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化佛的朵朵

    来人颇多,宛如浪潮,从那天池附近的聚集点那儿席卷而来的时候,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要知道我们在那儿不但没有几个人,而且还将央仑这样的伤员都安置在了那儿,来的倘若是敌人,只怕伤员们都要遭殃了。
    然而我不认识这些人,但是杂毛小道却是晓得,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异常激动地朝我喊道:“快看,山的清炫真人、悬空寺的黄河大师、敬慈庵的星岚师太和她的美女徒弟李昕妍、昆仑小童佬徐静姝、陕北大侠罗小涛、峨眉金顶的杨华、兰静敏伉俪天啊,来了这么多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高手,这一下可就有得看了!”
    天下之大,并非茅山、龙虎山一隅有那厉害的修行者,只不过我出道以来,走过的路、经过的事都还算是少,所以很多行内的高手也没有怎么接触,反倒是游历中国十数年的杂毛小道识得的人多一些。
    不过即便是以杂毛小道的阅历,这番汹涌而来的援军里面还有太多太多叫不上名字的人在,他们都有着十分不俗的实力,特别是被杂毛小道点名的那几位,更是有着一流的战斗力,一旦接战而来,立刻就缓解了我们身上大部分的压力。
    打了鸡血一般冲锋的邪灵教众人宛如浪拍沙滩,却被海堤给紧紧遏制,我们的压力大减,也没有了逃奔的念头,而是回转过身子来,与这些疯狂袭来的邪灵教高手、血肉傀儡交战。
    其实就高端力量而言,我们这边是要远胜于邪灵教一方的,刚才之所以节节败退,一是因为那阴脉地煞的红光加持,敌人太过于疯狂,二则是那中坚力量过于薄弱,大势不可挡,所以才会如此。阿木带领的天山神池宫一方加入,稍微缓解了一些压力,而这一大群援兵的赶来,却终于将我们的短板给补足,此番回返过去,却是重新地步步为营,将先前那沉重的压力推开。
    就在这时,我瞧见了一脸严肃的龙虎山长老望月真人,但见此君一马当先,赶在了最前面,手中的符箓不要钱地射出来,稳住阵线。
    龙虎山历来就与邪灵教不清不楚,那坐镇香港的秦魔秦鲁海据说还是跟善扬、望月和张天师同一代的前辈,我本以为他们的屁股早就坐歪了,然而却没想到此刻竟然也出现在这天山祖峰之上。
    我本来与那望月真人并无交情,但是战阵走移,却还是与他相遇在一起,当下也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大声问道:“真人,你们怎么来了?”
    望月真人依然是一杆拂尘,刷的一下,将一个邪灵教中的独目汉子刷得一脸血肉模糊,听得我问,这才不耐烦地冷冷一哼道:“深渊袭来,天下道门中人皆有守土之责,以前让你们巫咸遗族的一脉出尽风头,现在却轮到我们来担当这事儿了!”
    此老跟我、杂毛小道之间有些龃龉,当日在洞庭湖龙岛之上败于杂毛小道血玉之后,便再无消息,此番前来,却也没有怎么给我好脸色。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所担心的,听到他说出这话儿,我的心中稍安,既然中原道门和佛家、以及大部分行内力量介入,我们并非孤军奋战,那还是有得打的。
    望月真人这边说着话,手上一点也没有停歇,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朝着前方一个腐烂发臭的血肉傀儡射去,口中念念有词,那张符箓一触即燃,对方顿时就成了一团烈火,将这一片黑夜点亮。
    而后我碰见了掌柜的和赵兴瑞,这两个人见到我一脸的兴奋,我也是,能够在这样的境况下看到熟人,实在是一件再美妙不过的事情。
    掌柜的和赵兴瑞已经见过了杂毛小道,现在是过来找我的,那个来自河北沧州的汉子朝着我大声喊道:“陆左,你没死,这真的是太好了。”这开场白着实让人悲伤,不过能够在邪灵教这般的布置之下而存活下来,的确也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随后他们告诉我,说这些援兵是宗教局应急小组办公室秘密联系的,藏了很久,主持者正是陈老大,这回紧急抽调过来,却也是十分匆忙,不过还好赶上了,没有落下什么遗憾。
    我有些疑惑,问大师兄也在这儿么,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赵兴瑞摇头,说大师兄没有过来,他带着七剑,正领导着大部分宗教局的力量在帝都那儿,跟秋水先生带领的佛爷堂以及全能教作生死相搏呢,他留在那儿,是镇守京畿,实在是不能脱身。
    我明白了这里面的事情,小佛爷声东击西,留了一步虚子,放在京畿之地,就是要牵扯住宗教局以及更上面的人物的注意力,免得来阻挠他的计划毕竟他虽然厉害,却不可能与一个国家为敌;然而大师兄却也不是善茬,虽然他把自己留了下来,迷惑敌人,暗地里却作了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调集了这么一大波修行门中的巅峰高手前来,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直击敌人的后腰子。
    战斗依旧还在继续,我又看到了几个熟人,秦振、滕晓和王小加,这个是我在集训营里的同学,崂山派的无尘道长和无缺真人,竟然也在这其中,无尘真人瞧见了我,还跟我打招呼,不断地摇手,像个孩子。
    他表情天真,举止疯疯癫癫,不过下手起来却并不含糊,身为十大高手的他在有了神经病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地有精神了,所过之处,无数的血肉飞溅而起。
    战斗一时间得以逆转,气势如虹,杀声震天,而在这人性最凶戾的时候,却有十来个穿着青色、黄色和灰色袈裟的光头大和尚,举着佛珠,高声唱诵起了最能够消磨戾气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时间佛号充斥战场,隐隐之间,竟然将对手身上那微微红光给逼得几乎消逝。
    佛诵竟然能够有此功效,这着实是让人惊奇,一直抱着虎皮猫大人的朵朵也没有再随着我东奔西走,而是直接悬空盘坐起来,再次成就佛像金身,口诵真言,药师佛慈悲棍在身周不断旋转,隐隐之间,却是有那佛陀金身的气度展现出来。
    瞧见这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竟然能够有那佛陀之相,那个来自悬空寺的黄河大师口中一声“阿弥陀佛”,竟然径直走到了朵朵的跟前,双膝跪地,朝着朵朵顶礼膜拜起来。
    跟他一起的还有十来个打扮各异的大和尚、老尼姑,这些佛门中人可不是小佛爷麾下那根本没有意识的护堂十八罗汉所能够比拟的,基本上全部都是参禅修佛的大能之辈,然而他们在这一刻居然全部都跪倒在了朵朵身下,双手合十,高声念诵道:“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朵朵回答曰:“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此言一落,一道恢弘佛光从宇宙深处莫名生出,然后通过遥远之地,无尽虚空,直接落在了药师佛慈悲棍的身上来,承受了十数位高僧念力的朵朵伸手,一把抓住药师佛慈悲棍,然后朝着前方猛然一挥,口中轻喝道:“定!”
    一言方罢,无端佛光漫天而起,但凡被那佛光洗刷而过的邪灵高手,顿时就是一阵头昏眼花,先前那打了鸡血一般的状态立刻跌落而下,至于那些血肉傀儡,有的根本就承受不住这压力,直接爆炸开来。
    那磅礴佛光一直蔓延到了血肉祭坛的红色光幕之下,方才终止,化作浪潮一般,拍打那血阵,而一时间,无数的血肉绽放。
    这一棍将朵朵所有的力量挥出,那小萝莉也不由得一阵发软,跌落下来,却被四娘子抢先一步抱住,而朵朵的这一击宣示着邪灵教高手的溃败,我们这一方气势如虹,手中的利刃高高举起,朝前冲锋。
    我以前从没有经历过这般规模庞大的战斗,倘若以前是群架,那么现在真的就是战争了,不过我却十分适应,我们位于攻击大潮的右侧,大熊哥以一把巨斧开路,而我、杂毛小道则化作两道锋失,雪瑞、洛飞雨、龙哥在旁边照应着,而李腾飞和小黑头阿普陀在后面压阵,如此滚滚洪流,一下子就越过了天池湖边,朝着血肉祭坛推进。
    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就要战胜那些强大对手,即将抵达祭坛边缘的时候,突然从左方传来了一阵急剧的呼声,几乎每一秒都有不同的痛呼声响起,而最后一声惨叫,却是来自于龙虎山最厉害的符师,望月真人之口。
    我望过去,却见这一个身负盛名、备受瞩目的强大修行者跌落在了被踩得稀烂的雪泥之中,而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消瘦的身影。
    又一个血肉傀儡化作火焰,然而在这火光照耀下,我看到了那个行凶者,却是震惊不已。
    天啊,怎么是他!tabl dth="100%">td aln="ntr">td aln="ntr">

猜你喜欢: 《活人祭祀》 《畅游无限世界》 《二次元之路人觉起》 《村野小神农》 《重生之练习生[娱乐圈]》 《请叫我领主大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