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半个时辰以后,西方八天之外的某处,群山上空有两道流光急速划过,那流光更是最终隐没在了更远方群山的不知名处。ωヤノ亅丶メ....

    这两道流光,自然就是桓因和青衣所化。他们最终在群山中极为隐蔽之处落了下来,找了一个山洞,钻了进去。

    “砰”的一声,青衣将拎在手里正不断挣扎的躯体一下丢在了地上,让那躯体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以后,哀嚎出声,更是不断咒骂。

    桓因小心翼翼的将已经神志不清的东皇钰儿给放到了地上,然后开口到:“你要是再叫嚷,我就直接割了你的舌头!”

    此话一出,山洞之中回荡着的哀嚎和咒骂立马就消失了。只见那躯体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有些畏惧的看向了桓因。

    桓因也看向了这个人,看向了这个斯利家的少主,最终冷冷一笑,说到:“一路叫得跟杀猪一样的,好不烦人,也配自称少主?”

    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咳出了不少的鲜血。这说明,桓因倒是没让青衣在这一路上善待这个俘虏。终于,只听他说到:“我斯利纳伽是斯利家的的独苗,你……你敢如此对我,就不怕我斯利家报复吗?”

    “哈哈!”桓因突然大笑了起来,然后说到:“就你那个熊样儿,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虚张声势?青衣,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桓因一声令下,青衣直接就大步朝着斯利纳伽走了过去。斯利纳伽一见青衣有所动作,整张脸瞬间变得完全煞白,更是浑身发抖的往后退缩,一边急忙大喊到:“等……等等,我……我有话要说!”

    这一路上,桓因早就看出这斯利纳伽不过是个脓包而已,不然也不会一路叫嚷。所以桓因知道,任凭他如何嚣张,稍微一吓,便就立马要回到原形。

    桓因摆了摆手,制止了青衣的动作。桓因倒是很想听一听,这时候的斯利纳伽到底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不然的话,下一次我不会再制止青衣。”桓因冷冷的开口说到。

    斯利纳伽有些畏惧的看了几眼青衣,然后眼珠转了转,说到:“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家大长老似乎都很忌惮你的样子?”

    桓因完全没想到,斯利纳伽开口说出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第一次与这斯利纳伽在不周山中相见的时候,他还觉得这斯利纳伽比烈般若要强上不少,现在看来,桓因还是高看了他,这个脓包,只怕比烈般若都还不如。

    越看斯利纳伽越是觉得厌恶,很快又不自觉的想起了他之前对东皇钰儿做的丑事,桓因瞬间就对这斯利纳伽再没有半点儿耐心了。只听桓因开口到:“青衣,拔了他的舌头!”

    “啊!”斯利纳伽顿时惊恐万分,一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一边往后退缩。看来他的智商是当真够呛,似乎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主动权早已不在自己手里,自己说话应该句句都有价值,这样桓因才会有耐心。

    无论斯利纳伽怎么退缩,自然都是快不过大步前进的青衣的。终于,青衣如同抓小鸡仔一般的一把将斯利纳伽给拎了起来。斯利纳伽双脚不断乱踢,更是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可是,青衣只是稍稍一用力,斯利纳伽的一只手立马就被他强行掰得变了形,扭曲的从他的嘴上移开了。

    斯利纳伽的这只手显然已经被完全折断,剧痛让他的另一只手也无法继续保持捂嘴,他更是痛苦的尖叫了出来。

    桓因并没有看斯利纳伽一眼,他对斯利纳伽这种小角色本就不会关心太多。而青衣身为傀儡,更是冷酷无情。于是,接下来斯利纳伽便看着青衣的手朝着自己长大的嘴伸了过来,正是要直接拔掉自己的舌头!

    斯利纳伽始终是在温室中长大的大少爷,从出生至今都被斯利家中之人如众星捧月一般的对待着。所以,真正的残酷,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甚至也没有去设想过。

    也正是因为这些,他的天真才一直保持到了刚才,保持到了他的手被青衣硬生生掰断,保持到了看到青衣的大手伸向他的嘴。

    不过,这一刻当他终于确认了桓因的冷漠,确定了青衣的冷血时,他似终于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发现了,原来这世上真有如此无情之人,真有这般冷酷狠辣之事。

    强烈的求生*让得斯利纳伽的脑子开始第一次飞速的转动起来,尤其是想到自己若舌头真被拔掉,那怕是比死了还要难过。于是,他第一次开始认真的思考到底什么才能救自己,才能让青衣住手。

    “东皇姑娘中的是我家大长老的独门秘术,只要没有他破解,这西方八天没人救得了她,她永远都会神志不清!”眼看青衣的手距离自己已不足半寸,斯利纳伽突然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斯利纳伽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帮到自己,可在他第一次认真的思考之下,他能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终于,他算是聪明了一次,于是他听到桓因说了“等等”。

    青衣的手停下了,停在了斯利纳伽的嘴边。斯利纳伽看着近在眼前的大手,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说具体些。”桓因开口到。

    斯利纳伽看了一眼正在设法运功让东皇钰儿清醒过来,却始终都没有效果的桓因,开口到:“大长老用的是一门上古秘术,我斯利家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会,恐怕这世上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因为记录那秘术的古卷被大长老终日贴身保存,从不外传。”

    “这上古秘术很强,机巧特别多,一旦施展成功,则非恰到好处的破解之法不可逆转。就算是修为高深之辈想要强行破除,也多半不能成功,甚至还会危及到被施法者的性命。”

    “我……我劝大人还是收手的好,不然的话,恐怕救不了东皇姑娘,还会害了她。若是大人施法不当,搞不好她就再也清醒不过来了。”

    听完斯利纳伽的话,桓因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之前他已经尝试过多次救东皇钰儿了,可正如斯利纳伽所说,东皇钰儿并非中毒,也并非中了一般的道法,所以无论他怎么尝试,竟然连门都没有摸到,全无头绪,甚至还有一次差点让东皇钰儿全身气血乱窜。

    看起来,斯利巴加湾对东皇钰儿所施展的手段果真非比寻常,甚至有可能是堪比缚魂诀一类的偏门儿诡道。

    不久后,桓因再次看向了斯利纳伽,说到:“那你来说说看,我该怎么办。”

    斯利纳伽眼珠不断的转动,最后咬牙说到:“大人,东皇钰儿对你很重要,你不能放弃她。既如此,救她的唯一法门,就是请我家大长老出手。所以,只要你把我安安全全的送回斯利家,东皇姑娘定然就会有救的!”

    “哈哈哈!”桓因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觉得眼前这个斯利纳伽突然变得有些聪明了。

    不过,他却并没有半点儿要接受斯利纳伽建议的意思,而是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了山洞洞口的方向,对着那空无一物的地方大声说到:“我想,除了他所说的方法以外,其实还有另一个方法可以救这位姑娘,不知道友是否认可?”

    听桓因的意思,这里似乎还有一个人。斯利纳伽猛然朝着桓因所望的方向看了过去,却是只看到了外面的光线从洞口透进来,再无其它。

    “他在对谁说话?”斯利纳伽正如此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卡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手一松,自己已经落到了地上。

    然后,他便看到青衣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山洞的洞口处,直接把洞口给挡住了。

    “怎么,还当真以为我在对空气说话吗?”桓因笑着开口。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洞口处,明明什么也没有。可是,却突然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猜你喜欢: 《闪婚老公别乱来》 《假面骑士之天道》 《神悯》 《金玉为尊》 《超级兵痞》 《神级高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