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罡风无情

    我们一路行来,莫说山民,就连活物都没有瞧见一个,此刻突然间瞧见前面影影绰绰的黑影子,下意识就顿下了脚步来。
    倘若是旁人,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游先生的人,我们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我修为精进之后,目力颇远,眯眼望去,却见这条小道的尽头处,有十来个人,这些人的身材不一,高的有三米多,矮的却不到一半左右,全部都穿得厚实,低着头,迎着风而行。
    从打扮上来看,应该是这儿的土著,而非外人。
    我们在这儿驻足观看,青丘雁却开了口,说我认识他们,那高个儿叫做篱笆松,是不周山一处山民聚集地名气颇大的首领,与我青丘门下一食客交好,为人公直秉义,方正精明,算不上坏人。
    篱笆松?
    王明沉吟一番,问道:“他们出现在这儿,为何?”
    青丘雁摇头,说不知道,去问问看。
    她往前走,脚步轻快,显然对这群人没有太多的提防。
    她是这儿的地头蛇,既然这般说了,我和王明也就没有再多话语,只是在后面紧紧跟着,小心翼翼,不敢放松。
    这距离看着远,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转瞬即至,而对方显然也发现了我们三人,都停下了脚步,遥遥望着我们,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双方接近,果然是那个身材最高的篱笆松迎了上来。
    青丘一族在不周山以及虫原之上颇有威名,所以青丘雁一露面,对方也是认了出来,迎上前来,拱手说道:“没想到能够在这荒郊野外碰见青丘圣女,失敬失敬。”
    青丘雁也行礼,寒暄两句。
    简单照过面之后,篱笆松打量着青丘雁身后的我和王明,说道:“不知道青丘圣女前来此处,所为何来?”
    青丘雁如实谈及,说是为了找寻一头胖乎乎的白色鹦鹉。
    篱笆松却也知道这事儿,问道:“可是前几日哮天兄找到我们探寻的那事儿?”
    青丘雁点头,说对,现在有消息,说她可能出现在半天之上,而且被人觊觎,所以我们得赶过去,免得她遭了敌人毒手。
    篱笆松不解,说一只肥鸟儿,左右不过几两肉,有何神奇之处,至于这般?
    青丘雁说她虽未鹦鹉,但神魂却是我一朋友的妻子,暂居而已。
    篱笆松这才明白,说原来如此。
    青丘雁这时反问道:“你们这是要过那无尽罡风地带么,欲意何为?”
    篱笆松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说最近有一传言在山民之中不断流传,说当年女娲娘娘补天的神石是在一个叫做犁熔洞之中开采而出的,现如今说不定还留有一些补天神石乃先天至宝,得一块,则是脱胎换骨,底蕴无穷,立刻一步登天,我们这些粗人哪里按捺得住,于是便想要前往,一探虚实。
    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面面相觑,却不知道消息居然传了这么远去。
    青丘雁说道:“这不过是传言而已,你如何能信?这罡风地带销魂蚀骨,稍不注意便是万丈深渊,绝无生还可能,何必冒险?”
    篱笆松没有说话,旁边一个贼眉鼠眼的老鼠头男子却咧着一口黄牙笑了,说我们这些山民,吃喝无落,衣不蔽体,朝生暮死,浑浑噩噩,命贱如草,死了也就死了,还不如去拼命,搏一场富贵,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他这般话语一出,周围的人群情激昂,纷纷称是。
    听到这话儿,青丘雁不再劝解。
    篱笆松瞧见我们也想要穿过罡风地带,除了认识的青丘雁之外,还有我和王明两个陌生人,热情相邀道:“圣女既然也要去,不如一起,也好有个照顾。”
    青丘雁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瞧见我们没有意见,点头说道:“好。”
    说罢,她简单地跟我们双方介绍了一下,只是名字,没有太多的描述,对方一群人只以为我和王明不过是青丘峰的食客,也没有太多的注意。
    篱笆松对青丘峰颇为敬重,攀谈一番之后,请示了青丘雁,方才启程。
    前方的小道镶嵌在万丈悬崖的边缘,宽处有三两米,狭窄之处半米不到,上面覆着冰雪,稍不注意就是脚下一滑,万丈深渊而落,尸首不存,行走本来不易,而在这高空之中,大风呼呼,吹得人站立不住,更是添加了许多艰难。
    然而大风是大风,空气流动而已,并非我们所畏惧的罡风。
    罡风者,蕴含莫名力量的劲风,强如刀枪,摧折神魂,是道家之中某种神秘力量的描述。
    前方有一处断口,往前行进,在曲折朝上,那罡风便来了。
    大风一起,首先是人难以站立,前方行进的许多人都开始匍匐而行,不但如此,他们双手双脚都有尖锐之物,能够扎进冰壁之上,固定在自己的身形,这才免得被吹落下去。
    而与此同时,这些人的身上都微微泛起黄光,抵御着罡风之中的神魂销蚀。
    我们在队伍的后列,瞧见这番场景,知道这帮人胆敢去那传说中的犁熔洞,也并非是一时兴起,定然是做了许多的准备,方才敢出发。
    虽然他们自称命贱,但这世间又有谁不怕死呢?
    前队进入了罡风地带,我们随后跟上,一入其间,顿时就感觉到了那狂风摧折,整个世界都只听到呼呼的劲风之声,现代社会之中对于风速的分级都已经不能够形容那罡风的力量,即便是十二级,也比不过这儿的风速。
    而正是如此,也体现出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来,在篱笆松的队伍里,差不多大半人都伏在了地上去,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不过还是有三五人或者半躬,或者直立,并不受这罡风太多影响。
    其中篱笆松就是如此,即便是三米来高,他手上套着的钢爪扎在旁边的冰壁之上,却也没太多狼狈。
    至于我们几人,将劲力灌注于双脚之下,却也还算不错。
    我们往前走着,王明对我张口,我却只听到呼呼的风声,下意识地大声喊道:“什么?”
    这时我耳边传来王明清晰的话语:“这只是开始,越往后走,风越强劲,而想要穿过罡风地带,最快也要四个小时,保存体力。”
    传音入密?
    我回头看了一眼王明,瞧见大风之下,冷空气入侵,在他的头发和眉毛上面都积起了白霜来。
    我知道自己也是如此,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进入罡风地带之后,我们开始往前行进,为了保持体力,防止意外,我们行进得颇为缓慢,而在最前面探路的那些人,虽然匍匐而行,不过节奏感却很好,一步一下,并不停歇,所以倒也没有太耽误时间。
    我能够看得出来,能够被选出来跟篱笆松一起的人,都是顶厉害的高手。
    如此行了半个多小时,前方的队伍突然停下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躬身而立,单手扶着冰壁,身上满是积雪,耐心等待着,结果过了一刻钟,队伍都还没有继续动。
    这时青丘雁上前去跟篱笆松询问,因为风声太大,青丘雁几乎攀上了对方的身上去。
    没多时,青丘雁带回了一个消息。
    前方有一个三米多长的断口,别看距离并不算远,平日里我们一跃而过,都不带眨眼的,但是在这个地方,人一离地,腾于空中,必然会给吹落下去。
    前面想了各种方法,最终还是没有敢动。
    听到这话儿,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决定越过人群,走到前面去看。
    三人商议完毕,开始往前挤去。
    这上路虽然狭窄,不过几人并行倒也无妨,我们有些艰难地绕过前方的人,刚刚来到最前面,便听到几声惊呼,却见到有一个狗熊般粗壮的男子猛然一跃,结果给劲风吹落,整个人如同石头一般,重重砸在了冰壁之上,紧接着朝着下方迅速滑落而去。
    风声巨大,不过我们却还是能够听到他凄厉的叫声。
    当然,只是很短暂的一下,因为他很快就跌落下去,不见了踪影。
    死了。
    这人的失败身亡,使得后面的人都开始畏首畏尾起来,而这个时候,青丘雁走到跟前来,从其中一个家伙的手中拿起一节绳索,一边交到了王明之手,然后都没有半分犹豫,继续腾空一跃。
    在巨大的风力作用下,青丘雁也如同那人一般,给恶狠狠地掼在了冰壁之上,不过她早有准备,双脚一点,硬生生往前再次前冲。
    她速度很快,我们几乎是眼前一花,便瞧见人已经到了对面去。
    青丘雁落地之后,将那绳索一扯,绷得紧紧,然后朝着我点了点头,示意我过来。
    我瞧见她的表情里有几分挑衅的意思,知道我若是缩了头,必然会被看不起,当下也是沉住了气,顺着那绳索越过了断壁之处,当落到对面的时候,我隐约能够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欢呼声。
    有着青丘雁的介入,一行人通过了这莫名多出的险境,随后一路行进,约莫两小时之后,前方的路口突然横出了一道巍峨的牌坊来。
    牌坊临路而建,上面书写着三个繁体字。
    南天门。
    b>说:
    巾帼不让须眉。
    m.阅读,。

猜你喜欢: 《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快穿]》 《亡者迷宫》 《器灵失踪之后[快穿]》 《千金撩人》 《我的占有欲少年》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