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黄公传承,石中飞剑

    很少有人能够具体的讲明白,黄晨曲君的江湖诨号,为何会叫做一字剑?
    光从字面上来说,这名头简朴得那街头卖大力丸的假把式都不愿意用,然而在那一个晚上,我们终于知晓了,那就是在蕴含毁灭性力量的石中剑朝前迸射而出的时候,在黑暗之中,的的确确勾勒出了一个大大的“一”字。友情提示这本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此剑一出,锋芒毕露,整个邪灵峰上竟然没有一人,能够抵挡得住那巅峰璀璨的剑意,当那如太阳一般耀起的光芒落下去时,倒在这一剑之下的足有二十多名邪灵教众,这里面还包括四个一流水准的护堂罗汉、两个分庐庐主和叫嚷得最为猖狂的星魔,这些人大部分都直接死掉了,唯独有最后射在星魔身上的那一下,气血略有些沸腾,精度发生了偏移,不过也是将那个来自宝岛台湾的傲娇小娘们小腹射穿,留下了一个南北通透、拳头大的孔洞。
    就在黄晨曲君自作中流砥柱、力挽狂澜之时,洛飞雨已然晓得自己的退路应该都在设伏者的掌控之中,倘若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的话,我们的下场依旧是死,所以她在瞬间决断,从怀中掏出一个发黄的符纸,手一捻,朝天一掷,那破旧的纸符便化作了冲天而起的红绿信号弹,陡然升空,并且发出了刺耳的尖啸声,不知道是在通知手下撤离,还是宣告着什么。
    与此同时,她不再往山下逃,而是朝着左侧的峰顶上跑去,一字剑在用生命给我们争取时间,我也不再如同电视剧里面的那些狗血男女一般磨磨叽叽,儿女情长,而是发足狂奔,紧随洛小北的后头,朝着在前面领路的洛飞雨喊道:“干嘛要朝着上面走呢?”
    如同一团浓雾的洛飞雨头也不回,不过却有隐约的声音传递过来:“去摩尼殿,那里面住着新来的圣女。那个小女孩对小佛爷似乎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把她劫持了,我们或许还能够活着离开呢!”
    她这般说着,人便冲出几十米远,似乎与人交了手,三两秒钟之后便有惨叫声传了过来,接着她折回,过来拉自家妹妹洛小北。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身后的空间有一股巨大的漩涡在鼓动,仿佛有一头怪兽在呼吸,将整个山谷的空气都吸进了肚子里。
    我下意识地往前面狂奔数步,然后闪身躲在了一颗三人环抱的大树后面,刚刚一落定,便听到一声恐怖的音爆声轰然而起,仿佛有千万把铁剑交击在一起,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这声音刚刚一落下,便有几道巨大的喧哗声纷呈而来:“啊,他死了!”
    “死了,死了!”
    这消息传入我耳中,我下意识地将嘴唇咬得死死,即使是有鲜血流出,也恍然不觉,心脏突然剧烈跳动,仿佛就要蹦出来一般。
    黄晨曲君与我的交集并不多,当初他受慈元阁阁主邀请参与洞庭龙宫之事,曾有同船之谊,不过也仅此而已,我们之间不熟,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虽说我在牢房里将他顺手救下,但是凭他的实力,如果不用管我们,绝对可以只身逃脱,而此刻他却毅然选择了断后,给我们争取时间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真的如他所说,自己是油尽灯枯,所以才求仁得仁,获得解脱了么?
    在听到一字剑死去的那一霎那,我突然感觉到身心俱疲,甚至软弱地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下,脑子里面一片乱象,然而在下一秒,我突然感觉到一声超频率的声音从远而近,咚的一声,直接扎在了我身后的树上。
    我下意识地跳了起来,绕过树干来,黑暗中瞧见一抹绿光,仔细一,竟然是黄晨曲君所用的那把碧绿石中剑,许是隔得太远,仅仅尖端没入,尾端还在嗡嗡作响,仿佛是那个又老又丑的杀猪匠在一声叹息。
    我回头去,瞧见那一个瘦弱的身影已经轰然倒下,许多人从他瘦弱的身躯上跨过、踏过、踩过,朝着这边追来,当然,还有一些人,永远地陪在了这位传奇剑手的身边,再也无法离去。我伸手去握住这碧绿石中剑的剑柄,湿漉漉的,上面尽是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这把剑原先主人的,鲜血温润滑腻,仿佛还残留着那杀猪匠的气息。
    我紧了紧,突然手掌一阵刺痛,一股沛然磅礴的剑意从剑柄之上传到我的手掌里面,直接冲入脑海,接着我两眼一黑,感觉无数旋绕不定的神秘身影在我的脑海中闪耀,似在起舞,又似在展示那杀人的技艺,而就在这些影像不停地在我脑海中闪烁的时候,一股沉默许久的剑意也陡然从我的心海中翻腾而起,化作了另外一个身影,与之不断交击,生死相搏……
    两军对垒,壁垒分明,而后交织一起,敌我不分,继而交相融合,凝聚成型我很难将这剑意融合的具体情况来一一讲明,只是感觉手臂一紧,睁开眼睛来,却瞧见是洛飞雨折转回来,从那满是魔虫翻滚的黑暗中露出了半张绝美的脸孔来,半是焦急、半是关心地喊道:“你怎么了?快走啊!”
    我将碧绿石中剑用布包着,跟随着她的劲道飞奔,然后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多认了一个师傅!”
    是的,师傅,与我并无多大交情的一字剑黄晨曲君,在生命的那最后一刻,凝聚了毕生磨砺而出的剑意,通过碧绿石中剑的方式与我作了传承,这种性命相托的方式就仿佛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地给了我几百万,让我感觉肩头的压力十分沉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不过,通过这种传承,我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活下去的意志,因为我突然明白了,有的时候,我的命运已经不仅仅只是自己的了,它已经承载了很多人的期望,倘若我要是葬身在了这邪灵峰上,只怕黄泉路上走得不远的那杀猪匠,非要等在路口,将我给狠狠地揍一顿。
    肩头上的责任越重,而我的脚步便越加地轻快了几分,不多时便在洛飞雨的带领下,来到了邪灵峰东侧的一处建筑群落,那里灯火黯淡,黑沉沉的没有神采,仿佛蹲伏着一头巨大怪兽,而身后的追兵已经在数百米之外,不远不近地紧紧跟随着。洛飞雨冲到了这殿堂外面的一棵大榕树下,突然脚步一停,侧耳倾听一番,猛一扭头,冲着我大声喊道:“不对,有埋伏,快上山去!”
    这是洛飞雨的地头,她在这儿生活了许多年,对此地最是熟悉,我也只能由着她,不再前进,而是折转之上。
    事实果然在她的预料之中,许是瞧见了我们没有进入圈套之中,那黑沉沉的建筑群陡然亮出了无数光华,隐隐之间还有恢弘的阵势牵连,从墙上又跃出了十来个头上戴着鲜艳鸟羽的穴居人,搭箭扬弓,几乎都没有瞄准,便朝着我们这边直接抛射而来。
    瞧见这阵势,我们的上山之路就更加地快捷几分,一点儿都不敢耽误,而几乎就在一眨眼之间,几只尖端燃符的利箭便相继落在了我身后的山路上,立刻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青石板炸得稀烂,硕大的土坑出现,更有隐隐的劲气罡风吹袭而来,将洛飞雨的身子吹得一阵紊乱。
    这符箭威力是如此恐怖,倘若是命中,再厉害的高手也怕是逃脱不了身消命陨的下场,我们更是不敢停留,匆忙朝上,亡命狂奔。
    眼着峰顶最大的建筑群落邪灵殿就在眼前,我心中一阵狂跳,朝着前面的那女人大声抱怨道:“洛飞雨,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得到,会有这样的下场了啊?”浓雾之后响起了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说不上开心,也说不上低沉,而是很直接地与我承认道:“是啊,不过情况似乎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些。”
    听到她这话语,我一阵气恼,说你这疯婆娘,知道是条死路,还非拉着我一起,我们有仇么?
    洛飞雨听到了我的抱怨,突然转身过来,很认真地对我说道:“事实上我从一开始,找的就是萧克明,而不是你,可谁想到你竟然非要凑上来呢?不过其实想想,有你在也不错啊,若是你跟着我死了,那个家伙说不定会记恨我一辈子呢,哈哈……”
    我到了洛飞雨眸子里面疯狂的笑意,知道她真的是受了什么刺激,于是无语,也不再与她争辩,由她带着洛小北和我,向旁边的山崖平台跑去,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到达的时候,前面的小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佝偻身影,将我们给堵死在了这儿。
    那老妇人抬起头来,翻起一双死鱼肚白的眼球,脸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要再跑了,前面是万丈深渊,无尽罡风逆吹,别说是人,就算是鬼,也是过不去的……”
    说:
    喝多酒之后,写的东西分外浓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自己弄哭了,艹。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有点儿飘而已。
    更新超快,请按“crtl+d”将本书加入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猜你喜欢: 《回到明朝做塞王》 《升棺发财》 《九天道祖》 《终极兵王》 《巨灵战纪》 《炼丹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