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天空上的终止符

    飞行术,风系三阶法术模板中最受法师们欢迎的法术。『『ge.

    没有之一。

    毕竟天空永远是人类等地面种族的最为向往的世界。

    然而除风系法师外,其他系的法师只有突破史诗以后才能接触飞行术的法术模型,经过漫长时间的法术模型解析之后才能彻底掌握这个法术,在满心的期待中翱翔天际。

    不过,这类飞行术都用一种共性,便是只能对自己使用,无法再给其他人加持。

    作为风系法师的特有法术,当他们晋升到史诗等阶时,便可以解析【飞行术】的进阶法术。

    【群体飞行术】

    可以让特定数量的人一同飞行的法术。

    “大师,请您将法师小队送入三层,这对接下来的战斗非常重要。”

    当孟德尔传达自己的意愿之后,战场的三千米高空上,所有陆地种族所无法触及的高度,一位女子凌空而立,青色齐肩短发,带点麻雀斑的小圆脸,不美丽却称得上可爱,她穿着青白色长袍,衣摆随风飘荡。

    颇有一种东方女侠的风范。

    听到脑海中所传来的孟德尔的声音,女孩的嘴角轻轻上扬,眼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睁开眼睛,露出一双历经风霜的双瞳,已经在瞳孔深处缓缓旋转的青色符文。

    她从手腕上卸下皮筋,背在脑后将不长的短发绑成小马尾,张开手,一柄半人长短的法杖在她手中浮现。

    “孟德尔啊。”

    她微微张开嘴唇,发出清脆的嗓音。

    “总算,到孤出手的时刻了。”

    “不然孤,深感寂寞。”

    少女握住法杖,掐出手势。

    “【狂风法术序列】”

    有一层楼高的魔法书在少女身后骤然浮现,随着她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魔法书展开,一张张书页翻动,然后在其中一页停下。

    “【群体飞行术】!”

    嗡!

    法杖顶端的宝石迸发出妖艳的绿色光芒,随着少女挥舞法杖的动作,巨大的三角魔法阵漂浮在她背后,上面被了各种雕刻玄奥的铭文,相互交织在一起。

    战场上的风开始越发狂傲了。虽然肉眼看不到,但在场的法师们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发轻松,一个法师的护卫轻轻踮起一跃,却发现自己失去了重力,漂浮在空中,他看着自己的脚离地面越来越远,脸上露出孩童看见新玩具才会有的神情。

    “法师队列所属。”

    少女清脆的声音在所有法师以及他们近身护卫的脑海中浮现“都别乱动,你们第一次接触【飞行术】,不要尝试操纵元素来让自己飞行,那样你们的元素感应力将会崩溃。现在,由我来操纵你们的身体,你们放轻松,不要释放任何法术,哪怕是遭遇敌人,我的狂风会保护你们。”

    听到少女的话后,几位好奇心过剩,打算操纵元素控制自己飞行的法师赶紧停下自己的动作,老老实实的让少女法师操纵自己飞行。

    风元素将法师与他们的护卫包围,在少女娴熟的元素操纵技巧下,他们缓缓升空,然后朝着支离破碎的法师殿堂三层飞去。

    三千米高空上,风将少女额前的一丝汗水吹散,无论说是压制狂躁不安的风元素,还是说将一个人的精力分成三十多份来操纵如此多的法师,【群体飞行术】对于她这个刚晋级史诗的人来说,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好在,只有这点距离,少女还是能承担的。

    “剩余距离30米,没有遭受反击。”

    哪怕在距离地面有三千米,少女也能清晰的观察着地面上的一举一动,她的声音落在漂浮在空中发的法师与法师护卫的耳中“剩余距离15米,即将抵达目的地,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法师们将法杖握在手中,紧张的盯着三层,护卫们握紧手中的兵器,仔细地观察三楼每一个角落,生怕从那里窜出来个人,对着他们一顿突突。

    不过现在看来,法师殿堂的人们似乎都将注意力放在二层,这个三楼的缺口反而没有人主意。

    “10米”

    “5米”

    不光是法师们在紧张,就连孟德尔与弗兰德也是面色凝重地看着他们。

    他们是这场攻防战能否胜利的重要基石,因为约翰给他们的命令是不光要赢,还必须要尽可能的保留下有生力量。

    战斗,可不仅仅是这一场。

    “已到达指定位置,正在进入法师殿堂三层。”

    少女喘着粗气,散去了维持在众人身上的元素,她散去手上的力量,道“失去视野,接下来的战斗就靠你们的了。”

    破碎的大厅中,法师们落在地板,发现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抽出法杖,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过后,所有法师身上都蒙上了一层法术护盾。然后,作为辅助的几位二阶法师,用体内的魔力汇聚元素,给前排的护卫与法师们加持一些状态类法术。

    【奥术武器·小型魔法辉光】

    【奥术护甲·小型原力护盾】

    【奥术增幅·小型法术强度增持】

    【奥术增幅·群体士气提升】

    因为实力的缘故,这些法师只能加持小型(一阶)法术。就算如此,却也让队伍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

    看着法师队伍落在三楼上,孟德尔不由得舒了口气。

    很完美,法师队伍已经抵达三层,只要他们占领那里,便如同喉中鱼刺般,插入法师殿堂的咽喉,切断四楼往下的支援,让二楼的军队吃掉那里的那里的法师护卫们,再然后打通整个三层。

    想必这时候,那些愚蠢的法师们都将目光放在二楼的战斗中,而没有人注意三层的这支数量虽少,却实力强大的小部队。

    哈哈哈。孟德尔忍不住狂笑出声,用一句东方的古语来形容,这招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五去其三,剩下的法师们靠人数堆都能堆死了。

    然而,就在此时。

    一层薄膜从天而降,它的生成速度快到令人发指,旋转一圈眨眼间,淡蓝色的薄膜已经将法师殿堂包裹在其中,从外看像是一个蓝色的鸡蛋壳。

    几名战士想要冲过薄膜,一脑袋撞上去反而被薄膜上的力量给弹飞了,打了四五个滚后,晕躺在地上。

    战场上的空气停滞了一瞬,如同孟德尔屏住的呼吸,如同所有人抽了一下的心跳。

    弗兰德与孟德尔一同抬起头,他们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人,如此之大的【壁垒法术】,将整个法师殿堂都包裹在其中,能做到这点的人毫无疑问是史诗等阶!

    史诗等阶的奥术法师。

    又或者比史诗的等阶更高。

    因为四阶狂风法师·安苏娜大人,在三千米的高空上审视着战场,如果连她都没有发现任这个法师是如何做到的。

    那说明,这个人的手段高超又或者比安苏娜大人的实力更高!

    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对现在的局势不利。

    非常的不利。

    弗兰德吐出一口气,果然,最令人担忧的意外情况出现了。

    ...

    三千米的高空上。

    安苏娜的状况已经不能仅仅用狼狈来形容。

    身上青色的法师长袍被凌厉的飓风撕的稀碎,暴露出的皮肤鲜血飞溅,一些伤口甚至可以看见肉里的白骨。

    “黑.....黑塔议员?”

    轻灵的嗓音传出了恐惧,那淡然的双瞳被惊慌所代替。

    在安苏娜的不远处,同样的青白色长袍,胸前是四个缓缓旋转的元素标志,飓风,流水,火焰,岩石相互交织在一起,组成玄奥的图案,缓缓流动,由此生出到彼处。

    在长袍的背后,印着一座高耸入云的黑塔。

    没错,高耸入云。

    仔细看那图案,不过是一座毫无特点的黑塔,待安苏娜晃过神,那座塔便不断放大,直冲天际,穿过云层,黑色反光的砖石,凸露的观景台。安苏娜甚至看到了围绕黑塔飞行的金属巨龙,它张开满是尖牙的血口,发出令人胆寒的狂啸。

    中年人双手交叉立在胸前,右臂上的有着四层环绕的栩栩如生的巨龙,代表着来着的身份。

    【黑塔四龙传奇·下层议会议员·元素学派狂风教授·高阶史诗】

    无论哪一个领出来都能响彻一方的名号,无论哪一个都是实力的证明。

    “滚,或者,死”

    中年人双目合拢,青色的长睫毛缓缓抖动,他语速很慢,能从其中感受到无法抗拒的语气以及深深的杀意。

    安苏娜的回答很简单。

    伸出手,巨大的魔法书凭空浮现,唰唰唰的翻动着书页,最后停在一幅玄奥的魔法阵上。同时,中年人伸出手,从腰间取下一本黑皮书,与安苏娜巨大的魔法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然而黑皮书上附带的魔法能量却远超一筹。

    “【狂风法术序列】”

    “【黑塔元素序列】”

    两个声音悠然传来,二人的瞳孔均被青光充满,没有听见他们吟唱咒语,空气中却完全被轻灵且狂暴的风元素所充斥。

    【安苏娜的多重龙卷风】

    【塔魔比亚狂风切割术】

    安苏娜张开手,五道小型龙卷风围绕她旋转,接着随着她的动作像中年人席卷而去,但是,没等龙卷风近身,便被看不见的线从头到尾分割开来,最后消散在空中。

    那看不见的线带着毁灭的气息向安苏娜逼来。

    “这!”

    同样是史诗等阶的法术,却在交手之时分出胜负,安苏娜知道自己离这个中年人有一定的差距,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

    脑子里闪过绝望的念头,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如同本能,安苏娜启动中指上的法术,紫光闪过,‘线’婉如遇到天敌一样,同样消散在空气中。

    【禁魔场】

    没有时间启动序列法术了,安苏娜很清醒,自己不付出一些代价怕是来活命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在这个时间,对手已经又完成一个法术。

    【风元素召唤术·史诗】

    “狂风,听我号令!”

    巨大的黑洞吞噬天空的蔚蓝,一团七米多高,穿着青色盔甲的狂风从黑洞中钻出,它扛着与自己等高的长剑,细长的红色眼睛第一时间便锁定了颇有些狼狈的安苏娜。

    “风元素长老?”

    安苏娜脑海里回荡着逃跑二字,看到风元素长老后她已经没有任何战斗的*了。

    每个风元素长老都是史诗等阶,实力不比她弱。

    光那个中年人她都不是对手,更别提再加一个风元素长老。

    不过?

    一个风元素长老?

    中年人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规则·元素亲和者】

    怕安苏娜不是想的太美好。

    因为规则的缘故,又一个传送门在中年人背后形成,一双细长的红色眼睛从法阵后面空洞的世界浮现。

    第二个风元素长老!

猜你喜欢: 《飞越三十年》 《重生之反套路人生》 《独家婚宠:军少,来一战》 《六公主她好可怜》 《也曾吻玫瑰》 《我与师妹捉鬼的日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