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卑贱,逆袭

    我心中想着绝对不可能,然而满身冰棱子、一脸惨白的寇然却还是出现在了平地的边缘处,直勾勾地望着一身黄袍的海龙,一字一句地问道:“叔,为什么不救我?”
    这句话,直指人心。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坨坚冰是似的,仿佛毫无威胁,但是在海龙的心中,却沉甸甸的,如同放不下的砝码。
    沉默了几秒钟,海龙认真回答道:“救不了你。”
    寇然摇头,说怎么可能救不了?叔,你是玉龙第三国之中,修为最厉害的那群人其中的一个,而且还在这雪山异域之中苦修了那么多年,凭你的手段,怎么可能救不下来?
    他执着。而海龙也不说假话,直接说道:“我若是拼命救你,必有闪失,顾此失彼,海贝图和苟智就会有危险……”
    寇然默然,点了点头,良久方才说道:“懂了。原来再如何亲密,我都不如你儿子的性命重要。”
    海龙想要解释,说也不是这样的,我……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寇然发出了哈哈的笑声来。张狂地说道:“既然他的命比我重要,我就找他换命,让他代我去冰湖之下受苦吧……”
    他一身厉喝,整个人就化作了一道幻影,冲到了海贝图的跟前来。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海龙瞧见,心中一阵惊悸,身子微微一动,人也斗转星移,转到了海贝图的跟前来,冲着那寇然猛然喝道:“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回来依依不舍呢,滚吧!”
    他挥掌而去,那一击结结实实,体现出了海龙数十年精湛的修为。
    我在旁边看着,感觉得出来。我扛不住,老鬼也扛不住。
    但是这寇然扛住了。
    原本我都可以打倒的寇然,在于海龙对拼的一瞬间,身子就好像被坚冰封裹住了一般,紧接着连到了脚下的土地上去。
    它们结合为了一体,无法分离。
    海龙这一掌,相当于劈到了大地之上,传回来的那种厚实反馈力让他忍不住向后一个踉跄,而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里,海贝图给寇然给一把拽了过去。
    这一回,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选择了旁观,并没有出手。
    至于苟智,他在开战的那一瞬间,几乎下意识地就缩到了我们的身后去。吓得浑身发抖,几乎忘记了之前在藏身点里的时候,还大声地怂恿着海龙将我们给杀之而后快。
    当初我杀了阿莫干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地逃开,而此刻,他更是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
    海贝图瞬间被制,不过他到底还是有些手段的,身子一扭,试图脱离那人的掌控,结果却发现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掌坚实无比,并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
    正如玉龙第三国的段侯爷所说的,他们这些年轻人虽然都是第三国的贵胄,也是自小修行,但终究还是缺少一些实战经验。
    他们终究不了解,当对手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而自己的长辈又指望不上时,该怎么办?
    海龙瞧见自己的儿子被抓,而自己又对付不了,不由得豁出了脸皮去,冲着我们喊道:“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老鬼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前。
    倘若海贝图死了,天知道失魂落魄的海龙会做出什么决定来,倘若他心生死志,只怕我们大家都难以存活。
    想到这里,老鬼冲着我低声吩咐道:“照顾好小米儿,还有警戒!”
    一声招呼,他便似箭而去,人在一瞬间就挤入了战场之中,那寇然瞧见了他,轻轻一挥手,便有一道冰棱子从泥土里陡然刺出,没想到老鬼一下子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去,双手抓着他的肩膀,猛然就是往后一甩。
    老鬼固然不如海龙那几十年的修为强大,但是他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快。
    敏捷,快得让人捕捉不到,这就是血族的强势之处,老鬼配合着南海一脉的诸般功法,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使得他的手段十分飘逸,神出鬼没的。
    那寇然故技重施,将自己再一次连入了地上,使得老鬼并不能将其鲁达拔柳,直接翻起,而且一身白霜寒气,却是从接触面迅速传递而去。
    这种严寒,一般人绝对抵受不住,而老鬼终究是二班的人。
    他精准地拿捏着寇然的穴位,在他的胳膊上面点了几下,使得对方的手臂上失去力道,而海贝图这时终于获得了机会,连滚带爬地狼狈逃生。
    这时海龙也终于反应过来,抽出了他的那把青色长剑,朝着寇然刺了过来。
    铛、铛、铛……
    他的剑法溜得飞起,一秒十几剑,配合着老鬼,刺在了寇然全身诸般要穴之上,然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浑身冰棱子的寇然虽然也承受到了那针锥一般的力道,但是面对着这锋利的长剑,却是毫无损伤。
    他跌落到了那冰湖之中,却是练就了一身金刚不坏之身。
    海龙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剑雨不但没有制住寇然,而且还给了他嚣张的资本。
    他寒声笑着,说就凭你们这些平凡的人类,也想要我性命?
    平凡的人类?
    我在旁边警戒着,心中比旁人更加明了,知道这寇然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应该与马疯子逃不开关系让人在一瞬间提升实力的办法,除了入魔,我真的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路子。
    嚣张之后的寇然,处于了睚眦必报的模式,老鬼将他的计划彻底打乱,使得他对老鬼穷追不舍,口中嚷嚷,一定要将老鬼冻成冰坨坨。
    这家伙就是一个刀枪不入的冰人,海龙追打着他,却并不成效,老鬼也不得不开始周旋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老鬼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眉头皱起,说你真的想找死?
    那寇然厉喝道:“我已然死了,心中不过是拉几个同伴而已。”
    他双脚站在雪地上,一股冰雪之力陡然从大地之上凝结而来,他双手迟缓,重重地朝着前方不远的老鬼猛然拍去,却有一大股的白霜之气,喷薄而出,笼罩在了老鬼的身子之上。
    他几乎是在竭尽全力地对付老鬼,至于海龙,他仅仅只是用坚实的后背抵挡。
    这情形让老鬼怒火中烧。
    他咬着牙,冷冷哼了一声:“果真是个死人,脑子真的是不清楚了,连敌人都没有选对,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他脚尖一点,却是迎着那股白霜之气而上,当接近的时候,身子在一瞬间化作了万般蝙蝠,而下一秒,却是又出现在了寇然的跟前来,右手之上,突然出现了一股黑色的火焰。
    冥火!
    这是当初我们迎战鱼头帮秦长老之时我们遇到的恐怖手段,然而事后,老鬼却是将这法门化作己用,成为了自己的一招绝学。
    冥火燃魂,对于那些死去的亡灵最有奇效,只是太过于残酷了一点,被冥火点中的魂魄,只有灰飞烟灭的一种下场,而再无轮回的机会。
    啊……
    寇然在冰湖之中被冻得僵实的身体刀枪不入,然而内中的魂魄却受不了那火焰的燃烧,发出了尖锐到了极点的叫声。
    老鬼一触即收,下一秒,却是出现在了我们的身边。
    而场中,只留下了执剑的海龙,还有……
    痛苦嘶吼的寇然,他依旧还是他,浑身的冰棱子看着就无比的坚硬,而唯有头部,却有无数黑色的焰火在欢呼跳跃着,他抱着头颅,大声哭喊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先是怒骂,然后是哀求,到了后面,却是将身子缩成一团,变得悄无声息。
    整个过程,持续了短暂的二十几秒钟,瞧完这一切,死里逃生的海贝图和苟智瞧向老鬼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而海龙则全程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寇然在悄无声息之前,最后的一声哀求,是对他说的。
    寇然说叔你救我啊,叔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这话语好可怜,让人动容。
    谁都不想死。
    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我们觉得那石台之上有光亮出现了,下意识地朝着那儿望去,却见那儿凭空出现了一面青铜大门,而在门口处,那玉龙第三国的国师卓然而立,眯眼打量着场中的一切,在他的身后,有隐约一队的白虎骑士,为首的那一人,却正是段宝婷。
    国师的目光巡视一圈,最终落到了海龙的身上,严肃地说道:“海龙,这些人流放不到一星期,你带着他们来到这里,燃放紧急符箓,到底是什么意思?”
    海龙瞧见国师亲自前来,终于松了一口气,冲到了平台上,对他说道:“大兄,出大事了,雪原领主曼因哈的封印,被人给解开了!”
    原本端庄肃穆的国师脸色一变,惊讶地喊道:“啊,是谁?”
    他的目光变得严厉,下意识地朝着我们这边扫射而来,而就在这时,迷藏雪林之中却有滚滚黑云涌出,一声狂妄而阴沉的声音却从林子深处传了出来:“海天酱,是我,卑贱的养虎人,我回来了,哈、哈、哈……”

猜你喜欢: 《致命快递》 《我抢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奶爸回档》 《萌妻难挡》 《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擎》 《呆萌写手纪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