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万里冰原觅敌踪

    “娘!”
    天晋皇都,大将军府,黎刚跪在太君纳兰贺英面前,死死的叩拜在地。
    看着黑发间已经显现不少白发的男子,太君纳兰贺英嘴唇哆嗦着,久久无法开口。
    大厅内,除了太君之外,黎族各位长老尽数在列。
    黎鸿,小梅,秦观雨也在其中。
    太君不开口,没有人敢擅自出声,每个人都是看着跪拜在地的中年男子,眼神中闪过欣慰、心疼之色。
    按理说,以黎刚的修为,还不至于头生华发。其经历的苦楚和危险,从根根白发中,就可见一斑。
    “起来吧……”
    太君纳兰贺英终于开口了,尽管强撑着表面的平静,但略带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其内心的真实情感。
    “回来就好……”
    “娘……”
    人到中年的男子,听闻这句话,顿时痛哭失声,因为他愧对黎家,愧对上下的族人。
    若不是黎鸿异军突起,黎家恐怕早就遭遇了不测,作为曾经的黎族族长,他难逃其咎。
    “爹……”黎鸿走了过去,搀扶起因为心神波动而颤抖的父亲。
    “作为曾经的族长,枉顾族人生死,其罪难逃,从今日起,降为家族管事,负责家族子弟的日常修炼,若是再过怠慢,驱除出族谱!”太君纳兰贺英很是严词道。
    尽管眼前的男子是她的儿子,而且是黎家一族中叔伯辈中仅存的男子,但是其犯下的错,这么处置,已经算是手下留情。
    他也得给家族族人一个交代。
    “谢……,太君!”黎刚再次跪拜道。
    “哼!”一挥长袖,太君起身离去。
    看着洋装怒意,舞袖离去的奶奶,黎鸿心底一笑,奶奶再怎么说还是在意自己的儿子。
    黎鸿是黎家的定海神针,也是天晋皇朝的擎天巨擘,甚至是神龙大陆顶尖的武道强者。
    各位长老看着这一幕,满脸笑意,而又无奈的摇摇头。
    尽管黎刚犯下大错,但是其子,却撑起了整个黎族。对于前者,他们根本没有一丝怨言。
    当年之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的发展,他们也多少明白了里面的内幕。
    怨不得对方,妻子被人刺杀身亡,任谁都无法咽下这口气。
    奶奶还是没来探望父亲,而父亲也自知自己过错,心中愧疚没脸去找母亲。
    自己的庭院内,夜空繁星点点。
    院内凉亭下,只有父子二人。
    “父亲,明天我就走了!”喝干杯中酒,黎鸿开口道。
    “这么快!”黎刚下意识的说道。
    随机他眼神一暗,仰头闷干杯中酒,或许是喝的太快,冲的他咳嗽不止。
    以前,他是为了调查妻子被刺杀一事,到如今,妻子未死,反倒让他失魂落魄。
    因为,妻子去了中州大陆,而他,根本无法前往,入圣境啊,多少人梦寐以求,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到达。
    而且,妻子刺杀一事,牵涉到了中州大陆的强者,事情复杂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作为丈夫,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参与进去。
    不到入圣境,终究是蝼蚁……
    “你要小心,记住,父亲已经承受不住再次的打击……”看着相貌堂堂的儿子,黎刚动情的说道。
    “父亲放心!”
    黎鸿走了,仅仅是回来两三天就走了。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走了。
    烟渺派直接刺杀母亲的凶徒,他还未捉到,最主要的是,他要弄明白,那星家,到底在中州大陆是何等势力。
    只有彻底铲除了烟渺派和天星阁,弄明白对方的实力,他才能彻底的前往中州大陆。
    尊之境界,神龙大陆最强的修为,不到半日时间,他就出现在了万里冰原,这里也是烟渺派所在之地。
    至于天星阁,他都不知道在什么方位。
    看着茫茫雪山,一眼望不到头,他眉头一皱,黑白双煞是他心头刺,他能想到的,只有烟渺派。
    正在他毫无头绪间,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从一处雪山脚下走了出来。
    “郁乘风!”
    他依稀记得,几年之前,在上古遗迹之地,曾经和对方有过一点交集。那时候,对方就是烟渺派弟子。
    唰!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前方,让郁乘风心头一跳,他已经受了重伤,眼看着就要离开这万里冰原。
    “谁!”
    但是,待其看清楚前方的人影时,脸色大变。
    “黎……,鸿王大人……”郁乘风脸色凄苦的拱手道。
    他和这紫袍青年曾经有过一段渊源,他也曾经怀疑过,那个黎鸿是否就是鸿王。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曾经和他有过交集的少年,竟然真的是名震大陆的至尊强者,鸿王。
    要知道,当年,鸿王的实力,也就比他稍微高出一线。
    但,几年过去了,对方已经成为了尊境强者,修为之高深,他一生难以企及。
    “郁兄,发生了何事,竟然身受如此重的伤势?”黎鸿问道。
    说着翻手取出一颗丹药,递了过去。
    “对,鸿王大人,救救我师兄弟们,门主回归派里之后,不断召集派里弟子前往,时间一久,所有人察觉到了不对。”
    “直到昨天,有位弟子浑身是血的跑到派中广场上,大喊大叫,大家才明白,为何弟子越来越少。”
    说着,郁乘风眼露惊恐,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为何?”
    “门主竟然以弟子鲜血不知在凝聚什么东西,所有被他召唤去的弟子,都被他亲手杀害!”
    说到这里,郁乘风险些跌倒在地。
    见状,黎鸿脚步微动,出现在其身前,丹药送入郁乘风口中,灵力运转,片刻后才止住不断扩大的伤势。
    “你可知烟渺派在何处?”白脸断魂段无涯施展的诡异手段,让他都心头一跳。
    这些个老牌强者,底牌比他多太多,谁也不知,其最后最强的底牌是什么。
    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一个人。
    他灭杀天星阁阁主,重伤星家尊境青年,段无涯也知道自己的末日要来了,定然会拼死反抗。
    “鸿王要前去救人?”郁乘风眼神一亮。
    黎鸿的丹药何其珍贵,再加上他亲自为其疗伤,二者之下,郁乘风的伤势好了一半左右。
    “也是救人,但也是杀人!”黎鸿面色铁青道。
    【作者题外话】:晚了晚了,火电工作太忙,现在连周六周末也被剥夺了,所以没时间写,今天赶了一章,有些急促,但是火电想说,这本书不会有头无尾。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猜你喜欢: 《我的女友不是人》 《[足球]上帝的私生子》 《我的清纯大小姐》 《绝密宠爱,老公别乱来》 《绝对掌控》 《摄政王的通灵王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