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迷藏,雪林

    眼看着海贝图即将要被一众狂犬给吞噬,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一记旋风腿,将这些凶猛的雪狼犬都给踢飞,然后一把抓着他,扔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去。
    在这个关键时刻。救下海贝图的不是别人,而是之前信誓旦旦要将那家伙给杀之而后快的老鬼。
    他将海贝图救下之后,冲着海龙喊道:“左前方有一个藏身点,先去那里暂避!”
    他的语气严肃,不容置疑,而海龙瞧见漫山遍野的疯狂兽群,知道即便是以自己的实力,也未必能够在这一帮无穷无尽的兽潮之中占到好处,于是冲着旁边发愣的苟智喊道:“走,愣着干什么?”
    一群人一前一后,退入了那藏身的雪地洞穴之中,当白虎也挤入其中的时候,海龙一按机关。那出口处立刻有一块大石砸落,封堵住了洞口。
    这石头仿佛将一切狂潮都给阻拦在了外面,不管有什么凶猛野兽,都没有能够在挤入其中。
    过来的路上,一番酣战,我身上溅着许多鲜血,也有许多的伤痕。不过却并不敢懈怠,而是手持弯刀,与老鬼、小米儿和白虎挤在了一块儿。
    在兽潮之中,我们并肩而战,然而身处静室之中。却又恢复了原本的立场来。
    我们是敌人,刀兵相见的对手。    .с о м
    一盏灯点燃,照亮了整个雪地洞穴之中,海龙倒提着一把青色长剑,一身鲜血,杀气腾腾地望着我,说就是那日出现的麻风病,为何变成这般模样?
    我平静地说道:“我不是麻风病,只是中了毒;既然是毒,自然有解除的一天。”
    九死一生的苟智瞧见我这一身打扮,想起我那日袭杀阿莫干的冷酷和利落,身子顿时就是一阵冷战,冲着海龙说道:“海叔,阿莫干就是被这家伙给杀了的,只用一秒。脑袋就给拧了一个圈,死得好惨啊海叔,你可要给阿莫干报仇啊!”
    他的话语让海龙的眉头一皱,握剑的手就变得紧紧。
    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他更倾向于“攘外必先安内”,把内部的问题先肃清了,在与那与魔鬼达成契约的马疯子争斗。
    然而老鬼的一句话却将他的想法给改变:“海龙先生,你真的准备与我们鱼死网破么?”
    海龙眯着眼睛,说你觉得你们几个,有跟我鱼死网破的资格?
    老鬼显得很坦然,将双手一摊,说你可以试一试。
    老鬼的霸气让海龙有些投?忌器,而刚刚被他救下来的海贝图也适时地闭上了嘴,只有被我吓过得苟智一人在那里呱噪,显得格外刺耳。
    苟智瞧见海龙有些犹豫。又添着说了几句,海龙终于恼了,说不想死的话,那就闭嘴。
    很显然,我们的实力,终于赢得了海龙的尊重。
    在训斥了苟智之后,海龙问道:“那你说一说,我们该怎么合作?”
    老鬼自信满满地说道:“马疯子刚刚入魔,未必能够迅速适应,我猜测,他刚才弄出的那动静,已经是极限了,而只有等到这波兽朝退散之后,我们就赶紧离开雪山异域,将这里的情况,立刻汇报给玉龙第三国的国主和高层,派驻高手前来,对刚刚入魔的马疯子给予剿灭。”
    海龙显然是给刚才的动静给吓到了,说你怎么肯定他没有后手呢?
    老鬼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自觉。
    海龙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这么重要的事情,请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么?
    老鬼摇头,说我没有再跟你开玩笑,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坐以待毙,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唯有想办法冲出去,方才能够活着离开。
    海龙问,说那你说,现在怎么逃出去?
    老鬼左右一打量,说俗话说得好,狡兔三窟,你们这藏身点,未必只有一个出口吧?
    海龙说你的眼睛倒是挺亮。
    老鬼问他,说现在你可以说该如何离开雪山异域了吧?
    海龙说通道的钥匙,在玉龙第三国,而不在这边,只有前往迷藏雪林之中,发射信号,等到那边的人过来接应,方才得以回返,而如果有人疏忽,或者无人值班,我们就可能永远都被困在这里。
    老鬼沉默了一下,摊开地图来,说你说的迷藏雪林,在哪个地方?
    因为回到玉龙第三国需要对面的接引,所以海龙并不担心什么,在地图上的角落处点了点,说在这儿。
    我这时插嘴,说马疯子知不知道这些?
    海龙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就扭曲起来,眼皮跳了跳,这才说道:“按理说他从来没有进入过这里,肯定是不知道的;不过连如何与雪原领主沟通的秘法,都被他给挖掘到,我也不确定了。”
    老鬼打量着地图,说事不宜迟,我们得赶紧走,要不然时间拖得越久,就越难制住马疯子了。
    海龙同意了老鬼的话,伸出手来,说我们之间的恩怨,在处理完马疯子之前,暂且搁置。
    老鬼与他轻轻一握,微笑着说道:“成交。”
    两人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而我在旁边则也跟着心中冷笑,只怕马疯子这事儿还没有结束,那海龙也会忍不住出手了吧?
    不过我们离开这里,到底还得他的帮助,所以此刻一团和气,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们这边商量妥当,而堵在洞口处的那块大石则不断地传来震响,我们没有再停留,而是在海龙的带领下,从另外的一个曲折出口离开。
    这个出口与原来的出口相隔二十多米,还有一块巨石遮挡,所以我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被围住。
    我们出来之后,探头望了原本的出口一眼,瞧见那儿密密麻麻,兽潮汹涌。
    没有人想在这个鬼地方停留,于是开始朝着迷藏雪林奋力前行。
    此地与那儿相隔甚远,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黑了又复白昼,其间遇到过好几次野兽,都被那海龙带着我们给避开了。
    显然,在此修行了数年之久的海龙,当真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后花园。
    我一直跟随在他的身后,默默估量着,倘若是我们真的与他发生冲突,双方交手的话,胜率到底有几分?
    越想我的心中越是没底,而不知不觉间,我们终于来到了海龙所说的迷藏雪林。
    到了这地方,便能够瞧见此处的树木与别处大有不同,竖直的青松和柏树都不见了,反倒是能够瞧见许多鬼槐和杨柳,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在这低温环境下生存的,总之没有了那种一目了然的境况,反而多了几分诡异。
    这儿的积雪,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多的,有的地方还能够瞧见被冻得又黑又硬的泥地来。
    行走其间,不时听到夜枭的声音。
    在雪林外面的时候,天色还是白昼,然而走入其中,雾色渐浓,不知不觉间视线就变得很差了,四五米之外都瞧不清楚人影,再加上这儿的树林,使得林子里越发地诡异起来。
    海龙一直在前面带路,不断嘱咐我们紧紧跟着,别掉队,一直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来到了林子里的一块平地前。
    那平地用青砖修葺,平平整整,四角都有两米高的石雕貔貅镇守,而最中间有一个高出地面一米的平台,差不多有十平米不到的样子。
    他对我们说道:“就是这里了。”
    他没有立刻过去,而是吩咐我们检查一下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
    我们照做,找了一圈,都没有瞧见任何踪迹,海龙心中稍安,来到了那平地前,在一尊石雕貔貅的基台下方,抽出了一件黄色长袍来,自己披上,然后走到了平台的正中心,手一挥,却有一张符箓出现在食指和总之的间隙处。
    他口中念念有词,几秒钟之后,那黄符纸无火自燃。
    火焰呈现出青灰色,竖直朝上。
    烟雾在半空之中,竟然形成了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而后那烧掉的灰烬并没有掉落下来,而是朝着上方飘落而去。
    我死死地盯着这些瞧,想着原来这符箓之物,居然还有如此神奇功效。
    我当真是小瞧了世间英雄。
    一整张黄符纸燃烧殆尽之后,海龙走下了台来,对我们说道:“长则三两个时辰,短则一刻钟,那便就会有所回应,至于是什么,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苟智一脸紧张地说道:“他们会不会瞧不见啊?海叔,我这里也有一张,不如一起烧了吧?”
    海龙眉头一挑,说如果瞧不见,烧一百张也没用,你着急什么?
    苟智这会儿开始害怕了,明明天寒地冻,还忍不住地去擦汗,我瞧见了,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鄙夷来,抱着小米儿,走到了一边去,与老鬼用眼神交流着。
    按照玉龙第三国的尿性,即便是我们能够回去了,也会对我们的自由强行限制,我们瞅见机会,还是得赶紧离开的好。
    两人彼此明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海贝图大叫了一声,说寇然,你怎么在这儿?
    寇然?
    他不是被那肉色长鞭给卷入了永冻湖里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猜你喜欢: 《无道问仙》 《为此打球》 《重生之帝路狂少》 《妖孽来袭:逆天小凰妻》 《论娱乐圈打开方式》 《迷世争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