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四面有楚歌

    几次莫名其妙的失控让我心中骤然跳动,下意识地朝着水潭和小妖之间的地方眯眼看了过去。
    我看到了一条无形的狭长舌头,将小妖的手腕缠绕。
    这舌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上面满是倒刺,扎在了小妖如藕玉臂之后,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使得小妖神情恍惚,似乎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这根无形无色的舌头,应该就是蒙处长、杨操以及朵朵消失无踪的罪魁祸首吧?
    我心念一动,一直在水潭边游弋的石中剑倏然而出,朝着那儿射去。
    石中剑并非以锐利著称,此物便如麒麟胎,里面其实是蕴含着远古凶兽的魂魄意志,故而能够发挥出神兵利器的恐怖作用,而当年黄晨曲君以某种怪异的传承方式交予我手的时候,也将这里面的意志,同样赋予了我。
    那是一个威严而沉默的意志,但是却拥有让人惊悸的力量。
    刷!
    那无形无色的舌头被这股意志给侵入,立刻从中间断开,伴随着强大的力量朝着水潭之中退缩而去,隐约中还有一声怒吼,而小妖则朝着反方向跌落。我箭步上前,一把将这小妮子的娇躯搂住,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没事吧?”
    小妖那水晶一般纯净的眼睛里面一阵迷糊,瞳孔涣散,而下一秒立刻凝聚起开,一把推开我,冷声哼道:“我道是什么古怪玩意,原来不过是头三足癞蛤蟆而已!”
    “癞蛤蟆?”我望着翻滚不休的偌大水潭,心中还有些后怕,却不晓得小妖到底在说些什么,而小妖则冷冷说道:“三足金蟾,这东西一直都是道家传说中的有福之物,据说还能够口吐金钱,然而真实的它,却不过是一头整天在奈河底下淤泥里打滚儿的臭蛤蟆而已,每天就靠着吃些水鬼亡魂度日……”
    我心中明了,如此说来,这东西应该是邪灵教在鬼镇待了小半年时间里收服的魔物。
    每一个有着灵界背景的,即便是如同奈河冥猿那般的小家伙,在那样复杂的环境中,都有着一套弱肉强食体系下练就出来的本事,自然都是不可小觑之物,而小妖虽然说得不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十分严肃起来,我晓得这头三足金蟾应该是十分不好对付,回头瞧了杂毛小道一眼,说怎么办?
    杂毛小道嘿然而笑,说这东西虽然厉害,不过却也是一个好东西,今天碰到咱们,也算是它栽了,且瞧我的手段吧。
    此言方罢,他箭步前冲,口中念念有词,而将雷罚直接浸入了水潭里面。
    在几个呼吸之后,那雷罚突然之间就开始抖动起来,原本呈现暗金带蓝色的剑脊之上有着蓝紫色的电芒开始出现,继而仿佛那打渔的电棍,那游离不定的电芒朝着水下蔓延而去。我有些汗颜,没想到杂毛小道居然已经找到了持续输出桃木剑上雷意的方法,这般一电下去,那三足金蟾可不得小便失禁啊?
    果然,这雷罚之上蕴积的可是九天之上的雷意,这般至阳至刚之物,并非那在奈河深处混迹的魔怪所能够硬抗的,很快那潭水便是一阵翻涌,一大股滔天的水浪朝着岸上射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杂毛小道可不会干这种事情,果断收敛了雷意,身子朝着旁边一滚,避开了那三足金蟾的反击,而我们也是同样朝着旁边躲闪,瞧见不远处的水潭深处,浮现出了两盏碧绿色的大灯笼来。
    这两盏大灯笼自然是那三足金蟾的眼睛,然而还没有等我们瞧见全貌,便听到一声“呱、呱”的蛙声响起,一道强劲的吸力从它的嘴中出现。
    先前隔着那么远,都能够将我们吸得直欲飞起,而此刻面对着面,这恐怖的气息让我们站立不住,止不住地朝着潭水中移去。不过我们也并非常人,当下也是将双脚灌注劲力,气沉丹田,稳稳地扎在了岩石上,而我甚至还腾出手来,一把抓住了倏然间有些站立不稳的小妖。
    在这咧咧的风中,我终于瞧见了伏击我们的家伙,那是一道站立在山丘一般巨大脑袋的倩影,正冷冷地瞧着我们。
    “魅魔!”我的口中冷声说着,心情却是无比地平静:“没想到你居然还没有死?”
    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我们碰到魅魔,打都还没开始打,就只有跑路的份,然而此时此刻,这样的高手已经并不让我们担忧了,反而是她脚下的那头三足金蟾,倒是有些让人头疼。这岩洞顶上有些微光,不知道是蜘蛛丝的光泽,还是别的东西,魅魔稍微往前移动了一点儿,露出了她娇嫩美艳的面容来,她抱着胳膊,微微笑着说道:“还真的是让人惊奇,本以为在这儿钓不到什么大鱼,却没想到你们竟然也闯了进来……”
    我的目光在魅魔全身上下游弋,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小妖瞧见我眼睛发直,伸手拧了一下我的耳朵,然而就这一下,我突然喊道:“不对,你的手怎么好了?”
    魅魔当初在南海会所的时候曾经被我斩断左臂,后来在邪灵总坛她也没有恢复,然而此时她双手抱胸,露出一对嫩藕般的胳膊来。见我这般惊讶,魅魔得意地挥舞了三两下左手,说小佛爷的手段通天彻地,岂是你们这些凡人所能够理解的?
    旁边的杂毛小道嗤之以鼻,说嘿,你们这么听他的话,为何暗地里还偷偷反他,还准备把他拉下马来?
    这话儿说得魅魔一阵紧张,下意识地喊道:“谁说的,我对小佛爷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废话不多说,我抄起鬼剑,指向了魅魔,寒声说道:“朵朵在哪儿?交出她来,我可以饶你不死!”面对着我的威胁,魅魔的脸色好了一些,媚声说道:“你说那个萌萌的小鬼妖啊,哎呀,真不巧,姐姐也很是喜欢呢,一会儿将你们给了解了,我便把她的神识抹灭了去,以后说不得又多了一样保命的手段……”
    听她说起对付朵朵的手段,小妖立刻受不了了,大声喊道:“老巫婆,你以为就凭着这一头癞蛤蟆,就能够说出这样的大话来么?”
    小妖一刻也不想停留,腾空而起,朝着魅魔冲去,然而那老娘们脸上却洋溢着古怪的笑容,哈哈笑道:“既然敢在这儿埋伏你们,你以为我就只有这等手段么?”她从身后拔出一方红黑色的小令旗,使劲儿一挥舞,立刻有无数凶灵从水中喷涌而出,露出无数可怖的脸孔来,将小妖缠绕住,于此同时,我们头顶上的丝网也瞬间破开,又有几十头人面魔鬼蜘蛛纷纷从上面出现,纵身扑下。
    早已埋伏许久,魅魔一经发动,立刻是雷霆万钧,山崩地裂。
    那娘们脚下山丘一般的巨大蛤蟆口中吸力一直都在,几乎没有停歇,在这样的情况下,移动就变得十分地困难,然而面对着那么一群魔鬼蜘蛛,我们却也不敢原地不动地站在那儿,当下也只有各施本事,腾挪移动,避开这第一波攻击。
    在确定那三足金蟾来自奈河之后,这些巨型魔鬼蜘蛛的来历也不用多想,杂毛小道步踏斗罡,雷罚快若疾电,而我则观想山峦,稳扎稳打,那鬼剑游绕,总能够切出一些零碎出来。
    如此一番混战之下,我们终于在这数十头魔鬼蜘蛛的围攻中稳住阵脚,而空中的小妖也超脱了那恐怖的吸力,将那些翻腾不休的恶灵给逼得节节后退。
    胜利似乎就在眼前,伸手可及。
    然而正当我伸出左手,将那恶魔巫手卡在了一头魔鬼蜘蛛不断张合的口器上时,突然见我感觉到一股让人心悸的力量,从远处的黑暗中骤然而至。
    我顾不得许多,直接纵身一跃,避开了那一处让人惊恐的攻击。
    身形刚刚稳住,我便听到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脚下的岩石开始晃动,而头顶上的那些钟乳石也有些直接砸落下来,旁边的杂毛小道一声大叫,说不好,后路被断了。
    我下意识地扭头过去,瞧见我们前来的甬道处已经垮塌下来,就连挨着甬道口的那一片区域,也都给乱石封得死死。这种混沌中带着黑暗属性的力量,很熟悉啊,我朝着黑暗的尽头看去,瞧见一个浑身瘦弱、皮包骨头的小人儿,正毫无畏惧地朝着这边搭箭弯弓呢。
    穴居人!符箭!
    我一声大叫,又一道箭光骤然而至,几乎是擦着杂毛小道的身边射过,在窜起了三头魔鬼蜘蛛的身子之后,重重砸在了那甬道处。
    轰隆隆……
    又是一阵巨震,我感觉到那狭长的甬道已经完全坍塌,而我们回去的希望也就此断绝。这时魅魔的声音再次悠然而至,嘻嘻说道:“小佛爷的族人可都是地底天生的行家,这一回关门打狗,小家伙们,看你们往哪儿跑呢?”

猜你喜欢: 《唯有情深似暖阳》 《精灵之沙暴天王》 《医家女》 《助理建筑师》 《乞丐帝师》 《三界外卖app》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