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剑斩虚空

    瞧见杂毛小道头上那一条浑身金色,两侧皆是密密麻麻眼睛的肥大虫子,我心中狂震,这东西可不就是小佛爷的那条本命金蚕蛊么?
    这条金蚕蛊跟可爱无害的肥虫子可不是一样善良,无数顶尖的高手都栽在了它的嘴下,无论是青城三老,还是茅山的传功长老邓震东,又或者其他名盛一时的顶尖高手,都给它啃食掉了脑髓。它是真正的道门杀手,杂毛小道被它给缠住了,那可真的就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了。
    我瞧见杂毛小道从空中跌落而下,整个人仿佛僵直昏死过去了一般,当下也是浑身惊悸,朝着后面的空中一声大叫:“肥虫子!”
    我和杂毛小道不是兄弟,更甚兄弟,过命一般的交情,自然是不愿意他就这样殒命当场,于是一边呼唤金蚕蛊过来救援,一边将鬼剑激荡至最盛的状态,朝着杂毛小道落下的地方冲过去。
    杂毛小道被那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缠住之后,却并没有如表象上的那般陷入昏迷,而是在手上结了一个法印,这是一种类似于金钟罩的手段,能够通过外界的炁场循环,加持住自己的体内抗质。杂毛小道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我这边也加紧脚步,三下两下便冲到了近前来,二话不说,举剑就刺。
    这世间倘若说还有谁最熟悉本命金蚕蛊的话,除了小佛爷,那便是我了,不过肥虫子向来听话,我们却是很少有刀兵相向的时候,此刻那鬼剑加诸于肥虫子之上,立刻如同砍到了那软绵的玉石之上一般,除了一声清脆的铮然作响,其余的倒也没有寸进。
    本命金蚕蛊可硬可软,乃天下间的一奇物,刀斧加身对于它来说根本就是一点儿威胁都没有,而即便是我这鬼剑之上有着无数怨灵之气,也伤害不得它,反而是下面的杂毛小道一声巨吼,表现出了无比的痛苦来。
    鬼剑不行,我便直接扑到了杂毛小道的身上,鬼剑往身后一收,然后空出了恶魔巫手来,使劲儿地去掐那条比南瓜还要肥厚的大虫子。
    我双手上的手段颇多,不但吸收了无数深渊生物的仇怨和恐惧,而且还有那真龙印记,以及天龙真火,在这一瞬间激发出来的规则之力,终于触动到了这一条肥硕的本命金蚕蛊,原本死死附在杂毛小道脑袋上的它拼命地扭动身躯,那尾巴上面蕴含的力量几乎能够将我给拍倒在地。不过即便如此,它依旧坚强地附在了杂毛小道身上,一副不死不休的节奏。
    杂毛小道痛苦地满地打滚,而我则忙活着将他脑袋上的本命金蚕蛊取下来,而我们所处的地方恰好是那魔物的大本营,周围无数的魔物纷呈而出,无数的刀兵落下,想要将我们给置于死地,不过我们倒也还是能够控制住,堪堪避开。
    不过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我们退得开一时,却退不得一世,尤其是杂毛小道,附在他头上的那本命金蚕蛊倘若是有触角钻进了他的脑子,只怕是活不了命。
    一想到这儿,我双手上面的灼热和阴寒便更加强劲,一时间几乎攀上了极致,而那条本命金蚕蛊终于受不了这三重力量叠加的苦楚,放开了杂毛小道,而是一声“吱”,腾空而起。
    小佛爷那条腾空而起的本命金蚕蛊刚刚一脱离了杂毛小道的脑袋,立刻有一道青光射在了它的腰间,此物便如那弹球一般,坠落在了地上,却又高高地弹起来,而稍微晚一片刻之时,又是一道金光来袭,与这条巨大的本命金蚕蛊缠战在了一起。
    这道青光自然就是蚩丽妹传承给雪瑞的青虫惑,而后面的金光则是匆忙赶来的肥虫子,这两条虫子火速赶来,却是正好赶上了时候,于是便可以在空中见到这一左一右、一青一金的两道光芒,将这中原道门谈之色变的本命金蚕蛊给直接缠住。
    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被我拔了出来,一阵翻滚之后,我瞧见杂毛小道的头上尽是湿漉漉的黏液,整个人狼狈极了,不过他却还是摇晃着站了起来,朝着我大声喊道:“小毒物,且为我压阵!”
    我不晓得他要干什么,不过这么久来的默契使得我也没有再多言一句,而是将鬼剑舞动起来,悄无声息许久的石中剑也倏然而飞,围绕着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化作了一道碧绿色的屏障,但凡胆敢闯入其中者,立刻就是一道没有道理的飞剑袭来。
    那条巨大而肥硕的本命金蚕蛊出现在这里,而我最担心的则是一直隐于幕后的小佛爷袭来,依着之前的战绩来看,即便是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加在一起来,也是干不过那小佛爷的,他若是在这个时候直接闯入战阵之中,只怕我们都扛不住了。不过我的担心并没有落在实处,但见那杂毛小道毫无防备地再次将雷罚缓慢举起来,空门大开,却也不见那血门之后的高高祭坛上,附身于青伢子的小佛爷根本就没有露上一面。
    事情实在是有一些蹊跷,而杂毛小道却不管不顾,将全身的修为和精力都积聚在了手中的那一把雷罚之上,一时间雷意混合虹光,竟然有一道冲天的气息直入云霄之上。
    人剑合一,杂毛小道和雷罚仿佛化作了一件完整的法器,缺一不可。
    杂毛小道整个人仿佛都融入了剑中,然而那仅仅只是一霎那,而在下一秒钟,杂毛小道手中的雷罚已经势如闪电一般地落了下来。
    说是一道闪电,便真的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这是我第一次瞧见杂毛小道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注入到了这一剑之中来,其势惨烈,带着一种有死无生的悲壮豪情,我瞧见那雷罚仿佛快要碎裂开来一般,当剑尖抵地的那一刹那,凭空生出了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以杂毛小道和雷罚为中心,然后倏然而吹,一直蔓延到了天池湖心的对面去,绵延百米。
    这才是杂毛小道的巅峰一击,比之当日那左使的一剑断流还更甚,简直让人跌掉了眼镜,也不得不感叹着茅山新任的掌教真人,当真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
    一剑过后,剑气纵横,而与这巨大剑痕一起的则是围绕其间的虹光流动,杂毛小道这一下破开了天地,面前的所有空间都化作了虚无,而那巨大血门的正中,也出现了这种破碎的虚空。
    我的脸上出现了狂喜之色,要知道,这世间所有的能量之中,最不稳定地就要算是那空间能量,前一刻风平浪静,而下一刻有可能就是波浪滔天,因为这是一门最严谨的学问,涉及到了无数的东西,精密得甚至不能放下一根头发丝,然而杂毛小道这一下完全就将整个处于平衡当中的巨大血门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在稍微的一阵停顿之后,那原本坚固无比的血色巨门突然间就化作了一道飞速旋转的巨大旋涡来,在它前面那些刚刚挤出来的恐怖魔物也都给吸收进了去。
    在此之前,血色巨门的那一端有一个好几丈大的蛤蟆头挤出来,这本来应该是一头堪比阿普陀、摩呼罗迦一般的巨大魔怪,然而在这般的变化之下,只有出师未捷身先死,迷失在了恐怖的时光乱流之中,自身难保。
    那血色巨门被杂毛小道一剑破掉,化作了巨大的旋涡,也产生出了恐怖的吸力来,周边十几米之内,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吸入其中,而杂毛小道浑身发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差一点就要跟着吸进去,好在我这个时候一把将其横腰拦住,然后气沉丹田,观想那山峦之法,立刻身子沉如山岳,稳若泰山,却也拿我没有半点儿办法。
    那血色巨门幻化而成的巨大旋涡并非恒久存在,它的爆发只是在一瞬间,而在此之后,则一张一缩,接着就消失在了湖心冰面之上,露出了站在祭台之上的小佛爷来。
    尽管这湖面上还散落着成百上千的魔物,然而当人们远远瞧见这扇巨大的血门被破开并且消弭于无形之中时,还是从各处地方传来了巨大的欢呼声,所有的人都变得无比激动,似乎看到了无尽的希望,在天空上冉冉地升了起来。
    在这样的欢呼声中,我扶着杂毛小道,一边挥剑赶走那些晕晕欲动的魔物,一边与藏身青伢子的小佛爷对视一望。
    我瞧见了小佛爷脸上露出来的淡定,心中更是不安,不过却也不妨碍我们刚才的得意,于是出声劝降道:“小佛爷,不要再闹了,如果你此刻放下屠刀,我们或许还有许多可以商量的地方。”
    我与小佛爷沟通的本义,是想要减少刀兵,然而在他的眼中却化作了胜利之后的耀武扬威,于是此人淡淡一笑,平静地望着我,轻轻问道:“你觉得你们胜利了么?”
    我点头,然而他却直接否认道:“没有,你们没有胜利,好了,开胃菜结束了,而大黑天需要的祭品,也终于算是凑齐了!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吧……”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