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肥虫异变

    波比瘤般虫,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而第一次,则是当日在藏地的时候,江白的师父就这么说过。l5lkan.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很多人曾经说过肥虫子,也就是本命金蚕蛊是一种有着大恐怖的存在,不过我之前只认为它蛊中之王的名声在作怪,但是瞧见小佛爷这般洋洋得意的模样,我却突然感到了一阵不寒而栗,仿佛有着比大黑天还要恐怖的东西要出现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雪瑞脸色一阵惨白,啊的一声叫唤,我扭过头,投去疑问的目光,雪瑞的口中流出了鲜血来,一字一句地说道:“青虫惑……走了!”
    她说的委婉,但是我却晓得青虫惑恐怕是被小佛爷的那条本命金蚕蛊给生吞了,为了先下手为强,我也顾不得脸皮,朝着空中大声喊道:“肥虫子,别吃了,赶紧把那家伙吃掉……”
    肥虫子这儿的进食也进入了尾声,吸收了大黑天的精华和游离在外的神性之后,它的身形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隐隐之间有许多重影,当我的炁场蔓延过去的时候,感受到万千的光华重叠,肥虫子竟然隐隐之间有着巨大的质量,而体积却在不断地缩小,整个形态变得十分不稳定,仿佛那沉闷依旧的火山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
    然而即便是处于这般的状态,肥虫子听到了我的招呼,却仍旧拖着摇摇欲坠的肥躯,面朝着对面的本命金蚕蛊飞去。
    小肥肥碰上了大肥肥,两者半斤八两,倒也没有太多精彩的对决,而我低下头来,严肃地问道:“到底什么是波比瘤般虫?”
    小佛爷含笑不语,旁边的杂毛小道却是接过了话头来:“波比瘤般是古印度语,翻译过来就是‘门’的意思,波比瘤般也就是门虫,相传在远古神话时代,世间一片混沌,唯有一巨人睡于此间,醒过来之后便开天辟地,力竭而死,身化大地,而这波比瘤般则是在盘古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夫宇宙者,天地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宇是空间,宙是时间,宇宙就是由空间和时间锁构成的。”
    杂毛小道的嘴唇颤抖,不过却还是平静地说完:“在一个宇宙之外,又有无穷数量的其他宇宙存在,其间的缝隙,则全部是一片虚无混沌,就是我们现代科学已经认知的暗物质,也是玄门道学中所说的黑暗深渊,这里面孕育着毁灭和无序的规则,最后演绎出了以时间和空间为食物的虫子来,以一个又一个宇宙为食物,盘古之前,就有一只虫子路过了这片混沌,产下虫卵数枚,神佛时期燃灯古佛曾经以无边佛法度化了两枚,后世又有张三丰镇压过一次,直到如今,出现在了你的手上……”
    我心中大骇,不由得猛摇头,说不可能,这金蚕蛊只是由无数虫子在蛊盒中蚕食而出,怎么会跟等神话时代的东西有瓜葛呢?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里面被谁下了手脚,反正这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当初他见到你的时候,曾经想要出手,将小肥肥给灭了的,只可惜以他的修为,还是达不到,所以才同意让我一直跟着你,看看能过有什么办法,将此劫度过……
    原来如此,我说杂毛小道堂堂一茅山预备接班人,怎么天天跟着我这儿跑江湖呢,原来除了他自己的意愿之外,还有陶晋鸿的默许。
    得知了前因后果,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无力,原来小佛爷之所以有恃无恐,竟然是因为肥虫子的原因。那大黑天恐怖,但也仅仅只是祸害此间而已,而倘若依着小佛爷的谋划,让肥虫子真正成长起来,那么所有的一切恐怕都完了,别说人类,就算是我们身处的这一个世界,只怕都要给贪吃的肥虫子给吞了肚子里,嚼裹嚼裹,啥也不剩了。
    场面一时变得颇为沉闷,而这个时候,从另外一边传来了缓慢的脚步声,我们扭头看去,却见刚才不见人影的洛飞雨缓步走来。
    她的怀中抱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仔细一看,却是她的小外公,前邪灵左使王新鉴的弟弟王新球。
    不过他已经死了,双手下垂,半边脚不知道丢在了何处。
    洛飞雨走到了近前来,将小外公小心地安放在了身旁白色的积雪上,然后仔细地打量着不远处的小佛爷,过了一会儿,她朝着杂毛小道喊道:“你,要不要跟我最后一次,并肩而上?”
    这是洛飞雨在得知杂毛小道的初恋女友陶陶还活着之后,第一次跟杂毛小道说话。
    她说得是那么的平淡,就仿佛一个跟男朋友约着一起去看电影的女孩儿,不过这话语里,却充满着决绝之意,胜了,今生不见,败了,与尔同休。
    美人相邀,杂毛小道哪里会不愿,他大步向前,朝着小佛爷的方向走去,大声喊道:“我萧克明一生浪荡,自被逐出山门之后就是一个废材,原本以为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一生混过,却没想到竟然还能够遇见此等大事,而邪灵教的魁首,竟然也在我的面前。战吧,虽死犹荣,不过如此而已。”
    杂毛小道与洛飞雨从两个方向出发,朝着小佛爷那儿杀去,听得他这激情澎湃的话语,我也不由热血沸腾,然而此刻的我全身乏力,就连站着都极为勉力,哪里还能够上前作战?不过这三人一相接触,我才发现小佛爷虽然盛名远播,但是却在之前的几次血祭中也耗尽了大部分的力量召唤深渊狂潮、雕刻引导大黑天的时空坐标,以及维持自己不受损害的法阵,这些都是极为损耗力量的。
    这些损耗使得他虽然没有像我这般全身乏力,但是面对着杂毛小道和洛飞雨的疯狂进攻,一时间竟然也有些无力。
    杂毛小道和洛飞雨这两人的实力,可能是当代年轻一辈中,除了我之外的最强者,即便是面对着这个战胜了无数豪雄和顶尖高手的小佛爷,也是没有一点儿弱势,两把飞剑不停地上下翻飞,把小佛爷压得气都喘不过来。这情况让所有人都喜出望外,眼看着小佛爷节节后退,朵朵走了过来,把小妖递给了我,让我照顾好自家的姐姐,然后也撸起了袖子,冲上了前去。
    我无力阻挡朵朵的脚步,只有将昏迷过去的小妖给接了过来,低头一看,发现将自己体内所有的青木乙罡散尽之后,这个妹子全身都开始僵硬了,宛如玉质一般。看着她那苍白的脸,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许多的痛苦来,伸手过去轻轻抚摸,想着倘若此劫度过,我必定不会辜负她的一番美意。
    最难辜负美人恩,我陆左但凡是个带把的爷们,就一定要给小妖一个完整的交代。
    跟随着朵朵的还有雪瑞,虽然青虫惑被吞噬,但是因为不是本命蛊,倒也没有太伤害到她,所以瞧见胜利在望,却也顾不得许多,冲杀而上,然而瞧见小佛爷那般隐约的身影,我却总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要知道在他手下折损的顶尖高手,远的不说,今年便有那青城山的三大鬼仙,茅山宗第二号人物邓震东,他若是将那三位鬼仙给消化了,怎么可能是这番模样呢?
    就在我心中戚戚然的时候,陡然间看到小佛爷将身上的衣服一鼓荡,便有大股的气息往外喷发而出,这些气息全部都是翻滚浓密的黑色雾气,里面有密集的蛊虫游弋,所有与其近身交战的对手都有些抵受不住,纷纷往后面退却,便是像朵朵这般的灵体,也不敢与此争锋。
    除了顶尖的修为之外,小佛爷可能是这世间最顶尖的蛊师,比我和许映愚都厉害。
    瞧见众人纷纷退让,小佛爷放声大笑,说好了,已经够了不跟你们玩了。
    小佛爷纵身一跃,竟然跳上了五六米的半空中,双手一挥,杂毛小道和洛飞雨射来的飞剑便朝着两边分开而去,然后朝着天空中缠斗不休的本命金蚕蛊一指,这遥遥一指仿佛有着巨大的魔力,他自己的本命金蚕蛊竟然一动也不动,僵立当场,而肥虫子瞧见这机会也没有半分懈怠,直接一口咬在这同伴的尾巴上,此刻的肥虫子胃口极好,三口两口,竟然要将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给直接吞噬掉。
    瞧见这般诡异的场面,我不由得大声喊道:“不要!”
    然而面对着这般巨大的诱惑,肥虫子根本顾不得我的命令,直接将对手给吞噬了干净,而就在此时,肥虫子的身子突然在一瞬间就收缩成了一个点。
    我感到胸口被一阵巨大的力量撞上,难受得紧,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七窍皆有鲜血漫出,而这个时候,我抬头瞧向了肥虫子,却见它在瞬间又由一个点化作了一团浓黑不定的光团,而从这里面则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正疯狂地吞噬着周边的空间。
    天啊,这不就是生物版的黑洞么?
    说:
    呃……好累啊,大家给我加加油,鼓鼓劲,真的,好累啊。
    加油,加油,加油。

猜你喜欢: 《百鬼众魅图》 《主神公敌》 《十二州歌》 《印加帝国的覆灭》 《武侠之父》 《今天你撒谎了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