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讨膳

    膳房很远,柳叶挎着篮子摸着黑去了膳房足足走了两刻钟。『→お℃..

    到了膳房外头时才看到,除了小盏的宫灯,里头都没有亮灯的。也是,今日主子们都去参加宴飨了,谁还会在这儿劳心劳肺的去做膳食。

    柳叶嘟着嘴不快地‘哼’了一声,空空的肚子也跟着应声似得咕噜一声响。

    她摸着肚子,晃眼扫过膳房,目光落在站在膳房外吃着葵花籽唠嗑的两个婆子身上。一个婆子高大肥胖,一个婆子有些矮,瘦骨嶙峋的。

    脑子里想起临行前才人的嘱咐。

    稳了稳心思,柳**直了脊背,挎着篮子向着膳房大步而去。

    柳叶挎着小篮子,肉嘟嘟的脸颊漾起笑,眼睛弯弯可爱极了,糯糯地道:“两位嬷嬷,可用膳了?”

    突然看到一个长得极为可爱又软糯的小团子过来,长得好不喜爱。

    “这是哪家的小丫头?长得怎这乖巧!”一个胖胖的嬷嬷拍着手说道。

    “嬷嬷,我是温才人宫里的大丫鬟!”柳叶嘟着嘴说道。什么小丫头,她可是才人身边的大丫鬟!最大的那个呢。

    站在膳房门口的两个婆子听这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哟,你还是大宫女呀!那可不得了。”胖婆子说道。

    柳叶听得脸红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还好啦,嬷嬷过奖啦!”

    胖婆子听着笑得更欢了。倒是矮婆子笑过之后盯着柳叶,道:“这个点你怎么没跟你家主子在徽猷殿参宴?”

    “就是,那儿多热闹,黑灯瞎火的跑这儿来作何?”胖婆子也觉得奇怪。

    “我家主子受伤了,没法去参宴。”柳叶说道,声音清脆:“还饿着呢,这才来膳房看看怎么回事儿呀。”

    两个婆子一听皆是肃然的站直了身子,对视一眼。从对面眼中看出小心和惶恐之后,回头看向柳叶。

    今夜洛阳宫大宴,徽猷殿那边特定了大厨房去做宴会的膳食。按常理来说,她们这边的膳房还是应该备着饭菜的,以防哪宫主子半路回了宫或者压根儿没去参加宴会。

    可今夜洛阳宫的宴会哪个主子不去?便以为所有主子都去参宴了,这边常用的膳房就停了。连火都没有点。

    要真是错漏了哪个主子膳食让人生生饿到了这个点,可就麻烦了。

    “你家主子是哪个?”胖婆子惴惴不安地问道。

    “我家主子是跟随皇上从镐京过来的温才人。”柳叶脆声回道。

    “温才人?”胖婆子声音带着疑惑,她们都是洛阳宫常住的宫人,没听过这个名号。转念一想这妮子总不可能瞎编个妃嫔出来哄骗她。

    于是也不待柳叶回答,便朗声道:“姑娘等等,奴婢这就去生火做膳。”

    柳叶没想到这么顺利,欢快地道:“好。”

    胖婆子转身向着膳房里去,将跨过门槛儿便被旁边站着的矮婆子拉住了。

    “怎么了?”胖婆子转头看着矮婆子问道。

    矮婆子扫了一眼柳叶,转头凑在胖婆子身边低语了几句。

    胖婆子恍然:“我说了,怎么有主子没去参宴,我们这边都不知晓。”

    柳叶奇怪地看着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的两人,问道:“不是要去生火做饭么?”

    话音落下,矮婆子转头,目光不善地看着柳叶:“现在早已过了做膳的点儿,让你家才人明日按点儿来取膳吧。”

    柳叶不悦,她想不通,怎么将才还说要做饭,这会儿就不去了。

    “不就是做一顿膳么,将才嬷嬷还说就去的,这下怎么又不做了?”

    “姑娘,做一顿膳食说着简单,真要做了就不简单了。你看看,整个膳房的人全走了,一旦生火还要我们两个厨娘去柴房取柴,这柴还有定数,柴房没人,我们得自己记,生好了火,做膳食,要什么菜什么材料,通通要去领,领什么,又得根据用膳主子的规格来决定,还得定量,你说说”矮婆子说着,将手一摊,一脸无奈:“这哪儿那么容易呢?”

    柳叶听得皱起眉头。听着好像,真得好麻烦……那要怎么办?

    在柳叶拿不定主意时,突然想起走前才人在她耳边嘱咐的话。

    “怎么做出来,又怎么个麻烦法,是你们的事儿。”柳叶回忆着今儿下午才人吓唬那小內侍时的姿态,尽量将脊背挺直,面上憋着眼睛鼻子嘴一块儿也不动,想要显得非常面无表情:“我的职责,只负责将膳食送到主子手中。”

    “不是我们不做,是实在没办法生火,还请姑娘见谅。”矮胖子说着解释的话,却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模样。说得不卑不吭。

    柳叶脑瓜里使劲回忆着才人对那小內侍说的话,挑了句适合的,故作冷漠地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家才人是被皇上厌弃的才人,才这般态度?”

    胖婆子和矮婆子同时低垂着眉眼避开柳叶的目光:“奴婢不敢。”

    就一句不敢?跟那內侍说的不一样啊。接下来怎么说?

    “不敢?我看你们敢得很!”柳叶说完,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说了。

    黑夜之中诡异地安静起来。

    柳叶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吓唬,认真想着才人下午说的话。

    倒是那胖婆子在诡异的安静中受不了了,抬头觑了一眼一脸平静地看着两人的柳叶,那张肉嘟嘟的脸再夜色之中若隐若现让人看不清。

    “我家才人若真的被皇上厌弃,会让皇上带着随行洛阳行宫避暑?”柳叶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一句有用的,搬出来说完又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才人说过,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有用的时候,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两个婆子听这话,心中皆是一动。还在思忖之中,却也没有松口。

    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这会儿连那矮婆子都按捺不住了,抬头跟着瞧了一眼默然不语的柳叶,暗叹一声好定力。

    深宫之中千丝万缕的恩怨情仇,不是她们见风使舵,而是大家都随风摇摆。若是她俩不跟大家一样……谁知道这些妃嫔往日跟谁有什么仇恨呢。

    对一个失宠的宫妃示好,那就是与跟她有仇的其他宫妃对立。

    所以不是她们这些下人八面驶风,而是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如此,动不如静。

猜你喜欢: 《女医门唯一男丁》 《[综]金木重生》 《病娇娇[快穿]》 《从地球踏上星空的修炼者》 《异界全职业传承》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