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买椟还珠

    本来我们是准备打一个出其不意的,没想到里面的人居然这么警觉,到底还是发现了我们。
    我下意识地望了老鬼一眼,他指着不远处伏地的两个家伙,比了一个手势。
    事实上里面的人应该并不确定。不过是没有瞧见洞口的人,所以才会出声试探的如此看来,对方倒也并非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小心思还真多呢。
    我们沉默了,然后开始将身子绷得紧紧,随时准备应变,出手制敌。
    里面停了几秒钟。然后又传来莽山洛铁头的声音:“怎么,敢做不敢认?你们还真的以为能够在洞口伏击得了我们?说实话吧,你们是不是姚小宝请过来的帮手,若是,我可以让姚小宝出来跟你们说话。”
    对方不断试探,却也显示出了他内心中的焦躁和不安,而我们的选择则很简单,那就是继续沉默。
    守住这狭窄的洞口。那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甭管他怎么说,想要出来,就得付出点代价。
    又是一阵沉默,突然间我听到导游的话语:“洛老大,李昌昊和高升两个,这么久没回话,估计是已经被人给弄掉了,这东西太扎手了,我们不能在此久留,还是当机立断吧。”
    当机立断?
    什么意思呢,我还没有想明白,突然间就瞧见有一个东西从洞子里面给扔了出来,还没有仔细看,却被老鬼一把给按到在地:“小心。手雷!”请用小写字母输入网址:ёǐ.观看最新最快章节
    我擦,对方居然直接用上了手雷?
    轰!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巨大的轰响就爆发了开来,冲击波在一瞬间形成,我赶忙将嘴巴张得大大,抵消这冲击波对于耳膜的破坏力。
    我一直过了好几秒钟方才回过了神来,耳朵里一直“嗡、嗡”地轰鸣不已,而这个时候,我身边的老鬼和黄胖子却都不见了踪影,我回过头去,却见爆炸一消,立刻有人趁机冲里面冲了出来,老鬼和黄胖子是过去进行阻拦的。
    一场伏击战变成了强攻,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我瞧见不断有人从洞口里冲了出来,挥舞着手,或者利刃砍刀。或者棍棒铁器,朝着老鬼和黄胖子围来,而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之前的那个导游。
    这家伙之前看着,并不算是什么人物,不过此时他的手上。最有着最具威慑力的武器。
    手枪。
    我体验过现代兵器的威力,就连他们老大黄溯,都是被我用自动步枪给轰碎了脑壳的,知道甭管你修行多么厉害,都抵不过这火器的威力,瞧见那小子举起枪,开始朝着黄胖子宽厚的背影瞄了过去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双腿一蹬,直接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拼命的时候到了。
    受到了手雷冲击波的影响,我口?处都渗着血,不过人却宛若一道猎豹,一下子就冲到了那向导的面前来。
    那家伙虽然拿着枪,但是反应并不算灵敏,瞄了胖子好几秒,却迟迟不开枪,此刻感觉到有人袭来,还犹豫了一下,这才朝我指来,结果被我一个灵蛇盘根,直接将他的手腕给绞住,紧接着借力,将他猛然掀翻,倒地而去。
    那向导天旋地转,但最终还是开了一枪。
    砰!
    这声枪响和之前的爆炸声一起划破了夜空,我心中恼怒,手上猛然一扭,直接将他的右手给拧断了去。
    向导发出一阵杀猪一般的嚎叫声,而他手上的手枪也掉落到了地上去。
    我的脚尖一点,将这枪又提到了半空,手一抓,接住,然后顶在了那人的额头上来,厉声吼道:“都给我住手,不然我杀了他!”
    混乱的打斗仅仅只是停留了半秒钟,很快又再继续,而我周围则有三两人悍不畏死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看得出来,这向导的小命,除了他自己,谁也不在乎。
    我艹……
    这般无情啊,我还以为能够立刻阻止战斗,这下方才晓得,事情并不像我所想象的那般简单,对方对于这太岁充满了渴望,几乎达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于是不再犹豫,直接用枪把将这人的后脑勺给猛然一瞧,待他倒地之后,我凭着感觉向朝我扑来的几人开了两枪。
    砰、砰……
    当开到第三枪的时候,那扳机扣下,却并不动静了。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没有子弹了,还是枪的质量太差卡壳了,于是直接将手枪当做了暗器,朝着前面的人使劲儿砸了去。
    那手枪沉重,不过我砸的速度太慢,被对方偏头躲过,而后那人像头野熊,朝着我咆哮着冲了过来。
    瞧见对方狗熊一般的身子,我一开始心中还是忐忑了两下,随后丹田之内一热,恐惧便迅速消散了去,我没有任何犹豫地箭步向前,一个弹腿,逼开对方的走位,紧接着以快打快,凭借着玄武金刚劫和十三层大散手,将对方所有的攻击和防守都给抵消了去,第十五招的时候,我一记大开碑手,直接劈在了那人的脑门之上。
    咔嚓……
    我听到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对方口?间鲜血直流,整个人便跪倒在地,然后朝着后面栽倒而去。
    “小心!”
    就在我还为一掌劈碎对方颅骨而诧异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我下意识地往旁边躲闪,结果到底还是中了一招,感觉左臂处传来一阵巨痛,整个人便直接跌飞而去,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去。
    我半边身子一震酥麻,若不是玄武金刚劫抵御了那力量,恐怕就被人一下子给打死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心中翻腾,忍不住吐了一口浊血,胸口这才舒服一点。
    我整个脑子一片嗡嗡乱想,然而即便如此,却也不敢在地上长久停留,爬起来,回头望去,这才发现刚才偷袭我的,竟然是一个浑身肌肉结实的壮汉,双眼狭长而尖锐,宛如一条毒蛇一般。
    莽山烙铁头?
    我心中震撼,这家伙的修为虽然不及黄溯,但是也相差不远了,难怪能够在黄溯死后,成为这帮人的老大。
    不过这家伙刚才虽然凶狠,但是却被老鬼和黄胖子给缠住了,要不是瞧见刚才的我骤然冲出,三下五除二地将他的手下给一一解决,恐怕也不会冒险脱阵,前来偷袭于我。
    我的目光游离,从对方的脸往下移动,瞧见了他后背上,好像背着一个大盒子。
    那盒子里,想必就是张庆从河里面钓出来的太岁吧?
    经过短暂而激烈的拼斗之后,场中陡然一变,莽山蛇帮一伙,除了烙铁头和另外一个押着女贼姚小宝和她侄女的壮汉之外,其余人都已经被我们给放倒了。
    老鬼和黄胖子两人将莽山烙铁头给缠住,而我也强忍着气血不平的痛苦,也站了出来。
    那莽山烙铁头并非蠢人,当他瞧见形势陡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靠拢了自己最后的手下,一把就将女贼姚小宝给抓了过来,掐住那女人的脖子,冲着我们寒声说道:“等等,住手,先谈一谈。”
    老鬼瞧见他露出胆怯之心,没有再逼近,而是瞥了一眼我,说你没事吧?
    我甩了一下胳膊,说没事,不过这家伙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偷袭我?
    黄胖子笑了,说也怪你太猛,一出来就弄倒了他们四个人,你叫他如何能够容得下你?
    我们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呈扇形将其围住,那莽山烙铁头脸色阴晴不定地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女人请的帮手,还是宗教局的人?”
    啊?
    老鬼和黄胖子都看向了我,示意我来答话。
    我还知道他们这是让我拖延时间,于是向前站了一步,说老兄,你想多了,我们的关系很简单不过就是两个贼将手伸进了同一个兜里而已。
    莽山烙铁头脸色一变,一把就将背上的木盒子挪到了胸口来,恶狠狠地说道:“想要这个,你们就不怕我们把这玩意给毁去么?”
    我抱着胳膊,说你有本事就毁去。
    我一副毫不在乎的态度,让对方又惊又疑,过了几秒钟,他突然说道:“三位大哥,求给一条活路。”
    我噗嗤一声笑了,说这才是正经谈事情的样子,我们求财不求命,你将盒子给放下,然后转身离开,我们保证不伤害你。
    莽山烙铁头盯着我的眼睛,说你确定?
    我认真地点头,说投桃报李,这事儿我还是懂的,要是这点规矩都不懂,咱以后如何在江湖上面混呢?
    那人沉思了一下,然后将那盒子缓缓地取了下来,让我们退后十五米,我们照做,而他将盒子放在地上之后,让押着姚小宝的那汉子用脚踩着,而他则对我们说道:“我退后五十米,谁要是追,我就叫我兄弟毁了这物件去……”
    说完话,他转身就是一阵狂奔。
    他一动,我们立刻冲向了放在地上的那盒子,而就在这时,女贼姚小宝使劲挣脱了那人捂在嘴上的手掌,冲着我们喊道:“他在骗你们,东西被他拿了,盒子里什么都没有!”
    听到她的话,我们下意识地往前望去,瞧见莽山烙铁头已然消失在了林子里去。
    老鬼用脚踢开盒子,里面是空的,脸色骤然一冷。
    他淡淡地说道:“跟我们玩阴的?嫩了点吧?”

猜你喜欢: 《随机从海贼开始》 《雷恸九天》 《[红楼]大老爷的逆袭之路》 《花开锦乡》 《美色撩人[快穿]》 《总裁的暖婚小甜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