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战后风波起

    在虎皮猫大人的带领下,我们终于和停留在路边通讯营地的大部队汇合了,从山林中钻出来的时候,看到外面足足有接近千人的部队,倒是将我给吓了一大跳。 
    迎上来的洪安国告诉我,说这是从附近抽调过来的驻军,负责警戒任务的,先前受伤的士兵已经转移到了地方医院,因为担心我们,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离开,而是在这里等待。许是救命恩人的缘故,虎皮猫大人获得了众人的感激,人人都用崇敬的目光瞧着这头高高在上的肥鸟儿,而虎皮猫大人则跟我们讲解起了当时的战况来。 
    小佛爷谋算千里,算无遗策,既然准备在这里消耗宗教局的实力,那么除了地魔的天坑、魅魔的石穴之外,还做了其他的人手布置,不过这些都只是邪灵教的一些游兵散勇,领头的也只是两个小鸿庐的庐主,本来如果配合着毒焰魔王孽阿索,和藏在石穴中的三足金蟾以及一众魔鬼蜘蛛,说不得便能够将整整一队给留下。 
    然而事情总有意外,当孽阿索被小黑缠住,石穴则被我和杂毛小道打爆,那些人虽然依旧强大,但却也并不是不可战胜,在被肥母鸡使计陷阵之后,再纠集队伍中的一众好手,特别是李腾飞这般的强人,以及各式枪弹重火,却也将敌人给粉碎殆尽。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虎皮猫大人是天才型的指挥官,经过它的一番调兵遣将,的确做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将众人带向了胜利的彼岸。 
    这是一次大捷,特别是在我们安然回返之后,显得更是锦上添花,唯有的缺憾就是此次行动的指挥官殒命于那洞底地穴之中娄处长那个带着眼眶眼镜的属下对于我们的解释并不相信,不过却也不敢得罪于我,于是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找那些被杂毛小道催眠过的战士核实情况去了。 
    杂毛小道办事向来妥帖,我倒也没有太多担心的地方,位于路边附近的通讯营地人群挤挤,而远处也有周围的乡民过来看热闹,被远远地隔离开来,我虽然是这儿级别最高的人物,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心思让众人陪着寒暄,于是留下杨操在这儿露脸,给参与行动的修行者,以及随军而来的部队干部讲解进入地穴之后的战况,然后跟着李腾飞一起走出了指挥帐篷来。 
    眺望远方,我瞧见杂毛小道家的那头小黑狗恢复了原型,伤痕累累地躺在一处角落,用舌头舔着爪子。 
    在它的旁边,杂毛小道指导着朵朵和小妖在照顾它,至于虎皮猫大人,则诱拐了肥虫子,说孽阿索留下了一些好东西,让肥虫子过去吃大餐呢,太阳初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魅魔安静地待在帐篷里,而李腾飞则碰了碰我,下巴朝着我旁边的龙哥微微一抬,低声说道:“陆左,这位是谁,怎么感觉比那头毒焰魔王还要恐怖的样子?” 
    龙哥到底有没有毒焰魔王孽阿索厉害,这个还有待考证,不过他穿着一身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如同西方传教士的黑色大麾,却是十分的受人瞩目。 
    牢牢跟在我身边不言不语的龙哥在旁人看来有着一种很沉默的威慑力,我也不会将自己的底细透露出来,只说龙哥是一个以前认识的朋友,在地底碰巧撞见了,倘若不是他,说不得我们就出不来了他耳朵不太好,也不愿意说话,不过人还是蛮好的……李腾飞仔细打量了龙哥一番,恭敬地说道:“龙哥好!” 
    他得了我交代,晓得龙哥脾气古怪,也不指望这位顶级高手会理会自己,结果龙哥那千年坚冰一般的脸却动了动,目光落在了他背上的除魔,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句话:“剑不错。” 
    这简单的一句话儿,顿时让李腾飞感觉幸福满满打见到这一个超级高手开始,就没有见过他对谁假以辞色过。 
    虽然娄处长死于耶郎古战场,但是这儿自有着一套运转机构,我们回来不久,大军就开始封山,然后打扫战场、搜查残余、追寻线索以及跟当地政府沟通协调,各种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倒也不用我们来操心,我去看了一下此战的得力功臣小黑,这头在毒焰魔王口中身为一方霸主的魔怪此刻也就是一条国产土狗的模样,浑身的伤痕,但是并没有触及要害,在朵朵和小妖两个小美女的服侍下,舒服得汪汪直叫。 
    至于肥虫子则就要幸福得多,肥母鸡说留给它的好东西,却是一坨如同小山包的脑仁儿,这东西是从那头毒焰魔王的脑壳里面剥离下来的,也是那家伙最有精华的部分,至于其它部分,则都进了小黑的口中。 
    一番恶战,小黑受伤也重,需要进补,而这脑仁儿里面蕴含着毒焰魔王毕生凝聚的毒囊与魔火,这可是精华所在,虎皮猫大人与那头蠢呼呼的土狗争抢了好久,方才留下来的。 
    事实到底如何,我们都不晓得了,反正肥虫子在那坨小山包里面快活地进食时,那肥母鸡就仿佛祥林嫂一般,将这话儿翻来覆去地讲着,好让这小家伙记住它虎皮猫大人的恩情,虽然有了朵朵这小媳妇儿,但它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小伙伴儿的…… 
    战后总是愉快的,经过盘点,虽然最终还是没有抓到地魔,但是此战总共歼灭了三十多个邪灵教徒,这里面还包括两个鸿庐庐主,虽然只是跟苏北老怪刀疤龙一般的地位,但却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这两个庐主的死法也颇有些惨,一个被还没有变小的阿普陀直接一屁股坐死,而另外一个,则被那迫击炮轰个正着,死无全尸,要不是身上还有些辨识的东西,差一点儿就认不出他来。 
    因为有消息说西昌那边会派人过来接手,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管理,然而到了早上快九点多的时候,来了一列长长的车队,车队前头第一辆车下来的,却是黑手双城陈志程。瞧见大师兄过来了,我们都有些惊讶,他好端端的东南总局不待,怎么跑到西边来了,难不成是…… 
    我和杂毛小道连忙迎上前去,与大师兄见过面,瞧见他身后的一票人马,助理赵兴瑞,董秘书、尹悦、林齐鸣等一票七剑都在场,不由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师兄也不跟我们打哑谜,直接告诉我们,说他现在被抽调到紧急预案工作小组来,专门负责处理和协调打击邪灵教的专项工作,今天刚刚从帝都受令,并且直飞过来的。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升官了?好事啊! 
    大师兄一脸愁容,说好个屁,这就是一个烫手的热山芋,谁也不肯接,结果上面的大佬说这邪灵教总坛能攻下来,我出的功劳最大,就让我来牵头,把这事儿处理了,如果得当,那还好说,如果不行,直接把我给脱秃噜皮了。 
    他虽然一脸愤愤不平,忐忑难安,不过我们都晓得如果这件事情由大师兄来做官方协调人,其实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于大师兄,都是一次不错的机会,于是也都嘻嘻恭喜着。大师兄寒暄几句,便立刻进入了正题,拉着我们进了指挥帐篷,询问昨日战况。 
    昨日大捷,自然免不得重新说起,大师兄不住点头,直到说起魅魔之时,他突然抬起头来问道:“她人在哪儿?” 
    我们指着旁边不远处的帐篷,说就在那儿,她自跟着我们出来之后,便一直将自己锁在里面不露面,不过不要紧,小妖一直都看着她呢。 
    林齐鸣嘿嘿笑,说是老对手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又见了面,她终究还是个被囚的命运啊。 
    我有些发愣,说你们以前交过手? 
    这话儿一说出来,七剑都笑了,大师兄没有说话,而尹悦则咬着牙说道:“你以为这骚娘们是谁给送进了白城子啊,可不就是我们么?”没想到大师兄、七剑当年还跟魅魔有着这么一段恩怨,我不知深浅,不过还是出声提醒道:“大师兄,我可是答应了她,说这次追寻小佛爷的行动,我会带着她一起,她也承诺会帮助我们对抗小佛爷和邪灵教,所以……” 
    大师兄点点头,说她既然能够弃暗投明,那么我们倒也不会太过于为难她,具体的合作,一会儿我再找她谈一谈吧…… 
    尹悦在一旁不满地说道:“弃暗投明?哼哼,狗改得了吃屎,母猪该得了上树么?” 
    这女孩儿似乎对魅魔很有成见,不过大师兄也只是装作不知,这个时候赵兴瑞则拿着一个大部头的卫星电话过来给大师兄,结果他接过来听了一阵,原本微笑的脸立刻变得一阵铁青,待他挂完电话,看到我们一圈疑惑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张落尘带领的部队在峡谷被邪灵教伏击,大败,死伤者无数……”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