢: 《重生之桃医》 《飞越三十年》 《斗破苍穹之玄天帝尊》 《花香满园巧种田》 《重生之公子很倾城》 《[综]非常规恋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