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权力更迭

    碧海潮生灭,滔天飓浪起,碧游宫经受这样的一次摧残,还能够留在这儿的人,十不存一。
    而因为各种原因落在此处的人,能够有多少战斗力,也有待商榷。
    就连身份地位仅次于凤长老和海公主的赶海大长老,她匆匆赶来,最终也只是一个被动挨打的过程,本来对于援兵,我都已经没有报太多的希望,然而瞧见那道带着宛如银河一般璀璨光芒的倩影,我却莫名地舒了一口气来。
    我想起了当初我在缅甸丛林之中,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也是这个女人,用她的香肩,为我撑起了一片天。
    时隔许久,我再一次瞧见了她,虽然自己已经变得很强大了,但还是产生了莫名的依赖感。
    也许,这就是习惯吧。
    及时出现的这女人,正是虫虫,她一身白衣宫装,头上却没有任何装饰,纯黑发亮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滑落而下,配上绝美的脸庞和牛乳一般洁白的皮肤,让人惊艳无比。
    她的双目漆黑,左右打量着,似乎有点儿不太习惯此刻的情况。
    很显然,她这是刚刚从陷空洞中出来。
    就在我直勾勾地望着对方时,倒吊男和塔魔的攻击已然轰然袭来,双方都用上了最强的手段,排山倒海一般,眼看着就要将我们给斩杀了去,突然间一道水晶墙壁挡在了我们之间来,他们所有的攻击,都打在了那水晶幕墙一般的屏障之上。
    原本看着十分脆弱,仿佛一碰就要碎的水晶幕墙,硬生生地承受住了对面的攻击。
    嗡……
    我感觉身下的地面都震颤了起来,然而那水晶幕墙却是一动不动,而在幕墙的这一边,有一个身影转过了头来,看了我一眼,甜甜说道:“你来了?”
    刚才被倒吊男认出,我已经去了伪装,所以虫虫倒是能一眼认出我来。
    相隔几年,再一次碰面,我本以为会有些许的陌生和尴尬,然而我所有的疑虑,都在她这甜甜的一笑,以及简单的问话中,化作了浮云。
    我的顾虑一瞬间烟消云散,强忍着痛,点了点头,说对,刚来。
    在这样的生死时刻,两人简单地问好,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随后虫虫的身影充斥在了我的脑海里,满满的。
    而虫虫却又看向了我的身后,说道:“师父,我出来了。”
    凤长老开口说道:“出来就好。”
    虫虫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也点了头,不过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应该是在跟赶海大长老打招呼,不过她的性子向来冷淡,对于曾经关系并不是很好的赶海大长老,只是点头致意。
    如果是别人,赶海大长老或许还会恼怒,然而对于虫虫,她却没有太多的情绪表达出来。
    因为虫虫救了我们。
    一片晶壁,挡住了倒吊男和塔魔的双重攻击,轰击几次未果之后,塔魔发了狠,他往后退了十几米,然后双手托天,先前镇住我的那白色巨塔轰然倒塌下来,砸中了虫虫建立起来的晶壁屏障。
    那白色巨塔虽然只是幻影,然而落下来的那一刻,却仿佛实物一般,带着恐怖的气势。
    水晶幕墙虽然挡住了这两人的攻击,但是对于这一下,却挡不住,轰然崩塌,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趁机冲出来的倒吊男想要再次狠下杀手,却被虫虫迎了上去。
    倒吊男瞧见惊艳美丽的虫虫,忍不住舔着舌头说道:“小美女,不要急,待我杀了那几人,我陪你慢慢玩,玩上几天几夜都可以,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胸口便突然间添了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倒吊男停住了去势,低头一看,却见胸口的伤疤狰狞,不断往外淌血不说,而且还冒着黑烟,显然上面是沾了毒。
    而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的伤。
    就在他发愣的这一瞬间,虫虫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带着无数残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然后双手挥舞,如花绽放,却又是危机四伏,处处杀机,倒吊男忍着胸口的痛,与之交手,却没有想到他快,虫虫比他更快一步,几招之后,倒吊男大声喊道:“屠格涅夫,救我,这小娘们有古怪……”
    塔魔将那白色巨塔弄塌,将虫虫的晶壁屏障打碎之后,真想要朝着我们这边攻来,听到倒吊男的呼喊声,不得不转过身去帮忙。
    倒吊男身形诡异,塔魔凶猛,势不可挡,这两人联手攻击到底有多可怕,我刚才是有领教过的,心有余悸,此刻瞧见虫虫单枪匹马,又有遭受这样的待遇,不由得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抓住止戈剑,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去,大声喊道:“虫虫,我来帮你。”
    然而还没有等我冲出两步,却见虫虫以一敌二,拦住对方,却也是游刃有余,并没有太多的吃力。【愛↑去△小↓說△網w ww. qu 】
    而且她凭借着诡异的身法,将倒吊男和塔魔两人弄得团团转,不是攻击落了空,就是撞到了一起来,完全没有刚才攻击我的凶猛气势。
    而随后,我听到那倒吊男大声喊道:“坏了,坏了,我半边身子都动不了了,小娘们儿的毒挺厉害的。”
    听到这话儿,塔魔停下攻击,冲着虫虫大声喊道:“小娘们到底使了什么坏?交出解药来。”
    虫虫却并未停下,继续展开攻击。
    这个时候,我终于瞧见了她手中的东西,却是一柄玉如意,那玩意并不算长,跟一痒痒挠似的,怎么看都不像是用来与人交手的,但在她的手中,却比剑还要犀利几分。
    而除了那玉如意,虫虫的左手之上,指甲很长,宛如匕首一般,近身而战,也是很具有威胁的手段。
    她不罢休,倒吊男疼得哇哇大叫,塔魔瞧见这情形,转移了目标,朝着我这儿冲来。
    他想要擒住我们这儿的人,从而威胁虫虫给倒吊男解毒。
    我紧紧抓着止戈剑,怒吼一声,然后一剑挥去。
    铛……
    掌风与止戈剑相撞,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塔魔瞧见拿我不下,继续转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与虫虫交手的倒吊男却将手中的钢索往天空一抛,随后大声喊道:“屠格涅夫,我受不住了,先走了。”
    那钢索垂直,而倒吊男如同猴子一般,十几米的距离,一下子就爬了上去。
    而过了十米之后,他再往上爬,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钢索也随之消失。
    印度通天绳。
    倒吊男凭借着那古老的失传手段逃走,塔魔这边独木难支,瞧见转身冲来的虫虫,还有坚定守在人前的我,冷冷哼了一声,说别得意,就凭你们几个,是救不了蓬莱岛的。
    说罢,他往后一跃,随后如同一头怪猿一般,在碧游宫的断壁残桓之中不断跳跃,没多一会儿,人消失在了晨雾之中去。
    瞧见倒吊男和塔魔两人先后逃遁,我终于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是空虚。
    我感觉天地一阵摇晃,脚底发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不过还没有等我屁股挨地,就给人扶住了身子,我闻到一阵香风,转过头去,却见到了虫虫的侧脸。
    她扶住了我,认真地打量着,忍不住说道:“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我瞧见虫虫既关心又担忧的表情,心头一暖,顿时就说不出话来,好在这个时候凤长老拄着拐杖上前,对我说道:“你别说他,他也是为了守护我,方才变成这样的。”
    听到凤长老开口,虫虫慌忙放开了我,然后过去扶住凤长老,说师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凤长老说道:“你大师姐里应外合,配合那帮外人造反,想要给蓬莱岛换一片天,又买通小霞给我下毒,可恨小霞跟了我三十年,唉……”
    赶海大长老忍不住出言讥讽道:“你看人一向有问题,陶晋鸿如此,林晓礼如此,就连一个服侍你日常起居的丫头,都是一样!”
    凤长老却不恼,指着虫虫,说那你觉得我这徒弟怎么样?
    赶海大长老给这么一问,虽然心头有愤,不过刚给虫虫救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闷声说道:“这才多久时间,就能够从陷空洞中自己走出来,别的不说,比林晓礼强多了……”
    两人聊着,而凤长老却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来,对虫虫说道:“这位小哥,是你的?”
    我心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生怕虫虫不认我。
    这种事情,我其实想过了很多次,毕竟两人虽然在陷空洞中一吻定情,但时间隔了那么久,我也不知道虫虫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特别是她刚才的出现,宛如璀璨的女神一般,让我忍不住有了几分自惭形秽的感觉。
    然而虫虫却是深情款款地看了我一眼,对凤长老说道:“师父,他是我男人。”
    男人?
    不是男朋友,不是别的,而是男人。
    简单两个字,就将我心底里所有的迟疑都给打消掉了,让我忍不住心头欢喜起来,而凤长老听到,却也并不介意,而是笑盈盈地对我说道:“果然如此,如我所想的一般,小伙子,谢谢你刚才的守护。”
    我心情激荡,感觉世界都美丽无比,面对着凤长老的道谢,自然也是谦虚,简单聊了两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间喊杀声震天而响。
    啊?
    这喊杀声打破了短暂的温馨,我们对视一眼,赶海大长老开口说道:“唉,想必是他们解决了反对的人,带着大军杀来了。”
    虫虫对着凤长老和赶海大长老说道:“我们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凤长老摇头,说算了,我身中剧毒,即便是能解开,也是废人一个,跟着你们,会成累赘的,你们走吧。
    赶海大长老也摇头,说我也不走了,我身受重伤,根本走不了了唉,跟师姐你斗了一辈子,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我们两个,才是相依为命的可怜人儿……
    两人都不愿意走,而凤长老也将之前引发那碧海潮生灭的彩色海螺交到了虫虫手中来。
    她说道:“海天螺与蓬莱珠,一向是东海蓬莱岛海公主的权力信物,现如今蓬莱珠虽然在你大师姐的手中,但我以太上海公主的身份,宣布你成为新一代的海公主,拿着海天螺,不要让我东海蓬莱岛,碧游宫一脉没落……”
    说这话儿的时候,凤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沧桑。
    不过她的话语却十分地响亮,在半空之中轰然而起,整个天空都有刚才的回音。
    而这时赶海大长老也将龙头杖伸出,搭在了虫虫握着海天螺的手上。
    她郑重其事地宣布:“所有碧游宫的弟子听令,我以赶海大长老的身份,见证新一代海公主的诞生!”
    两人传位,宣布了虫虫新一代海公主的身份之时,突然间远处一阵嘈杂,紧接着有超过三百多的人从山下涌出,而在远处,还有更多的人出现。
    我举目望去,瞧见了许多的熟面孔,包括白头翁,红音女以及许多的人。
    而最前面,有一个身穿黄色宫装的女子,厉声喝道:“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们怎么可以擅立海公主?你们听着,从今往后,蓬莱岛碧游宫,有且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林晓礼,蓬莱岛唯一的海公主!”
    b>说:
    三千八的大章,希望你们喜欢。
    更正一下,海公主的名字,叫做林晓礼之前提过一次,不过因为是小龙套,又没有做笔记,所以有笔误,我之前几章更改过了,这里也特地做一回说明。
    三个伤员,一个有名无实的海公主,面对着几百人甚至更多的敌人,该如何面对?
    m.阅读,。

猜你喜欢: 《官途:第一秘书》 《绝氏无双》 《姜饼先生》 《不管爱从哪来》 《肖九一重生记》 《我成了一条锦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