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三头的神君

    那大家伙体型足足有一头野象那般巨大,身形修长如猎豹,浑身的肌肉垒块充满了力感,皮毛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散发出油黑闪亮的光泽,身上盘着许多狂吐信子的毒蛇,然而这并不是让人觉得稀奇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它的前方,居然有三个头颅,一头如熊,眼眸呈黑色,一头如狼,发出绿色的光芒,最中间的那一个头颅,竟然是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
    那女人的眼睛里面,散发着红宝石一样的血色光芒,没有半分温暖,反而是让人感觉冰窟一般的寒冷。
    她的头发并非那如丝的细发,而是四处张扬的黑色毒蛇,宛如西方传说中的美杜莎。
    我仅仅是瞧了一眼,便立刻躲回了藏身的巨石之后,看着浑身都在发抖的无尘道长,也感受到了他心中那强烈的惧意。是啊,这样的魔怪简直就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够力敌的,仅仅是瞟上一眼,我便能够感受到强烈的无助之感,它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世界规则,根本就无法逆转。
    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个三头怪倘若真的狂暴起来,只怕一支军队的牛头都无法抵挡。
    我和无尘道长死死地躲在了巨石之后,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彼此之间都能够感受到对方心中的恐惧,能够让一个疯癫的老头儿感到恐惧,那便是一种让人惊悸的实力。而在几秒钟之后,随着那轻柔的脚步声从远处飞跃而来,死死趴在地上的我瞧见了它已然停留在了我们刚才与那个白脸汉子战斗的地方。
    三头怪一只前爪踩在了那纸人上面,环顾四望,似乎并没有发现开启了遁世环的我和无尘道长,它那三对不同颜色的眼睛正在不断地巡视着周围,以至于我们都不敢再朝外面瞧去,只是死死地低着头,祈祷着这货不要再停留,早些离开去。
    在此时此刻,我的心中除了恐惧,居然还有一点儿敬佩,当年的虎皮猫大人想来也是走了我这条路,那么它老人家到底是通过什么法子,居然在这凶兽的眼皮子底下逃过去的啊,那简直就是一个神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脑袋贴着地,我能够听得到那头畜生在战场周围徘徊着,时而纵入草丛,时而跳入山石之上,好几次都离我们不到十米,然而下一秒又飞奔着离开了。
    这种刀架脖子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我整个人的背部都是一片的冷汗,油津津的,仿佛从水里面捞起来的一般……
    等等,我和无尘道长身上一手的血污臭汗,这畜生但凡是有一点儿嗅觉,不可能闻不到我们身上的气味。
    遁世环只能将我们身上的炁场给屏蔽住,但是对于气味、声音和影像,却是根本藏不住的,为什么这家伙在这里徘徊了半刻钟,却还一直都没有发现我们呢?我想通了此节,突然抬起头来,瞧见我们藏身的山石之上,正好露出了一张妖艳的女人脸孔来,她似笑非笑,正眯着眼睛打量着浑身忐忑的我和无尘道长呢。
    靠,被耍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立刻判断清晰,脑海里一片混沌也终于凝固了起来,当下也是捅了一下无尘道长的腰间,大声喊道:“跑!”
    我的身子在一瞬间紧绷,然后下一秒便将全身的劲力都给释放出来,双足一蹬,便朝着对面山口的那盏昏黄招魂灯跑去。
    无尘道长也反应过来了,身子化作了一道旋风,紧随其后。我发足狂奔,一瞬间就跑出了百米开外,然而却没有感觉到那个三头魔怪追赶而来,一种强烈的不安充斥在了我的心中,止不住地扭头而去,瞧见高踞山石之上的那家伙,中间的美女面容上流露出了一丝清晰而冷酷的笑容。
    没有智慧就没有力量,真正到达力量巅峰的角色,不管它是什么模样,都是有着充足的智慧。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这一句格言,而此时此刻,我也晓得了这家伙的心理,那就是“你们跑吧,反正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是这么的淡定,和刚才它发现了我们却并没有立刻表露出来一般,对于它来说,我们仅仅只是闯入它无聊生命中的几只小老鼠,不玩耍够了,哪里舍得我们死去?
    然而它越是这般的心态,越让我那本来并没有多少的自尊心瞬间膨胀起来,脑子一热,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那螳臂当车的唐吉可德,悍然回转过身来,不想被它从背后扑倒,而是直接横刀立马,堵在了山道上面。
    那畜生瞧见我这般作态,也是有一些吃惊,三对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化作了一条线,而后它的身子往后缩了一缩,仿佛停顿了一两秒钟,接着倏然而出,如同一颗重膛炮弹一般朝着我这边轰然射来。
    此货力道甚大,无端凶猛,仅仅在空中滑翔了一霎那,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前方来。
    我自然不会与这蠢货硬拼,滑步后退十几米,瞧见这畜生重重地砸在了我刚才立足的山道上,直接砸落出一个大坑,而那碎裂的石头则四处飞溅,宛如那出膛的子弹一般。
    我闪身躲避,将身子缩在了道左一块齐腰高的石头后面,瞧见那碎石呼啸而去,光那风都有一股刀割一般的力量。未待那石雨落下,那畜生便已然发动身子,朝着我这边跃来。我手上什么武器都没有,先前抢夺的利刃也都遗失在了山里,此刻瞧见这偌大的野兽扑来,却也不慌,口中大声叫骂着脏话,而人也朝着它的腹部死命顶去。
    按理说此般兽类,腹部都是十分柔软的,我们读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说杀老虎,猎人就是趁着虎扑时在它的腹部划拉了一刀,方才奏效,而此刻我运用那观想之法,死命顶住,却没想到不但没有镇住这家伙,反而如同撞到了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之上一般,双手几乎都要断掉,骨碌一下,滚落在了一旁。
    容不得我几多反应,那畜生尾鞭一扫,朝着我的身子卷来。这手段却是要将我给困住。
    然而我哪里能让它如愿,抄手一抓,紧紧拿住这粗如瓷碗的尾巴,随着它的轨迹,翻身上了那三头魔怪的背上去。
    足踏背脊,上面附着的诸多毒蛇立刻张口咬来,此物甚多,密密麻麻,不下于半百之数,即便是我将肥虫子的气息陡然放出,它们也无半点畏惧之色,那雪亮的獠牙将我的眼睛闪得有些花。往昔瞧见这些恶蛇,我自然是惊吓莫名,然而此刻却再无畏惧,祭出金蚕蛊,金光一耀,所有胆敢上前进犯者,皆入了肥虫子的口中。
    肥虫子所吃不多,但都是毒蛇之精魄,但凡被它咬中,便没有能够活下来的。
    那三头魔怪还在狂奔,颠簸的背脊每一秒钟都可能把我甩落下来,然而我却如跳蚤一般直接黏在上面,怎么也甩脱不得,当它将我带入了那招魂灯下,四周的光芒闪耀,光与暗在此间化作了无数瑰丽的色彩,两界分明,又是天地之别,其中的一个头颅才转了过来,却是那个妖艳的脑袋,轻启红唇,喊声说道:“少年子,当真以为我制不了你么?”
    我并不奇怪这三头魔怪能通人语,或者说她根本如同小黑天一般,直接将意识投射到了我的意识里,面对着这畜生的威胁,我一边蹲伏身子,双手紧紧抓住两条死去的毒蛇,一边嘿然说道:“我欲还阳,只求神君给一条活路,若不然,便纵是死,我也要砸落几个坑儿来!”
    我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然而它并非没有遇见过我这等的无赖,一张俏脸如冰霜寒冷,厉声说道:“不过就是两只小老鼠,也好意思跟我讨价还价,真当你这条小虫子能够奈何得了我么?若不是怕惊扰了我家主人的安静,我随时都能够要了你的性命!”
    我看它一脸凶厉,眉头一跳,也寒声说道:“这么说,神君你是不给小子活路了对吧?”
    那三头魔怪当中的美人头颅没有再言,而是凝聚成一条缝,微微一定,竟有一道白光朝着我射来。此光凝重,却又迅捷无比,我却也是豁出了性命,将震镜祭出来,挡在了面前。震镜正中的镜面是用那红铜打磨圆润,那光芒照来,霍然一沉,却又反射了回去,直接照在了另外一个熊头之上去。
    此光无比沉重,一笼罩在了那熊头之上,立刻凝华,将那厚重的熊头给紧紧束住,接着在我惊讶的注视下,那熊头发出了一声哀鸣,竟然整个儿一阵灰白,那熊头上愤怒的表情也逐渐凝固,缓慢地化作了石头的质地。
    凝固了么?
    瞧见了代表力量的熊头竟然被自己眼中的白光固化,那美丽而妖艳的女人嘴唇一阵发黑,终于按捺不住那骄傲的怒火,大声喊道:“小子,你死定了!”
    此话说完,它整个身子一歪,直接驮着我就往地上滚落而去,我当下也是天旋地转,感觉整个天地都黑了下来。

猜你喜欢: 《余生一个程延之》 《帝国之眼》 《重力战线》 《赤龙天尊》 《黄庭道主》 《奶爸村官海岛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