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将对将,将对兵

    享受对手眼中的绝望,这是左使黄公望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然而居高临下的他当瞧见石桥上面对手的眼中,从怀着晦暗无光的死志,到疑惑,接着是那若狂的惊喜时,他本能地感觉有一些不对劲,然而此时的场面已然完全都在了他的掌控之中,那里还会有什么变数呢? 
    心中正疑惑,他突然下意识地一低头,却仍然感觉到一泡热烘烘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顶,伸手一摸,结果竟然是一泡新鲜出炉的鸟类排泄物。 
    他黄公望一身修为早就已至化境巅峰,浑身劲气圆润鼓荡,莫说是是鸟翔,便是子弹,或者肥虫子这般的灵蛊之物,也根本近不得身,怎么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情呢?事出反常必为妖,左使能够有今天这般的修为和地位,与他极端谨慎的态度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在没有明白对手的真面目时,他绝对不会短兵相接的。 
    想明白这一点,他驱使着身下骨龙,朝着上方拉升开来,与那肥硕的黑影遥遥相对。然而让他诧异的,是这对手却并不是什么高人,而是一头肥母鸡一般身材的花皮大鹦鹉,瞧见这肥鸟儿,左使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立刻变了模样,失声大叫道:“屈阳?” 
    被左使一下点破了真名,虎皮猫大人满肚子郁闷,说我艹,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黄家的二狗子,你***刚来时就是个小打杂的,给大人拎包我都嫌弃,现在居然都能够站在了老骨头的脑门顶上来了,到底是传承世家啊……我想想啊,王新鉴那老不死的外孙女大咪咪现在是右使,那么,你就是左使咯? 
    此时此刻,虎皮猫大人倒也不再避讳自己当年的身份,指点江山起来,那叫一个牛逼,听到左使耳中,却又是另外一番味道。 
    黄公望的脸色阴晴不定,沉声说道:“屈阳,你当日冤死,那是前左使王公使的手段,你既然并没有去了幽府,而是夺舍为鸟,那就是天大的造化,又何必掺合进这一场关呼厄德勒兴衰存亡的事件来呢?你今日若能稍歇,待小佛爷真身回返,我必然启禀上去,让你来做了这个左使,那又如何?” 
    虎皮猫大人冷声哼道:“大人我当年扬长而去,曾言不出百年,我必带兵复返,踏平你这邪灵总坛,让你们这群王八羔子全都***死光光,你以为大人我是在开玩笑咧,还真以为一个左使的狗屁位置,就能收买大人我?有本事你弄出一个朵朵来给俺做媳妇,我倒还真的要考虑一下子咯……” 
    这肥鸟儿前两句说得慷慨激昂,然而最后一句又暴露出了他变态猥琐之处来,左使不明情况,还喃喃疑惑道:“什么朵朵?” 
    然而不待他说完这话,脸色却又是一变,但见远处那黑曜石牌楼之下,突然又出现了十几道身影,最领先的,却是一位骑在了巨大血虎灵兽之上的道人,一身的杀气冲天而起。瞧见那道人,站在幽冥骨龙身上的左使脸色剧变,狠声喊道:“你居然勾结了六扇门,罪该万死啊!” 
    左使悲愤欲绝,伸手往空处一抓,那天空之上的规则仿佛在瞬间变幻,一直存在于空间的浮力便消失于无踪,盘旋在空中的虎皮猫大人双脚一蹬,直接就失去了浮力,朝着下方坠落而去。这一手“禁空术”使得精妙之极,显示出了与其地位和名声匹配的超卓实力来。 
    黄公望冷声看着虎皮猫大人坠落下去,然后驾驭着幽冥骨龙一翻身,竟然不再理会我们这边,而是朝着黑耀石牌坊处飞去。 
    然而虎皮猫大人哪里会这般的好弄,在跌落的半空中,一道青光从无中生有,绕在了它的身旁,接着又是一股充沛磅礴的龙气陡然而升,将它肥硕的身体给托住,当天空中无数飞鸟蚊虫纷纷跌落下来的时候,它逆向而起,也不管前去围堵黑曜石牌坊下大队人马的邪灵左使,而是朝着灯塔这边飞来。 
    邪灵总坛暴露,山门大阵给打通,外面的敌人必将源源不断地拥挤而来,这后果将是难以想象得到的,左使黄公望骑龙而往,便是想要堵住最前面的一波,然后集中力量,将能够挡住万马千军的中枢修复,到了那个时候,便是用原子弹轰,那也伤不到邪灵总坛半分邪灵总坛为玄之又玄的洞天福地,这种地方属于时间和空间的裂缝,根本不能够用已有的现代科学技术来解释的,反而是被诟病为糟柏的玄门奇术,方才得窥一貌。 
    然而左使终究还是不能拯救世界,当他冲到这群不术之客面前时,却瞧见领头那个骑着巨大血虎的道人速度不减,直接从他的下方踏水而去,而在那血虎身后,则有一个仿佛二维世界里走出来的美少女,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骑着一头巨大貔貅兽灵呼啸而过。 
    再之后,则是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带着八个黑色中山装的剑手踏水飞奔,在他们的裤脚之上,有两张纸甲马荧荧生着光华…… 
    瞧见这些高手源源不断地冲入黑曜石牌坊,左使波澜不惊的心中终于有了一些恐惧,他一跺脚下,朝着幽冥骨龙下了命令,大声喊道:“老骨头,尽责的时候到了,将这些杂鱼给砸碎吧!” 
    身下的幽冥骨龙一翻身,携着万钧之势砸下,然而却陡然阻住了身子,整个头颅悬在了半空之上,停止不动,左使心中一惊,朝下看去,却瞧见有一个花眉老头子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这龙头之下,一人,一袭灰衣,一根烟锅竿子,便阻止了这幽冥骨龙的进攻。 
    这几百米长的幽冥骨龙再加上邪灵教掌教元帅旗下的第一高手,却被拦在了半空中,这场面实在怪异,然而瞧见这一张平淡无奇、但又与自己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孔,左使不由得惊声大叫道:“大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老头儿凭空而立,换了一只手抵住骨龙的下颚,然后吸了一嘴烟锅儿,吐出来,蓝色的烟雾将他的表情变幻迷离,一声幽幽的声音从烟圈中散发而来:“老二,黑手双城请了我来,一边是你,一边是我世代皆为大内供奉的黄家,你说说,叫我如何选择……” 
    轰隆! 
    天空一声炸响,在河湾深处出现,而在石桥这边,我与那些蜂拥而来的邪灵教众再次撞到了一起来,在外敌介入的那一瞬间,所有邪灵教总坛的教众浑身发寒,都明白了百年大教,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即将来临了,晓得了这道理,再想想自己这些年来做过的事情,便再也没有几个人犹豫,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嘶喊着沙哑的声音,大声咒骂着,争先恐后地冲上来,想要将我们这些祸害总坛的家伙给生生弄死。 
    面对着这些个疯狂的家伙,而我身边却只有两个奄奄一息的同伴,再也没有了侥幸心理,气沉丹田,催动刚刚活跃的石中剑,朝着前面横扫而去。 
    石中剑虽然锋利,但是除了集聚全身劲气而出的一字剑最有杀伤力之外,其余皆用巧劲,讲究万千变化,存乎一心,是一种非常讲究剑技和配合的兵刃,所以它虽然有效地阻止了敌人的前进脚步,但那些争功的邪灵教徒却已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而此刻的我,却相当于赤手空拳在战斗。 
    冲在最前面这些人都是教内精英,虽然我没有看到地魔、魅魔这样的大魔头,但是前面那几个,有的却也有相当于鬼面袍哥会大供奉刘罗锅、白纸扇罗青羽这样的实力,他们是邪灵教最中坚的阶层,来自于这个国家的各地,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是十分的强悍。 
    这样的人物大都是鼎鼎有名的,倘若放在两三年前,我必将是一番苦战,而且还会落败,而此刻汹涌上前而来的,足足有七八人之多。 
    然而我能够退么? 
    我退一步,或者翻身下水,那么留在石墙上的洛飞雨和李腾飞便要给剁成了肉酱,这些都是一路来与我生死与共的战友,我绝对不能放弃,要死一起死,于是我也只有咬着牙,将身体里的气息运转至最大,轰然前冲。 
    石桥上,我与这些家伙很快撞到了一起,我的身上也又多了好几道伤口,对方则有两人死在我的老拳之下,而另外一人,则给我直接踢到了水里去,不过我依旧还是在节节败退,被无数兵器晃花了眼睛。 
    救兵终于来临,就在我即将给乱刀分尸之时,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叫声:“陆左哥哥,鬼剑接着!” 
    我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瞧见杂毛小道骑着浑身红如烈火的血虎,而小妖和朵朵骑着二毛,踏浪而来,下意识地伸手往旁边一捞,鬼剑那粗麻绳编织的剑柄便出现在了右手上。

猜你喜欢: 《乡野小神医》 《逍遥江山内》 《年少慕爱》 《重生之主角好方》 《超级捕鱼机》 《千亿盛宠,厉少的独宠宝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