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各路的援兵

    这骑着雪豹的少年便是天山神池宫的人物,大号名曰“雪峰未来主”,小名阿木,从这行间字里的意思来看,说不得就是那宫里头的重要人物。
    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二十来个披着白色大氅的同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水的雪豹配置,跟传说中那土豪云集的天山神池宫身份十分匹配,这些人一出现就朝着那些穴居人冲锋,根本就没有半点言语,表现出了精锐的果敢。
    翻身下雪壁的穴居人差不离也有四十多人,先前正在一步一步地前进,朝着我们这边紧逼,而这后路被袭,倒也是有些慌乱,立刻分出一部分人手,朝着这些天山土著射去。
    符箭在阴脉地煞中凝炼多年,最是厉害,所以它们倒也没有太多的心慌,然而这去势沉猛的符箭射出,抵达这些骑着雪豹的神池宫人之时,冷夜里突然有一人哼了一声:“在我天山脚下还敢撒野,看来你们这些丑八怪是活腻味了!”
    说话的是少年阿木,而出手的则是他旁边一个光头老者,在旁人都戴着厚厚雪绒帽子的时候,他却是一个光溜溜的大光头,光滑铮亮,在这雪夜里显得格外的耀眼。此人的双腿紧紧夹着身下不断起伏的雪豹,而自己的双手则开始从怀里往外掏东西,当第一道蓝光从他的手中闪耀而出的时候,我瞧见他双手之上都是镜子,跟我的震镜几乎一般的铜镜,而那蓝色光华迎击上了威力惊人的符箭之后,空间一阵扭曲,竟然消弭不见,尔后从那雪壁之上遥遥传来了一声又一声响雷的声音。
    斗转星移,这宛若震镜所发出的光华竟然有这等奇效,果然不愧是出产了无数精巧法器的天山神池宫的三大修行圣地之一。
    连续几十枝符箭被那蓝光准确地带走,原本逞着凶威的穴居人立刻就傻了眼,它们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那符箭,近身作战,这穴居人还没有矮骡子来的无畏而凶猛,然而正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这短暂的时间内,那些雪豹已经冲过了长长的路程,阿木一骑当先,直接就撞入了那群穴居人布成的战阵之中,胯下小雪大嘴一张,立刻将一个丑陋的穴居人脑袋咬下来,三下两下,便给直接生生嚼到了嗓子眼里去。
    战斗在一瞬间就爆发了,天生神池宫的来人各执奇兵,而那领头的阿木手上则是一把锋寒如雪的快刀,挽起来雪亮,依托着那雪豹仿佛飞一般的速度,都不用怎么使力,稍微一带,那人头便直接飞了起来。
    阿木一人便灭了两个穴居人,而他旁边的那二十几人也是如同猛虎一般杀入穴居人的群体里面,每一次的手臂飞舞,便能够有一个头颅,或者别的零件洒落而下。
    眼看着天山神池宫的援兵即将就要将穴居人给淹没的时候,突然之间又有一声剧烈的响声出现,我瞧见在战场的中心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冲击波将雪粉一直吹到了我们这儿来,拍打在脸上如同石子一般生疼,却是穴居人不堪其扰,愤然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法子来。
    瞧见那些潇洒冲杀而来的雪豹小队给冲击波吹得像布娃娃一般吹起,脚步一直没有停下的杂毛小道猛然顿住身子,纵身一跳,接住了一个朝他跌飞而来的小子。
    这场巨大的爆炸中穴居人几乎在瞬间就损失殆尽,然而天山神池宫的人除了身处正中的,却也没有几个人直接倒下,而是在那胯下雪豹的快速奔跑下走得远远,回过头来,却见刚才战斗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十几米宽的深坑,二十来个同伴瞬间就毁了五个,其余的也几乎个个带伤。
    瞧见一出场就出现了伤亡,这些人的脸上开始露出了慎重之色,有人同样带了弓箭,返身搭弓,将几个位于边缘地带的穴居人给射死,箭穿入喉,一击毙命。
    阿木骑着那头叫做小雪的巨大雪豹冲到了杂毛小道面前,也不下来,而是居高临下地抱拳说道:“萧道长,幸不辱命!”
    天山神池宫的人马一出场就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而且也出现了严重的伤亡,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着实让人敬佩,杂毛小道将雷罚挽于身后,做了一个道辑,一声无量天尊,然后说少宫主,请问你这次前来,谁是主事者?
    天山神池宫的一队人马聚集于杂毛小道面前,加上阿木,总共十四人,瞧着他们这众星捧月的架势,便晓得阿木是此行的主导者,然而我们与他交过手,身手比李腾飞强,但是也强不了多少,实在不能算得上那顶级的高手,便是他旁边那大光头,顶多也就是十二魔星中挂尾的级别,这一群人虽强,却也强不了多少,所以杂毛小道才会有此一问,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意外。
    果然,那阿木的脸色一红,低下头去,小声说道:“这里小弟说话能算数。”杂毛小道故作惊讶,说啊,不会吧,这些就是神池宫的人马么?
    阿木的神色显得有些黯淡,叹了一口气,说对不住,当初我承诺过你们,却说不动我父母以及宫中的诸位大人,差一点还被软禁了,今天早上才跑出来跟着我的这些人,除了我的卫队之外,其他的都是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的解释让我们晓得了事情的缘由,不由得也一声长叹,按理说这天山神池宫既然号称三大修行圣地之一,那么底蕴自然要比那茅山、青城还要深厚许多,远远不是这般景象,只可气那些自谓高人一等的宫中之人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缩头乌龟的日子,就算是别人在自家门前撒泼打滚,磨刀霍霍,也装作不知情,那目光还远不如一个少年子来的清朗。
    不过我们跟天山神池宫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情,人家不搭理我们,也是无可厚非,阿木带着这一票人马前来,也分担了我们许多压力,这个还是需要感激的,当下杂毛小道便将神池宫援兵引过来与我们一起汇合,相互介绍了身份姓名。
    随着穴居人被神池宫的人剿灭,战斗虽然还在持续,但是却已经变得零星,那些邪灵教的高手并没有穷追猛打的趋势,而是在将我们赶到了天池湖边的时候,却也回转了去,扼守住着冰上的范围。
    我睁大着眼,在一众人等之中巡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是那小佛爷的身份,心中诧异,想着都到了这个关口,他都还没有露面,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大家恢复了僵持,隔湖而对,血肉祭坛上面跳着抖糠一般巫步的天魔也停歇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这才遥遥地朝着我们这边望来。他瞧见天山神池宫的人出现,倒也有了一些好兴致,高声喊道:“既然不能打,那么就降了吧?陆左、萧克明,无论是你们,还是天山神池宫的小子,只要你们肯投降,未来的新世界,也会有你们的一份……”
    阿木嗤声冷笑,而我则回应道:“天魔,难道你就是传说已久的掌教元帅小佛爷?”
    天魔摇头,说自然不是,不过……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我挥手打断了,大声喊道:“既然如此,你瞎忽悠个屁啊,天魔,你当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们了对吧?艹你妈,一个老外不远万里地跑到中国来搞破坏,你真的是吃屎吃多了!”
    我这恶意的挑衅并没有激怒天魔,只不过让他失去了招降我们的兴致,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能够笑到最后吧。”
    天魔手一挥,驻守冰面上的那些邪灵教高手立刻涌出来四十多人,而与此同时,那封神榜上跳下来的血肉傀儡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个,这些家伙全部堆成一排,喉咙里像猛犬一般嘶吼着,待这半人半鬼的老魔头一声令下,立刻如狼似虎、不畏生死地冲击而来。
    与此同时,封神榜迎着凛冽寒风,源源不断地有那血肉傀儡生成,刷的一下,就有阴灵注入其中,接着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对方的部队不但有山脉加持,而且还有这源源不断地血肉傀儡加入战场,实在是强大的厉害,随着对方越过大阵,朝着湖边这儿冲来的时候,我们立刻面临了极大的压力,节节后退,开始朝着聚集区那儿撤离。
    激烈的战斗中,我的鬼剑不知道挥出了多少次,一开始还总能见血,到了后面,要么就是被邪灵高手挡住了,要么就是被那血肉傀儡的烂肉卡主了,顿时感觉身单影只,四面八方都是敌人,杂毛小道在我旁边照应着,与我苦笑,说小毒物,英雄不好当啊,恐怕哥两个就要挂在这里了。
    他这丧气话还没有讲完,突然我听到聚集地那边传来了一阵沸沸扬扬的喧闹之声,这情况十分奇怪,因为那儿除了伤员和几个照应的黑央族人,几乎没有什么人啊,怎么会这么热闹。
    然而还没有等我想明白,便瞧见从那些屋子犄角旮旯的黑暗中冲出了好多人来,和尚、道士、在家的居士以及穿着军装和中山装的公门众人,林林总总好几百号人,就这般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

猜你喜欢: 《唯有情深似暖阳》 《精灵之沙暴天王》 《医家女》 《助理建筑师》 《乞丐帝师》 《三界外卖app》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