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但死又何妨?

    我心中一苦,没想到这没多久的功夫,这疯颠老道士不但把我当作了女婿,连那莫须有的女儿名字,都给捣鼓了出来,还真的是让人郁闷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这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加入,此行成功的胜算也总算是又多了一些。
    我没有再多说话,看了雪瑞一眼,没想到那妹子却给了我一个后脑勺,用绳子简单扎着的清爽马尾摇啊摇,人都已经走出了这处密室。
    此行紧急,来不及太多寒暄,倘若去得晚了,只怕小佛爷已然完成了大轮回术,转世重生了。所以在最熟悉地形的雪瑞带领下,我们马不停蹄,很快就出了那隐秘的洞口,然后朝着山下的峡谷奔行而去。
    我本以为依着雪瑞的修为,可能会赶不上我们的脚程,然而一在旷野上奔行,便立刻瞧见她的不凡来雪瑞在蚩丽妹的虫池之中沉寂了两年多时间,此刻骤然一见,才晓得别的不说,她那宛若凌波仙子的身法,就远远要比我厉害许多,整个人一旦全速奔跑起来,恍若一道影子,若用肉眼,根本就抓不住她的身影,倘若不是特别注意,她就仿佛直接消失了一般。
    我瞧见这些,晓得雪瑞之所以变得如此厉害,除了蚩丽妹之外,她之前的师父罗恩平也是给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开过了天眼,整个人和以前相比,便若那云泥之别。
    瞧见了雪瑞的这般表现,我沉重的心头也轻松了一些,而后又与肥虫子联系,知晓虽然我们的意识被震荡出来,它们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原地待命而已。
    旧路重走,倒也没有费去我们多少时间,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那个峡谷附近,有了肥虫子先前的探路,我们也没有再傻乎乎地直走入谷,而是绕了一段路程,朝着旁边的山壁那儿攀爬而去。
    那山壁陡峭,却难不倒我们三人,虽不说如履平地,倒也能够勉强通行,小心翼翼地避开阵法限制,进入了山谷中去。
    没多一会儿,我们再次与肥虫子、青虫惑会合。
    瞧见我们这边火急火燎地赶过来,气都没有喘匀一口,然而肥虫子那小东西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直接骑在了人家青虫惑的身上去尽管我天真纯洁,但是也晓得它并没有在干什么好事,灵蛊的世界我并不懂,不过还是将它给直接揪了下来,回过头去,瞧见雪瑞也是满脸通红,眼神飘忽,尽力不来看我。
    气氛有些微妙,我也没有说话,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峡谷里面,瞧见那处祭坛之上已经开始形成了一个以怨灵为主的巨大龙卷风,大量的凶灵在不断旋转,发出让人全身发麻的哭泣,再加上黑暗中不断响起的唱诵,使得整个峡谷仿佛一体,呼吸与共。
    那祭坛已经被巨大的黑雾包裹,虽然我能够听到天魔那张狂至极的祈祷之声,但是已然瞧不见了他的身影,更不用提身处阵中的小佛爷。
    雪瑞得过蚩丽妹的提点,晓得此法,低声告诉我,说倘若让白山之上的轮回之光照下,那么小佛爷就已然完成大轮回术,此法完成,他就能够在阳世重塑鼎炉,成为极为恐怖的存在。
    到了那个时候,这天下之间,能够制住他的,恐怕就屈指可数了。
    雪瑞说得悲凉,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冲入其间,将阵中的小佛爷斩杀了,就可化解此劫?
    雪瑞点头,说陆左哥,此次估计有死无生了,你可舍得?
    我望着两百米开外祭台之上的那无尽黑风,深深吸了一口气,短短一瞬间,这二十七年来的人生经历仿佛都一齐涌上了心头,脑海里那一幅幅让我留恋的场景,和所有值得珍惜的人与物,都充斥在我的脑海里,越是珍惜它们,就越舍不得被毁灭,我陆左从来都不是啥子高大上的英雄人物,我只是一个草根,而且还极为怕死,但是为了某些东西,某些心头那值得珍惜的东西,死了,那又有何妨?
    我微微地笑了,慷慨悲歌地说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艹,谁要想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他的野心,与我一同陪葬吧!”
    此言方罢,我松开了抓在了山壁上面的右手,整个人直接滑落谷底,倏然而至。
    我落脚处是一个正在疯狂唱诵咒文的家伙,强大的重力势能直接将他所有话语都砸进了肚子里去,而下一秒,我的身子宛若群山凝重,他一声惨叫未起,人便成了一滩肉泥。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雪瑞和无尘道长相继落在了我的左右,帮我挡住了旁边暴起的反击,使得我可以不顾周围,全力前进。
    作为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无尘道长,他尽管人已疯癫,又没有趁手的法器,然而一旦全力施展开来,除非是能够及得上十二魔星之人,不然面前便无一合之将;至于雪瑞就更是不用我担忧,这妹子若论修为,自然是远远不如无尘道长,然而身俱天眼的她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所有朝她而来的攻击都能够提前预料,也都在瞬间落在了空处,她仿佛战场之中的掌控者,不管形势如何危急,她都是游刃有余,仿佛谪落人间的仙子。
    有着这两人护翼,我便再无顾忌,发足狂奔,朝着祭台之处冲去。
    然而我并没有能够多冲出几步,身前立刻就有人前来阻拦,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些须发皆白的老头老太太,然而他们表现出来的强大战力,却是让人刮目相看,或许单个儿来论,并不足以跟十二魔星或者护堂十八罗汉去媲美,然而结阵列于前方,竟然比那高墙深池还要坚硬。
    我咬着牙,硬凭着一股血勇将四五人劈死踢伤,然而竟然又从黑暗中涌出一堆更厉害的家伙来,将我团团围住。
    场面一时混乱,我浑然不顾性命地一阵猛攻,拎着一把抢过来的鬼头断刀,一刀逼退面前一群人,瞧见雪瑞和无尘道长已经被围堵上来的人群给分割了,不过无尘道长修为极高,而雪瑞身法奇快,又有青虫惑护翼左右,暂时无碍,这才有心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这些高手,都是些陌生脸孔,不过瞧那双目发直,不时还流露出了狂热的战意来,晓得这些都是被人蛊惑的高手。
    忽然之间,我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瞳孔收缩那个正在与无尘道长正面交战的黑影子,却是当日我在邪灵峰下死亡谷遇见的老者,他是邪灵教前任左使王新鉴的弟弟,洛飞雨和洛小北的小姥爷,看见这个当日还对小佛爷大不敬,骂骂咧咧的苦修士,此刻居然舍生忘死地与无尘道长战作一团,我的心中霍然醒悟过来,原来这些修为高深、进退有度的高手并非是平白生出,而正是邪灵峰下的那一群苦修士。
    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已经被小佛爷洗过了脑,成为维系他统治最重要的基石。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的浑身发寒,而这时那佛爷堂的秋水先生也出现在了我前方的不远处,指着我的脑袋,恣意地大笑起来:“陆左,你以为先前瞧见了你之后,我们就没有一点儿提防么?就知道你会狗急跳墙,妄图以搏命来阻止掌教元帅的转世重修,所以我们才会在这儿布下天罗地网,让你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来吧,我邪灵总坛那五千多人的性命,今天就要你来偿还了,上!”
    这个平日里素来儒雅的中年方士面露癫狂,一双眼眸里散发着锥子般锋寒的光芒,右臂一挥,那些全身黑雾的苦修士便如野狗一般,直扑而来,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死活。
    与人打架,第一怕高手,第二怕亡命徒,而我面前的这一群人却是两样都占,此番汹涌而来,实在是让人觉得一阵无力。
    不过我既然已经抛却了生死,自然要比这些人更加凶猛,手持鬼头刀,奋勇上前,不知不觉又前冲了五十多米,一番大战,那半截鬼头刀的缺口无数,血迹层层,不知有所少人死于此下,于此同时,我的身上又不晓得添了多少伤口,最重的一道,是我的小腹被一根长矛贯通,一个南北通透的血口出现,那肠子都流了一地,好在肥虫子还顾及我的生死,抛开正在撕咬的那人,过来给我将拖在地上的肠子叼起,还给我在断口处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塞回了肚子里面去。
    战况已经如此险恶,然而我终究还是近不得那祭坛半分,奋力挥舞着手中兵器,而小腹处传来的灼烧之意却将我给拉入痛苦的深渊。
    正在这时,我们头顶突然一阵光芒闪耀,余光之处,一道白光宛若流星一般落到了祭坛上,而与此同时,那滚滚黑雾之中传来了一声阴柔的声音:“我的阿哥,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提前见面啊……”
    说:
    时势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时势,这说明最伟大的力量,永远掌握在人民的手中。
    嗯,阿哥阿弟,终于见面了。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