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安国的警告

    洪安国告诉我们,因为锦官城不远,所以他和他大哥洪安中是第一批接到通知,并且就位的宗教局人员,他们曾经马不停蹄地赶往青城山,接着被迷雾困扰了好几天,事后打扫战场的事情也是他经手主持的。
    谈及当时的情况,战况之惨烈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好多人连尸身都没有留下,倒是邪灵教,即使在青城山拼死反击,以及宗教局协同川蜀众派的围击之下,竟然能够将自家人员的尸体收拾干净,从容离去,一路向着西南逃开,看那从容不迫的模样,想来应该是谋定而后动,计划周全而为之。
    我们点头,说起了西南王局长告诉我们的情报,说那小佛爷之所以袭击青城山,其实主要的目的倒是为了那三位成名已久的地仙,至于其他人,不过都是些搭头,平白受了那无妄之灾。
    杨操和洪安国都是下面具体做事的人,倒也是第一次听到这说法,不由得满面愁容,说即便如是,那也真的是有些骇人听闻了,虽然青城山流派纷起,源远流长,管理总有不严之处,然而每一处山门都是集聚了无数前人的智慧,殚精竭虑地布置,他邪灵教能够一举而入,并且将里面坐镇的三位地仙给屠戮一空,这天下间,还有谁能阻止小佛爷的行事吗?
    杂毛小道挟了一口炖得软烂的酱汁猪蹄,吃得颇美,听闻此言,不由得吐出骨头,嘿然一笑道:“这并不稀奇,所谓山门大阵,看着坚固无比,然而只要有个等不肖子弟,内应外合,那么所有的禁制都像是婊子身上的衣物,看着严实,轻轻一抹便能够脱开了……”
    他比喻得粗俗,小妖不喜,一边捂住了朵朵的耳朵,一边捡起桌子下面的骨头棒子,去敲杂毛小道的脑袋。
    敲了几下,杂毛小道就老实了,规规矩矩地说起第二点来:“至于地仙就更不是问题,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和尚这三位大师,都是因为寿元将尽,依托法器灵丹兵解成仙,成就的超凡灵体,固然也有移山填海的大本事,然而却并非无垢无净之辈,也有弱点,而当他们遇上了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殒命也属常事。”
    何谓兵解,其实也谓尸解,大都是因为寿元将近,或者劫难无法超脱,不得已而使用了秘法,通过刀斧加身之法,将肉身功力转注到元神上,寻常者会选择重新投胎或者寻找肉身重生,否则终逃脱不得天劫之罚,然而修为足够、福缘深厚之人,也可以凭元神依托法器修炼,修为鬼仙。
    这鬼仙其实也是地仙的一种,然而却远不如陶晋鸿这般堪破死关而飞升成圣的那种地仙厉害,缺点也足够明显,很容易遭人算计。
    这三位大拿至功成之日,便罕有下山,故而虽然实力十分超卓,但也并未有列入十大高手之列。
    大道五十,条条通达,其实说起来如果朵朵或者王珊情之类,修行至高深之处,成就也未必会比这三位差上几分。
    听得杂毛小道这般解释,杨操和洪安国方才释疑,心中那浓浓的恐惧感也消解了一些,杨操嘿然笑道:“说得也是,三位地仙的殒命,这消息听入我们的耳中,当真是如那五雷轰顶,不知所措,如今想起来,他们或者远远强过于寻常的顶级高手,但是也并非不可估量的人物,便比如你们两个,说不定也足以可堪匹敌。”
    说到这儿,杨操和洪安国几多感慨,当年与我们一同进驻青山界,联手清剿肆虐横行的矮骡子,虽然也是感觉修行厉害,但是远远没有预料到的,是后来我们竟然能够强大到带人进攻邪灵总坛,并且将这个宗教局自建国以来最强大的对手给打压得总坛破落,一举扬名,名列天下间有数的高手行列,如此回想起来,当真是有些人生如梦的感慨。
    听得两人几多盛赞,我和杂毛小道连忙谦虚,说这都是局里面运筹帷幄,至于我们两个人的功劳,实在是被人过于夸大了,想一想,在那样级别的战斗之中,个人的力量其实还是很有限的……
    大家相互吹捧几句,就着这兴头又喝了两杯浊酒,洪安国放下酒杯,抹干嘴角酒渍,这才犹豫地说道:“陆左,你的为人不错,我们认识你的,也都没有啥子可以说的,但是最近的流言,对你们其实还是有些不利啊……”
    他这话说来语重心长,欲言又止,我不由得一扬眉,说竟然还有此事,洪哥,还请赐教。
    洪安国连忙摆手,说赐教倒也不敢,不过赵承风虽然退下,但却还是有人念及他的情分,对于他的复起,念念不忘,这一次青城山出事,王局因为刚来不久,有的骄兵悍将也指挥不上,使得救援行动并没有很好的展开,甚至暗中推诿使绊,这才使得邪灵教能够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去,而且一直都有一些言论喧嚣尘上,说王局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能力却还是有些有待考量,毕竟还是有些不熟悉情况,还不如请得赵承风回来主持大局,要不然事情还真的进行不下去。
    这话语听得我们发笑,其实虽然与那西南局的王朋局长接触不多,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实力并不在赵承风之下,而且王局还是青城山太清宫出身,对这里的了解也并不比赵承风差,不过此番青城山被屠,靠山倾倒,一时间倒也没有依托龙虎山后台的赵承风硬而已。
    这些都是暗流,我们并不在意,上面应该也不会糊涂到临阵换将,又将赵承风起复而来此番前来支援的门派之中,以茅山为最,除了杂毛小道以及差不多算是茅山一系的我之外,另外一队,由传功长老邓震东带领的大队人马也启程了,不多久便也即将到达前线,光是这一点,赵承风便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洪安国的话语并没有完,他又喝了一杯酒,这才缓缓说起第二件传言,说的是包括青城山一脉在内的西南局部分人,已经在传着怪话,对当初攻陷邪灵教总坛的人不满,说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好大喜功,使得本来相安无事的大好局面被打破,将邪灵教这条疯狗给惹醒了,结果四处咬人,如此说来,这次青城山被屠之事,其实也是要一些人来负责任的……
    这话儿才是真正的诛心之言,听得我和杂毛小道一阵惊起,不由觉得那冷汗冒了出来。
    从攻破邪灵总坛、到四处找寻邪灵教,然后再有这青城山被屠,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在小佛爷的算计之中,所为的,其实最终还是他那个恐怖而庞大的计划,然而世间白变成黑、指鹿为马的事情从来都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的,并且还能与我们站在同一条路上面来。
    倘若上层人物有的觉得“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明”,一切为了稳定的需要,实施靖绥**的方案,与邪灵教达成和解,那么总会要找一些人来当作内部怒火的宣泄口,而我们,无疑将会成为最好的人选。
    这事情光想一想,就让人感觉到浑身发凉,不过瞧见了我和杂毛小道的脸色惨白,表情愤怒,洪安国又解释,说现在也只是一点儿风声,我说与你们知晓,小心提防便是了,无需太过在意。
    杂毛小道在旁边冷笑,说我们倒也没有什么恐惧的地方,即便是事情到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增加内耗而已真要惹急了,我们只会比邪灵教更加恐怖。
    这话题谈得有些沉重,我们便没有再提,而后洪安国说起了之后的追索,他们一路跟随着邪灵教的大部队南下,得知这些家伙目前正在大雪山至大凉山一线休整,经过这一阵紧张忙碌地调兵遣将,再加上如我们一般助拳的援兵到来,相信将这伙丧心病狂消灭在山里,并非难事。
    洪安国带队前方前线,目前大概已经将目标确定在金沙江谷底和大风顶两处,而现在也还在紧密排查,一旦有消息传来,应该就会重拳出击,将其剿灭干净,不留后患。
    这话儿谈完,洪安国又谈起了一些小事,比如他们在逐尾追寻的过程中,还碰到了落单的邪灵教徒,费尽精神将其活捉,正想审问呢,结果这人的脑袋炸裂,却是活不成了,随行的蛊师谈及,说这些人是被下了蛊毒。
    另外,他与新入行的一个女孩儿闲聊的时候,还谈及过我,说是认识我,还是老熟人呢……
    话说到这儿,杂毛小道不怀好意地问人漂亮么?
    洪安国说长得不错,我瞥了一眼小妖,看她面无表情,嘴角却又冷笑,正想问一下名字,结果这时房门被紧急敲响,杨操过去开门,结果一脸严肃地回来,告诉我们,说有紧急情况,前指请我们立即过去,有要事相商。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