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邪魅外道出,群魔乱舞

    那怪物的脸面上,双目紧紧闭着,嘴角却露着冷笑。. .而赫特尔原本的面目上,双目仍然睁开着,但瞳孔已无神采。而“赫特尔”的躯体当中,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身躯进一步的变化着。

    最令在场人悚然的是,他脖子上的两个头颅正在互相融合着,或者说是那属于怪物的一张面孔正在吞噬着赫特尔的面孔。

    见此情景,原本与熊青争斗的玄白真人柳眉一竖,剑光一转化作万千银丝,如闪电般拢向赫特尔!

    论修为,玄白真人自然比不过熊青这修炼千年的天妖,但玄白真人若真正展开自身那精妙御剑之术,拼个你死我活,熊青也未必敢直撄其锋。先前,玄白真人尚有顾虑,今日魔道纷乱,她与两名弟子误打误撞搅进魔道一滩浑水,身陷其中。虽说她有心除魔正道,但若能寻机会离开这是非之地,再图以后,才是玄白真人的想法。

    但此时此刻,玄白真人却敏锐地觉得,那个“赫特尔”才是真正大敌。所以,她倒转仙剑,挥洒剑光,一时间天上地下都仿佛布满了她那凌厉仙剑,迫得众人呼吸一滞。

    邵珩目光也不由为这漫天剑光所夺,刹那间有一瞬的迷失,但下一刻他立即回神断喝道:“玄白前辈小心!”

    出手的正是熊青。

    银环受伤,朱君尚沉浸在震惊之中,熊青悄无声息地往前一踏,而后一掌推出,如劈山裂地,劲力所过,如同风暴,不偏不倚正往玄白真人背后打去。

    玄白真人此刻全力御剑,后背全然大开,而其余人就算如邵珩一般发现了熊青偷袭,也救援不及。

    除非玄白真人自己撤回剑势回护自身。

    实际上,熊青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但是玄白真人没有这个打算。

    此时场上其他人也已反应过来,纷纷出手。

    有的企图半途打断熊青的掌力,有的如玄白真人一样攻击那半空中的“赫特尔”。邵珩右手手指急速连点,一瞬间发出数道气劲攻向熊青,同样是想迫熊青分神。

    紧接着发生的事,不过电光火石之间。

    剑域、龙胤卿还来不及惊呼,先见熊青那宏伟厚重的掌力结结实实打在玄白真人后背处。碰撞之间,玄白真人素净道袍微微一亮,她果然没有任何回护之举,只凭身上仙袍和本身修为硬抗了熊青一击。

    她身躯剧震,嘴角分明有血迹,但她眼神更厉,空中漫天剑雨愈发密集,如同张开一个巨大牢笼,要将笼下妖魔斩成无数碎片!

    “赫特尔”怪脸上微微扭曲,看不出是惊恐或是嘲讽。

    不止玄白真人,费案的红线针也发出刺耳尖锐的呼啸,饕餮老魔的浓浓血运和白骨宫殿亦如山海倾。

    幽离幻境之中狂风不息,修为低些的需竭尽全力才能站稳。然而那无孔不入的寒意,如针般刺入肌肤,深入骨髓,十分难熬。

    可他们目光都一错不错地盯着,生怕眼睛一眨,前方又翻天覆地。

    只是,无论南宫北斗等人如何努力,也看不清那究竟发生什么。

    邵珩的攻击被熊青护体真气隔开,而那“赫特尔”也似乎并未被玄白真人等人击杀。

    剑光红线血海散去,“赫特尔”神情痛楚,满身鲜血淋漓,显然是被玄白真人飞剑所伤,但竟无一处致命。

    玄白真人此刻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张口吐了一口血,却再次举剑而上!

    “此獠有异,当先斩杀!”费案呼啸一声,其余人犹豫了一下,也隐约觉得不好,纷纷行动。

    祝合欢断了一支臂膀,银环伤了本体尾部,却都忍痛出手继续阻拦熊青。

    朱君、破戒和尚都协助玄白真人与费案迎上了“赫特尔”,饕餮老魔则依旧张开血色屏障,挡在独孤骥的四面八方。

    邵珩也高高一跃,直面上了独孤骥。他指尖气劲如剑,体内雪山好似不断融化,源源不断地力量汇入手中。

    熊青那边受到了祝合欢和银环的拼死阻拦,神情也十分凝重;而那怪物“赫特尔”面对三名元婴高手,尤其其中还有一名剑仙的境地下,也是左右腾挪,却不正面回击。

    唯独独孤骥这边,邵珩与饕餮老魔虽一左一右挟裹着他,但一时间却没有真正动起手来。

    狂风紧,天昏地暗。

    宫琴儿眼前好似斗转星移,她也一直在观察赫特尔,突然发现在属于赫特尔的那一张脸上,隐约浮现挣扎的神情。

    于是她心中一动,脆生生地喊:“赫特尔!你身为巫族人,却忘记了巫神的教诲,直至今日仍不肯悔改么?”

    此言说完,那怪物在空中闪躲的身影明显一顿,被玄白真人的剑光擦了一下。

    宫琴儿见状暗道“果然如此”,愈发高声继续:“巫族之人需终生侍奉巫神,你身为前巫咸弟子,起初行差踏错,然而后来却不肯悔改,至今为虎作伥。如今被这等怪物所噬,是不是算咎由自取?”

    她嘲讽的话语,令原本属于赫特尔的那张面孔上扭曲一片。

    挣扎、痛苦、厌恶……邵珩见到的赫特尔从未有过这样深刻复杂的情绪波动。

    “赫特尔……”海摩藏终于忍不住出声,甚至不顾这天地间肆虐的混沌之风,露出些许身影:“孽徒,你当真要任由这魔物夺了你神智和躯体么?你可还记得巫神教诲,可还记得我族代代相传所需要警惕的大敌?”

    “嗷呜!”那怪物仰天痛呼,原是玄白真人看准那怪物一时失神,剑光绞杀而过,斩了赫特尔一只手臂。

    费案和破戒和尚见了,精神一振更加紧攻击,想先将这不知底细的怪物先斩杀干净。

    他们与玄白真人的感觉一样,总觉得这个怪物若不及时灭杀,只怕会有更大的灾劫。

    邵珩虽全神贯注在面前尚诡秘的独孤骥身上,但也分了些神识关注着“赫特尔”那边。眼见玄白真人似占了上风,心中一喜。

    那怪物旁人可能不明所以,但邵珩却已察觉到,赫特尔此刻身上的气息与当年在灵玑洞天里他遇到的怪物十分相似。

    这时,独孤骥突然开口:“可惜可惜,虽同为族人,甚至师徒,也未必就能参透亲近之人所思所想。小丫头,当初赫特尔为何行差踏错?是你外祖父宫大宗主布局蛊惑所致,令他不容于巫族。我替他将宫宗主囚禁百年,赫特尔可从未后悔助我一臂之力。”

    宫琴儿面色一变。

    “可惜你若仅仅是巫族圣女,再加巫咸大人一呼,也许他还能有所动容。可惜……你不仅是巫族人,还是宫家之后。”独孤骥笑了起来,“更何况,赫特尔亦有自己的心中抱负,如今这模样、这结果,他早已知晓。”

    独孤骥话音刚落,破戒和尚就如同破袋一般飞起,被漫天混沌之风吞没,一时不知生死。朱君展开巨大的本体,轰然煽动着烈焰般的翅膀,在空中盘旋着。

    费案的红线针黯淡一片,他自己则脸色青白,连连咳血,而玄白真人虽仍立于空中,但不知为何她飞剑似乎受到了桎梏,难以施展。

    而原本被四人所围攻的“赫特尔”身躯再度暴涨,脖子上两只脑袋诡异得融合在一起,原属于赫特尔的面容十分黯淡且变得如另一张面容般青灰一片,只保留着一个令人心中发寒的笑容。

    分明被玄白真人斩断的一只手臂再度长了出来,甚至不知一只。

    那怪物如今除了原本是赫特尔的一只手外,生出三条青黑色的臂膀,臂膀之上布满细密的鳞片,手分四指,如同尖爪。它的头顶上还有四个鼓包,正不断地生长着,眨眼间长出四支弯曲的黑角。

    邵珩眼角抽动,目光狠厉地看向独孤骥。

    不等他动手,就听见宫琴儿附近传来一声惨叫!

    所有人大惊失色,只见那怪物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瞬移到了那巫族圣兽附近。它原本想抓宫琴儿,但圣兽反应极快,张开翅膀狠狠一挥,那怪物也不纠缠,反身随手一抓,却抓住了藏在附近的程风雷,生生将程风雷撕成两条。

    不止如此,它当着众人的面,掏出程风雷丹田金丹,如同糖粒般丢入口中大嚼了起来,目光还意犹未尽地瞥向众人。

    这般残虐,令除了熊青和独孤骥之外的人纷纷色变心寒,更坚定了必须铲除此獠的心。

    “墨迹什么?还不动手?”面对拼命的祝合欢和银环,熊青也一时脱身不得,当即道。

    果然,那怪物“呵呵”一笑,刹那间移动到那一块青黑色的石碑上方,四只手臂齐舞,呈现一个怪异的姿势后印在那石碑之上。

    “轰隆”,天地之间有什么东西震了一震。

    伴随着这一震动,邵珩也感觉到身体之中有什么东西震了一震。

    连云山脉之中,好似也有数个地方因此发生了震动。

    所有人目光都被幽离幻境中那块石碑所吸引,石碑上龟裂的痕迹中金光急速抖动着,像是在镇压着什么,然而却节节败退,一点点黯淡了下来。

    一道极深的裂痕张开,仿佛是一只眼睁了开来。

    猛然间,无数道赤红色的烟气自那裂痕之中急速飞出,化作一只只没有人见过的妖异怪物。有的四足单首,有的六足双头,无一例外的头顶双角,有着尖锐的爪子和坚硬的鳞片。

    在红色烟气之中,还出现了一个人影,与“赫特尔”类似,却更加纤细,其头顶的角也更为小巧,远远看去与人族差不多。

    这人影出现后,向周围扫了一眼,冷冰冰地发出两个短促音节。

    所有妖异怪物齐声嘶吼,冲向所有人。

    邵珩刚想抬手,突见独孤骥嘴角浮起笑容,心中一个咯噔。果然脚下地面如巨兽张开了嘴般,天空砸下一团黑影,将他吞没。

    电光火石之间,邵珩弹指射出一粒珠子至宫琴儿手中。

    宫琴儿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珠子:危机时刻,邵珩竟然还将天幻幽珠丢给了她?

    “邵珩!”宁青筠扑了出去,却连他衣角也抓不住。

    邵珩与独孤骥,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猜你喜欢: 《无极圣手》 《正室策》 《大宋有妖气》 《变身咸鱼少女》 《末日重生之游戏进化论》 《兵武神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