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插曲之心理博弈

    张夜感叹:曾有木兰替父从军,今有我张夜替人育女,若传为美谈,未必不会同样流芳百世。.『.

    人这种生物,其实不论活几辈子都难说活得透彻,张夜就是这样。

    不过他自己虽然也没太活明白,但给诗月公主当当人生导师还是绰绰有余。

    从自尊自信到待人接物,张夜全给诗月公主梳理了一遍,一整套思想教育的大纲信手拈来。

    大道至简,他时不时穿插几个寓言故事,当真说得诗月公主眸中泛光,如醍醐灌顶。

    同样是嘴炮,张夜自认为比起两女吵架有营养得多,不仅满满的正能量,还能帮助诗月公主的人生拨乱反正。

    “身为长女,身为公主,矜持的必要性何在呢...朕来给你讲个故事...”

    张夜口若悬河,就在诗月公主认真反省学习的时候,秦梦也终于结束了跟路雨安的各种倾诉,离去了。

    接着,张夜突然就体会到一阵寒意,且诗月公主无恙,貌似只有他有感觉。

    “有杀气?”

    张夜神识迅速外放,但很快对方就主动找上门来,一个缺少感*彩的冰冷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张夜,你个骗子...”

    “雨安?”

    “说,你现在是不是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呃...哪个女人?什么女人?我不就认识你一个女人吗?”

    “关诗月!你是不是在她身上!”

    “雨安,这个你必须听我解释...”

    张夜的人生讲坛正开着,却没想到后院起火,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一定是秦梦在临走前打了小报告。

    “父...皇?”

    然而,更让张夜感到棘手的是,他在慌忙中,窜台了。

    原本跟路雨安的交流,被他投放到了公共频道,他的一通应答,在回复路雨安的同时,也全部传到了一脸恍惚的诗月公主耳中。

    “大毛你等下,父皇有点急事。”

    张夜没想到犯了如此的低级错误,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这起火就要先灭火源才是。

    于是,他先粗暴中断诗月公主这边的问题,打算先向路雨安说明情况。

    “好,你解释吧。”

    还好路雨安不是来一套“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那种类型。

    但是,张夜话到嘴边,却发现一个问题。

    自己好像没什么可解释的...

    诗月公主穿上他是一回事,而他在面对路雨安时为了避免麻烦,也的确没说实话...

    因此,路雨安说他是骗子,好像并没有毛病。

    “嘶...好诡异,明明感觉自己挺无辜,但怎么分析下来不是这么回事呢...”

    他一时间陷入心理学怪圈,但张夜不愧是张夜,能在纷杂里找寻真我,在迷乱中求得了问题的本质。

    路雨安生气真的是因为自己骗她吗?

    显然,是有一部分,但归根到底,还是自己被穿到了诗月公主身上这个事实诞生了,从而才引出其他问题。

    所以,路雨安生气,主要还是因为诗月公主穿了张夜。

    那么,为什么路雨安会因此生气呢?

    张夜很机智,他没有去深究这个问题,而是把这个问题抛给了路雨安。

    “雨安,我没说实话是因为知道你肯定会生气,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被关诗月暂时穿一下,你就会生气呢?”

    路雨安明显有点愣神,无意中开始踏进张夜反客为主的圈套。

    “这还用问,她可是关诗月!”

    张夜柔声道:“可之前你不是答应我,出狱前不再跟她较劲吗?”

    “我没有啊...”

    “不,你有。我本为一铠甲,被人穿戴是正常的事,现在铠甲暂归关诗月,她穿上身很自然,你却因此而生气。试问,如果不跟她较劲的话,你又怎么会因她区区关诗月而生气呢?”

    路雨安脑子有点乱:“可,那毕竟是关诗月啊,我的东西被她...”

    “雨安,我要纠正你一下。”张夜很温柔却不失郑重,“首先我不是东西,我有独立的人格,不被任何人拥有...”

    路雨安心中无端一揪:“我也一样吗...”

    “是的。”张夜张弛有度,“从独立性讲,是这样的,但是从感情上,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你师父,所以你可以拥有我,我也可以拥有你...”

    这话有些迷离与暧昧,听得路雨安心中升起一股奇特的酸甜滋味。

    “其次,你不要纠结于关诗月。”张夜继续道,“关诗月只是一个名字,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把这个代号拿掉之后呢,她又是谁?”

    路雨安彻底懵圈,俏脸凝重,说不出的纠结。

    “不知道?好,我来告诉你。把代号拿掉之后,她,对你来说就是‘别人’,如果硬要客观与宏观地分类的话,她对你来说,就是‘别的女人’!”

    路雨安的思路开始跟张夜汇合,口中喃喃:“别的女人...”

    “对!去掉‘讨厌的’、‘敌对的’等等这些标签,透过现象看本质,她就是‘别的女人’!”

    张夜顿了顿道:“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因为别的女人暂时穿了一件独立自主的铠甲,就要生气呢?”

    路雨安沉默了,她答不上来。

    或者说,她心里模糊有一个答案,但却说不出口。

    她不在乎什么铠甲,只在乎张夜。

    她也不在乎谁穿了她的铠甲,只是不想张夜跟别的女人贴身相待。

    一想到张夜跟她以外的女人有亲密的接触,她心里就会小小地疼一下,她不清楚这样的情愫到底是什么,也不愿去刻意探询。

    她是路雨安,北郡路家的天之娇女,傲骨天然,却因为张夜的出现,经历了许多不曾预料过的事,发生了或多或少不曾预料的改变。

    天性也好,骨子里的骄傲也好,长时间养成的性格也好,有些话,比如张夜问题的答案,她就是说不出口。

    “除了我,不想别的女人碰你这种话,怎么可能轻易说得出来...”

    路雨安心里默默一句,娇嫩的唇瓣却紧紧咬着。

    然而,那股异样的情愫又冒了出来,酸楚涌上,少女的心理防线崩溃,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鼻子一皱,梨花带雨带着罕见的哭腔:

    “张夜...你听着,今后不管发生什么,永远不准离开我...”

    “嗯,我答应你。”

    问题虽然无果而终,但是张夜笑了,不仅因为成功度过一次危机公关,也因为少女的话语如一道暖流淌进了他心里。

猜你喜欢: 《官途:第一秘书》 《海贼王之法神有话说》 《校园至尊兵王》 《三国志系统》 《超级透视小村医》 《网游之白帝无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