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黄晨曲君原先奄奄一息,周身遭受了诸多损伤,然而在此刻却突然爆发,不但将远在河湾泥底中的石中剑给召来,击杀墙头这些手持强弓劲弩者,而且还在一霎那间发出了倾天一击,但凭着个体的力量,便一棍轰垮了地魔大牢外院的墙壁,露出了可容几人通行的偌大缺口来。
    这般强悍的表现当之无愧于十大高手之名,不但震惊了我,便是邪灵教的一众高层,也都诧异非常。
    这老牌强者一击得手,便朝着我们招呼道:“过这里来,快走!”
    他一声大喝,手一招,那把碧绿色的石中剑便飞入手中,朝着我们后面那一群不再保持风度,狂风一般扑来的邪灵教高层射去。绵羊落进狼群里,那叫一个凶险,我尾随一字剑身后,挥舞法刀,给洛小北挡箭,还不忘记朝着我们留在外面的洛飞雨看去。
    这不瞧不知道,一瞧,那洛飞雨竟然化作了一大片浓雾,里面有无数滑腻的魔虫蠕动翻舞,乌秧乌秧一团,将那星魔娇小玲珑的身躯给断然遮掩,而先前显得无比骄狂的星魔此刻却是脸色惨白,将手中那柄神兵软剑舞弄成了一个足够包裹住自己的剑团,堪堪抵住了这噩梦般的攻击。
    就实力上来说,星魔毕竟是新晋之人,除了脸蛋儿和那嗲得让男人骨头发酥、腿发软的娃娃音,她跟邪灵右使洛飞雨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比的,不过此番围攻邪灵右使,并非只有星魔一人,场中一众高层虽然并没有厚着脸皮抽身而上,但却是少不得使了许多手段来拖延,所以洛飞雨虽然被逼得一上来便使出了恐怖手段,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效果。
    右使前来,只为救人,并不想与这一堆故交同僚来争个高低,而另一边的邪灵教高层,除了佛爷堂一系和最为亲近的地魔、星魔等人,其余高手却都是或有意或无意地留了手段,便是当中为首的天魔,此时此刻也并没有全力以赴,故而使得洛飞雨倒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她听得了这边招呼,便没有再与星魔纠缠,而是朝着围堵众人撒了一把蓝荧荧的毒砂,然后直接飞跃上了墙头。
    我穿过院墙缺口,回身过来帮洛小北阻挡追兵,这些家伙的攻击态势凶猛,我挡得辛苦,首先迎战的是一头青面獠牙的恐怖恶灵,此物都已经凝如实质,一身阴寒的气息宛如寒冰,也不与我正面冲突,而是从头顶倏然杀下,想要潜入我身体里面来夺舍。
    它这手段,且不管能不能成功,便是能够拖延我一两秒,那也是极大的功劳。
    这大鬼是阴魔颜婆婆指派,她与洛飞雨并无仇怨,反而因为出卖老领导家属而愧疚不已,所以并未参与对洛飞雨的围攻之战,而是一直盯着我,当我从铁门之内一冲出来,便立刻放了用惯的五鬼搬运术,将这头凶鬼差遣而来。这恶鬼是阴魔赖以成名的手段,自然与寻常恶灵又有所不同,而且在死亡谷底驯养许久,常人中了招,根本就毫无解法。
    那老婆婆眼睛被阴气腐蚀瞎了,心里面却亮堂,这一招的把握可是有九成九,然而她失策之处,却在于遇到了我。
    瞧见这东西迎面扑来,我不慌不忙,点燃起左手那恶魔巫手的效果,直接将这头凝结成型的大鬼脖子掐着,手心一烫,整个手掌便立刻化作了烙铁,而那气势汹汹的恶鬼则成了冬日过后的残雪,冰雪消融,化作飞灰。阴魔乃邪灵教中最善舞弄阴鬼厉魄者,而这最得意的招数却被我陡然破去,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由得惊讶地一声叫,接着长袖一挥,又复有滚滚的浓烟追袭而来。
    然而这个时候,我们一行四人早已冲出了重围,沿着山路朝下狂奔而去。
    一字剑骤然发威,而我们得以突围,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能够逃脱生天,因为即便是逃出了地魔大牢,但是我们此刻身处的邪灵峰也依旧是邪灵教总坛的大本营,处处机关,后面的追兵还没有一个吃素的,哪里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我们逃脱呢?
    果然,还没有逃出十几米,我的身前突然一道黑影晃过,横空探出一只黑色魔爪,朝着我的脖子抓来。
    此刻的我已然将周身的炁场感应完全开启,反应快如疾电,骤然收身,堪堪避开了这凌厉一抓,抬头看去,却见竟然是那新晋的情魔王珊情,此刻的她与洛飞雨有许多相似之处,不过那裹身浓雾稍微淡薄一些,勾勒出一张冷若寒冰的小脸儿来。
    凭心而论,王珊情模样还是很不错的,一副甜美乖巧的川妹子形象,要不然也不会让阿根魂牵梦萦,还成了闵魔新宠,不过此时此刻的她脸上青筋犹如蚯蚓游动,面目狰狞,一口牙齿锋利而细密,简直比那鬼怪还要可怕几分。
    但是如她这般的灵体,越是可怖,实力越是凶悍,她一击未中,却并未追击,而是死死盯着我,仿佛玻璃摩擦一般的声音从虚无之中迸发出来,缓缓说道:“你……真的是陆左?”
    这声音恐怖,然而我却莫名听出了许多期待来,仿佛她拼命追上来,就是为了问这一句话。后面追兵越近,我的心中急躁,将手中法刀竖起,防备地说道:“是,又如何?不是,那又如何?”这一句话说完,魔气缠绕的王珊情顿时一愣,呆在了原地,喃喃自语,而负责断后的洛飞雨则从我身边飞越而过,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声催促:“走!”
    我没有敢再作停留,瞧见情魔没有出手,竟然还陷入沉思当中,心中虽然觉得诧异,却也不曾多想,从旁边绕了过去。
    沿着原路一阵狂奔,然而当我们冲回树林集合点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在这儿接应的人已经被剁成肉块,有五六个光头秃驴正在这儿结阵以待,当头那个脑门生着肉瘤子的秃汉子冷笑道:“右使大人,贫僧布袋在此已经久候了,请束手就擒吧!”
    瞧见地上那个被剁成一堆肉块的手下,洛飞雨一声厉喝:“荆棘!”
    话音未落,她人便与秀女剑化作一体,朝着当头这布袋罗汉疾冲而去。那布袋罗汉是这六人罗汉之中的为首者,身手自然是最为了得,手中一扬,立刻抖落出一口金银丝缕编制的袋子,不慌不忙,朝着洛飞雨罩来。
    一道剑光陡然亮起,那金丝银袋倏然碎裂而开,而那布袋罗汉的额头处则出现了一道细如发丝的剑痕,一秒钟之后,这剑痕逐渐扩大,接着便有鲜血迸发而出,那大和尚朝着后面直直地跌倒而去天啊,仅仅只比十二魔星差上一线的十八罗汉,竟然是被一剑击杀了?
    洛飞雨一剑杀一人,耗力过重,不过却也还有时间冷声嘲讽:“不过就是些灵魂残缺的家伙,还好意思号称比肩十二魔星之辈,真他妈的是个笑话!”佛爷堂十八罗汉威名赫赫,在总坛中俨然成为了一支最为重要的高端力量,然而在洛飞雨眼中,不过土鸡瓦狗。
    洛飞雨气势如虹,杀意纵横,然而那些护堂罗汉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惧意,悍然狂扑而来,试图挡住我们的去路,拖延时间,好让后面的追兵赶上来,合而聚歼。
    如此前堵后追,相隔却也不远,多停留一秒,便少了许多逃生机会,我用法刀将一个光头秃驴的禅杖荡开,在他这满是肥肉的肚皮上划了一道,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股巨大的气势冲天而起,竟然将前路的敌人尽数逼开,而前方的压力一轻,我便突将出来,回头一看,却见黄晨曲君横刀立马,拦在了路口。
    他朝着我们大声喊道:“你们快走,这人我来拦住!”
    一字剑想要以一己之力,拦住汹汹而来的诸多追兵,然而瞧这追兵的阵容,莫说他一字剑,就是十字剑都抵挡不住,下场惟有死尔。
    我心中不忍,大声招呼他同走,却见他一挥衣袖,一股巨大而缓和的劲风将我推往山下,然后我耳边响起了他那威严而淡然的话语:“陆左小友,我引了雷电入体,虽然能够暂时地激发潜能,充足力量,但却对内脏和全身肌肉起到了无可挽回的破坏,此时已是回光返照,即便是能够逃脱,但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全身瘫痪。我黄晨曲君自得南海剑魔传承,纵横江湖半世纪,手下性命无数,自知不能死在床上,今朝能够拉得这几个邪教狗崽子同死,反倒畅快,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啊……”
    我的手一紧,却是被洛飞雨给拽住,朝着另外一条路拉去,回过头来,瞧见这杀猪匠将石中剑默默祭起,然后面对着天地双魔、各地鸿庐高层以及一堆光头罗汉,脸无惧色,哈哈大笑道:“诸位,请看我这杀猪佬,给你们演示什么叫做一字剑!”
    话音刚落,一道睥睨天下的剑光陡然而生,集聚了一字剑毕生的感悟,朝着所有的敌人笼罩而去。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