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天煞孤星五

    很多事情,就如同漫漫长路,当你觉得马上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跨过这个坎儿,却发现尼玛,万里长征,这才走到大渡河呢。
    所以听到电话里面的话语,立刻就有一万头草泥马从几人的心头奔腾而过。
    赵明阳的老婆赶忙问起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从那抽抽噎噎的讲述中,听了一个大概。
    原来是赵卫卫的这个男朋友一直嫌弃她带来的那个拖油瓶。
    他一开始追赵卫卫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当时那叫一个甜言蜜语,说什么爱屋及乌,你的儿就是我的儿,我对他一定贴心贴肺,视如己出,然而在得到了赵卫卫的身子,又将她母子俩接回自己家住的时候,没多久就变了脸色。
    他本就是街面上打混的二流子,不但自己不工作,还让赵卫卫出去找事情做来养活她,而且还在喝酒之后,没事儿就打孩子。
    他一直觉得那个叫做狗子的小男孩,是他和赵卫卫通往幸福大道的绊脚石。
    两人一直因为孩子的事情磕磕绊绊,而赵卫卫一直觉得自己虽然长得不错,但带着一个拖油瓶,就算再找,未必能够找到一个正常的对象,而且对那男人心中多少还怀着幻想,所以就强忍着,不但如此,而且还把父亲留下的一点积蓄来补贴这个家,试图能够维持住现在的家庭。
    只可惜,那个叫做李二宝的男人却并没有知足,越来越能折腾。
    而这一次,他甚至把狗子远远地给扔走了去。
    下晚班回家来的赵卫卫在得知了这个情形之后,发疯一般地跟男友闹,然而却没有得到一点儿消息。
    她在电话那头无助地哭着,透露着心酸和绝望。
    林佑在旁边能够听到一些,怎么都没办法从那沧桑的声线中,听出这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女孩子。
    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头啊……
    赵明阳的老婆挂了电话之后,哭得稀里哗啦,手足无措,好在杜远贵是个镇定的人,开口说道:“你知道你女儿住在哪里不?我这儿有车,现在就带你去找她。”
    因为之前有了和解,赵明阳老婆放下了一些心防,此刻慌张得很,听到这话儿,也不拒绝。
    她的兄长听到,进屋批了一件挂衫,想要跟着去,却给自家老婆拦住了:“她家的事情,她自己解决,这里有这么多的人,要你去作甚?”
    他长得一脸横肉,然而却是个怕老婆的性子,装模作样地交代几句,然后回了屋。
    林佑在旁边冷眼瞧着,想着难怪赵卫卫碰到那样的男人还咬牙忍着。
    她大概也是过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不愿回来吧。
    赵明阳老婆,再加上林佑、杜远贵、杜朗和司机,五人坐进车里,多少也有一些拥挤,路上的时候,杜远贵还想跟赵明阳老婆聊聊天,问问自家孙子这几年的情况,结果搭了几句话,赵明阳老婆都没有接茬。
    她心急如焚,哪里来得及理会杜远贵。
    好在路程并不远,赵卫卫跟她男朋友住在市里面老城区一块没拆迁的小区,楼是老公房,又老又旧,大家来到了住处,结果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进去,瞧见里面东西摔得乱七八糟,碗啊盘子碎了一地,连客厅中间的老部头彩电都给摔在了地上。
    不过屋子里没有人,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这是真的动了火气。
    赵明阳老婆赶紧打电话给女儿,这才得知两人从家里闹到了外面,在街角岔路口那里呢,于是又赶紧出了屋子,下了楼,一路寻过去,瞧见尽头的岔路口处,果然围着七八人,那两公婆吵架的声音,都能够传到百米开外去,路上不断有车流经过,都在放慢车速看热闹。
    一行人赶到了现场,林佑瞧见了他们一路找寻的赵卫卫,乍一看倒是眉清目秀,是个美人胚子,只不过头发乱糟糟的,身子佝偻,脸色也不好看,暗黄暗黄的,仿佛营养不足一般。
    不但如此,她刚才显然是跟李二宝打了一架,鼻青脸肿的,眼泪鼻涕覆满脸,着实狼狈不已。
    而站在她对面的,则是一个穿着牛仔裤、花衬衫的男人,二十七八岁,吊儿郎当的,脖子处挂着一根假金链子,脸上胸口满是抓痕,大概是旁观的人太多了,没有再动手,不过还是满脸戾气,愤愤不平地用当地方言骂骂咧咧着。
    赵明阳老婆瞧见自己女儿如此狼狈的模样,心都碎了,冲上去就哭:“卫卫,卫卫啊……”
    她哇啦啦一哭,赵卫卫回头瞧见她,也是悲从中来,抱住自己的母亲就哇哇大哭起来:“妈,我不活了,李二宝这狗日的把我家狗子扔了,也不知道他扔到了哪里去,我问他他也不肯讲,还打我,哇哇……”
    原本占着身体优势的李二宝瞧见赵卫卫母亲呼啦啦带来好几个帮手,脸色顿时就变了,气势也弱了几分:“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好心带他去玩,他自己走丢了,关我什么事?”
    赵卫卫抹着眼泪说道:“走丢的?走丢你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自己个儿就回家里来,躺下睡觉了?”
    李二宝嘴一撇,说我昨天晚上玩游戏通宵,困得要死,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
    砰!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人冲了上去,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李二宝的左脸上。
    打人的这个,却是杜朗。
    这小子一直吊儿郎当,从来不负责任,结果这会儿却爷们了一回。
    李二宝给这一拳打得有点儿懵,正要问话,结果“呼”的一下,又来了一拳,顿时就不干了,翻身就抱住了杜朗,大声骂道:“怎么的?娘家人是吧?我李二宝在火车站这一带,也是有名有数的人物,还怕你不成?”
    这两人扭打成了一团,在地上来回翻滚着,那李二宝是街面上的混子,而杜朗则是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哪里打得过对方,三两下,就给李二宝骑在了身上来。
    这下杜远贵看不下去了,使了个眼色,跟过来的司机就挤上前去,将两人给分开。
    杜朗不是吃亏的性子,趁着司机打偏架,一边反击,一边大声骂道:“好你个二皮脸、老坦儿,脑袋里有哏丘的家伙,敢跟你杜少爷这儿撒野呢……”
    啪!
    结果他的话也没有说完,就给一记响亮的耳光给终结了。
    这回司机没有敢拉偏架,因为扇杜朗耳光的人,是刚才哭哭啼啼的赵卫卫,此刻她这一耳光扇过去,身子绷得紧紧,脸上的表情古怪得很。
    杜朗有点儿懵,悻悻地说道:“卫卫,我这是在给你出气呢,你怎么还打我?”
    赵卫卫眼眶里面的泪水如同断线珠子一样往下落,双拳紧紧捏着,哭着说道:“你这个挨千刀的,你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李二宝不是蠢人,听到这话儿,顿时也炸了,说好你个赵卫卫,在外面还不干不净的,这是在哪儿找到的姘头呢?我说你怎么敢跟老子吵架呢,原来是找到了下家啊,好你个奸夫淫妇……
    这一帮人吵吵闹闹,每个人都歇斯底里,看在林佑眼中,就如同打翻了五味坛,酸甜苦辣咸,一团乱糟糟。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电话。
    他看了闹哄哄的现场一眼,往外面走开两步,接通电话道:“喂,你好,我是林佑。”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林佑么?我是王明。”
    啊?
    林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乱糟糟的现场,下意识地走远一些,然后恭敬地说道:“王哥,您好,您有什么事么?”
    王明没有直接说,而是问道:“你那里好吵啊,你在哪儿呢?”
    林佑说我现在在沧州呢,过来办点事情。
    王明说什么事?
    林佑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清楚王明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但还是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如实作了讲述,正说到这边孩子丢了的事情时,突然间感觉到前方一阵强光袭来,下意识抬头望去,却见那边闹哄哄的三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二宝和赵卫卫两人就冲到了岔路口的主街上去。
    而就在这时,从对面的大路上,驶来一辆飞驰的渣土车。
    林佑心头一跳,下意识地扔掉了手中的电话,然后如同离弦利箭一般,蹬腿就冲,越过了人群,来到了大街上,一把抓住了赵卫卫的手。
    他猛然一拽,把赵卫卫拉回到了街边来,而几乎是同一时间,那辆一看就超载的渣土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将来不及反应的李二宝一下子就撞得飞起,而接下来车子还是没有刹住,右前轮子碾过了跌落下来的李二宝。
    咔……
    一道被刹车声掩盖的脆响出现,林佑回过头去,正好瞧见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李二宝,脑袋给那巨大的轮胎毫不留情地碾压而过,鲜血溅落一地,半边滚落一旁,而这个时候,那辆渣土车方才停了下来。
    这,这煞气……还真的是恐怖啊!

猜你喜欢: 《末世之召唤墓园》 《仙梦系统》 《苍崎青子异界游》 《嫁给豪门老男人》 《异世灵武天下》 《都市神仙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