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地魔、魅魔、六位护堂罗汉和五六个分庐庐主的身影首先跃入我的眼帘,而在他们的身后,是如潮的血巾黑衣,以及邪灵教的一众守卫。瞧这态势,应该是在早就谋算着在这儿埋伏了。
    邪灵总坛故所周知的向外通道,除了码头水道,别无他路,如果跳崖之后的我们真的还能够得以生存,那么逃出总坛的唯一途径便也只有码头这一块儿,此行并无侥幸,我们事先也有过心理准备,然而瞧见这一番人影绰绰上百号人,便能够晓得邪灵教并没有大面积地在总坛搜索,而是将最重要的力量放在了山门之前。
    他们显然也是在赌,如果中了,那便是一网打尽,不中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指挥邪灵教的那人赌性很大,但他终究还是赌对了,当瞧见三个人影从黑暗中飞速奔向灯塔的时候,所有的埋伏也如期发动了,我甚至看到河面上还出现了鱼头帮的黑背龟甲船,鱼头帮帮主姚雪清在船头肃立,手中两把分水刺,目光遥遥看来。
    随着追兵越来越近,我知道这一路的奔逃,对于我来说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不再有一剑悲歌的黄晨曲君、不再有幡然反转的前女友,大家跑才是真的死,而我,必须要像一个男人一样,不再以逃来解决问题,而是要晓得去面对这汹涌而来的敌人,男人惟有一个字,那便是“战”!想清楚了这一点,我朝着洛飞雨喊道:“右使,灯塔之上或有高手,拜托你护送小北前去,而我,就在这里给你们争取时间吧……”
    洛小北一听到我这话儿,不由得停止了脚步,回过头来大喊道:“不,不可以!”
    然而她的手很快便被洛飞雨抓住,连拉带拽,朝着灯塔冲去,那大胸美女头也不回地说道:“好,我知道,保重!”她说得洒脱,然而言语中却有了几分哽咽,似乎还有哭声传来,我的心中一暖,朝着不断挣扎的洛小北喊道:“小北,记住你的任务,老萧在外面等着进来支援呢!”
    说着话,我的脚步放缓,瞧见洛氏姐妹通过百米石桥,扑向了那矗立在河中的灯塔。这个大阵中枢必是机关重重,而在水面上还有姚雪清这般能够让茅山水虿长老甘拜下风、数十年来不曾踏足洞庭湖域的水战高手,困难并不比我少许多,然而这些已经不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范围了,我转过头来,看到一众邪灵教高层宛如黑潮一般狂扑而至,不知道为何,胸腹中竟有一股气息震荡不已,连那血液都仿佛燃烧了起来。
    就在前日,某个出身低微、长相丑恶的老头儿在这里,一个人,一把剑,将势力遍布全国乃至东南亚的偌大邪灵教那高傲的面子,给狠狠踩在了脚下,无数心高气傲的邪灵教总坛弟子躺倒在了血泊之中,许多被称之为传奇的人物也都死在了那一柄碧绿石中剑下。
    这情形已经不再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而是深深地刻在了当时还只能算是旁观者的我的脑海里。
    它形成了一股精神,一缕英魂,而如今,那个老头儿已经躺在了邪灵峰上面,这里的主角,终于轮到了我上场。
    我陆左,出身卑微贫寒,少时流离失所,贫困潦倒,吃遍世间之苦,受尽天下之累,惟有凭着这一颗真心,倔强地活在了这个世间,没有人看到我所吃过的苦楚,也没有人能够懂得我对于美好生活、对于爱情的期盼以及对未知的未来的惶恐,我拥有着一颗小人物的心,在这个世间卑微的活着,但是就在今天,在此刻,我要将面前这一堆在整个黑暗世界都有着重要地位的大人物,给干倒、干死,踩在脚下,再他妈狠狠地踩上一百脚,永世都不能翻身!
    此心一涌,那气血翻腾便如大海波涛,心腹之中的阴阳鱼气旋也仿佛打了鸡血,疯狂地转动着。
    我抬起头,空中有尖利的呼啸声,那是圣女手下穴居人发射而来的符箭,这玩意的箭头在阴寒之地经过无数年的祭炼,聚集了大量的阴气,一旦触地,那便是宛如迫击炮的威力,我一声冷笑,赤手空拳,不退反进,双腿一蹬,便朝着这黑央央的人群倒冲过去。
    咚、咚、咚……
    经过了一年多时光的沉淀,以及师叔祖许映愚的悉心指点,我已然将敦寨苗蛊传承中的三大奇书《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巫力上经》给通晓于心,此番冲锋之时,在心中观想那山峦如海之气势,每迈出一步,脚底下面的土地便随着我的呼吸和脚步而颤抖。
    地皮开始抖动起来,接着我如同一头奔马,狠狠地撞在了最前面的一个光头大汉身上。
    十八罗汉有十八张不同的面目,匆匆一瞥,自然也不晓得这人是谁,不过当我们两个即将撞到一起的时候,我却霍然发现这个家伙其实就是上次在阴魔小院中瞧见到的那个眼高于顶的笑狮罗汉,此刻的他手上拿着一根鲁智深常用的方便铲。
    这是一种集棍、叉、枪、刀于一身的综合兵器,铲头长一尺八寸,代表十八重地狱,铲叶尾端挂有两环,代表着阴阳二气,此外铲头裤端铁环、铲炳、铲尾等处皆有尺寸讲究,分别囊括了五行、三十三重天、八方、**、三才三宝之意,乃蕴含至理的法器,端地厉害非凡。
    笑狮罗汉能得此物,自然是一马当先,气吞万里如虎,瞧见我轰然冲来,不慌不忙,将那方便铲朝天举起,整个空间的气息都凝聚在了那铲顶,然后向我轰然砸来。
    此势虽猛,然而我一旦进入战斗状态,那全身精气血也都攀至高峰,哪里会怕这等攻击,当下劲力一催,速度变又快了好几分,人如闪电,赶在了这秃头儿和尚将方便铲即将砸下之际,直接撞入了他的怀中。
    这大和尚坦胸露乳,胸口黑毛丛丛,尽显男人本色,然而却不料我速度竟然这般出奇的快,措手不及之下,竟然被我撞了一个正着,被我这堪比东风重型卡车的一撞,他的修为便是再高,也受不住这凶险,直接朝着后方跌飞而去,胸口的骨头一阵噼哩啪啦地响,也不晓得是碎了多少根。
    我以笑狮罗汉的身体为抵挡,直接撞入了前扑而来的汹涌人群中,一击得手倒也并不诧异,毕竟一来我的身手要远远超出这护堂罗汉,二来这些家伙因为强行提升实力,神魂残缺,反应能力莫说远远不如十二魔星这等惊才绝艳之辈,便是一般的鸿庐庐主也是比不上的,这样的傻大个儿只能吓唬一下那些修为没有到达一定程度的人,正如洛飞雨先前所说,他们在高手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我和笑狮罗汉这冲势甚猛,一路撞倒了无数人,那骨折声不绝于耳,当双双跌落在地上的时候,我身下这大汉口中血沫喷出,奄奄一息,早就已经是有进气没出气了,而他手上那柄方便铲也没有了主人,恰好我手上又没有称手的兵器,当下便握起那鸡卵粗的精钢竿子来。
    我稍微一提,感觉那方便铲似乎有些沉甸甸的,不过倒也无碍,一铲在手,我霍然跳了起来,一个乌龙盘顶,再一招横断巫山,便有一个血巾黑衣的脑袋给我捣碎,另外一个腰间被那铲叶斩过,上下两半身分离,喷出大量的鲜血和内脏来,而那人却并没有死去,哀声哭嚎着,惨烈无比。
    仅仅这两式便让汹涌而来的人潮顿住了脚步,浓烈的血腥味在码头上空翻腾起来,人们这才发现他们追击的人并非是一个柔弱的猎物,而是如同黄晨曲君那般的杀神。不过这血腥仅仅只能吓阻得了一时,邪灵教教徒最不怕的便是血腥与恐怖,在回过神来之后,无数疯狂的呐喊声便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接着汹涌而来的人群便将我给淹没了。
    面对着如潮的攻击,我并不与之久战,而是将那方便铲挥舞得呼呼生风,将这一大群人都给阻拦在了我这一截路上,而在我的身后,穴居人的符箭将那平地射得一个又一个的大坑骤起,却也阻挡了不少人的去路。
    我奋力拼杀着,也陆续有人死在我的铲子之下,但是独木难支,便是一字剑这般巅峰状态的修为也抵受不住汹涌的人潮,我虽然借着长兵器之利挡住了大部分攻击,但是当对方的高手压上,我便不可避免地受了伤,而当地魔挤出人群,手持一对虎头钩朝我拼来之时,我终于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步步后退,感觉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然而我却并没有死,如疾风劲草,坚韧而存,以一己之力,挡住了包括地魔、魅魔这样顶级高手在内的上百人的进攻。
    就当我感觉自己顶不住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剑啸升起,而在敌人的后方,也出现了一丝骚乱。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