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琵琶幻音,次强剑主

    那些食人鱼的脑袋与身体完全不成正比,我感觉脑袋的部位甚至比其余的部位还要更大许多,而脑袋最突出的部分,则是满是利齿的嘴巴。
    这些拳头大的小东西有着惊人的咬合力,而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使得布鱼变得无比痛苦,不得不跃出了湖面来。
    瞧见这场景,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发寒。
    倒不是我对于这些食人鱼感觉到恐惧,而是对于敌人谨慎又细腻到极致的防范而心惊要知道一个不知道来历的旧日支配者,已经足够将湖面上任何的来客都给阻挡住了,敌人居然还在这一大片的水域放上了食人怪鱼,防备有任何漏网之鱼能够抵达望月岛上,对他们的计划有所干扰。
    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思啊?
    然而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看,也正说明了张励耘的话语并不是假的。
    龙脉的出口,就在望月岛。
    就在我心惊肉跳的时候,屈胖三开口说话了:“陆言,上。”
    他纵身一跃,扑向了半空中的布鱼,而经过他的提醒,我也没有太多的犹豫,拔出了止戈剑来,冲向了前方。
    秦王三千剑。
    光华纷繁,凌乱却带着锋寒,这门手段在一瞬之间,将剑光落在了那些背脊黑黝黝、脑袋巨大的食人鱼身上,以一种极为精妙的剑技,将这些凶狠的食人鱼给悉数拍下。
    不过有的食人鱼也是凶狠非常,即便是受袭,也没有放开紧紧咬着的嘴巴。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出手了,以一种快如疾电的速度,将这些死硬的悍鱼击杀了去。
    不过即便是我们两人出手迅速,那些食人鱼还是对布鱼造成了不少的伤害,这让布鱼不得不变回了人形,落到了小船之上来。
    而当他跌落甲板上面的时候,身上居然还有十来个食人鱼咬着他不放。
    我与屈胖三回到船上,瞧见平静的湖面仿佛煮沸了一般,不断有食人鱼从水下跃出来,仿佛是闻到了人气儿一般,有的甚至力量足够,直接跃到了小船的甲板上来。
    这食人鱼,绝对不是一般的品种。
    留在甲板上的几人手忙脚乱地将布鱼身上的食人鱼清除干净之后,倒也从最初的惊慌之中回过了神来。
    尹悦深吸了一口气,却是从怀里掏出了一面琵琶。
    啊?
    瞧见她这模样,我有点儿意外,之前没有瞧见她用过,想必是从青丘峰上得来的法器。
    面对着无数跃出湖面的古怪食人凶鱼,尹悦浑然不觉,抱着琵琶俏立,如葱白一般纤细而白嫩的手指开始拨弄琴弦,紧接着一曲十分急促的琵琶声,从那一扇看上去十分古旧的琵琶之上传递而来,朝着湖面之上扩去。
    她也瞧见了不远处的拼斗,瞧见黑手双城以及自己的手下,在被那头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水怪袭扰。
    所以她一上来,就直接揭晓了底牌。
    琵琶声起,一开始还算低微,声音错落有致,疾乱之中自有章法,如同那《十面埋伏》的曲子一般,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让人心神为之所动,而过了几秒钟,声音从船上一瞬间就蔓延出去,让这一片的整个湖面上,都充斥着这种直入灵魂般的声音。
    我感觉得出来尹悦手中抱着的那琵琶绝非凡物,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这这一片湖域,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晰地听到那琵琶声。
    就仿佛在自己的耳边演奏一般。
    而又过了十几秒钟,琵琶声的音调陡然一边,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整个空间都仿佛被那音律所掌控住,焕发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摇曳杀气。
    那些奋力跳出湖面的食人鱼,有如被锋利的刀刃斩杀了一般,死去所有活力,萎顿地落回了水下。
    而就在尹悦弹起琵琶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她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惊人魅力。
    说句实话,平日里的尹悦长得很普通,算不得漂亮,只是一双眼睛如同初生婴儿一般明亮黝黑,分外的迷人。
    而此时此刻,她仿佛在一瞬间绽放出了绚烂的光彩,让人颇为心动。
    就仿佛久违的情人,天宫之上的女神一般。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尹悦的身后,随着琵琶声的骤然响起,居然有八条长达十几丈的尾巴,陡然浮现出来。
    这些尾巴并非实物,而是某种幻影凝聚而成,就仿佛我是一剑斩时,背后浮现的一剑神王。
    但这些雪白色的巨大尾巴,却给尹悦撑起了无边的气势。
    铛、铛、铛
    琵琶声起,无数食人鱼纷纷退散,而远处那头体型长达一百长的恐怖水怪,却是转头,朝着我们这边望来,而下一秒,水底下暗流潜涌,那古怪的触角却是先一步延伸而来。
    一头让黑手双城都望而却步的恐怖水怪,一头被屈胖三称之为旧日支配者的家伙,到底有多恐怖?
    在下一秒,巨大的触手从水下陡然袭来,将我们身下的小船直接砸烂,就说明了一切。
    砰
    对方那恐怖的触角陡然砸来,我们身下那只是普通渔船的小艇完全没有抗住的可能,直接在一击之下,化作了碎片飞去,而船上的人们,也在下一秒纷飞各处。
    我站立在了一块两米左右的船体碎片之上,随着湖面的波涛起伏。
    屈胖三跳上了那根飞在半空中的触手。
    莎乐美与小龙女双手拉着,悬浮于空,布鱼从疼痛中回过神来,也落到了一块木板上。
    张励耘在聚血蛊小红的帮助下,也飞了起来。
    至于将敌人注意力吸引过来的尹悦,则是凭借着那八条巨大尾巴,将其平托在离水高出十几丈的半空之中,继续弹奏着慷慨激昂的琵琶曲。
    这琵琶一声高过一声,里面仿佛夹杂着某种刀兵之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凌厉感觉。
    随着琵琶声响起,远处的那头水怪仿佛变得十分烦躁,数十根触手不断翻滚着,将偌大湖面搅成一锅粥,紧接着,它突然一顿,居然朝着尹悦的方向游了过来。
    这个
    屈胖三落到了水面上,一脸惊喜地大声喊道:“这手段靠谱了,拦住它。”
    尽管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但听到屈胖三的吩咐,我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朝着那一头身长超过百丈、宛如一座移动小岛的水怪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只有拼命。
    布鱼瞧见水下的食人鱼被尹悦琵琶声制住,无法活跃,也顾不得刚才那钻心的痛苦,再次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黑鱼,冲入了湖水之中。
    我借着散落的木板冲了两回,接着布鱼从水下将我托住,然后带着我冲向了前方。
    当我们冲出百米左右,巨大的触手就从四面八方猛然抽来。
    遮天蔽日。
    我无法讲述对方的触手有多恐怖,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只能够窥见一面,当我准备与敌人正面交手的时候,就感觉整个天空都为之一黯,无数的触手砸落而来,让人感觉到十分绝望。
    而且还没有等我被那触手抽到,我脚下的布鱼已经跟一条从水下窜出来的触手给猛然一卷,拖拽到了水下去。
    我腾空而起,朝着那巨大的触手猛然斩去。
    一剑斩。
    这一剑用上了我几乎所有的力量和剑感,然而当剑刃与对方满是鳞甲的触手碰撞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给恶狠狠地拍向了水下去。
    完全无用。
    旧日支配者的护甲,绝对不是那么好破开的。
    我整个人沉入水中,还没有感觉到太多凉意,数根比刚才那触手要小上许多的玩意居然如跗骨之蛆一般,从水下涌了上来。
    大虚空术。
    我没有给对方太多机会,一个大虚空术,避开了所有袭击,躲入虚空之中去。
    而虚空之中,我瞧见这玩意在水下的身体,远比我们刚才瞧见的还要巨大,密密麻麻的触手,简直就是让人绝望。
    而随后我瞧见了屈胖三。
    那家伙却是凭借着高超的灵敏性,冲到了那水怪的身上去。
    尽管依旧会受到无数触手的袭击,但因为有着借力的地方,终究还是比湖水之中更加容易躲避。
    我在虚空之中逗留了十数秒,然后出现在了那巨大水怪的头部。
    一出现,我将止戈剑陡然一抛,将它扔向了半空,然后陡然朝着那玩意脸上的那百多颗古怪复眼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一阵凌厉的剑风。
    铛!
    青蒙剑陡然出鞘,挡住了那一击,而我一跃而起,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回头望去,却瞧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家伙。
    平育贾奕天剑主。
    这个男人抓着一把金灿灿的长剑,冷冷盯着我,似笑非笑地说道:“陆言,你的反应还真不错,居然能够在那帮笨蛋之前赶到这儿来,实在是让人惊讶啊不过,也仅仅如此,你过来,不过是送死而已”
    他向前陡然一跃,开口说道:“好了,当日之仇,今朝一笔勾销吧!”

猜你喜欢: 《躁动的青春》 《洪荒小卖部》 《龙魔血帝》 《尤物娇妻》 《为君觅封侯》 《婚后玩命日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