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丽妹前来

    所谓法阵,就是利用世界规律,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配合,达到增幅甚至翻倍的功效,而这十人道门魁首施展而出的,却正是无漏金勺阵。
    此十人皆是道门宿老,每一个人的年纪都有我的几倍之上,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修行超过一甲子,他们本来应该是隐居深山,体悟天地之造化,人间之离合,成就功德,然而此时却毅然站了出来,所为的,恐怕也就是一个流传千年的遗憾。
    这是一种信念:“千年之前我站在背后,而千年之后,这承担世间的责任,我来扛。”
    此十人手中所拿的法器各异,有拿敕召万神的五色令旗,有拿昭真召灵的阴魂幢幡,有拿玉笏,有拿月斧,七星剑、天蓬尺、双鐧法刀……不一而足,此刻拦住阵前,所有人的脸色或严肃或平淡,或洒脱,皆有大师风范,便是那神魂丧失的无尘道长,总挂着笑容的脸上也是一片宁静,显然是已经将心神沉浸其中。
    十人仿佛一体,每一次的移动都有一股宛如山岳耸立的巍峨之态,而这边阵法刚刚一布置妥当,敌方便已经冲击而来,奈河冥猿并非什么厉害角色,当先的无尘道长直接使出那失而复得的镇渊魔符,朝着前面这一群拼命三郎甩去。
    镇渊魔符乃一块瓦蓝色的玉圭,乃崂山镇派之物,也是针对于这深渊之物祭炼而成的,最是克制,所以当先十几头奈河冥猿被其打中,直接化作了肉糜。
    即便是疯了,这天下十大高手的实力也不是常人所能够小觑,无尘道长的一出手,便让这些来自深渊冥河的水猴子们感到了满满的绝望,当下也是不管不顾,直接引动身体里面的阴火,来一场热闹的血肉焰火。
    我曾经与这些疯狂的奈河冥猿交过手,晓得这些家伙一旦爆炸开来,漫天的血肉和骨茬绝对堪比那步兵手雷的威力,然而当如狂风暴雨的血肉飞溅而来的时候,我看见这十老联席的无漏金勺阵中有微微金黄色的光华闪耀,天上星光垂落,地下罡火勾动,竟然将这些血雨给悉数格挡在外,不能寸进一步。
    此番奔赴天山祖峰天池之人,无一不是当世之人杰,无论是杂毛小道的十面埋伏、神剑引雷术,还是小妖和绿脸大祭司的森林之怒,又或者此刻以崂山无尘、无缺等人组成的无漏金勺阵,皆是一寸一寸地阻挡着这深渊狂潮的进攻。
    不过那血门之后,有着整整一个世界的恶意,并非我们这些人所能够抵挡的,大师兄找来的这些援兵里面,负责统筹的并非掌柜的和赵兴瑞,而是宗教局一名负责外联事务的办公室主任,那是一个带着啤酒瓶底厚眼镜的中年男人,从事文职的他此刻手上却拿着一把鬼头大刀,不过他并没有上前线,而是在后方支援,当深渊血门开启的时候,他晓得事情已经陷入了无可挽回的糟糕场面,于是立刻吩咐了十来个人的小队,朝着山外进发,务必让外界了解这里发生的事情,免得我们的牺牲白费。
    战况十分激烈,无尘道长等人的挺身而出使得正面战场的压力大减,然而即便是有杂毛小道先前费尽心思构建的残缺版十面埋伏,那些魔物都能够漏出来,这十老虽然厉害,却也不能抵挡住全部的攻击,依然还是有许多绕过他们,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面对着这汹涌的兽潮,我们反倒没有太多而的紧张,而旁边的洛飞雨和雪瑞更是不着急,这两个美女一个是前邪灵教的右使,星魔会的她都会,一个则拥有着百年炼制的青虫惑,对魅惑那些大脑不发达的单细胞魔物最是擅长,于是这些奈河冥猿好多还没有接近过来,便给这一大一小两美女给迷得团团转,直接内讧起来。
    洛飞雨用得是一种叫做陶埙的椭圆形六孔乐器,无数让人绝望的兽群袭来,她却呜呜吹起,狂风吹拂她的白色裘衣,有一种谪仙飞起的美态;而雪瑞则要惊险许多,身怀天眼通的她在这浪潮中不断地移动身位,青虫惑化作一抹绿色,在那黑压压的猴子群中不断飞舞盘旋,所过之处,咆哮声四起,十分厉害。
    不过此刻的交战与我们过往的所有战斗都有所不同,那就是敌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了倘若你认真望一眼过去,就会感到绝望的那种,不断地有奈河冥猿透过间隙,朝着我这儿扑来。
    我身负恶魔巫手,最是招惹仇恨,所以朝着我们这边儿来的深渊邪物最多,剑起,剑落,我的鬼剑之下不知道斩杀了多少,而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腹中一阵蠕动,沉睡了不晓得多久的肥虫子终于有了反应,似乎开始醒过来,这情形让我多少也有些欢喜,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出剑的速度。
    在我们面前尸体堆积如山,有矮骡子的、半人马的、奈河冥猿的,以及许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恐怖魔物,这使得我们不得不后退,因为高大两三米的尸堆不断有那猴子跃下来,已经阻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我们这边一退,十老联席那边的无漏金勺阵便显得压力增大,说句实话,我们这一边虽然有三四百多人,但是真正能够称得上硬茬子、独当一面的绝顶高手的并不算多,除了无尘道长等人,反而是我们这儿最是厉害。
    这时身处于后方的朵朵又开始发声了,此刻的她完全没有跟我撒娇时的那般可爱模样,莹白的小脸儿一片肃穆,当她站起来的时候,身后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座乌发宝髻,尊足跏趺于莲花宝座中央的蓝色大佛,宝相慈善,尊态庄严,佛眼睁开,瞧向了血肉祭坛之上的那颗巨眼,两则遥遥对视一眼,整个空间仿佛就是这么一震,而后那巨佛口中不断念诵,与下方十多名或者跪拜,或者盘坐的和尚尼姑一同应和,幻化出了宛如实质的金光符文,朝着前方飘散,但凡沾染,所有前冲的魔物便仿佛身上套上了枷锁,不由得沉重了数分。
    朵朵借助那药师佛慈悲棍以及十多名禅修大拿的加持,竟然拥有化佛一般的能力,这番咒文一下,我们这边士气如虹,竟然还稳住了阵脚。
    雪瑞在前方如花蝴蝶一般不断穿梭,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几年前的虚弱,身法之轻盈远胜于我,一边挥洒蛊毒,一边指挥着被青虫惑蛊惑的深渊来客自相残杀,杂毛小道瞧见了,忍不住感叹,说小毒物,几年不见,雪瑞这小妮子出落得越发水灵了。
    我杀得兴起,也不答话,而他又瞧见在左侧的湖面上,也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身形如模特一般高挑,大长腿,顺柔而直的长发一直留到了臀部处,瞧那曲致的傲人身材,即便是战场,洛飞雨在侧,杂毛小道还是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咕噜一声,说哇,哪来的小妞儿?
    战场中突然出现这般火爆身材的修行者,实在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情,然而杂毛小道的话儿还没有说完,旁边的雪瑞则惊喜地喊出了声来:“师父!”
    那魔鬼身材的美女扭过头来,不施粉黛的那一张脸国色天香,却正是我印象中一直都浸泡在虫池里面的蚩丽妹。
    她,竟然已经重修回了金身了?
    我们一脸诧异,然而蚩丽妹却只是跟雪瑞点了点头,又遥遥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投入了残酷的战斗中。蚩丽妹的眼神仿佛彻骨的寒冰,有一种能够将人看透的清澈,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浮现出一丝古怪的情感,仿佛与她有着我想象不到的熟悉。
    蚩丽妹与洛十八之间有着一份我们都能够猜到的情感,特别是那一声“十八郎”,几乎都能够将我的骨头喊酥了,只可惜因缘巧合,洛十八终归不能入主正宫,此时此刻的我,依旧还是由我陆左来当家做主。
    与我们这边的紧紧扎堆防御不同,蚩丽妹自从一出现之后,也不与我们招呼,直接杀入了兽潮最密集的地方去,那些魔物并没有她是大美女而手软,面对着这样的挑衅,直接就是一个飞身扑击。不过蚩丽妹蛰伏近一甲子,哪里能够那么的好相与,但见她的手不断地挥洒着绿油油的粉末,一片一片的魔物倒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没多久就直接嗝屁了。
    一片一片的魔物死去,无论是奈河冥猿、半人马,还是一种宛如狗熊一般的巨兽,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扛得过的,蚩丽妹的手段震惊全场,而且也给我们赢得了缓一口气的时间。
    对付这种大规模的冲击,似乎快速见效的蛊毒,才是真正的王道,而以我的见识,却也瞧不出她手上的那绿色粉末,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就在这状况即将发生改变的时候,血门那儿奔出的速度骤然停缓,接着有一个和蚩丽妹一般美艳的光头美女,缓步走了出来。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百鬼全书》 《远走高飞》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重生之妖孽横行》 《三千位面大抽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