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左使战杂毛

    我们顺着李云起指的方向看去,却是金沙江转过了两道弯子的一片山崖后面,听说邪灵左使追上了去,我们的心脏顿时就一阵猛颤,黄公望那狗日的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若是追了上去,小姑和包子估计是难逃活命了。
    要知道,虽说邪道并不列入天下正道的评比,但是如果真的要比较起来,邪灵左使黄公望此人的修为却也能够列入前茅,或许不如善扬真人那般厉害,但却也应该差得不远,认真说起来,传功长老也是比不过他的,更何况是传功长老的两个女徒弟呢?
    包子才豆芽儿一般大,即便是天赋在高,也根本没有成长的时间啊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抱怨起刚刚壮烈惨死的传功长老来,倘若他能够无视小包子的软磨硬泡,这孩子说不定就不会那么危险了。
    我们四处张望一下,瞧见再无邪灵教徒,便让李云起等人找个地方先躲起来,而我们则朝着小姑、包子她们逃离的方向赶去。
    因为着急,小妖和朵朵甚至都等不得二毛驮着,直接就宛如流星划过,朝着山崖对面飞去,而我们也不甘示弱,拿着剑背猛抽身下的畜生,二毛和血虎被抽得一阵嗥叫,脚步不由得又快了几分,腾空而起,仿佛背上长了两根翅膀一般,几乎都要飞了起来。
    此行匆匆,一路颠簸却也毫不在意,俯冲而上,继而狂奔往下,瞧见在一片怪石嶙峋的河滩上面,又躺倒了好几个青衣道士,而一群红衣喇嘛正围着一个黑衣老者在缠斗不休。
    我看到伏在河滩上面的尸体有妇人,瞧那体型跟小姑也差不多,不由得心中一跳,而这时杂毛小道也瞧见了,一声悲呼,跳了下血虎,朝着那个面部朝下的妇人冲去。
    “小姑!”
    杂毛小道的声音中满是悲怆,然而当把那个道姑翻转过来之时,脸上流露出了又喜又悲的神情,我探头去看,但见这女子并非小姑,而是与我有过几面之缘的道姑程莉,她是小姑萧应颜的好友,却不曾想竟然死在了这儿。我和杂毛小道的心情五味杂陈,不知所言,而这个时候听到旁边的巨石转角传来了一声叫喊:“陆左哥哥,小明师侄……”
    我猛一扭头,瞧见穿着一身脏兮兮白色道袍的包子正在小妖和朵朵的陪伴下,朝着我们这儿招呼,而旁边被小妖扶着的那个一脸苍白的女子,可不就是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么?
    小姑受了伤,腹部血迹斑斑,整个人虚弱无力,可以看得出这一战之艰辛,远非寻常能够想象得到的,不过见到自家小姑没事,杂毛小道不由得一阵兴奋,正想上前问好,然而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悲呼,我们扭头瞧去,却见有一个红衣喇嘛给那黑衣老者一脚踢中,直接跌落了湍急的江流之中。
    大敌当前,却也来不及儿女私情,我和杂毛小道见到小姑和包子无恙,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疾步前冲,直接挤进了不远处河滩的战团里面。
    一冲其间,我瞧见了这一伙红衣喇嘛里面,竟然还有一个老熟人,那就是当日我们在日喀则白居寺遇见的小喇嘛江白,此刻的他竟然也在围攻黑衣老者,也就是邪灵左使黄公望的喇嘛里面。
    我朝着他大声招呼道:“江白,好久不见!”
    这小喇嘛双手合十,朝我施礼,说陆施主,你来得正好,我宝窟师叔祖前去追那邪教魁首了,却不料这儿还有一个大恶人,且帮我们一起,共同降服这个恶魔吧。我们这边寒暄着,而杂毛小道也朝着邪灵左使高声唱喏道:“黄左使,总坛一别,咱们却也有多日未见了,小道我可是想念你得紧呢。”
    我、杂毛小道和李腾飞都加入战团,左使黄公望立刻将手中一柄赤精铜剑横立于胸前,不再进攻,而是凝视我们三人,淡然说道:“地魔告诉我,说你们被魅魔困在了隐灵洞中,逃不出来了,却不料你们竟然还能逃出来了,实在是该杀啊……”
    他说的“该杀”,不晓得是在说我们,还是说地魔,我在旁边冷笑,说你说的是魅魔么,她现在已经归降于我们了。这消息听得黄公望眉毛一扬,不过他倒也淡定,不置可否地说道:“呃,那个骚老娘们啊,向来都是有奶就是娘的主儿,这个决定也属正常……”
    我瞧着他这般淡定的模样,想着心中指不定波澜翻滚呢,于是嘿然而笑,说黄公望,我晓得你们这些心有反志的家伙都给小佛爷下了控魂蛊虫,所以才会卖死拼杀,不过这世间可解此蛊的,除了他,却还有我呢。如果你想要脱离小佛爷那个疯子的掌控,只需要投降,我倒也是可以考虑给你解蛊的。
    听得这话儿,黄公望那淡定自若的表情才开始有些变化,不过他在凝视了我几秒钟之后,视线却越过了我,瞧向了我的身后。
    在我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个淡薄的黑影子一直都如影随形地跟着,不过气息收敛,却也并不惹人瞩目。黄公望深深地凝视了龙哥好一会儿,这才沉声叹气道:“我黄公望纵横四野一甲子,却也从来不晓得求饶二字,是如何写的。小子,你信心很足啊,你以为自己这本事,就能够挑战得了小佛爷了么?不如,你先拿我来当作磨刀石,试一试吧!”
    他说得决绝,话音刚落,身子一扭,人便化作一道黑影,朝着我倏然冲来。
    黄公望此人的凶狠我们在邪灵总坛也是有见过的,当世罕见,与其修为相得益彰的是他的心机,能够在邪灵教内部独树一帜,于掌教元帅之外另立山头,他也是有着极强悍的实力,此番横冲而来,做足了气势,然而当我鼓足全身力量,劈出了聚集全身劲力的一剑之时,他却只和我稍微地一碰,竟然借着这股力道跃入了大江上去。
    啊,竟然想逃?
    没有人想得到这堂堂邪灵左使,天下顶尖的人物,竟然会不战而逃,不过他的身形还没有冲出多远,就被一阵佛光给阻碍,小喇嘛江白手握舍利子,艰难地将其拦下,然后平淡地说道:“杀了那么多人,就想这么简单地走了么?”
    黄公望想走,自然是不给他走的,虽说敌人的敌人说不定能成为朋友,但这也不是绝对,那左使想反小佛爷,但他终究还是一个屁股不干净的家伙,何况杀了这么多人,好多都是我们的朋友,连待我们如子辈的传功长老之死,也与他有关,故而他自己都晓得没有人会留下他的性命,也因此才会如此决绝。
    小喇嘛江白虽然凭着佛光将其阻拦,但也拦不得多久,不过只是这一下停顿,杂毛小道也已经就位,雷罚闪动,将其通向江中的道路给堵上了。
    关门打狗,那条狗自然是急了要跳墙的,黄公望见逃生无望,便立刻变得无端凶猛起来,手中的赤精铜剑猛然一挥,竟然与空气摩擦出一道热流,将旁边的一个红衣喇嘛点燃,一声都没有喊出来,便化作了火柱。
    此人将这火柱揽在怀里,一阵收拾,然后朝着我这边抛来,接着身形随上,想使那“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的招数,将我一举拿下。
    瞧见黄公望如一道疾电再次冲来,我冷然一笑,先是避开那火人,然后再次举剑斩下。
    这回倒是与他拼了个真切,鬼剑与那赤精铜剑两相交击,彼此都是一阵嗡然响动,我感觉到右手一道巨震,差一点儿就握不住鬼剑了,而那邪灵左使也不好受,脸色一丝红润闪过,身形似那游鱼一般滑过,避开了雷罚、除魔和石中剑三把飞剑的攻击,一个滚地闪身,却是又抓起一个红衣喇嘛,双手一开,竟然将那人生撕两半,鲜血漫天飞起。
    在血雨的挥洒下,邪灵左使身上的气劲如实质一般凝聚,将那赤精铜剑朝着我们指来,淡定说道:“老头子我酣战已久,的确是熬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过一个两个,还是能够杀的,谁敢上前来,那就来试一试吧!”
    他的这番威胁倒是将那些个红衣喇嘛给吓住了,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却是隐隐地封住了他逃离的路途,杂毛小道目光凝视着手中雷罚,静静地问道:“黄左使,请教一下,地上倒伏着的这些茅山子弟,是不是都死在你的剑下?”
    黄公望朝着程莉她们的尸体看了一眼,嘴角一阵冷笑,抽动着说道:“是又如何?”
    杂毛小道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跟我商量道:“小毒物,所谓内线,一个魅魔就已经够了;这个人,就当作我接任茅山掌教真人之前的一个试练吧,好不好?”
    我看到了杂毛小道眼中浓烈的战意,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身后吩咐道:“龙哥,帮忙压一下阵!”

猜你喜欢: 《恶魔少爷轻一点》 《异梦传》 《未来动物城》 《正义的使命》 《系统之主播奇才》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