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绝招使尽

    一抹绿光从那裂开的冰面上荡漾而出,几乎在一瞬间,就将小半个篮球场的周边都给染上了这颜色。
    这那麻木的拼斗之中,突然瞧见这么一道绿意盎然的光芒,实在是让人惊讶,而当我抬头看去的时候,却瞧见两道挂了冰棱子的身影从水下跃起,落在了漂浮在湖面上的冰块之上。
    在莹莹的光芒照耀下,我瞧见这一人是先前雪崩之后与我们分散的小妖,而另外一人,则是我们在洞庭湖深处的东祭殿下碰见的绿脸女人,也就是负责五大祭殿镇守之一的耶朗大祭司。
    我先前从龙哥那边得到了消息,晓得这大祭司并没有按照王的指示化身为僵尸,而是利用了那东祭殿中的阵法力量,培植出了那摩诃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其中,形成了介于僵尸与妖物之间的独有状态,故而脸色发绿,但是身体却充满生机,而朵朵与她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可能是她的“女儿”,此番看见两人联袂出现,也算是证实了这个猜测。
    这两人一出现在那冰面之上,几乎没有跟我们打半句招呼,一双手便开始在空中煞有介事地挥动起来,而她们指间流出的青木乙罡则宛如实质一般滑落在了冰面上,又流淌到了冰冷的湖水里。
    青木乙罡能够刺激草木疯长,平日里用来困人身形,最是适合不过,然而到了这危急时刻,小妖却也是没有半点儿留手,一出来就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蓝宝石。
    这石头是当日我在南洋缅甸的时候,虎皮猫大人从许映智收藏的宝窟中翻出来、并送给小妖的礼物,充斥着浓郁的森林绿意,用来做增幅器,最是适合小妖不过,而小妖也十分爱惜,然而现在为了达到最好的攻击效果,她却是一上来,便将其涅破,里面一股磅礴的绿意直接灌注到了这女孩子的身体里,接着她与绿脸大祭司手拉着手,一起将意志灌注到了脚下的冰层来。
    一股恐怖而充满生机的气息在厚厚冰层之下开始迅速蔓延开来,这种力量的强大让那些原本疯狂的深渊来客感到了不安,无论是矮骡子,还是那种蛮横而又凶猛的半人马,以及许许多多形容不出来的魔物都盯上了她们。
    一阵短暂的停歇之后,那些感受到极大生命威胁的魔物开始分出了很大一部分朝着小妖和绿脸大祭司冲来。
    我看到了奈河冥猿,看到了有着三个脑袋的小人,以及浑身是刺、宛如海胆一般的巨大肉球,还有许许多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魔物,在小妖她们出现的一瞬间,就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那儿。
    集体冲锋的魔物有着宛若狂风巨浪的凶猛气势,然而小妖和绿脸大祭司之所以让它们恐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蓝宝石破碎之后的绿意将小妖充斥完毕之后,终于到了临界点,这个女孩儿瞬间就变得晶莹透亮,全身散发出宛如太阳的光芒,碧绿光线以自己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而所过之处,立刻有粗大而带刺的巨型藤蔓从冰面下茁壮冒出,甚至还有恐怖的森林之气从雪原那儿传递而来,在我的视线里面,成千上万的魔物都给那带刺的粗大藤蔓给绊倒在地,接着那些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植物直接寄居在这些魔物身上,从它们的身上摄取养分,然后开始进一步的生长。
    这样的恐怖手段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当日小妖在洞庭湖龙岛苏醒的时候也曾经玩过这么一手,美其名曰“森林之怒”,场面更加恢弘,然而那儿是森林,这里却是那土地被冻得坚实的雪山,连天池的湖面都接了冰。
    这样残酷的环境按理说是不可能使出这一招的,然而小妖却偏偏使出来了,而且还十分成功,在一瞬间就阻止了那些来至深渊对面的魔物军团,尽管这是以蓝宝石的碎裂为代价,以及是和绿脸大祭司联手而为,但是却也足以证明了小妖的实力,已经到了力挽狂澜的境地。
    在无数翻飞的藤蔓扭曲中,小妖和绿脸大祭司已经冲到了我们这边来,瞧见我,这小狐媚子气哼哼地说道:“你这个死家伙,你把我妹妹带到哪儿去了,知不知道小娘找你找得好辛苦?”
    我一脸无辜,说我也不想啊,当时情况危急,所以也没有来得及跟你打招呼,后来我们也找了你好久朵朵没事,在那儿呢……
    我指着位于后方的朵朵,此刻的她依旧盘坐在半空之中,怀里抱着昏迷的虎皮猫大人,整个人被那药师佛慈悲棍投射而来的佛光笼罩,而后又被那些和尚尼姑将所有的念力聚集能够承托这些禅修大拿意念的人并不多,而心思纯净的朵朵却正是其中一个,在积聚了众人的意念之后,此刻的朵朵俨然有了佛前罗汉的威势。小妖瞧见朵朵无恙,心思稍微放松了一点,又看到了昏死的虎皮猫大人,问那肥母鸡咋回事了?
    在我跟小妖解释虎皮猫大人的事情时,龙哥和熊蛮子则迎来了千年之前的故友,这两个男人彼此间并不和睦,然而面对着绿脸大祭司却都是十分的狗腿,又是问安,又是寒暄,只可惜绿脸大祭司根本没有讲话,仿佛哑巴一般。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能说话,而是感觉到无话可说,不过此时却已经不是攀谈的时机,小妖刚才的倾力出手,也仅仅只是能够阻挡得了对方一时,当那青木乙罡消耗殆尽,那血门之中的深渊来客却并未停息,我看见无数模样古怪的魔物从那儿直奔而来,这些千奇百怪的魔物要么浑身鲜血淋漓,要么就是腐臭异常,要么身上还过着浓浓熔浆,仿佛不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虽然大体有一个冲击的方向,然而彼此之间却也并不和睦,有的甚至还没有走出几步就打了起来,更有一些魔物饿得不行,直接趴在了敌人的尸体上面大口啃食起来,那场面实在让人难以面对。
    虽然略有些小冲突,但这深渊狂潮最优先的攻击对象却是依旧还是我们这边,小妖和绿脸大祭司刚才的那一招“森林之怒”,将大部分的矮骡子和半人马兽给埋葬,此刻出现在正面战场的主力是那些奈河冥猿。
    这些灵界的恐怖分子有着最为暴躁的脾气,一旦攻击不畅,立刻引爆自身,刚烈无比,这使得杂毛小道主持的十面埋伏也危机四起,根本就扛不住这样不要命的攻击了。
    在死伤了近半数的人之后,杂毛小道终于一声巨喝道:“诸位且退,我给你们断后!”
    雷罚被杂毛小道高高举起,当残破的法阵加持消失之后,整个魔物大军正呈现出箭矢的形状,朝着他这儿冲来,不过好在之前的森林之怒将大部分的兽群给阻拦住,留下了大量的尸体,使得这坦荡天池冰面上添了许多障碍,才不至于一下子就冲到跟前来。
    大战在前,旁边这么多的伤员,这些人倒也没有太多的黏糊,立刻分出一部分人带着伤员后撤,而还有十几个修为高深的战友则围在了杂毛小道的身后。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都是危急关头,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还能不能生存于世,于是杂毛小道也直接将自己最强的手段运用出来,那雷罚朝天一指,立刻有一股雷意从剑身蔓延开来,通过咒文以及意志勾动九天之上的雷云。几秒钟之后,一阵密布的雷电垂落下来,密密麻麻,无端恐怖,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这些宛如婴儿臂粗一般的蓝色雷电乃人间至阳至刚之物,轰击在这些魔物身上,最是凶猛,一时间哀鸿遍野。
    这道雷幕掩护了阵前众人的撤退,这些承受了巨大压力的修行者退入我们这边儿来的时候,脚步踉跄,连杂毛小道的双腿都有些发软,要不是洛飞雨上前扶着,只怕他都要跪倒在地了。
    敌人便是这般凶猛,然而让人绝望的事情是这深渊狂潮源源不断,根本就没有终止的那一刻,光由我们这些人来阻拦,那绝对是无济于事的,唯有突前而入,越过那光幕,穿过偌大的血肉祭坛法阵,走到高台之前的血门之前,将其摧毁,方才得以真正解脱然而我们失踪还是突破不了那山神意志的红光化身。
    在一阵又一阵的乱雷过后,湖面上留下一个个漆黑的深坑,以及无数被劈成了漆黑一片的尸体,然而这些并不能够阻拦深渊狂潮的汹涌,当众人退回来的时候,人群之中突然走出了十个人来。
    这十人里面,每一个人都年纪都是一大把了,垂暮老朽,然而在这衰老的躯体下,却是那熊熊不灭的强者之心。
    我看到了无尘道长,也看到了无缺真人,还包括杂毛小道先前曾经提过的阁皂山清炫真人,昆仑小童姥等人,至于其他的,我也不认识,不过他们却是一步踏前,各踩方位,紧紧结成了一个漏勺一般的防御阵。

猜你喜欢: 《清歌行》 《美味战国》 《大明厂督》 《我的英雄学院之最棒英雄》 《元能战记》 《武学大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