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胖三很硬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脏就是一阵狂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屈胖三。
    屈胖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件事儿,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摆了摆手。
    他是让我屏气凝神,不要露出破绽来。
    我继续倾耳听,却听到老头儿说道:“肯定的,七魔王哈多因为前几天永盛监狱的事情,已经被政府方面问责了;连他的大靠山都已经发了话,此刻正处于蛰伏之时,先前到处呼啸而过的上帝军现在也缩在了巢穴里。没有了这些爪牙,他们又想办事情,就得求助别人了,正好我们德龙一系在仰光周围势力还算是不错,普桑才会出面的。”
    沙哑声音又问道:“对了,布龙,永盛监狱这件事情,你看会是谁做的”
    老头说道:“老祖,永盛监狱这件事情呢,发生得很蹊跷,我们之前得到消息,说普桑带着上帝军和好几个臭名昭著的黑巫僧组织,灭了缅泰边境的一个村子,据说那是几百年前北边迁来的一个苗族寨子,听说之前有个很厉害的人物,不过死了。如果是这样,说不定跟北边有关系。”
    沙哑声音说啊,北边
    老头说对,我也是听到的小道消息,说那个村子跟北边最为闻名的左道两人有些关系。
    沙哑声音问:“是烧了魔罗的左道”
    老头说对。
    沙哑声音开始变得犹豫起来,说那两人可都是世间罕有的妖孽,若是惹上他们,只怕我们德龙也未必能够兜底啊
    老头嘿嘿一笑,说老祖,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后来问了一位北边的朋友,你猜怎么的
    沙哑声音笑骂道:“布龙你个龟孙,别跟老祖我卖关子。”
    老头这才说道:“那个朋友告诉我,说左道现在自顾不暇,哪里有闲工夫理会这边啊。我就奇怪了,这两人听说在北边如日中天,都快抵得上当年灭杀康克由的黑手双城了,怎么会自顾不暇呢结果他告诉我,说左道之中,那陆左好不好去对抗政府,现在满世界被通缉呢,而那个萧克明则犯了事儿,给北国茅山宗给开了掌教一职,生死不知说道黑手双城,那朋友说要对付左道的,就是陈黑手呢。”
    沙哑声音一愣,说不对啊,黑手双城不也是那个什么茅山宗的人么
    老头说谁知道呢,许是名声所累,相互忌恨吧
    沙哑声音又问,说那你觉得普桑这次过来,到底想找我们德龙谈些什么呢
    老头说老祖这个我倒是知道的,永盛监狱一事,有人从七魔王哈多的老巢里面偷了一个东西,这东西关于到哈多的气运,结果被一个家伙给夺走了,哈多前两天满世界通缉那人呢,现如今估计也是希望我们把他找出来吧
    沙哑声音说道:“事关气运哦,你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头说听说是一个青铜宝塔。
    沙哑声音沉默了好久,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如果拿到手了,可以先研究一下;若是真的能够打击到哈多,我觉得咱们可以适当地调转一下枪头哈多这些年的气势太盛了,如果能够打击一下,对德龙的生存环境,有一个很大的改善。
    老头嘿嘿笑,说老祖,英雄所见略同,哈哈
    两人一同笑了起来,而这时沙哑声音问道:“对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老头说道:“陆言。”
    我们躲在角落里,将整个对话听完,半天没有敢说话。
    万万没想到,这两人居然是仰光一带的地头蛇,就连七魔王哈多,都需要求助他们,让这些人帮忙查找我的下落。
    哈多显然也是快气疯了。
    那两人在楼梯间聊了好一会儿,然后有电话进来,老头接过,应了两声,然后下了楼去。
    我看向了屈胖三,征询他的意见。
    屈胖三也犹豫了几秒钟,然后将右手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脖子前,轻轻地划了一下。
    普桑是七魔王哈多的弟弟,也是寨黎苗村那几百口人血仇的主要责任人。
    这个人,不能活着,必须死。
    得到了屈胖三的示意,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缓慢摸向了楼道口那儿去。
    这栋烂尾楼并没有完成内部装饰,脚下也没有贴瓷砖,而是灰色水泥地板,上面还到处都是生活和建筑垃圾,石块砖头等,我故意弄出了一点儿声音来,然后藏身在旁边的房间里。
    “谁”
    听到有动静,那个被老头儿尊称为“老祖”的沙哑声音立刻警觉,朝着我们这边快速冲了过来。
    我屏气凝神,紧紧看着缩在角落里的屈胖三。
    我有符王李道子的匿身符,所以对于自己的藏匿功夫,倒也还是有一些自信。
    不过屈胖三这个家伙歪门邪道比我更多,缩在黑暗中,就如同无物。
    那人跑到了这边的过道,左右打量了一下,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由得一阵疑惑,然后变得无比的警惕,开始在周围搜查起来。
    这是一个道:“怎么回事啊布龙,你若是不想合作的话,我可以找别人的,不要跟我耍弄心眼”
    即可访问

猜你喜欢: 《金丹九品》 《特工修真在都市》 《醉花间》 《伴娘》 《我在天堂等你》 《爆笑修仙:帝尊要亲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