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苏醒的悠悠

    在满天的星光点点之中,杂毛小道不怀好意地看着那个作农家少年打扮的山神化身,然后嘿然嘲笑道:“地魔,你老了!真的,倘若一个人过多地沉浸在过去的辉煌和荣光里面,然后对自己过往的抉择懊恼不已,这样的你只会让我觉得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不如这样吧,你说出小佛爷的下落来,而我也许能够饶过你一命呢!”
    瞧见杂毛小道不动声色地施展出那**术来诱惑地魔,我便在下面再添了一把柴火:“地魔,我知道你在担心,九宫生死蛊,对不对?不过同样中了此蛊的魅魔,身上蛊毒已经被我解开了,现在她隐居帝都,生活得可要比在小佛爷的阴影下不知道快活多少倍呢。地魔,机会是留给理智而有准备的人,当初你劝许鸣对付小佛爷,说明你不是那种愚忠之人,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吧?”
    随着我和杂毛小道的连连出声,地魔眼中的那决绝之意隐然间就淡去了许多,然而被他挡在后面的悠悠却一下子站了出来,眼中一缕红芒闪烁,挥着手,奋力地大声呵斥道:“魅魔那种贱人,怎么能够理解神的世界?地魔,不要被心魔吞噬了你的内心和本我!”
    此言一出,仿佛咒语,地魔如遭雷轰,胸膛急剧起伏,当他再次恢复平静的时候,眼神坚定无比,脸上浮现出了狠戾之色,恶狠狠地说道:“邪魔,想要乱我心智,就等待着我的愤怒吧!”
    他将双手交叉于胸前,那瘦老头的气势开始攀升,仿佛如同高山一般奇峻。
    我看了他旁边的悠悠一眼,对杂毛小道低声说道:“老萧,你家干女儿好像有点儿问题呢……”杂毛小道点头,说对,她应该也是中了小佛爷下的九宫生死蛊,所以才会性情大变,一会儿将地魔搞定了之后,小毒物,你帮着把她身上的毒素给解除,拜托了。
    我点了点头,还没有言语,便听到面前不远处的地魔一声大吼,这音波听似高亢,然而频率古怪,让人心中一颤,莫名生凉,而下一秒钟,我们脚下的土地突然就裂了开来,周边的树林也都在移动摇晃,簌簌发抖,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地魔的脚下蔓延而来,下意识地往着旁边退开,却见一条宽约半米的裂缝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直接穿过,周边的许多落石纷纷而下,而地缝中则有强烈的热气席卷,朝着上面蒸腾上来。
    此招一出,身后不远处的那亭子便已经轰然垮落,周边的树林好多都给折断,陷落进地缝之中,场中混战的那些人也纷纷朝着外边散开,心惊胆颤,这个时候,龙哥带着一众小伙伴已然将大部分的邪灵教徒给制服,也不管那些四处逃散开去的三十六峒,只是遥遥地控住场面。
    我和杂毛小道都有些惊讶,地魔竟然能够有这等本事,难怪能够名列十二魔星的翘楚之位,见识了对手的厉害,我们也不再僵持对峙,而是朝着他冲将上前,挥剑来斩。
    若论修为,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其实相较于威名盛行一甲子的地魔来说,还是有些不足,不过这战斗谁胜谁败,决定的因素太多,并不是如同棋盘上捉对厮杀的那般简单,就在地魔舞起这宛若天地之威的动静时,我和杂毛小道已经贴身而上,与其缠斗起来。
    一旦被近了身,地魔那颇有些威胁的地陷深坑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不过套着一双穿山甲手套的他却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这位掌管邪灵教刑罚的魔星对于人体、以及格斗术有着让人敬畏的理解,我们刚刚一接近,便是满天的爪影,将其包裹住,根本就没有一丝儿空隙可钻,这个时候刀剑都失去了效果,反而是那拳脚来得实在。
    如此一番龙争虎斗,地魔展现出了扎实的近身功底,即便是我和杂毛小道轮番攻击,也达不到速战速决的战果,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时间,使得龙哥终于将所有装扮成王使的邪灵教徒或击杀或制服,此刻的他倒也没有初见之时的凶戾,更加像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虽然也手撕了活人,但是却也没有在将其当作零食,给啃食入腹。
    龙哥凶猛,但小妖也不甘寂寞,在尝试加入与地魔的战团无果之后,转而朝着旁边的悠悠看去,那个女孩儿这些年来在邪灵教虽然也学了一些本事和手段,但大部分时间都是给高高贡着,所以倒也不费小妖多少劲儿,在地魔的一次疏忽之中,悠悠被小妖的九尾缚妖索给捆住腰身,直接卷得飞起而去。
    悠悠的被擒就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直接击溃了神勇如天神般的地魔那脆弱的心理防线,他脸色数变几次,突然深吸一口气,然后将那个与自己一直配合无间的山神化身朝着我们这边推来,而他自己,则闪身朝着裂缝之下跳去。
    当日在川南丛山中,地魔便是跃下了天坑,得以生还,现在又是想要故技重施,我们哪里能够让他得偿所愿,于是由我来对付那个小男孩一般的山神化身,而杂毛小道则踏着诡异的罡步滑过,三步两步,竟然直接绕在了地魔的前头,将其堵住,一道虚空斩,直接将地魔想要逃奔而走的心思给彻底斩断。
    后路被断,地魔迸发出了巨大的斗志来,整个人如一头发狂野兽,爪影在我的周边不断充斥,我一时没有注意,竟然给他当胸一撞,人都给撞飞了起来。
    这飞出的姿势稍微有些不美,眼看着我即将跌落到了那缝隙里面去,突然下方传来一股温和之力,将我给平托而起,带到了旁边的平地上来,然后旁边还有低沉的声音问我道:“要不要帮忙?”
    只要我没有危险,龙哥都是以我的意见为主,从不擅作主张,不过看见这地魔气势嚣张,却也有些手痒起来,不过我却知道那魔头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不想劳烦龙哥,于是翻身下来,从怀中掏出了震镜,大声提醒道:“老萧,注意了!”
    杂毛小道与我是多年的战友,配合无间,我这边一提醒,他立刻闪身到了一旁,而刚刚就地一滚,震镜之上的蓝光便已经全数洒在了地魔身上。
    阴间走了一回,人妻镜灵似乎又强大了许多,此番蓝光十分凝聚,而且出现的时机也把握得准确无比,地魔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定住了,一脸漆黑,眼芒流转,仿佛要将这蓝光给抵御出去,然而就是这短短一停顿,杂毛小道就得了先手,直接从地上一跃而起,当头一剑,就要将其首级枭下。
    面临着生死危机,地魔终于将那股迟滞身形的蓝光给压下,双手合十,将这倏然而至的雷罚接在了自己的脖颈之间,他反应是如此迅速,让人汗颜,不过顾头不顾尾,再也达不到全身无漏的境界,我剑指朝前,石中剑倏然而至。
    此剑携着黄尘曲君的愤恨,里面凶灵磅礴而发,直接插在了地魔的胸口处。
    石中剑中蕴含的那远古凶兽,顺着伤口在地魔胸口肆虐,地魔全身一阵剧震,脸色浮现出妖异的红色,双手再无气力,被杂毛小道以那力劈华山的气势,直接从脖子处往下划拉,半个身子斜斜跌落而来,一代巨枭,就此陨灭。左使黄公望的被击杀,仿佛是一个时代的结束,随后巨魔陨落,而如今地魔身死,余者皆是杂鱼,但是杂鱼也是鱼,龙哥在虎皮猫大人的指引下,将所有的邪灵教众都给镇压,要么死,要么半死,没有一个逃脱者。
    地魔生前万人敬畏,死后却不过是两截血肉模糊的死尸,无人关心,而我们主要的精力都放到了被小妖俘获的悠悠身上来。
    本来以为能够凭着当年的关系与悠悠沟通,奈何这小娘皮浑然忘却了这些一般,又骂又叫,让人十分无奈。
    肥虫子休眠,但是熟读《巫蛊上经》我却并非没有办法对付那九宫生死蛊,当下将悠悠给死死按在地上,取一滴混合了肥虫子唾液的诱饵涂抹在悠悠的唇上,不多时,便有大量细线一般的红色虫子从悠悠的口中吐出来,我早就准备得有特制的盒子,让这些虫子爬到这儿来。连续吐了三次,最后一次,我用着平和的力道在悠悠的背上极富有技巧地一拍,将那九宫生死蛊的母虫击出,导引入盒,然后覆油,将其焚成粉末。
    在这焦臭的烟熏之中,悠悠的眼睛逐渐回复了清明,陌生地四处望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杂毛小道身上来,柔柔地喊了一声:“明叔叔……”
    这一声话儿简直就要将杂毛小道的魂儿都喊飞了,当下眼圈一红,激动地回答道:“是我,是我咧,悠悠你记起来了么,是我啊!”
    杂毛小道喜出望外,不过我却是心有所想,一见悠悠似乎回忆起了前尘往事,便没有片刻耽搁,单刀直入地问了起来:“悠悠,快告诉我们,小佛爷现在到底在哪儿?”

猜你喜欢: 《召唤系主宰》 《捉鬼小神仙》 《魔界之红莲》 《巫神纪元》 《都市风流狂医》 《绝地氪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