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老将,新兵

    当听到中年男人话语想起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为之一僵,知道自己到底还是犯了蠢,让对方逮到了尾巴。
    虽然计划的最后一个环节,还是要跟这人交手,不过我却是将自己安置在了最不利的地位。
    天伤百鬼阵。
    这阵中鬼影重重。虽说那些重伤员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有这中年男人,还有那个叫做马癞子的家伙,就已经足够了。
    中年男人完全可以用这法阵里面的百鬼将我给缠得精疲力竭,然后给与我致命一击。
    此时此刻,我已经陷入了最为被动的地步。
    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我将那一把匕首给丢掉了,缓缓地吸了一口气,瞧见面前的这些鬼兵鬼卒将我给团团围住,一副要将我杀之而后快的架势。
    我王明会死在这里么?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死亡,我没有想象中的害怕,仿佛活在这时间实在是太累了,还不如闭上眼睛一般的感觉。不过很快,另外一种恐惧就侵袭到了我的心里面来。
    小米儿,我若是死了,她会怎么办?
    她会不会被荆门黄家给捉住,然后被用来炼制丹药,最终成为了别人更上一层楼的踏脚石?
    老鬼呢?佰渡亿下嘿、言、哥 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他得知我被人追杀、受难的消息之后,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没有任何犹豫,与我同生共死,然而此刻他却不得不独自面对着黄家追兵中的几名精锐,以及修为让人害怕的黄老头儿。
    那家伙手中的掌心雷劲,可正是克制老鬼的强力手段啊。他会不会也栽在这里?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狂跳。
    我不能死。
    至少不能死在这里,想到这件事情,我突然间心中又腾出一股力量来,脑子飞速转动,想着什么东西能够克制住这些鬼阵。
    逸仙刀?
    不一定,不过……
    不如试试这个?
    我终于想起来了一物,猛然一拍手掌出来交房租了,交房租了……
    火焰狻猊。
    狻猊,龙之第五子,形如狮,喜烟好坐,浑身火焰通明,乃威武百兽率从,传说中曾经被佛祖看上。觉得它有耐心,便收在胯下当了坐骑,因此佛座上和香炉上的脚部装饰就是它的遗像。
    这就是狻猊,有着佛性以及极度威严的生物,而在我的体内,就有这么一头。
    那天伤百鬼阵里阴气丛丛,需要一些阳刚之气了!
    我这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因为倘若那家伙装傻不理我,我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眼睁睁地就要被这些黑盔黑甲的鬼兵给斩杀。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我的脑海里却是浮现了一句诗词来。
    “春光主,芙蓉堂,窄堆花乳,手提金桴打金?。
    天花娉婷下如雨,狻猊座上师子语。
    苦却乐。乐却苦,卢至黄金忽如土。”
    这诗词在我的脑中?荡不休,而一股灼热的力量从左手之上传出,并且迅速蔓延,朝着四周发散出了最为灼热的光芒来,将整个空间照得一片红光大放。
    这光芒里面充满了炙热的能量,而那些原本刀枪不入、让我为之烦恼的鬼兵鬼卒遇见之后,就如同春阳融雪,冰消云散。
    这空间之中,有无数的哀嚎与厉喝浮现,到了最后,却变成了一声又一声低低的哭泣声。
    我的视线之中一开始一片红,到了最后,却是凝聚到了一面镜子上。
    那是一面铜镜,它原本挂在了院子的门上。
    现在拿在了一个独眼龙、癞子头的家伙手里,而那个家伙唯一安好的那只眼睛,正在惊恐地望着浑身冒着火光的我。
    咯、咯、咯……
    他的牙?打颤,腿肚子发抖,仿佛瞧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王明啊王明,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马癞子的身后,有一个留着两撇黑色胡须的男人,在这个现代社会,很少人会留胡子,而且还留着这么标致的胡须。
    他就好像是古龙小说里面那位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一般,让人过目不忘。
    我没有理会别人,而是朝着拱手,郑重其事地问道:“南海一脉,王明!”
    那人一愣,立刻肃穆地站直了身子来,朝着我拱手,还躬身说道:“荆门黄家,黄坚!”
    苦却乐,乐却苦,卢至黄金忽如土。
    我在嘴里反复地默念着这句话,心中反倒是豁达了几分,平静地说道:“黄兄,不知道小弟犯了何事,居然会劳烦老兄追了这一路?”
    黄坚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若不是你杀了荆门黄家的嫡系子弟黄养天,我又何苦在这大半夜里,与你生死交战?”
    我没有半点惊慌,而是据理力争道:“黄养天先是谋算于我,无故用重型卡车制造车祸撞我,随后在我逃脱之后,又潜入湖中追杀,不留半点儿活路,小弟也是被逼到了死胡同,不得不奋起反击,纯属自卫。黄兄又何苦为他出头?”
    黄坚说不管怎么说,你杀了我荆门黄家的嫡系,就必须付出代价,不然我黄家在江湖上的颜面,岂不是荡然无存了?
    我仿佛认着死理,说那如果我当日被黄养天无故杀害,又当如此?
    黄坚笑了,一字一句地说道:“关我吊事?”
    我沉默了,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而就在黄坚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却终于开口了:“也就是说,你们在乎的,只有黄家的颜面,而并非这世间的公义咯?”
    黄坚眯着眼睛打量我,说答案你早就知晓,何必在这里问东问西,难道是打算拖延时间?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
    黄坚好奇,说那是为何?
    我说我之所以问这些,是想说服自己,我杀人,并非嗜杀,也不是享受血腥,只是因为被逼到了墙角。匹夫一怒,只因没有退路,你们是为了你们那狗屁的颜面,而我,则是为了我心中的公义。
    听到这话,黄坚显得格外好笑,一脸滑稽地指着我,说道:“你疯了么,难道在你的心中,这世间还有公义么?”
    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对,我认为有。”
    他说在哪里呢,你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对自己说道:“王明,这世间还有公义,而那公义,在你的心中!”
    为了公义而战!
    我对自己说着,突然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欢乐充斥在了心头,我感受到了一种解脱,觉得束缚在自己心头的恐惧和悲哀、迷茫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我开始朝前踏步,一步两步,当走到第三步的时候,那个马癞子突然间发出了一阵尖叫声,将手中的铜镜抛掉,人朝着旁边跑去。
    不过他并没有跑多远,胸口处突然多出了一道剑尖。
    剑尖在马癞子的胸口,剑柄在黄坚的手中。
    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睛变得一阵血红,一字一句地说道:“荆门黄家,雄霸天下,江湖第一,无人能敌!任何胆敢临阵逃脱的家伙,无论是谁,就算是我的兄弟,都要受我一剑超度!”
    铁血!
    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有一股浓烈森寒的气息散发了出来,拔出了剑,那染血的剑变得格外犀利,而他的身子似乎又变高了几分,不顾软软倒地的马癞子,而是走到了我的面前来。
    长剑前指,他的脸上突然长出了一大圈的黑毛来,眼睛的地方变得一阵漆黑,里面红芒微动。
    他一咧嘴,露出一口血牙来。
    气势攀升到了最高峰,黄坚狂笑着对我说道:“不要用你那虚伪的正义感来左右战斗,我告诉你,实力就是实力,老子修行了三十多年,这剑下斩过的狂妄之徒,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个说话都掉渣天,然而那又怎样?热血的话,只适合?动愤青,到了最后,还是要用剑来说话我的剑,杀过人,你呢,你呢,学会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来老子面前装牛逼?”
    黄坚的话语里充满了强烈的自信,这些自信是通过无数的鲜血和尸骨积累起来的,是那累累战绩堆积起来的。
    他是人生的赢家,成为黄家的爪牙多年,处理过的高手无数。
    他有着无数壮志豪情,面对着我这样的小角色,充满了蔑视。
    我呢,我能够就此屈服?
    不能!
    不能怎么办?
    那就战!
    两人遥遥对视,而几乎在同一秒的时间里,一同跃向了对方。
    两人在同一时刻,高度契合。
    黄坚双手握着那把刚刚杀过了人,凶气正盛的长剑,腾身到了半空之中,高高地扬了起来。
    那一下,他就如同雄鹰展翅,翱翔在了半空之中。
    帅得惊天动地,而倘若是能够将对面的那个家伙给一剑劈成两半,则几乎就是完美了。
    而他对面的那个家伙,也就是我,姿势却显得无怪。
    我也是同样的腾身到了半空之中,然而双手却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
    想要凭一对双手硬扛那把凶气四散的长剑么?
    就算是四十年单身汉的手,有着超人的力量和速度,也未必能够扛得住这金属之躯啊?
    就在黄坚的疑惑之中,我的手却是摸到了额头上的刀疤处。
    刹那间,金光一现。
    逸仙刀!

猜你喜欢: 《一拳一个魔法师》 《宫夜宵和程漓月》 《剑碑谷主》 《仙景》 《女政府办主任》 《执剑情长》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