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破败的殿宇

    这个镇子外面看着并不是很大,但是其实它纵深挺广的,越往里面走,雾气越浓,比那种一眼望到边的寻常小镇要远远广阔许多,不过许鸣似乎对这儿的境况十分了解,轻车熟路,一路疾行不歇脚。他如此淡定,反而是我因为环境的关系,心有彷徨,不断地回头望过去,瞧见镇口那儿的对峙已经陷入了僵局,都已经准备撸起袖子来开干了。
    那么多的牛头啊,就那一个秃顶儿老头来扛,他若能够顶得下来,那岂不是比陶晋鸿还要牛波伊?
    我的脑海里面一片混乱,然而许鸣却一点儿都不管,疾走穿行,巷道里偶尔还会出现一两个行人,不过对我们仿佛视若不见一般,显示出许鸣给我的面具十分的好使。我还是有些担忧,继续问许鸣,说那些牛头真的不会冲进来么?他们的实力很强,一个都很难对付了,这么大一群,这个镇子哪里抵受得住它们的冲击啊?
    听到我的话,许鸣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我,停顿了一会儿,才吃惊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你已经跟那灵魂狩猎者交过手了?”
    我点了点头,说刚才在林子里面,冻住了一个牛头,看情形估计是活不成了。
    许鸣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见他的表现夸张,有些郁闷,说什么个情况,我又不是大熊猫。许鸣长舒了一口气,说陆左,我真的是服了你了,实话跟你说吧,这个鬼镇是上古大能在这儿布阵开辟的一处场所,那些灵魂狩猎者一旦进来,实力暴跌不说,而且连生存都无法保证,这才是那个老头儿敢横刀立马的缘故,但是在野外,那些家伙每一个都能够有当世一流高手的实力,而你却能够干得过它,说明你……
    他长叹了一口气,有一种饱受打击的情绪洋溢出来,没有再打理我,而是继续领路。
    我听到许鸣说这儿有阵法守护,倒也放松了心情,想着有阵法守护,不用面对那群由无数魔虫组成的牛头,心头重压不再,脚步也都轻快了许多,很快我们就走过了很长一段路程,到了一处五层土木结构的高楼之外,这儿是鬼镇的地标性建筑,我以为就是这儿,然而我感觉到许鸣衣服下面的肌肉一阵绷紧,然后回头催促我道:“走快些!”
    说着话,他嘴里面还低声嘟囔着什么,就想绕开这儿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拦住了他:“站住,许鸣,你这打算去哪儿啊?”
    那人同样是带着与我们相同的面具,不过这身材倒是极好的,而我的记忆力一向不错,从这嗲嗲的声音中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位就是与右使洛飞雨并称“邪灵双姝”的邪灵教“志玲姐姐”,来自宝岛台湾的星魔。确认了身份,我还特意朝着她的小腹看了过去,当初邪灵总坛一战,她可是被黄晨曲君的石中剑给一下洞穿腹部,而现在看来,对她的伤害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
    能够对那般模样的星魔还能够及时救回来,可以想到小佛爷的那头本命金蚕蛊不仅仅只是个儿大,其他的效用应该也是岗岗的。
    想到这儿,我对那个一直没有路面的小佛爷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好奇,心中多少也泛起了一些期望,想着我若是能够在这儿找到小佛爷,并且将其诛杀,那么也就没有必要那么辛苦地四处找寻了。不过很快我便将这个念头给掐灭了,因为别说是我,便是陶晋鸿过来,没有其余人的帮助,只怕也要被邪灵教在这儿的实力给活活淹死。
    这个世间的确存在有万人敌,但是那也要看一看那他的对手是谁。
    面对着星魔的质问,许鸣则淡淡地说道:“我打算去西边的奶奶庙里面作一下通灵,怎么了,星魔大人你有什么吩咐?”星魔看了一眼许鸣,然后又扭过头来看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跟麻将一般,然后紧接着问道:“这个人是谁,我怎么没有感受过他的气息?”
    星魔是凭着气息来认人的,而我则有遁世环将所有的气息都收敛住,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实力浅薄,所以星魔并没有认出我便是那个让邪灵教头疼欲裂的家伙来。许鸣并没有太多停留,只是简单地回答一下,说这是我的朋友。
    面对着许鸣淡淡的距离感,星魔冷声哼了一下,说朋友?你许鸣在这儿倒是混得满开的啊,不过为了小佛爷的安全,我还是要查一下的。
    说着话儿,她便伸手过来抓我的面具,我哪里能够让她得逞,就在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即将摸到我的面具时,我适时地退了一步,避开她这一抓。星魔有些惊讶自己的失手,正想聚集劲力再次袭来,而这时许鸣直接挡在了我的前面,寒声说道:“林大小姐,小佛爷在这儿的消息可是绝密,要知道这鬼镇上的势力不仅仅只有我们,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乃至苗疆万毒窟的余孽都有,还有镇子上面的那几位,哪一个都不比小佛爷差,倘若是真的闹起来,你能负得起责任么?”
    许鸣在邪灵教的地位并不算高,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不但与十二魔星平起平坐,在话语权方面甚至还隐隐高出他们,星魔被许鸣这么一番警告,面具后面的眼睛一阵转动,然后哼了一下,撂下一句话,说走着瞧,人便离开了。
    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让人,看着星魔的背影没入黑暗中,晓得许鸣的确是在尽心维护我,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许鸣微微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我继续赶路。
    又走了好久的一段距离,周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了,而在远处则有一个很硕大的轮廓,看着好像是一个牌坊,许鸣加快了速度,脚不沾地,一路疾奔,很快就来到了这跟前,瞧见的确是一个高达十数米的传统老牌坊,砖木结构,看着很有酆都鬼城的风格,而在牌坊后面,则在一片平地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殿宇,与那牌坊极不相称的是这殿宇十分简陋,虽然不至于摇摇欲坠,但是怎么看都感觉是危险建筑。
    殿宇不大,一个正殿,两个偏房,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许鸣走到殿前面来,双手合十祈愿,不多时那满是窟窿的门边开了,而许鸣则领着我,两人脚步缓慢地鱼贯而入。
    我大概打量了周围,这主殿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地方,到处都是灰尘和破败的布置,只有正殿之上的那一尊神像,以及座下的几个蒲团还算是比较干净一点儿。许鸣走进来之后,一直躬身等待,将气氛弄得很沉重,我也不敢多言,只是稍微看了一下,然后用余光打量面前的这尊神像这是一个披着红绸的金身女神像,并不美丽,但是一脸慈祥,让人感觉跟自己奶奶一般亲切。
    我们大概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是左边突然传来一声吱呀的响声,然后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看见我们,露出了慈祥平和的笑容,朝着许鸣打招呼道:“小鸣子啊,你可是有日子没有过来了,这回怎么想起找你奶奶我呢?”
    她一边与许鸣寒暄,一边招呼我们坐在神像下面的蒲团上,我不敢仔细打量,但是匆匆一瞥间,总感觉这老妇人跟殿上的神像有点儿像,于此同时,又似乎有一种很早就熟悉的感觉。当她坐下之后,许鸣也带着我坐在了老妇人的对面,然后恭敬地笑道:“奶奶,我这不是过来看你了么?”
    “看我?我看是你有事情求我吧,说吧,是因为镇南边的那座山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应该晓得,按理说我是不会插手这些事情的,所以太过分的要求,就不要提出口了!”这老妇人一脸的皱纹舒展,言语间透露着一股子亲切,让我感觉她和许鸣之间似乎还有一点儿亲情的感觉在里面,而至于那个什么山头,难道……
    许鸣得了这慈祥老妇人的警告,也是嘻嘻一笑,说晓得,晓得,先前的那件事情奶奶你已经是给我天大的面子了,其余的我倒也不好意思再张这个口了,不过我这次过来呢,是因为这一位朋友,他也不晓得是因为什么缘故,突然就梦游到了这里来,如果他七天之类回不去的话,我怕就只能永远地待在这里了,所以还要求奶奶您帮一下忙啊。
    许鸣指向了我,而跪坐在蒲团上面的我立刻挺直起腰杆子来,让这位慈祥的老妇人打量我。
    对面的这老妇人瞧了我一眼,都没有什么思量,便摇了摇头,说他可不是还有七天,若是三天后再也回不去,只怕这身子就已经归了别人咯。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右手中指往嘴巴里放,沾了一点儿口水,抹到了我的左手心来,然后闭目喃喃几句,突然眼睛猛地一睁开,厉声道:“不对,怎么是你?”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