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天坑的危机

    来者唇上两撇滑稽可笑的山羊胡,贼眉鼠眼,表情阴寒,却邪灵教十二魔星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掌管刑罚的地魔。
    当日在那鬼镇之中,我曾经在小屋木柜中听闻他劝许鸣反小佛爷,另立山头,那个时候的小佛爷应该是灵体状态,最是虚弱的时候,如果左使能够成功,则大家都省事,然而小佛爷既然已经觉醒,又是罕有的算无遗策,哪里有能让他们发挥的地方,所以当我们前往白山之时,便瞧见小佛爷组织人手使那大轮回术,转世重修了。
    不过让我奇怪的事情,是这地魔既然有心反了那小佛爷,为何又受得驱使,抛头颅洒热血地奔袭青城山,尔后又在此设伏,阻拦我们呢?
    要我是左使黄公望、地魔这一干人等,巴不得将小佛爷给卖了,借刀杀人,等小佛爷受了那人民专政,性命交代之后,一切尘埃落定,他们再出来接手邪灵教的遗产,岂不是最舒爽合适?
    然而由不得我们问那么许多,地魔大袖一挥,立刻有滚滚火焰沿着竹林,朝着我们这边蔓延而来,那火势仿佛像是被泼了汽油一般,见风就涨,火舌倏然之间便舔到了我们的眉间。
    身后众人皆退,惊声四起,不过却也有士兵训练有素,抬手便朝着火焰对面的地魔射击,想要将那个身形如鬼魅的阴森老头子给射死。
    在一阵枪击声中,火焰化作了一道屏障,阻隔了地魔与我们之间的视野,不过我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这些子弹全部都射到了空处,而那个地魔在看到了我们这么多人的时候,其实早就已经有心遁走。
    此乃常情,地魔并非在长坂坡上横刀立马的张翼德,既没有那种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情胆气,也没有可镇全场的超卓实力,既然这五行法阵都已经被杂毛小道一剑斩破,那么装一下波伊,然后掉头就跑,倒是最合适的选择。
    那烈焰熊熊,不过却并不能阻隔我们追击的决心,杂毛小道剑出若惊鸿,三两脚边踏至火前,挥剑便是一斩,一道虹光陡然出现,他这一剑便斩落了无数烟云,竟然在那火场之中硬生生地划出了一条阴气森森的小路来。
    小路的尽头,是一个狂奔远走的背影。
    杂毛小道回过头来,简单地说了一句话:“追!”此音一落,人已远走,而我也是毫不犹豫地紧随其后,朝着对面一阵疾奔。
    地魔的身影一直都游离在了我们目力所能及的地方,他似乎在先前进攻青城山时落下了伤势,这使得身形如鬼魅一般的他总是走走停停,显得十分艰难。我们一路奔走,一逃一追,出了竹林,又冲出了好几个山头,杂毛小道凝望着地魔的背影,回头跟我说道:“这个家伙感觉有一点古怪,你觉得呢?”
    我点头,说对,他的脸色发青,好像中了毒,不过瞧现在的运动量来看,并非纯粹的毒素,而是蛊毒……
    “给自己人下毒,以达到控制的目的啊……”杂毛小道曲手成剑指,不予置评,而是将雷罚飞起,朝着远处的地魔射去。
    相隔好几里路,这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我对石中剑的控制范围,然而杂毛小道却并不妨碍,指挥着雷罚拖住地魔,而我们则在后面临近,这手法令人惊叹,不过地魔乃那邪教巨擎,倒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真的要拼起命来,说不得我们两个也要栽阴沟里面,面对着这飞剑临身,他虽然不会如杨知修一般单手拿剑,但是几次反攻,却也将杂毛小道的意念动摇。
    如此一来,杂毛小道便不敢再使飞剑上前纠缠,而是向我求助。
    平地飞奔,我和杂毛小道并不能做到快速接近,但是小妖和朵朵却能够倏然而至,于是我一拍槐木牌,将两女呼唤出来,仔细交待一番之后,让两人前去将地魔缠住。
    小妖是好事之人,这些日子来也是闲得发慌,一听到有事可做,还等不及我这边唠叨完毕,便腾空而起,朝着前方追去,至于朵朵,倒是有耐心听完我的交待,然而我害怕小妖吃亏,赶忙打住了话头,催促朵朵上前照顾周全。
    两女如流星而逝,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那黑暗让我看得一阵发慌,虽然晓得她们认真较量起来,倒是能够挡得住地魔一阵,但是又止不住地担心,于是越发地焦急起来,迈动脚步,急冲而往。
    如此在黑暗中狂奔了好一阵子,转过了一个山口,我才瞧见小妖和朵朵悬空而立,而周围左右,却并没有瞧见地魔的身影。
    快步上前,我终于跑到了她们的旁边,大声问没事吧?
    小妖转过身来,一脸恼恨,愤愤不平地说还以为这个地魔是什么英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个钻老鼠洞的家伙。
    我没有理会她十足的抱怨,凑上去一看,但见在这片山坡的对面,赫然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天坑。
    这天坑敞口足有两百多平方米,呈不规则的圆形,口子处圆滑湿润,有许多青苔攀附,而低头往下看去,黑黝黝的一片,深不见底。我素来对那没底的深坑心怀恐惧,瞧见这副模样,便抬头来问小妖,说地魔就这样跳下去了?
    小妖说对,直接跳下去了,旁边的朵朵接茬说道:“那个坏人飞身跳下去,一下子就没了,好像给黑暗吞下去了一样,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响出来呢……”
    这天坑黑黝黝,有呼呼的风朝着外面吹来,一股腥气,小妖和朵朵最为敏感,也没有赶冲入其中,而是守在旁边等待。杂毛小道了解完情况之后,默然不语,而是手掐法诀,开始测算起来。
    我们这般狂奔疾走,将大部队远远地甩脱到了后头,不过也有能够跟得上我们的,没等多久,杨操、洪安国和李腾飞等二十多人就赶了过来,我在这里面没有瞧见蒙处长,一问才晓得他留在后面收敛队形,保证人员不会失踪。他不来也好,免得大家彼此尴尬,瞧见脚下这黑黢黢的大窟窿,李腾飞凝目观望了一会儿,这才回头与我说道:“这个应该是凉山龙缸,听说深不见底,可直达无尽地穴之中,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被人作了布置……”
    天坑是一种有着巨大的容积,陡峭而圈闭的岩壁,形成的原因很多,因为黝黑深邃的缘故,显得十分神秘,小妖和朵朵亲眼看到地魔跃入其中,看来这儿应该是大有乾坤,说不定邪灵教撤离的人马就躲在了这里呢。
    不过现在正是深夜时分,贸然而今,会有着巨大的危险,谁也不愿意攀绳而下,我们一番讨论,争执不下,而洪安国则提出了骇人听闻的方法,那就是直接用火箭弹来往洞子里面轰,管它什么布置,一下就能够看个分明。
    这方法自然是又粗暴又简单,虽然有可能使得这一片骤然塌陷,但是在目前陷入僵局的时候,却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在经过了一阵讨论之后,我们叫来了一名携带火箭筒的士兵,用登山绳将他的腰间捆住,然后让他朝着那深不见底的洞口轰击.
    此番前来围剿邪灵教,难免会遇到一些很艰难的攻坚任务,所以随行的特种部队携带步兵级重武器的人并不在少数,除了火箭筒,甚至还有人带了口径偏小的迫击炮,不过因为是朝下攻击,倒也用不着这么麻烦。
    使用火箭筒的那士兵长得颇为高大,加上那登山皮靴,个头足有近两米,而他腰间绳子的另一端则由我拿着,防止那坑口塌陷,把他给落在里面去。
    在经过一番匆忙的准备活动之后,黑暗中火光一冒,巨大的炸响凭空而起,接着我感觉脚底下的土地莫名一震,一股没来由的心慌倏然蔓延全身,我猛地爬起来,朝前看去,瞧见蹲在坑口射击的那大个儿并没有事,而原先我们害怕的坑口塌陷也没有发生。情况有些反常,我不知道自己这倏然而来的慌张是为何事,只是探出了身子来,朝着那个士兵大声喊起,让他往回撤离。
    然而他并没有照着我所说的去做,而是丢开了肩上的火箭筒,直愣愣地探头,朝着天坑望去,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他这举动惹得好几人好奇,我瞧见旁边有两个穿着黑色中山装和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修行者也凑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们走到天坑旁边,一道巨大的劲风已经从那天坑之下倏然升起,猛然拍在了刚才那个士兵站立的地方。
    轰隆隆……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吓得猛拉手上的绳子,然而感觉末端好轻好轻,收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卷浸血的绳头,抬头去看,只见一头巨物出现在了天坑口,黑暗中有十多对红色光芒骤然亮起,像那射灯一般,照耀在我惊骇的脸上。

猜你喜欢: 《红楼之不可惜》 《唐朝悍爹》 《逆袭大清》 《女神的贴身仙尊》 《九五后尊》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