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轩辕剑

    风后,哦,不,应该说是被轩辕野赐姓为“风后”的那个女人,她的人头被劫取了下来,对于这件事情,她显然是有一些难以接受,所以即便是死了,眼睛都没有闭下去。
    死不瞑目。
    她显然是没有意识到,明明看着并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的劫,怎么可能就将她给斩杀了呢?
    事实上,我接到了风后人头的时候,也给吓了一大跳。
    换位思考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那无数人重重的保护之下,我想要拿下风后的人头,也是一件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
    但劫却做到了。
    当然,这个劫,并不是那个拜我为师的部落少年,而是一个存在于他身体里的另外一个灵魂和意志。
    就目前而言,他应该是个不错的合作者。
    拿到风后人头的那一瞬间,短暂的失神之后,我立刻明白了该怎么做,才能够将事情带往我所期望的方向。
    深吸了一口气,我转过了身,冲着不远处的华族高层高声呐喊道:“诸位,你们看看这是什么?那个给你身体里释放倏影虫的女人,已经被我给拿下来了,你们还有什么后顾之忧么?”
    风后死了。
    轩辕野钦定的妻子、控制着其他轩辕七子以及华族高层的风后,此刻居然给别人提起了脑袋来。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为之诧异。
    虽然兵荒马乱,一片嘈杂,根本瞧不清楚我手中的这人头到底是不是风后,但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使用内视之法,打量被打入到体内的虫子,结果在这个时候,都发现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
    倏影虫真的死了,没有再起作用。
    母虫死去,子虫自然无法独活。
    这变故让许多人的心中涌出了一阵狂喜,有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有人左顾右盼,然而却有人是愤怒到了极点。
    这首当其冲的一人,便正是刚刚就任,成为华族新族长的轩辕野。
    尽管暂时没有瞧见有人胆敢站出来,公然反对,但是这些人的眼神却开始了飘忽,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
    轩辕野知道此刻若是不站出来,只怕事情就会向着极度恶化的边缘发展而去。
    于是他终于放下了身为族长的矜持和骄傲,加入了战斗之中。
    而他出手的第一个目标,不是旁人,却正是右手之上,高高举着风后头颅的我。
    “这不是真的吗,他在骗人!”
    轩辕野先是宣布了一个假消息,稳定住了蠢蠢欲动的人心,然后从高台之上跃下,倏然而至。
    他来得很快,就像一道闪电,当手掌拍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方才反应过来。
    快,简直是太快了。
    破空而来的轩辕野让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我硬着头皮,舞剑而上,想要破开对方的这一掌,结果对方的手掌一翻,重重拍在了破败王者之剑上,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将我直接给拍到了人群之中去。
    我手中的风后头颅离手,高高抛起,被轩辕野伸手一抓,便从半空之中倏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来。
    我撞入全副铠甲的士兵群中,所幸没有被那刀剑刺到,躲过一劫,而巨大的力量将这些人都给挤压地一阵哀嚎,反倒是我,通过力量的转移,从那重压之中回过了神来。
    我翻身跳起,长剑将周遭几个试图痛打落水狗的家伙给三两下挑翻在地。
    这个时候轩辕野站在了我的对面不远处,捧着手中的风后,打量几秒钟,深情地说道:“我们曾经说过,要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你为何要离我而去?”
    他这话儿说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儿都跟着唱出来了。
    然而轩辕野在这个时候,眼中的柔情尽收,然后瞧向了我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平静地说道:“我没有背叛你,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真正臣服。”
    轩辕野伸手,有一个女人从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风后的头颅,然后他缓步朝着我走来,问道:“可是我不好?”
    我说你受过最为正宗的现代教育,理应清楚一点,现代人崇尚的是自由和民主,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仆和臣子,也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进行个人崇拜,我们只认同志同道合者,而绝对不接受莫名的欺压和侮辱,以及城下之盟
    轩辕野高举双手,说在荒域,我是上天注定的王者,注定要统御这一片疆域,你若是臣服于我,便能够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为什么不愿?
    我笑了,说荒域是荒域,这儿不过是冰山一角的小地方,你这样的,在中土,不过是一个要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傻波伊而已。
    中土?
    轩辕野沉吟了一下,突然间疯狂地笑了起来。
    他说道:“我其实得感激你,若不是你这样的人,我如何会知道,这世间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爱恨离愁呢?感谢你这个赐予我磨难的人,不过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因为我需要拿你的人头,来给所有的人瞧一下,背叛了我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砰!
    他身体突然消失了去,而下一秒,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不过这一回他不是拍掌,而是抓了一根洁白如玉的骨剑,朝着我的脖子处斩了过来。
    那骨剑宛如象牙或者玉石一般颇有质地,而在剑刃两侧,则有无端繁复古怪的花纹和符箓在上面浮现而出,整体呈现出了一种青蒙蒙的气息,仿佛有一头恶龙在咆哮。
    这,是一把龙骨剑。
    铛!
    破败王者之剑与龙骨剑重重撞到了一起来,一声脆响之后,我感觉到了身体之中的气息给全线压制了下去。
    整个天空,仿佛都要塌落了下来。
    我胸口沉闷,喉咙之中涌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来,朝着前方喷出去。
    只一剑,轩辕野便将我给击倒了去。
    重重跌落在地,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难过,本来我以为自己走了那么久,现如今已经成长起来,陆左和杂毛小道的盛誉让我有一些飘飘然,但是轩辕野的一剑,却将我从天堂直接打到了地狱之中去。
    太强了。
    这个人让我生出一种几乎无法力敌的想法来,而随后当他再一次抬起手中的剑时,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铛、铛、铛
    轩辕野又挥剑斩来,我在地上一阵翻滚,往后退去,而这个时候从旁边冲出一人来,手持双刀,阻拦着他。
    这人正是刚刚斩杀了风后的劫,此刻他冲过来阻拦,双刀并立,结果只几下,他手中的双刀便碎裂了去,碎片飞溅而起,散落一地。
    劫退到了我的跟前,低声说道:“这人手中的剑,太强了。”
    劫的话让我猛然一震,那低落失神的状态一下子就消解了去,这才想起来,我刚才之所以被一剑斩得信心全无,并不是对方完全将我给碾压,而是那剑势让我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
    轩辕野强的,是手中的剑。
    当然,不是说他不厉害,身具龙灵的他至少要比我强上好几个档次,但并不是说我完全不能敌他,只不过对方手中的龙骨剑厉害得过分,两相加成之下,这才使得我信心全无,一剑而败。
    我的心中涌出了几分精神来,接替过了劫,又与轩辕野拼斗起来。
    我这回用的是一剑斩的手段,每一次都竭尽全力。
    轩辕野本以为马上就能够斩杀于我,没想到竟然给我硬生生顶住压力扛了下来,不由得疑惑地问道:“你这是什么剑法,挺有意思的。”
    我说你这是什么剑,也挺厉害的。
    轩辕野冷笑,说我姓轩辕,这剑,自然便是轩辕剑。
    轩辕剑?
    我冷声讥讽,说就你这样的角色,就算是刷上一层金漆,也装不了什么大拿。
    “是么?”
    轩辕野冷然一笑,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长剑上扬,如疾电一般下劈而来。
    那长剑化作了一道光芒,光芒之中,却是又涌现出了一大片的清蒙之气,气息瞬息万变,竟然化作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朝着我这边冲击而来。
    啊
    我心中震撼,想要往旁边躲开,结果那青龙的气息将我给死死锁定,让我无论如何,都套离不开。
    我退了上百米,眼看着那青龙就要一下子撞到我的胸口,将我给击杀的时候,突然间平地起惊雷,有一个黑影子出现,然后抬手就劈出了一剑来。
    那一剑简单锐利,往前一劈,却是化作了一道七彩虹光,竟然将那空间给劈成了两半去。
    那拥有着毁灭性力量的青龙之气,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朝着那裂开来的空间倾斜而去,反倒是给了我一线生机来。
    那人劈出一剑之后,平静地说道:“想不到这穷乡僻壤之中,竟然也有这等顶尖悟道的高手,实在不错陆言,你去那边帮忙,这儿由我和小毒物来应付就是了。”

猜你喜欢: 《进击吧我的荣耀之路》 《纸人妹子很倾城》 《农家内掌柜》 《我当男公关的那些年》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我的艳鬼丈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