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佛门大势 使者商谈

    门玉帝的名头,在整个佛门里还算是响亮的。虽然和绝大多数的道门大仙们一样,这些佛门的大神通者们未必会对玉帝高看上一眼,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佛门的大金主,基本的尊重他们还是要有的。
    所以立刻的,被云雾说笼罩的灵山顿时就是响起了一声禅唱,然后一个双手合十,上横宝杵的菩萨已经是驾云飞了过来。
    这是佛门的护法天神韦驮菩萨。他本是婆罗门教的天神,后来被佛门擒住,方才转投了佛门。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是却也是深得信任。如今身负着看守灵山到场,护卫西天门户一职,已经是显示出了他的不同来。
    这不是什么小角色,所以太白金星也是认得他的。于是立刻的,他就对着韦驮菩萨招呼道。
    “原来是韦驮尊者当面,还请尊者转述,老道我实在是有要事要禀报佛祖。”
    “我佛如来已经得知了金星来意,还请金星跟上,如来世尊已经在大雷音寺内等候。”
    双手一礼,韦驮尊者对着太白金星微微一笑,就已经是为他引起路来。而在他的接引之下,灵山圣境已经是逐渐被他们二人深入,不过只眨眼之间,他们就已经是来到了大雷音寺之中。
    有道是,仙猿摘果入桃林,却似火烧金;白鹤牺松立枝头,浑如烟捧玉。彩凤双双,青鸾对对。彩凤双双,向日一鸣天下瑞;青鸾对对,迎风耀舞世间稀。又见那黄森森金瓦迭鸳鸯,明幌幌花砖铺玛瑙。东一行,西一行,尽都是蕊宫珠阙;南一带,北一带,看不了宝阁珍楼。天王殿上放霞光,护法堂前喷紫焰。浮屠塔显,优钵花香、正是地胜疑天别,云闲觉昼长。红尘不到诸缘尽,万劫无亏大法堂。
    作为西天极乐世界的中枢,阿弥陀佛的讲法之地,这大雷音寺当然是人间圣境。只是太白金星如今心事重重,可一点没有办法把心思放在欣赏风景上面。此时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眼下,这些象征着佛门的神通者身上。
    三千比丘,十大弟子禅音梵唱。
    十八罗汉,降龙伏虎,看门长眉,芭蕉布袋,挖耳沉思,探手开心,笑狮骑象,过江静坐,拖塔举钵,欢喜骑鹿。如成雕塑,各有妙想。
    十八珈蓝,美音梵音,天鼓巧妙,叹美广妙,雷音师子音,妙美梵响,人音佛奴,叹德广目,妙眼彻听,彻视遍视。宝相庄严,肃穆威德。
    此外还有四大金刚,神通广大泼法金刚,法力无量胜至金刚,毗卢沙门大力金刚,不坏尊王永住金刚。凶神恶煞,怒目生光。八部众神,千姿百态,各显神通。
    宝檀华菩萨,救脱菩萨,药上菩萨,药王菩萨,无尽意菩萨,除盖障菩萨,金刚拳菩萨,金刚手菩萨,虚空藏菩萨,准提菩萨,月光菩萨,日光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诸方菩萨高坐莲台,慈悲微笑。
    再加上那高坐在大殿之中,如同大日高照,镇压世界的如来佛祖,以及身边肋侍着的观世音尊者,代表着未来的弥勒佛和佛门战神斗战胜佛。可以说除了坐镇地狱的地藏王菩萨,十殿阎罗以及天庭里的那几个佛门神仙之外,整个佛门里的关键人物都已经是来了。
    虽然平日里如来讲法,这些家伙们也算是积极,但是像是今天这样统统到场的,那可是不多见。所以太白金星已经是非常肯定了,这是上面那位如来佛祖已经算出了自己来意,所以才摆下了这样的阵势,来款待自己。
    以势压人,很常见的手段。如果是以往,太白金星这种和气的家伙未必不会缩上一缩,退上一步。但是现在,他代表的可是天庭,可是玉帝最后的希望。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退缩的。不仅不能退缩,甚至说还要进上一步。
    所以立刻的,这个道门老倌儿就已经是一撩紫绶仙衣,大步地走上前去,拱手道。
    “天庭巡查使者,太白金星见过如来佛祖,诸位菩萨。”
    “原来是太白金星当面,不知玉帝大天尊派你前来我灵山,是所谓何事啊。”
    端坐在上面的如来佛祖微微一笑,显露出一派和气的风范来。但是,作为聪明人,太白金星可不认为对方这样的态度就一定是什么善意。
    他这是先声夺人,好在接下来的谈判里占据主动的做法。而作为求人的一方,太白金星对于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可奈何的。他只能咬咬牙,然后拱手道。
    “实不相瞒,天庭正遭大劫。有上古八主归来,想要重夺天庭。玉帝法驾不保,所以派老道前来,请佛祖出山,扫清寰宇,匡扶正朔,助玉帝一臂之力。”
    “咦?玉帝那老儿终日打雁,今天终于被雁啄了眼儿了?”如来还在微笑不语,似乎在盘算厉害。那个从来都不怎么老实的猴子却已经是开口大笑了起来。“难得,难得,真是难得。可惜我不能随便离开灵山,不然我一定要看看,这玉帝老儿现在是个什么脸色。”
    猴子当年可以说是被玉帝害得不轻,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开口嘲笑上几句实属正常。这要是以往,太白金星笑笑也就过去了。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他不论是身份还是使命,都不能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所以立刻的,他就正色说道。
    “斗战胜佛慎言。玉帝是三界至尊,天庭共主。便是危难之际,也绝对容不得人对其有任何的污蔑。即便阁下是佛门尊佛,也没有这个资格。所以休要继续,否则别怪老道不念旧情。”
    这番话,太白金星说的绝对是义正言辞。甚至说为了显露出他的决心来,他不惜是催动法力,从紫绶仙衣上荡起层层的三昧真火来。
    只是一个客人,却露出这样的态度,这不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不合适的。而从猴子自己的角度来说,这也是让他非常不能接受的。
    猴子天生地养,性情桀骜,野性难驯。就算是如今入了佛门,心里的那股野性也是难以磨灭的。对于他来说,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缘。而遍数整个天庭,能真正和他算得上是朋友的,怕也就只有眼下这个太白金星了。
    当年他几次三番的触犯天条,也就是太白金星数次在人前说情,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惜这猴头桀骜难驯,不服管教。天大的机缘都让他发浑做了恶孽。到最后更是犯下泼天大罪,让太白金星也饱受苛责。所以说到底来,猴子是欠了太白金星的。
    这一点猴子也知道,所以打那之后他都是在刻意的想要和太白重新交好起来。而太白也是个好说话的,虽然说当年猴子的确是坑害了他一番,但是他还是认了这么个朋友。两人重修旧好,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在如今的这个问题上,哪怕是朋友,也是不能乱说话的。
    猴子触犯了这一点,他却不明白其中的缘由。这让他心中怒火顿生,却是有无处发泄之感。他不可能对太白这个朋友发难,也不可能在如来的面前造次。所以他只能憋着,而这一憋,立刻就让他脸上泛起燥红来。
    猴子是心猿,念头百转不定,就算是成了佛也一样如此。要知道,佛在最开始的时候指的可是大觉悟者,大智慧者。若是随随便便打杀几个妖精,渡过几个劫难就能成佛的话,那么佛也太廉价了。
    说到底,猴子身上的这个佛位也是虚的。是西天佛祖封的一个官职,一个象征性的东西。并不是代表他真的正了佛陀果位。那是横来竖去都只有五个的位置,不是他一个棋子所能觊觎的。
    他本质上其实还是那个打破冥顽的孙悟空,那个敢于打上天庭的泼猴。只不过是碍于佛祖的手段和威严,他才不得不收敛了性子而已。这一点,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太白也不例外,所以他根本不管猴子脸色上的变化,而是注视着沉默不语的如来佛祖,追问道。
    “不知道如来佛祖是如何考虑的呢?时不待我,在这么先去,玉帝大天尊可就危险了。”
    “降妖伏魔是正道,贫僧自然责无旁贷。不过,如果那真是八主回归的话,恐怕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太白使者当知,八主毕竟是天地正朔。名正言顺统御这一方世界的存在。我佛门终究只是外来之客,岂能反客为主,对主人家不利呢?”
    如来摇头,道出难处。而这却是让太白心中冷笑起来。俗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这佛门之地自然也不能免俗。之所以说的那么好听,不过是筹码不够的托词而已。毕竟这个时候,玉帝的面子可是不好用了。
    “我这有玉帝诏令。只要佛祖愿意出手,玉帝愿意助佛祖弘法。天界四洲,大开方便之门,绝无二话!”
    早就预见了这一点,太白立刻拿出了杀手锏来。而看到这一幕,佛祖立刻便是一笑,然后却是微微摇起头来。
    “不够。还差一点!”

猜你喜欢: 《重生之再奋斗》 《农门药香》 《全能鬼剑系统》 《一流天师[重生]》 《红楼之林如海》 《大唐终极交易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