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悠悠的信任

    天山是世界七大山系之一,位于地球上最大的一块陆地欧亚大陆腹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纬向山系,同时也是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和全球干旱地区最大的山系。
    天山的山势东西横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这四国,全长两千五百公里,古名白山,又名折罗漫山、雪山,常年有雪,匈奴人认为这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所以将其称为天山。事实上不仅匈奴人认为,蒙传佛教、巴楚古巫以及部分道教都认为这天山,比另一条靠近中原的昆仑山脉更接近于天之顶峰每一个宗教都有着时间和地域上的局限性,因为缔造者的视线毕竟是有限的,咨询也并不是很发达,远不如现在,但凡是个小学生,都能够说出世界第一高峰叫做珠穆朗玛。
    我在此之前,曾经开始对这回事情的凑巧有些怀疑了,所以对于悠悠说出来的这话儿也并不如杂毛小道那般笃定无疑,然而龙哥告诉我,说耶朗上承巫咸遗迹,而巫咸则认为天山的确就是离天最近的山脉,只是后来因为共工怒撞不周山,将整个山脉都给撞塌了,才会是现在这番模样。
    这话儿说得我一阵汗流浃背,下意识地问杂毛小道,说哇,天山山脉这么长,具体的到底在哪儿呢?
    这家伙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平静地说道:“博格达峰下面的雪海中。”
    因为出身的关系,我这些年来都没有去过西北,自然也不晓得博格达峰到底在哪儿,不过杂毛小道这十年来的足迹却却是遍了天下,自然也行走过北疆,告诉我这博格达峰位于西北边疆地区,是天山山脉东段的最著名高峰,海拔足有五千四百多米,古往今来,无数人想要征服它而不得,最后在1981年的时候才被日本京都队登顶成功。
    博格达一词就是出自蒙语,即“神灵”的意思,誉为“神山”、“祖峰”,一直被西域人们视为神灵之宅、紫气之源而加以膜拜,骑者见之下马,行者见之叩首,就连官员路过此地也要停车下拜。这里还是道教典籍中西王母的居所,元代道教大拿丘处机西行,在此建立道观,加以纪念,到了清朝,这儿便是道教圣山,被加以崇拜。我原本不知,尤未觉得异常,而现在听得杂毛小道娓娓道来,不由得大开眼界,如此佛爷的计划就是要祈祷上天,那么说不定就会在天山祖峰之上呢。
    一口气说完,杂毛小道还有些意犹未尽,继续说道:“所谓三大圣地,这个东西是南宋时期才有的说法,有人说他们是神仙中人,天外飞仙,有人则说他们只是比现在修行道门更厉害的避世者而已,那东海蓬莱在鲁东外海,万毒窟在苗疆深处,而天山神池宫,你猜猜在哪儿?”杂毛小道说话不会无的放矢,所以我笑了,说不会就在那天山祖峰吧?
    杂毛小道却没有笑,而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博格达峰的山谷之间有一个闻名天下的胜景,叫做天池,传闻是西王母的瑶池,而据我师父曾说过,那儿便是天山神池宫赖以命名的地方……”
    杂毛小道话语里面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的,让我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不知道这消息倘若是真的,小佛爷就是准备在博格达峰上祭天了。
    不过如果这是小佛爷的诡计,想要通过悠悠之口,引我们前往,去与那天山神池宫产生误会,渔翁得利,那可就不美了。如此犹豫了好一会儿,我这才问杂毛小道,说大师兄知道了没有?
    他摇头,说刚才太兴奋了,第一时间就想让我知道这个消息,至于大师兄那儿,暂时还没有通知到呢。
    我也顾不得半夜被惊扰的郁闷,赶忙披着衣服就爬起了来,然后与杂毛小道一起折回了悠悠的房间,与她进行再一次地确认。经过这几天和杂毛小道、朵朵、小妖和虎皮毛大人的沟通和亲近,悠悠比一开始那一言不发的状态要好了许多,虽然很多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但还是在不经意间告诉了我们很多的信息,比如小佛爷找到了他们寄居的一线天,并且收服穴居人的过程,比如传授功法,开启民智的事情……
    许许多多,这里面也包括了小佛爷对她进行催眠以及种蛊之事、邪灵峰顶从阴阳界回返时落在了雪峰之中的事情,以及小佛爷对所有不信任的人催眠的手段……
    杂毛小道刚才得到的消息是悠悠与他闲聊时无意透露出来的,现在看到我们大张旗鼓地赶过来,立刻就表露出了受惊小兽一般防备的眼神,幽幽地看着杂毛小道和我,一眼不发。
    在悠悠的房间待了十几分钟,几次尝试着进行盘问,然而并无收获,我们便不再做努力,而是出了房间来,拨通了大师兄办公室的电话。深夜值班的人员是赵兴瑞,他在得知了消息之后,沉默了数秒钟,然后跟旁人小声说了几句话,让他去将刚刚睡去没多久的大师兄给叫起来。
    没多久,大师兄那沉稳的声音便在电话那头出现,当他听到了杂毛小道的这个消息,以及我们之间的讨论过后,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
    在这死一样的沉默过后,大师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说好,既然如此,我便通知萧应忠做好准备事宜,这边也做好安排,并且安排你们立刻前往乌鲁木齐过去,能够尽快赶往天山。
    当天夜里我们并没有火急火燎地赶路,而是度过了平静的一夜,然而在第二天的时候,状况还是发生了,因为感受到被杂毛小道和我们利用了,悠悠开始发起了癔症来,整个人像疯魔一样。大喊大叫,不断地发狂起来。
    她连平日里最喜欢与之玩耍的朵朵和虎皮猫大人,都表现出了相当强的攻击性来,就像被困住的小兽,虽然对于大家来说,悠悠这点儿并不算厉害的修为实在是不值一哂,但是却让我们感觉到颇为头疼。
    伤不得,碰不得,连教训都不敢,只有小心翼翼。
    虎皮猫大人试图对这个鲜嫩可口的小萝莉进行情绪上的安抚,然而在被拽掉了三根羽毛过后,愤愤地对杂毛小道表示,说这是你家的干女儿,大人我可是不管了。
    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了小佛爷的藏身之处,那么时间就变得相当紧张了,谁也不晓得这个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能够早一天找到,那便是最好的,然而本来想让悠悠过来领路的我们却终究还是勉强不得这个小女孩儿,在进行了好几次的劝慰过后,杂毛小道终于表示了放弃,说要不然先这样吧,将悠悠给留在当地宗教局里面,等我们办完事回来,再过来接她。
    我有点儿不认同这个说法,说句实在话,人总是会变的,悠悠虽然表面上是小萝莉一枚,但她可是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邪灵教圣女,即便是小佛爷不在她身上使弄些什么手段,她这些日子以来所接触过的事情,也远远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得到的,虽然目前的各种情况都指向了小佛爷会在天山祖峰之上,但是倘若这仅仅只是一个烟雾弹,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我们凭什么要无条件地去相信悠悠?
    难道就凭悠悠当年与我们的那一点儿交情么,要倘若如此,悠悠为何又没有毫无顾忌地信任我们?
    听到我这仿佛赌气一般的话语,杂毛小道苦笑,说她先入为主,将小佛爷当成了自己族中传说的王,而没有认你,这个我晓得你心中肯定是有怨气的,不过她还只是一个孩子,承受不了太多的东西,我们要给予她宽容,慢慢引导,才能够让她在未来的路上走得更远,而不是一棒子将她给打死在这儿……
    这是我罕有地在原则问题上,与杂毛小道持相反意见,不过兄弟这么多年,我晓得杂毛小道对于悠悠所寄托的情感,如果我强硬坚持,反倒伤了情谊,于是撇开这个不谈,而是说起了悠悠的安全问题。
    听到我的话语,杂毛小道也疑虑了,要晓得悠悠可是邪灵教圣女,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将她放在黔阳宗教局,说不定还给人家惹上祸事。
    不过这个时候,洪安国将这事儿接了过去,说没事,只要将消息封锁,应该问题不大,这个女孩儿现在又哭又闹,你们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我那儿正好来了一个美女,哄小孩儿有一套,交给我便是了。得了洪安国的支持,我们终于放松了心,不再坚持,将悠悠拜托了黔阳宗教局,而我们,则乘飞机前往了西北边疆。
    我们本以为落地之后,大师兄就会赶过来部署,然而没想到从过来接机的萧家大伯口中,却得知一个天大的问题,那就是大师兄那儿有大麻烦了。

猜你喜欢: 《明星是怎样变成的》 《特工修真在都市》 《极品小皇叔》 《娇妻在上》 《烽火之烈焰兵锋》 《传奇守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