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魅魔的妥协

    三足金蟾的上岸,使得这并不算宽敞的洞穴里立刻被挤得让人根本没有什么周转的空间,而那个家伙虽然体型庞大,但却是个心细如发的畜牲,微微一吸气,便晓得我们藏在了哪里。
    正在我和杂毛小道躲在石缝中商议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出现两个灯笼大的碧绿光华来,直接照在了我们身上,再接着,那家伙居然直接用脑袋朝着我们这石缝砸下。
    这东西光一个头颅部分,便足有一座小土楼那么庞大,在硕大眼睛光芒地映衬下,皮肤间分泌出来的黏液四处飚射,一旦落在岩石上,立刻就是一阵黑烟冒出,刺鼻的硫磺味萦绕在鼻子里。
    拥有金蚕蛊的我虽然号称“万毒不侵”,然而此毒非彼毒,生物性毒素对于我来说早已不再话下,然而这等具有强烈酸性的化学性毒素倘若抛洒到上身,毁容断肢这且不说,接下来的那重量碾压,便足以将我们滚成肉糜。想到那般惨烈的结果,我的心中就是一阵焦虑,杂毛小道眉头一皱,冲着我大声喊道:“我们两个分开走,我引开这癞蛤蟆,而你,赶紧儿把魅魔那老娘们儿给搞定,不然大家又要黄泉会面了!”
    我和杂毛小道此刻并不惧怕对手,但是却也没有强大到对强大敌人一击必杀的高深境界,杂毛小道一个跃身而出,朝着水潭边跑去,他身上有莹莹光辉透体而出,这是劲气外放,那些洒落下来的滑腻浆液根本就近不得他的身周半米,便被悉数弹开去。
    杂毛小道出现之后,升腾于半空,然后回手便是一剑,他这一剑是凝集了自己半生锋芒,立刻有一道虹光游弋的剑气朝着那撞到石缝中的癞蛤蟆头上划过。
    剑气凌然而出,划过黑暗,斩落到了那癞蛤蟆脑袋的左边眉框处。
    虹光中孕育着一种超越时间和空间的能量,落在实物处的时候一张一缩,然后立刻将附着的所有东西消弭于无形。他这一剑光寒,斩得漂亮,竟然将那三足金蟾的左眼给斩去一小半。这眼球的一般儿都没了,那可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顿时间就有浆汁爆裂出来,左眼如西瓜般破碎,而那三足金蟾则是一阵狂吼,腾身跃起,朝着双足漂在水面上的杂毛小道愤然跃去。
    这动静巨大,我的脑海里充斥着那头畜生“呱呱”的愤怒叫声,耳膜都要给震破,不过这巨大如山的三足金蟾被杂毛小道给引走,一堆狼藉的空地处现出了一个孤单的倩影,却正是魅魔在此。
    面对着杂毛小道用生命给我创造出来的大好机会,我岂有不把握的道理,感知到肥虫子早已潜伏完毕,就等着阴人了,我再也耽搁,直接拔剑而起,朝着魅魔冲去。
    因为魅魔那神秘莫测的空手走移,我倒也不敢用石中飞剑向她进攻,不过这鬼剑在手,汹涌而来,一时间竟然也鼓弄出了那千军万马的气势来,魅魔瞧见我这番冲锋,倒也不敢硬拼,飘身朝着上方飞去,却不料上面还有一个小妖在那儿候着呢,三足金蟾刚才上岸而来,却是将那些恶灵给直接挤散,倒是给了小妖一点儿空间,瞧见魅魔这边慌忙躲闪,她直接就伸出一脚,朝着这老女人踢来。
    上下夹攻,魅魔倒也不慌不忙,她将手中那白绫一抖,卷住一处垂落而来的钟乳石,然后朝着小妖平平劈出一掌。
    小妖腿势用老,正与这一掌即将交接,然而对方传来一股诡异的吸力,周围的空间也开始散发出古怪的热量,她对于此事最是敏感,一个翻身避开,冷声哼道:“好你个老女人,竟然敢谋算小娘?”魅魔见小妖冰不上当,笑盈盈地接茬道:“小妹妹,这天下之道,不过是阴阳和合,我看你媚骨天生,若能修得我法,必将成就大道,不如你拜入我的门下,作我的关门弟子吧?”
    小妖在空中一回旋,凭空中有一只手伸出,抓住她的胳膊,此乃顶级的恶灵显形,不过小妖却并不畏惧,九尾缚妖索一抖,那东西便给抽得一阵溃散,而口中则不慌不忙地说道:“老巫婆,你先活下来再说吧!”
    魅魔还待再劝,却不想身下一阵狂风卷起,低头一看,却是一把又粗又长的大剑袭来,她下意识地一个翻身而起,避开此剑,却不料一道金光从黑暗中如箭射出,直攻菊门。
    魅魔心中大骇,这本命金蚕蛊的厉害,她也是从小佛爷那个脑袋大的东西身上领教过了,此番又有一个前来,虽然只有那婴儿拳头大,但却也不是她所能够扛住的,当下脸色一白,右手的白绫在空中不断变换,像个人猿泰山一般飞来飞去,躲避那金光追击。
    我在下方看着这娘们荡来荡去,简直就是蜘蛛侠附身,灵活无比,一边随手斩杀那近身而来的魔鬼蜘蛛,一边大声喊道:“魅魔,你别跑啊,我知道你身上被小佛爷下了蛊毒,现在是要给你解蛊呢,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魅魔听得我这攻心之言,那魅魔又急又恼,说老娘自己的事情,要你多管什么闲事,你当真以为老娘没有法子,治你这东西对吧?
    魅魔出自小佛爷帐下,那根巨大金蚕蛊她也是看过的,以小佛爷算无遗策的手段,自然也准备了许多应对之法,稍微一稳定之后,手往胸口那深壑一摸,掏出许多黄色粉末来,朝着追附而来的金光撒去。我虽然离得远,但是也能够闻到一股强烈的骚气以及雄黄气味,肥虫子果然不敢再上前去,而是嗡地一声,潜回了黑暗当中。
    瞧见魅魔一击得手地那得意模样,我也是有些怒火中烧,大声喊道:“臭娘们,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活得太久了是吧?”
    此言方罢,我也是顾忌不得太多的事情,剑指微动,一直被我藏在某处钟乳石阴影处的石中剑破石而出,冲着魅魔的后背射去。这石中剑本就是地脉之中采出,藏匿的功夫最为了得,骤然间就到达了魅魔身后。这女人倒也是个狠角色,一感觉不对,立刻回身一兜,手中的白绫化作了十几段不断旋转的圆圈,在那石中剑即将透体而过的时候,终于将其转移至另外一边去。
    这一手十分漂亮,魅魔也是感觉到畅意非常,不过这一口气还没有喘匀,结果双脚却给紧紧一握,整个人直接从空中砸落下来。
    出手的自然是我,趁着石中剑吸引住了魅魔的心神,我一个箭步飞腾,直接将媚魔给拉到了岩地上面来,为了不至于功亏一篑,我也顾忌不得太多的形象,直接用那小擒拿手将给摔得五荤六素的魅魔一下子拿住,因为晓得魅魔是那床第之间缠绵争斗的高手,腾挪制人的柔道最是擅长,我也不得不使出观想之法,化身为一座山峦,身子沉重,死死压住了魅魔。
    高手之间的较量,有的时候能够打上三天三夜,有的时候却只是短暂一瞬间,我这心法山峦都能够镇压得住,区区一个魅魔,却也并不能翻出什么天去,何况双手被制,给我死死压住,哪里还有挣扎的余地?
    如此说来,倒也只有一副嘴皮子和滑舌可以用了,于是魅魔好是一阵痛骂,说我是个色狼淫棍。
    这话儿从这个阅尽天下男人的女人口中说出,着实有些无奈,不过我却也是丝毫不为所动,直接将魅魔的双脚张开,一声大喊道:“肥虫子,康忙北鼻!”
    说到防治虫蛊,无论是实蛊还是灵蛊,魅魔自然都有着一套法门所在,即便是肥虫子这般的顶级蛊虫,都不一定能够破开她的防备,不过被我这般控制,她再也保持不得“蝇虫不加身”的境界,一道金光袭来,双腿一蹬,**地高叫了一声,鼻音浓重,显然肥虫子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
    肥虫肆虐,我感觉魅魔的身体一阵过电般的抖动,口中的呻吟声一阵高过一阵,汗出如浆,而我则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闻到一股成熟妇人身上浓重的气息,这是香水味混合雌性荷尔蒙的味道,让人脑袋有些发晕。
    不过这般的情形让我觉得十分尴尬,特别是还当着小妖,而就在我坐立难安的时候,头顶上的小妖跳了下来,没有好气地说道:“她扛不住了,你还压着她干嘛?”
    这话儿说得我面红色赤,连忙爬了起来,低头一看,却见刚才如同火炉的魅魔此刻浑身脱水,整个人脸色苍白,虚脱了一般,而那红唇轻启,竟然吐出了一堆跟翔一般熏臭的东西来,油乎乎的,仔细一看,里面还有大量的虫子在翻滚。
    这东西我不认识,十二法门里面也没有记载,不过当她吐完这些之后,整个人似乎轻松许多,抬起头来,半张脸上都是又黄又黑的污渍,让人生不出半点儿美好的感觉,接着她妥协了:“把那东西从我身体里弄出来,我可以考虑和谈!”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