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雨师兵临!

    南天,风雷山,掌运仙宫。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风雷山之上,掌运大帝开始掐指卜算,但见指影翻飞,转瞬便掐了数百次卜诀。

    究竟是何方神圣在强吞周天气运?他想要算出真相,可最终却是以失败告终。

    算不出!

    眼见卜诀无效,掌运大帝的面色更难看了。他修的卜术十分神妙,一旦修成,便可算无遗策,运筹于天;可一旦出现一次失误,则前功尽弃,苍天不与,卜道大损。

    自当年在宁凡身上漏算了第一次,他的卜道修为便有了一道裂痕,而后,他的卜算开始频频出错。

    若非卜算出错,其徒司命怎么可能殒命于蛮荒!

    若非卜算出错,他派去图谋阴墨老祖的第二元神樊莫空,又怎会被人所灭!

    一步错,步步错!

    出错的次数越多,其卜道修为的裂痕便也越大,也就更容易算错了!

    于是,他算错了七代杀帝陨落的时间!

    他漏算了乱古大帝居然还能活着走出神墓,幸而苟延残喘的乱古大帝寿命有限!

    他没有算到血神更乌的死亡,更漏算了牛满山的重出江湖!

    而这一次,他本以为自己百年之内必定可以修成道统,偏又出现了一大变数,削弱了幻梦界的周天气运,使得他百年修成道统一事,成了空谈!

    他想要算出其中因果,却苦于卜道大损,无能为力。

    “卜术既然无用,老夫便以水镜之术窥一窥究竟!”

    掌运大帝屈指向前一点,身前顿时出现了一面青色水镜。

    他将手掌探入水镜之中,从中一捞,似握住了整个天地的因果脉络。

    霎时间,整个风雷山上七彩雾气滚滚而生,如浪潮翻滚,使得所有门徒弟子皆被惊动。

    “是水镜之术!师尊又在捞他人因果了,只不知,这一回师尊要捞的人是谁。”

    “不可能!师尊的水镜之术居然失败了!莫非这一次的对头极其厉害?”

    在无数门徒弟子惊声之中,掌运大帝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他的水镜之术失败了,还是没能查出是谁在吞周天气运!

    想当初,宁凡修为尚低时,曾被掌运大帝水镜之术跨域攻击。可如今,宁凡一身法力已经堪比准圣浑厚,其身上的因果,又岂是掌运大帝可以握动!

    “连水镜之水也无用么,看来对方最少也是一名准圣了,既如此…只能以因果棋盘算一算你的身份了!因果兽何在,速速现身听令!”

    掌运仙帝散了水镜术,抬手向天一指,霎时间,风雷交织的天空中,现出一个千丈之巨的黑白棋盘。

    那棋盘上,共有白子三十六枚,黑子六枚,每一枚棋子中,都有一道双目猩红的棋魂深藏其中,怨气冲霄,皆是被掌运仙帝算计而亡的天地大能!

    那因果棋盘之上,更匍匐了一只似狮似犬、通体白毛的异兽,此兽身上散着大道神辉,熠熠夺目,兽瞳猩红,灵智不高,不通人言。

    正是曾被宁凡吓破胆的那只因果兽。

    “因果兽,速速变作因果念珠,助老夫推算此间因果!”掌运大帝不容拒绝道。

    “嗷呜…”因果兽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正打算敷衍敷衍掌运,替他感知一下对方因果,陡然间,因果兽面色剧变,有了恐惧,所有感知一触即回!

    吼!

    因果兽发出惊恐的吼声,逃也似的钻回了因果棋盘之内,匍匐于棋盘世界,双爪抱头,瑟瑟发抖,那模样,像极了凡间受到惊吓的狮子狗。

    “因果兽居然又在害怕,敌人究竟是谁!莫非和上回杀司命的是同一人…莫非,又是祸斗在与我为难…”掌运面色一变,沉吟不语。

    倘若敌人真是祸斗,他就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毕竟此刻还不是灭祸族、吞祸斗的最佳时机…

    可怜那南天祸族的族长祸斗,还不知道他又替宁凡背了一次锅…

    “哼!既是祸斗在吞气运,我便也不计较此事了。待我灭祸族,吞祸斗,此间失去的周天气运,自会重新回到我手中。唯一麻烦的是,在此之前想要仗此周天气运修得道统,已经没有可能了。说起来,我布置在北天的吃人葫芦,似乎已经临近收获了,若能借由此葫芦,吞一口石兵八阵中的永恒,想必也能令我修为暴涨的…吃人葫芦啊吃人葫芦,你可不要让老夫失望啊…”

    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能窃得永恒,以掌运大帝的心境,都不由得喜形于色了,无法修成道统的郁气,也全都一扫而空。

    …

    北天,遗世宫,石室山。

    天地间的因果感知一触即逝,但宁凡还是敏锐感知到,刚刚有什么人试图感知他的因果。

    这种因果感知的手法十分眼熟,和从前掌运仙帝对他使用的感知秘法如出一撤。

    “是掌运么…这老贼倒是神通了得,我才刚开始凝聚功德伞,他便有所感应么。可惜你,阻我不得!”

    思及掌运,宁凡目光一寒,心湖之中有了波澜;这波澜一起,原本稍稍凝出形态的功德伞顿时有了不稳的征兆。

    见状,宁凡不得不收束心神,专心凝聚功德伞。

    斗天玉伞是功德伞的伞躯,随着宁凡朝斗天玉伞注入自己的七彩气运,此伞渐渐有了七彩光芒环绕。

    那七彩,是宁凡的气运色,七彩之中,更有一丝第八彩的雏形,当真算得上气运不俗了。

    滚滚福气涌入伞中,使得伞上的福泽金光越来越浓。

    周天气运也受到功德伞的吞噬,朝着功德伞疯狂涌入,使得宁凡的气运出现了暴涨的趋势,原本只有个苗头的第八彩气运,光芒竟越来越盛,似乎有了真正凝成的趋势!

    “想不到这功德伞,还能助我提升气运等级!”宁凡大感意外,此事在蚁主记忆里可没有提到。

    蚁主嗤笑道,“其他修炼者哪有你气运低!自是享受不到你的‘好处’的!”

    好处二字,蚁主说的阴阳怪气,显然在她看来,宁凡连带着气运提升,并非占了便宜,而是吃了大亏。

    理论上,拥有七彩气运便可着手修炼功德伞;可现实中,很少有人会选择在七彩气运时修炼此术,原因有二。

    其一,气运低者,往往修为也低,七彩气运是那些人?基本都是仙帝,区区仙帝也想修功德伞?这些人可能连功德伞的修炼法门都看不懂,更无足够的法力淬炼伞躯,又谈何修炼?

    宁凡则不存在这些问题。他有天人悟性,领悟功德伞的凝伞法门轻而易举;他又有足够浑厚的法力,故而才能在仙运七彩时办到此事。

    其二,气运低者,修出的功德伞往往弱小不堪,要知道功德伞也有很多种类,便是同种类功德伞也有强弱之分。

    功德伞是圣人手段,身为圣人手段,自有其傲气。

    倘若持伞者气运过低,则功德伞便会无法与其主契合,不得不将凝伞时吸收到的周天气运分出一部分,强行反馈给宿主,以提高宿主的气运等级。

    此举看似提高了宿主的气运等级,却会导致功德伞吸收到的周天气运大大减少。

    世间功德伞,只有在最初修成时,才有一次吸收周天气运的机会。凝伞时吸收的天运是何数量、品质,直接决定着此伞炼成之后是何威能。

    幻梦界的天运品质本就不高,并非最佳的凝伞之地;如此情况下,功德伞居然还分出大部分天运,供给宁凡提升气运,以如此方式修成的功德伞,威力怎么可能高?在蚁主看来,纵然宁凡修成了功德伞,恐怕也是世间最弱之伞,随便哪个真界老怪的功德伞都能吊打宁凡。

    宁凡倒霉,蚁主就开心,此刻因为心情愉悦,竟是哼起了真界小调。

    “原来如此,功德伞将天运分给了我,故而待它修成之后,威能会大大削弱么…”

    宁凡皱了皱眉,不过转而又松开了。

    罢了,罢了!

    就算他修出的真是世间最弱功德伞,到底也算圣人手段,足以横扫末法时代的准圣了。

    虽说功德伞的威能会大减,但他也从中得了好处,使得气运暴涨。气运一涨,日后可以遇到更加机缘、造化,谁能断言此举铁定吃亏?

    宁凡收束心神,继续炼伞,一道道指诀朝着石室山上空的八彩巨伞打去,使得伞上光芒越来越盛。

    这八彩伞是斗天玉伞与气运伞的融合体,其中更吸收了福泽真君五世福气,伞上前七彩早已凝实,第八彩也在一点点归于凝实。

    吞,吞,吞!

    周天气运被强行吞入功德伞,短短百息而已,北天的周天气运竟被吞掉了五分之一!

    四天气运好似水面般持平,此刻一界气运降低,就好似好端端的海面,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空洞,空洞以外的水流,自然会朝着空洞处涌入。

    于是乎,其他三天的气运开始朝着北天涌入,使得北天气运略有恢复,却也使得其他三天周天气运大减。

    唰!

    随着一道璀璨光芒冲天而起,宁凡的气运等级彻底突破至第八彩,单论气运,已超出了向暝子一级的一阶准圣,可与二阶准圣持平!

    且,仙运八彩并不是宁凡的终点,宁凡的气运仍在提升,竟是打算一股气冲击至仙运九彩之境!

    仙运九彩,可比大修!若以仙王之身拥有如此气运,宁凡日后的生活,怕是真要好运连连了。

    但,没有人看得到他冲击气运九彩的一幕,只因石室山周遭天地,皆被他封锁,外面的神念进不来,里面的声势出不去。

    没人知道,此刻宁凡身上,究竟发生着何等质变!

    便是石室山外的仙帝大能,也感知不到石室山中的动静。

    除非是准圣一级的大能,且还距离石室山很近,否则谁都不知道此刻宁凡在石室山内做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遗世宫里,有准圣么?

    没有…

    遗世宫本身是没有准圣的,只有三名仙帝坐镇。按理说,北天既然有避天棺这种东西,遗世宫传承下来一两个准圣老不死,并不奇怪,至于仙帝,少说也该有一二十人躲在避天棺内苟延残喘才对。

    可古怪的是,遗世宫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仙帝、准圣依靠避天棺存活下来,所有仙帝、准圣都会在仙寿无多之时神秘消失。普通人自是不知其中缘由,也只有那些深知石兵八阵利害的人,了解其中内幕,因而对遗世宫更加忌惮,不敢招惹。

    这就尴尬了。

    宁凡在遗世宫内冲击仙运第九彩,如此惊世之举,遗世宫方面竟对此事一无所知!

    倒是有一个外来准圣,因为恰好呆在遗世宫内混吃混喝,隐约感知到了石室山里的动静。不过由于宁凡隔绝天地的手法十分神妙,用上了势字秘,故而他对于石室山的感知并不清晰,只能模糊感知些许气息。

    遗世宫西宫岛,颠倒泉内。

    二阶准圣修为的鱼主藏身于颠倒泉的水底洞府,正优哉游哉地喝着酒。

    这水底洞府不是他的家,而是女妖酒小酒的家。

    他喝的也不是自己的酒,而是酒小酒亲手酿制的神仙酒。平日里,这些神仙酒被酒小酒看得极严,幸而最近这段时间,酒小酒一直“外出”未归,无人看守酒窖。于是鱼主整日偷喝着美酒,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乐不思蜀,巴不得酒小酒晚点回来。

    “嘿嘿,等酒丫头回来,一看神仙酒少了八百坛,多半又要气得拔我胡子了…”

    “说起来,酒丫头近来也不知跑去了哪里,老夫种在她身上的保护印记,竟半点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呵呵,应该是跑去哪处与世隔绝的上古遗迹了吧?总不至于被什么老怪物抓去的。北天的仙帝、准圣谁人不知,我与这毛丫头情同爷孙,谁会闲来无事动我孙女,与我为难…”

    “不想了,继续喝!仙皇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咕嘟,咕嘟,咕嘟!快哉此酒!酒丫头当真是一亿年一遇的酿酒奇才!老夫不过提了几句家乡之酒的酿制之法,她竟真的能凭只言片语,模仿出濠梁酒七七八八的味道!哎,一喝此酒,又有些想家了,此酒虽好,却不可多饮,饮极必伤,使人肠断…”

    鱼主停杯而叹,正叹息时,忽然神色微动,感觉到了石室山的变化。

    “嗯?是他?区区仙王,竟突破了仙运第八彩!”

    宁凡击杀福泽真君时,他并没有多么震惊,因为此事换成是他,同样有不小的把握办到。

    可当感应到宁凡突破仙运第八彩,鱼主顿时有些不淡定了。

    仙运八彩岂是那么容易修成的!要知道当年他为了修成仙运第八彩,足足闭关了三千万年,那是何其漫长的三千万年啊,足不出户,呆在洞府,除了苦修气运什么事也不干,只专注于这一件事。

    何其枯燥!

    可轮到宁凡身上,此事怎么就变得如此轻易了呢!

    “这小子究竟在石室山内做什么!他的气运为何涨得这么快!更古怪的是,周天气运竟在减少…莫非这小子竟懂得什么手段,可吞天运化人运?”

    “等等!他的气运又变了!第八彩之外,又露了第九彩的苗头。”

    “他的气运居然还在涨!”

    “八彩二分!”

    “八彩五分!”

    “八彩七分!”

    “八彩九分!”

    “九彩!”

    “他竟以仙王修为突破了第九彩!末法时代怎会诞生如此人雄!”

    由于过于震惊,鱼主连偷酒一事都忘得一干二净,只专注于感知石室山的风吹草动。

    可不知为何,随着宁凡气运突破第九彩,石室山内竟陡然生出一股浩大力量,使得鱼主的感知再无法渗透石室山半分!

    “此子究竟在石室山做什么,我的酒剑之念竟无法进入此山半步…”

    鱼主只感觉内心深处似有一万只水虫在爬,在挠。

    他太好奇了!

    他太想知道石室山中发生的一切了!

    多年生死锻炼出的本能告诉他,石室山中,必有天大机缘,倘若能够一观究竟,将有无上好处!

    “不管了!纵然此子不想让我观看,我也偏要看一眼!天地酒气,皆入我念,化我酒剑,给我…破!”

    随着鱼主一声令下,其无形神念化作一把酒之大剑,猛地劈开了石室山一丝缝隙,进入了石室山半步。

    虽只进入半步,鱼主总算是看清了石室山内发生的一切。

    此刻宁凡端坐于石室山中,以一身法力锤炼、锻造着一把九彩巨伞。

    那巨伞之上,有无数福气、天运光芒四射。

    鱼主虽然认不出那是什么伞,却也隐约感知得到此伞的可怕。

    此伞虽然还未修成,可一旦修成,必有无上伟力!

    岂料,鱼主这一偷看,没有触怒宁凡,却触怒了那把功德伞。

    功德伞很生气!

    她此刻正在凝聚成形的紧要关头,不想任何人打扰,偏偏,鱼主这等不知死活的小辈,居然想要偷看她。

    轰隆隆!

    滚滚功德之力陡然从伞中传出,朝着鱼主偷看此地的神念撞去。

    鱼主的神念极其强大,但却还是被功德之力一撞而伤。

    一声闷哼,鱼主咳出了一口鲜血,识海有了轻伤,为了窥探石室山,他几乎使用了全部神念力量,一旦神念受损,必会伤及识海,性质十分严重。

    “这…这是第三步的力量,不是轮回之力,这是何物!”鱼主只认得轮回之力,却不认得功德之力,盖因末法时代罕有功德留存。

    轰隆隆!

    功德之力第二次朝鱼主神念撞了过去,鱼主想要从石室山抽回神念,骇然发现无法办到。

    这是他全部的神念力量啊!

    倘若再被功德之力撞中,则这些神念极有可能全部毁灭,届时识海就不是轻伤了,而是重创!

    这让鱼主追悔莫及!早知偷看一眼石室山会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打死他都不偷看这一眼!

    “道友速速退去,莫再窥伺此地,下一回,宁某未必还能救你!”忽然有人出手,帮助鱼主抽回了全部神念,逃离了石室山。

    出手的居然是宁凡!

    他倒不是出于善心才救鱼主的,而是不想鱼主的神念继续干扰功德伞的炼制。

    此刻功德伞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稍有差池便是毁天灭地的反噬,宁凡哪敢留鱼主神念在此,更不敢放任功德伞继续失控,攻击他人。

    别说此刻有鱼主干扰了,之前没有鱼主干扰,他都因为炼伞手法出了些许错误,惨遭功德伞反噬。

    纵然神灵之躯强大无匹,宁凡还是受了些伤势,此刻为了赶紧把鱼主的神念扔出去,让功德伞恢复正常,宁凡也顾不得压制伤势了,强行将鱼主神念扔出去的同时,一口血箭也喷了出来。

    看起来十分吓人!

    但其实宁凡并没有受多少伤,谁叫他气血庞大呢,九牛失了一毛,痛么?当然不痛。

    可鱼主不知道啊!

    鱼主哪知道宁凡只是受了皮毛伤!

    鱼主哪知道宁凡是在赶他走,而不是在救他!

    鱼主震撼了,他修道一生,当真没有见过宁凡这般高尚之人!

    他窥伺宁凡修炼在先,错误在他,可结果,却得到了宁凡相救,才免于识海重创的结果。(白痴啊,人家是嫌用伞撞你神念浪费功德之力,才手动赶你走的)

    明明将神念逃了回来,鱼主却没有任何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变得茫然无措。

    身为二阶准圣,他的道心本该坚如铁石,此刻却因宁凡的行为,有了震撼,有了愧疚!

    要有怎样宽广的胸襟,才能做到以德报怨?

    鱼主自问做不到,他只会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倘若别人偷看他修炼秘术,他就算不杀了对方,也会小惩大诫,好给对方一个教训。

    退一万步讲,他便是不教训对方,也不可能像宁凡这样以德报怨的。(白痴啊,人家只是忙着炼伞,没工夫收拾你,不然肯定会小惩大诫的)

    “我本不信红尘世界会有什么大德之辈,但或许…此子真的异于常人吧…”鱼主感慨道。

    …

    “还好我出手及时,把此人神念赶了出去,功德伞的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了…”宁凡微微松了口气。

    被人强行窥伺修炼,宁凡自是十分不悦,可谁叫他此刻忙着凝聚功德伞呢,自是没有功夫理会鱼主。

    功德伞的修炼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此时的功德伞,已经自带少量的功德之力了。

    可惜的是,这等微末数量的功德之力,远远不足以令功德伞彻底成形。所以,宁凡需要借取蚁主的功德之力,来成就自身之伞。

    被封印于宁凡识海的蚁主,只是一缕圣人残魂,由于封印的特殊性,更是无法发挥任何修为。

    但这并不妨碍蚁主残魂与其功德伞之间,仍旧存在一丝联系。

    “现在,本宫念一句口诀,你跟着念一句。”蚁主。

    “嗯。”宁凡。

    “西北海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西北海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宁凡跟着蚁主,吟诵着不知名的口诀,一诵便是八百句。

    这口诀蕴含了某种神通,当宁凡诵完所有口诀,眼前的石室山风景顿时有了改变。

    天地开始改换!

    眼前的风景不再是石室山景致,竟变作了洪荒山海!

    宁凡立在海上,在他的后方,是漂浮于西北海外的不周山。

    在他的前方,有一个绰约女子踏海而来,撑着一把功德伞。

    那个撑伞女子,赫然竟是蚁主!

    “原来如此,我所看到的洪荒山海都是幻影么…”宁凡环顾四周,看着不周山的山海幻影,不知为何竟有了一种故地重游之感。

    “不错,你所看到的都是口诀衍生的幻影,包括我在内都是假的,唯有我手中功德伞,是真的…现在,我把此伞上的部分功德之力,借给你…你可千万要修出功德伞!否则本宫亏损功德力不说,你也落不到任何好处的。”蚁主不情不愿道。

    而后,又不情不愿地将手中伞,递给宁凡。

    宁凡从蚁主手中接过功德伞,这不是他的功德伞,而是蚁主之物。伞上残存的功德之力并不多,甚至此伞之上还有不少破损之处,看那伤痕,依稀是被妖鹤抓出来的…

    “原来如此,你这功德伞曾被全知前辈所伤。你急于助我凝聚功德伞,便是想从我手中获得更多功德之力的回报,以修复此伞。”宁凡道。

    “不错,若非有利可图,本宫凭什么帮你的忙!本宫又不欠你什么!”蚁主娇哼道。

    “是啊,此刻的你,不欠此刻的我,你我的因果,也不在这片不周山海…这里是我的她的因果,不是你的…”

    宁凡撑着伞,蓦然回头,去看身后的不周山幻影。

    看的也不是山,而是想看看未来的自己,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在这片山海的真实位置。

    何谓未来?何谓过去?

    也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

    找到了零,才有未来的可能,才有通往一的路。

    现在的我,找到零了么…

    宁凡自言自语着,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些什么,就连蚁主都是一脸懵逼,觉得宁凡是在发神经,说胡话。

    没人懂。

    宁凡也不需要人懂。

    一拂袖,不周山海的幻影通通消失,连同一脸懵逼的蚁主幻影同样消失。

    宁凡的眼前,仍旧是石室山的风景。

    在石室山上空,漂浮着他那尚未凝聚完成的功德伞。

    在他手中,握着的是蚁主借给他的伞。

    宁凡手腕一抖,蚁主的功德伞忽得消失,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他的伞中。

    霎时间,石室山中雷火大作,雷火之中,宁凡的功德伞一点点凝实,其上的第三步气息越来越浓烈!

    但就在临近凝聚成功的瞬间,天空中陡然降临一道天之意志,似想阻挠功德伞的凝聚!

    苍天不与!

    天道视宁凡为敌,怎么可能允许宁凡秉持天之功德,奉天持伞,超凡入圣!

    那天之意志好似一道惊雷劈在功德伞之上,但听喀喀声响传出,功德伞裂出了无数裂痕,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功败垂成!

    “失败了!居然失败了!定是本宫功德伞上的剩余功德之力太少,不足以抵挡你身上的罪业,故而才会惹来天怒,招致失败!”宁凡识海中,蚁主心痛如绞。不痛不行啊,她是真的心疼自家伞上为数不多的功德之力,现在好了,功德之力借给了宁凡,宁凡却凝伞失败,她是真要亏得血本无归了!

    “功德之力不足是么…我倒是记得,你那开天玉册上,还有不少剩余功德值,可否一用!”宁凡凝重道。

    “不行的,你不是圣人,没有办法将功德值直接转化为功德之力使用,因为你的肉身承受不住功德加身…”蚁主悲痛道,她已经开始接受血本不亏的事实了。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或不行!”

    宁凡一拍储物袋,固执地取出蚁主的开天玉册,其上尚有五千八百点功德值。

    他举目望天,与天直视,丝毫不惧天之意志!

    蕴含天之意志的掌位天图,他也吃过!

    若这石室山范围的天之意志就此罢手,他便也不做计较。

    但若这天仍旧百般阻挠,则他便是再吞食一回天地,又有何妨!

    …

    便在宁凡抗衡天之意志的重要关头,雨师驾着四大一小五只雨龙,载着他邀来的三山五岳道友,兵临石室山!

    “宁凡小儿!速速交出斗天玉伞!否则这石室山便是你归墟之地,教你道灭于此!”

    石室山外,惊声四起!

    谁都没有料到,就在宁凡击杀福泽真君不久,又有准圣人物来到,要与宁凡为难了。

    且来者竟然不止一名准圣!水宗的阵仗,简直太吓人了!这是真的打算弑杀宁凡这位“远古大修”吗!

猜你喜欢: 《我的暖男养成记》 《至尊兽卡》 《校花的透视保镖》 《斗魄星辰》 《妙手天师在都市》 《女总裁的最强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