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坐而论道化阴阳

    某“两位先生也都知晓,某出身玄门!”
    见卢植和蔡邕如此,林沙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说对两位品行的认可,就是真传出去了,以他的实力难道还不能脱身而走么?
    鸿都宫门这边的守卫力量不算太强,每天都有大量学子进出宫门,宫门守卫不可能每次都认真仔细的检查。
    再说了,能入鸿都门学的学子,哪一个不是出身豪强之家,都是从小接受教育的精英,皇帝就算只是做个样子,也不可能派遣精英宫卫过来守门,实在太过浪费了。
    以林沙的实力,从宫门内杀出去,并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只是那样一来,以后他短时间内,很难再继续在雒阳混迹。此时东汉王朝的权威尚存,当今皇帝行事虽然荒唐,可刘氏皇族坐江山四百年,积累下的威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除的。
    当然,事情不会坏到那一步,林沙对卢植和蔡邕的人品还是相当认可的。
    卢植和蔡邕齐齐点头,林沙的来历他们早就知晓,在玄学一道上的造诣相当深厚,放眼整个大汉能比得上或者超越的也没几个,当然是指明面上的玄学大家。
    “玄学讲究阴阳平衡,其实朝堂也是如此!”
    在两位坦荡君子跟前,林沙第一次说出了心里话:“只有朝堂局势保持平衡,当今陛下才会放心!”
    这个……
    卢植和蔡邕悚然一惊,他们还从来都没从这个方向,看待朝堂之事。
    只是……
    “异度,某承认你说得很对,可是宦官专权祸国殃民!”
    蔡邕才子脾气发作,直接将心中想法道出:“就算要平衡朝堂局势,也用不着推出宦官啊!”
    卢植虽然没有开口,但脸上神色分明十分赞同。
    林沙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突然反问:“那伯喈先生说说,当今陛下除了信任熟悉的宦官之外,还能相信谁?”
    这……
    蔡邕和卢植一下子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这个问题看似不难,其实相当刁钻,仔细思索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扪心自问,当今陛下肯定信不过世家大族,不然也不会掀起党锢之祸,并且一点松绑的意思都无。
    别看蔡邕和卢植等相当一部分‘有识之士’,费劲心力四下奔走,只为替党人松绑减压,可当今陛下的态度十分坚决,除非出现重大变故,否则基本不会主动退让!
    就连今年出现了日食,连太尉陈球都被迫削官谢罪,一干‘有识之士’纷纷呼吁,结果当今陛下依旧不为所动。
    由此可见,当今陛下对世家大族的防备之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信任!
    而除了世家大族之外,当今陛下能够放心信任的势力,除了宗室就只有宫里熟悉的宦官了。
    没理会卢植和蔡邕的反应,林沙自顾自说道:“宗室就不用说了,当今陛下对宗室还是相当优容的!”
    确实优容,不然等当今去世后,天下十三州足足有四州官府首脑是宗室一脉,还有不少都是地方郡国首脑。
    这样的支持力度够大了吧,不然任刘表如何有才华,他想单人独骑坐上荆州老大的位置,怎么可能?
    要是背后没有大汉朝廷的鼎力支持,荆州地方势力谁知道刘表算哪棵葱?
    还有刘焉刘岱刘虞,都是刘氏宗室的掉性代表。
    可在十八路诸侯讨董期间,也就一个刘岱愿意出兵,最后还闹得相当不愉快,另外几位的表现实在叫人心寒。
    当今皇帝刘宏虽然行事荒唐却不是傻子,对刘氏宗室的支持力度也只能到此为止,不然可能就会危及其帝位!
    这一点,无需林沙提醒,卢植和蔡邕全都门儿清。
    “再说世家大族,两位先生都是坦荡君子,难道看不出世家大族的势力已经大到一定程度,影响到了当今的皇权稳固了么?”
    此言一处,卢植和蔡邕脸色赫然大变,看向林沙的目光十分不善,气氛一下子变得相当紧张。
    林沙但笑不语,这么点子紧张气氛,哪能影响到他的心神?
    过了许久……
    也许是看到林沙满不在乎,也或许是心中隐隐赞同林沙的说法,卢植跟蔡邕的脸色依旧难看,可屋子里的紧张气氛,却是慢慢笑容。
    “异度,你这话,是否有失偏颇了?”
    卢植只觉心头沉甸甸的,艰难开口嗓子都变得有些暗哑。他却顾不得这些,只睁着一双利目看向林沙。
    蔡邕脸色阴沉,同样心情不爽看了过来,要林沙把话说道清楚。
    林沙自是怡然不惧,轻笑道:“世家大族在地方上就是土皇帝,掌握土地还有钱财无数,又暗中蓄有私兵,可谓有兵有粮,两位先生不否认吧?”
    卢植跟蔡邕无奈苦笑,这是事实,他们一向坦荡做人,自然不会说假话哄人,只是这样的话却是难以出口。
    “其实这本来是常态,没什么的!”
    林沙的话,犹如惊雷一般在两人耳中轰隆炸响,震得两人心驰神摇好一阵无言,不知道林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林沙的话也是事实,刚开国那会,哪一家世族豪门手里没点私兵,开国光武皇帝也没有强行收缴的意思,一直延续至今。
    想到这里,卢植跟蔡邕突然心中一动,似乎明白林沙想要说什么了。
    果然,林沙话锋一转,开始痛陈厉害:
    “可是时移事易,那些地方上的世家豪门,仗着手中权势大肆扩张地盘,无论田地还是附属佃农的数量急剧膨胀,到了现在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朝廷的正常税收,以及对地方的掌控!”
    说到这儿,林沙冷冷一笑,冷声道:“要是再放任下去,朝廷还属不属刘姓都难说得很了!”
    “异度,是不是太过危言耸听了?”
    卢植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说道:“世族之中多俊杰,他们的品行高洁绝对不会行那大逆不道之事!”
    蔡邕在一旁连连点头附和,此时这位大才子额头冷汗隐隐,显然林沙的话对他的触动不小。
    “呵呵,世家豪门本就把持着知识,要是他们的弟子还不如大字不识一个的贫民子底,那这个家族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冷冷一笑,林沙说话却是相当刻薄难听,冲着两位坦荡君子问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如果朝廷跟家族起了冲突,两位先生认为,那些世家豪门出身的品行高洁之辈,会站在哪一边?”
    这还用说?
    卢植和蔡邕无语,心情一下子变得极为糟糕。
    “两位先生无需说什么不可能!”
    轻轻摇了摇头,林沙冷笑道:“世家豪门要继续扩张势力地盘,朝廷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无限制下去,终究会有矛盾彻底爆发的一日!”
    此言一出,卢植和蔡邕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暗暗苦笑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林沙的话虽然难听,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由此推彼,朝廷和世家豪门迟早会翻脸,当今陛下自然不会信任出身世家豪门的士人,出手疯狂打压还差不多!
    看来,这就是党锢之祸的真实原由了!
    卢植和蔡邕一时感觉意兴阑珊,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太过可笑。
    他们之前对当今陛下开启党锢之祸相当不满,觉得当今陛下荒唐无能,是个十足的昏君。
    可是现在看来,是他们错了。
    当今陛下可能行事荒唐是个昏君,可脑子却是绝对不傻,不然也感觉不出世家豪门对皇权的影响,然后悍然出手发起叫士人痛不欲生的党锢之祸!
    气氛一时变得相当沉闷,卢植跟蔡邕都没有说话的心思,脸色沉郁好似三观崩裂,心神恍惚一时不知所以。
    “两位先生这下明白某的想法了吧,当今陛下能够信任的,也就只有宫里的宦官!”
    林沙却是不管不顾继续道:“起码,这些无根之人必须依托皇权才能起势,起来容易想要收拾也十分简单!”
    卢植跟蔡邕心头一震,林沙的话叫他们豁然开朗。
    以前确实没往这方面思考,现在被林沙直接点破,他俩立刻就反应过来正是如此,心中一时百感焦急又是无奈又是沮丧。
    “所谓阴阳之道平衡之术!”
    林沙轻笑道:“朝堂上永远不可能出现一家独大的状况,不然距离覆灭也就不远了,两位先生以为然否?”
    卢植和蔡邕苦笑,他们要是再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就跟他们自己的家一样,如果下面的奴仆抱作一团,或者只听令于大管家,他们自然是不会答应的,说不定使出的手段比当今陛下还要严酷!
    推己及彼,朝堂上的局势确实已经相当严峻了,当今陛下使出的手段虽然叫人不耻,却也说不上不好。
    “异度,可有解决之法?”
    蔡邕脑子转得快,见林沙对朝堂之事看得如此明白,又一脸云淡风轻之相,顿时心中一动问出了口。
    卢植闻言心头一震,不明白好友为何会如此发问,不过也将目光看了过来,想听听林沙是什么想法。
    “两位先生真想要听?”
    林沙十分坦率,笑道:“某的想法,可能叫两位先生不喜啊……”

猜你喜欢: 《反派是男主》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独家挚爱1娇妻太难宠》 《林云传说》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地(宫夜宵和程漓月)》 《英雄联盟之神级护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