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骑龙而去,杳无影踪

    虎皮猫大人正围绕在朵朵旁边飞来飞去呢,被洛小北用那极度失望的眼神瞧着,不由得一阵不爽,不过它现在处于正常状态,顾及到在朵朵面前的高大形象,倒也没有怎么说脏话,只是猛吸肚子,然后义正言辞地表达道:“我哪有肥,我这只不过是壮实一点而已……”
    大人反驳的口气强硬,然而却总感觉到有一些弱弱的意思,洛小北整个儿都崩溃了,哭泣着说道:“妈呀,好好的一只鹦鹉哥儿,都吃成肥母鸡了,你还说自己不肥?”
    虎皮猫大人最讨厌别人说它这三个字,一听到立刻就爆发了,直接落在了洛小北面前,顾不得这个妹子右手刚刚包扎,而且还刚从废墟里面给我们挖出来,撅着屁股大声骂道:“你才肥母鸡,你一家子肥母鸡,你们全村都肥母鸡!你是哪个傻波伊,大人我肉多一点,肉少一点,管你鸟事,我艹……”
    这肥母鸡一旦绷不住,便是破口大骂,哪里有半分高人形象?洛小北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面溢满了泪水,呆呆地问道:“你真的是屈阳大人附身的么?”
    “老子当然是!想当年大人我被王新鉴那个老乌龟给陷害身死,做了多少年游魂,要没有黑龙帮助,说不得就烟消云散了。结果回来的时候还给泰山那老太婆多管闲事摆了一道,弄得现在这副模样,我……我跟你说这些干嘛?”虎皮猫大人唠唠叨叨地说着话,突然石桥对面走来了一人,朝着我们这边大喊:“喂,你们都在那儿干什么呢?前面有情况,王总指挥让大家过去呢!”
    那个人我认得,好像是总局的王副局长身边的人,虽然没有怎么出手,但是感觉修为还是蛮高的,至少能够达到林齐鸣、董仲明这样的级别,不过让我疑惑的事情是刚才杂毛小道和赵承风斗得正凶的时候,怎么没有一个人出现阻止,而此刻,却又过来叫我们了?
    当然,这念头也只是一晃而过,就在我们刚才抢救洛小北的时候,赵承风早已经在*、朱国志等人的搀扶下离开了,而此间能够做得了主的也就是这个总局来的王副局长,我们也不敢跟他闹翻,因为只有取得了他的支持,我们方才能够把洛飞雨、洛小北姐妹洗白,逃过关押白城子的命运。
    其实洛小北在宗教局倒是没有什么要紧的案子在身,至于洛飞雨,这个可能还需要多加游说一下。
    想到此处,我们也不敢怠慢,应声说好,马上就来。
    洛小北此刻已经得到了尹悦专业级别的包扎,她最大的问题就是右臂,自手肘以下,都给鱼头帮主姚雪清用分水刺给绞碎了,这个没有办法,根本就不能用任何方法来弥补,除此之外,她在刚才灯塔的倒塌过程中还受到了一些撞伤,全身各处都是淤痕,一时半会也行动不得,而旁边还有一个连站立都勉强的洛飞雨在,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有些犯愁。
    不过好在尹悦在旁边揽起了责任来,说你们去吧,既然陈老大吩咐了,这儿就由我来看着吧,只要不是赵承风,其余的人我倒是都能够对付的。
    前方战况危急,不过赵承风一去,我们倒是也放心许多,杂毛小道担心自家大师兄的安危,不过回头看了一眼洛飞雨,仍有些不舍。而这个大胸美女自杂毛小道出现以来,都一直陷入了沉默,似乎并不想说话,也不理会这个家伙,偏过了头去,看自家的妹妹,他无奈,只有伸手一招,将沉落在水中的雷罚给召唤出来,然后轻轻道了一声“我走了”,朝着码头那边飞跃而去。
    虎皮猫大人被洛小北说得有些自惭形秽,拉着一众小伙伴也愤然离开,而我则回过头来,看着这一路同生共死的姐妹俩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别急,等着我们回来。你们放心,我和老萧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
    面对着一路并肩子战斗拼杀的我,洛飞雨倒是也能有点好脸色,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你去吧,不用管我们的。
    她的话中有话,似乎已有所指,不过我却也没有时间琢磨,向旁边躺倒的洛小北点了点头,也跟着离开。
    然而当我们刚刚到达码头这边时,突然听到一声唿哨吹起,扭头看去,却见那黝黑的河里一阵波澜泛起,紧接着那头被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打落水中的幽冥骨龙竟然再次出现在了灯塔处,此时的它满身残破,巨大的头颅都缺了半边,然而这并不影响它的速度,而就在码头这边所有人的诧异目光中,一直处于脱力状态的洛飞雨突然将自家妹妹抱起,朝着那幽冥骨龙宽阔的头颅上飞跃而去。
    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突兀,更加让人吃惊的是旁边的尹悦居然一点儿都没有阻止,像个没事人儿一般。
    幽冥骨龙是看守邪灵总坛山门大阵的阵灵寄托,除了守阵人,那便只有掌教元帅和左右使能够驱使,我不知道这一情况到底是洛飞雨还是洛小北弄的,但见那巨大的骨龙并没有停留,而是在夜幕和河水中不断起伏,朝着山门大阵之外匆匆离去。
    隐隐之间,传来了一声遥遥的叹息声:“谢谢!”
    这话儿是洛飞雨所说的,不过不知道她是在向谁道谢,是给一路陪伴她们拼杀至此的我,还是为了她们悍然与赵承风翻脸拼死的杂毛小道,又或者是旁边一直袖手旁观、没有出手阻拦的尹悦,这个疑问随着骨龙的远离,终究成了一个谜题,估计很久之后,都不会有人知晓。
    骨龙的出现将码头和船上的宗教局成员吓了一跳,好多人都紧张极了,然而发现那骨龙并没有朝着他们攻击,而是载人离开,这才放下了一点儿心来,王副局长旁边的那个人也有些担忧,说这两个妖女会不会将山门大阵给封住了,断我们的后路啊?
    杂毛小道一脸惆怅的看着黑夜,默然无语,而我则在旁边小心解释,说不会,她们只是想家了。
    那人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我们越过了码头区,穿过夹在稻田中间的长长青石道,来到了邪灵小镇前方,在这里,拼斗依然还在持续,枪声此起彼伏,不过再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激烈,而只是在点射而已。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我们找到了王副局长,而大师兄也在他旁边。
    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王副局长扭过头来,平静地看着我们这一行人,淡淡地说道:“怎么了,刚才你们好像跟小赵发生了点冲突?”
    看到他这般淡定,我心中暗骂,说靠,原来你们知道啊,还放着赵承风在后面捣乱?
    不过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旁边的杂毛小道若无其事地说道:“嗯,对啊,赵局长说要考较考较一下我的本事,所以找我约架,我说不好吧,现在大家都忙着呢,不过赵局长比较猴急,说不行,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看他这么有诚意,于是答应了,然后轻轻地揍了他一顿……”
    杂毛小道说得若无其事,旁边那些只关注面前战况的宗教局成员却是脸色一变宗教局除了开局元老和现任的几个业务副局长之外,就属素有总局双星的陈志程和赵承风最是厉害了,没想到面前这个萧克明,谈笑间竟然将赵承风给揍得连面都没有露了,果真是不得了。
    听到这里,他们不由得对这个衣衫褴褛,仿佛从叫花堆里面爬出来的小子肃然起敬。
    这儿离码头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距离了,隔着码头那边的一大排防风树,什么情形也看不到,不过王副局长却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或者已经接到了消息,并不惊讶,也不对这起恶意斗殴事件作任何评价。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值此关键时刻,他也没有在这方面跟我们再做纠结,而是跟我们确认刚才走的那一位,会不会对大部队的后路产生威胁?
    这个自然不会,洛飞雨脱离了邪灵教,归心似箭,而且她最关心的妹子小北左臂现在也只是做了简单处理,她现在最有可能的就是骑龙而走,找到最近的一个医院进行系统检查和治疗。
    当明确了这一点之后,王副局长没有再多问,而是让助手说起了面前的情况来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拼杀,先头部队已经攻占了这个镇子的东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死去的镇民突然又爬了起来,对附近的活物又抓又挠,而且还有尸毒,使得先头部队造成了超过百人的伤亡,现在又退了出来,收缩阵线,刚才有人过去抓了两个死人来,随行的蛊师说这是一种叫做土蝼狡做的僵尸蛊,预谋已久,并无解药。
    说到这里,王副局长咳了咳,说陆左,我晓得你跟许老的关系,在这方面你的发言权最大,所以……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