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中山峡谷中

    龙哥这蕴含至理的话语让心情晦暗的我突然有一种另眼相看的怪异感觉,深深地瞧了他一眼,我这才心惊起来,所谓的觉醒,那便是通晓生前身后事,这些记忆才是最宝贵的财富,小佛爷便是一切了然,方才会无比强大,让人感觉到无可对抗的无力。
    传言王比武陵王还要厉害一线,按理说如果能够觉醒,我自然是不会惧怕小佛爷的,然而我却偏偏一直都保持着我“陆左”的意识,偶尔洛十八出来打回酱油,也是匆匆而归,这让我们多少也感觉到有些绝望,觉得有些无力对抗小佛爷。
    然而刚才龙哥的一席话,却让思维陷入死胡同的我一下子就醒悟过来我虽然没有觉醒,但是龙哥这几千年来可是也没有堕入轮回,所以有的时候,他的意见,反而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儿,我问起了龙哥,说既然如此,那么当年的王有没有留下什么话语,或者做过什么布置,让我们能从容地面对着这样的天地大劫呢?
    龙哥那冷若冰山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苦笑,说我龙剌不过就是玩弄刀片子的一介莽夫,这几千年来,勉强依靠着那祭殿的法阵,避免阴风洗涤,神志不失而已,而现在我也只晓得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安全就好,至于其他的事情,想必你自己也会有计较的。
    龙哥这话语让我一阵苦笑,我若是自有计较,便不会这般迷茫了。
    龙哥是个闷葫芦,我们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他似乎觉得自己的回答并没有让我满意,于是又说道:“这事儿,说不定大祭司会清楚呢?”
    我一愣,说是那个洞庭湖底的绿脸女人?龙哥点头,然后长长叹息道:“绿脸?看来她并没有满足王的安排,而是将神魂转换,化身为妖了啊!王上,你身边那个麒麟胎身的女孩儿,跟大祭司似乎有着血缘关系呢,你可晓得?“
    我点头,说我几次陷入迷梦之中的时候,似乎听过这事儿,说她好像是大祭司的女儿,又或者别的什么……
    听我这般确认,龙哥点了点头,说这就对了,看来大祭司这里应该是有安排的,我是蠢人,也不用多想了,留在你身边拼死保护你的安全便是了……
    说完这话,龙哥又陷入了沉默,这个男人仿佛真的是我的影子一般,与我静静地望着月亮,相对无言。
    我在湖边一直坐到半夜,感觉夜里实在是太冷,连我的这体质都感觉有些吃不住劲儿,于是招呼龙哥一声,起身回转,走到半路,看到一个黑影子在旁边一动不动,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才晓得是杂毛小道。瞧见他像鬼一样的站着,我又好气又好笑,说你不会是因为想着明天就要见到小佛爷,心中太激动了,睡不着吧?
    杂毛小道的眼睛变得无比的亮,点了点头,说道:“嗯,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要见到他了……”
    这话儿说得我有一些好奇,走近一点,问他,说你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你对悠悠就那么的有信心?杂毛小道摇头,说先前呢,是凭着直觉,不过现在我相信了,你猜猜我刚才看到了谁?
    我看着这家伙一脸春情荡漾的模样,吓了一跳,说不会吧,你难道是看到大咪咪了?
    我这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洛氏姐妹杳无影踪,而据林齐鸣传言,说她们已经前往了东海蓬莱岛,无论真假,洛飞雨在这儿出现的概率那是小之又小,然而没想到杂毛小道居然还真的点头了,说对,就是她。这话儿让我大吃一惊,直接拉着他的胳膊,说不会吧,你们见面了,还是说话了?
    杂毛小道摸了一下鼻子,说她不愿意见我,但是我看到她了,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但绝对是她我记得她的背影,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杂毛小道说得笃定,我不由得想起了他今天在路上的时候,似乎也有一阵失神,想必那个时候就已经瞧见了洛飞雨,而如果是这样,那么洛飞雨在这儿出现,到底是敌是友呢?
    对于这个问题,杂毛小道没有回答,只是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如果说洛飞雨要对付小佛爷,一报当日邪灵峰之仇的话,那么她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来联络我们,与我们一起携手合作,方才能够尽可能地达到效果,而不是离我们远远的,避而不见难道上次赵承风的事情,已经在她的心中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影响么?
    而如果她是在监视我们,那又是实在有些太离奇,因为她与小佛爷之间是有大仇的,如果不是被用手段控制,别的不说,光小北的右手被铰断,她不可能归向于小佛爷除非小佛爷承诺如魅魔一般,也给洛小北弄那么一个堪比真实的手臂。
    不过不管怎么说,洛飞雨的出现,使得我们更加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天山祖峰之上的某处地方,或许小佛爷真的就在这儿,正准备着那祭天事宜。
    洛飞雨的出现让杂毛小道无端兴奋起来,然而我却是有些疲倦了,既然有着龙哥在旁边守夜,我也放下了心头所有的担忧和疑虑,回到了旅馆房间,倒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了一觉。
    一夜无梦,次日醒来,风呼呼的刮着,往窗外瞧去,感觉外面的天色又阴沉了几分,那云层垂得仿佛就要掉下来一般,我穿衣洗漱,出了门,看到杂毛小道在院子里面耍弄了一套茅山入门剑法,呼呼生风,我很少有见到他有这般的勤快,晓得在这个洒脱的男子心中,必然也是有些沉重了。
    用过了早餐,我们聚集到了李腾飞的房间里面来,看到他将一张军用地图铺在桌子上,然后跟我们讲起了小佛爷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今天白天我们需要到三个地方去走一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关于邪灵教和小佛爷的线索以及消息。
    大家准备完毕,然后准备出门,我没有看到虎皮猫大人,问杂毛小道,说它昨夜已经出发,跟踪洛飞雨去了,不晓得有没有结果。
    大人居然去跟踪洛飞雨了?我看着杂毛小道那不动声色的模样,晓得九成九是因为他的软磨硬泡,要不然依着大人这两天的颓废疲赖样,哪里可能大半夜地去天上喝冷风呢?
    不过虎皮猫大人能够跟住洛飞雨,对于不知方向的我们来说,其实算是一个好消息,我也没有多问,而是整理队伍,在李腾飞的带领下,朝着湖边对面的一处山谷走去。
    天池沿岸苍松翠柏,怪石嶙峋,含烟蓄罩,此刻虽然寒风呼呼,但是地上却依旧还有青草,而至于这偌大湖泊,一泓碧波高悬半山,宛如一只玉盏被岩山的巨手高高擎起,十分神奇,我们所要前往的第一处是东边的小天池,那儿又名黑龙潭,传说是道家典籍中西王母沐浴洗漱的梳洗涧,潭下有百丈悬崖,一道银光飞下,十分的美丽。
    风光秀丽,另有一番异域风情,然而视线范围之类,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们终究还是扑了一个空。
    当然,也不存在扑空什么的,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建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猜测上,一切都是没有影子的事情,如果大方向上不对,我们这回是缘木求鱼的话,那么什么都没有也只是正常的。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怀揣着十二分的希望,再次朝着下一个目的地行去。
    第二个目标是在距天池二十里远的中山峡谷森林,这儿是山峦叠嶂,沟壑纵横,地势极为险峻,而且遍布着茂密的原始云杉森林,身处其间,遮天蔽日,又望左右,那儿时而危岩矗立,时而宽阔平坦,行走在这里,总感觉险象环生,并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涉及之地。
    人迹罕至,但是动物却是特别的多,什么马鹿、狍子、斑翅山鹑、黑鹳、柳莺、星鸦什么的,倒是一直有见这里,呼吸着这凛冽寒彻的空气,让人整个儿都不由得感到一阵振奋,朵朵、小妖高兴得在这林间到处穿梭,便是那一直恹恹的小黑也迈着小短腿儿,汪汪地叫唤,朝着远处一头根本就不怕人的野狍子奔去。
    那狍子看到小黑这瘦小的身子,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见着我们在远处并不靠近,越是撅着蹄子,想要去踢那个小黑。
    在那傻狍子的眼里,小黑就是一条土狗而已,并没有它的同类那么具有威胁,然而它并不了解,阿普陀本尊可是在灵界都是大名鼎鼎的魔王,便是孽阿索那般的妖孽都给它生吞活剥了,它这小身板儿,哪里经受得住这个,于是很快便被扑倒在地,脖子被咬出了一个大血口子来。
    小黑近似凶残地进食着,我们也没有怎么管,然而这血腥味在林中飘荡,空气中便立刻出现了一种凝重的气氛来。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