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奇怪的Kim

    瞧见这个脸色有些病态般白色的少年郎,我顿时就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惊讶地喊道:"kim,你怎么在这里?"
    将头罩掀开的kim带着若即若离的笑容,眯眼瞧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cherry是暗黑议会的人,而我也受邀加入了暗黑议会,因为熟悉英国,所以k先生就把我借调到这边来。协助他处理一些事务"
    啊?
    kim现在居然是暗黑议会的人了,而且还是k先生的属下?
    这个也太出人意料了吧?
    不过,kim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满心疑惑,而kim则自说自话地讲道:"受k先生所托,我特地过来跟你求证两件事情,还请你千万要如实回答!"
    我心中有着十二分的古怪,不过却还是点头说道:"你说吧,我尽量。"
    kim一本正经地说道:"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你手中的萨拉丁之刃,这把凶兵曾经被当时的教皇阁下,联合了五位红衣大主教的力量将其封印,千百年来,没有一人能够将其解开,你又是如何办到的呢?"
    呃?
    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如果是在其他的场合。听到这样的问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哈哈大笑,然后告诉他,说那把破刀不就是你弄出来的么,在这里跟我装什么犊子?
    然而我此刻并不能,因为我被绑在了金属柱子之上。一动都动不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且不说。问我话的,就是最知晓事情来龙去脉的kim。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萨拉丁之刃的封印,是谁解开的呢?
    就是我面前的这一位堕落拉结尔。
    所以我不能回答,只有随口胡诌,说这个事情,很难讲,我从巴黎圣母院拿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至于是圣母院的哪位教士,我也不清楚。
    很好!
    kim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后面一个问题:"那两个中国人,到底什么来历?"
    我诧异,说哪两个中国人?
    kim眉头一瞪,说就是茨密希古堡一役之中,协助威尔击杀茨密希大公的控雷者和生物大师。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耸了耸肩膀,苦笑着说道:"我哪里知道啊,他们平日里都很少说话,基本上不聊自己,更不会与我们这种小杂鱼有什么交集,事实上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一个代号。"
    kim盯着我,说好吧,说代号。
    我说你们称之为控雷者的那个男人,被威尔叫做杂毛,至于那个生物大师,则被称作毒王——
    kim盯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确定自己刚才所说的,一切都真实?"
    我说对,我可以保证。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吊坠来,吊坠是一块碧绿色的翡翠,里面洋溢着冰一般清澈的碧绿,他在我的面前晃悠一会儿,口中念念有词。
    这事儿,是准备催眠我么?
    尽管被这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吊坠弄得有些眼晕,不过我还是知道这种方式的,心中一边吐槽,一边装作双眼迷茫的样子。
    我一开始的时候,是在装。
    然而过了一会儿,居然间就有困意涌上心头来。
    我是真的困了,感觉全身乏力,显得无比轻松,没多久,居然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世界一片黑暗。
    等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kim的人居然不见了踪影。
    连一直矗立在我身前不远处的艾薇儿,也不见了踪影。
    整个空间之中,仿佛就只有我一个人。
    空空荡荡。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转溜着眼睛,用余光四处打量,当确认这个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就忍不住地大声喊了起来:"救命啊,有人么?救命啊"
    我喊了一会儿,没有喊来帮助者,却把狼给招来了。
    来的是两个男人,一个满脸大胡子,一脸凶相,而另外还有一个,则是一脸精明的家伙,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脸上粘几根毛,估计就能够变成猴儿。
    大胡子走到我的跟前,抬手就是一大耳刮子,扇得我晕头转向。
    一个巴掌不够,再来两个。
    如此噼里啪啦一通打,我是给揍得头晕目眩,脸颊发热,而那个精明的家伙则在旁边,用蹩脚的英语问我道:"该死的家伙,别给自己找不自在,k先生说了,只要你有任何异动,随时都可以弄死你,无需汇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彻底认怂了,说知道,我的小命,掌握在您的手上,对吧?
    男子哈哈一笑,说你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再有一个,叫做良禽择木而栖,你是聪明人,能想清楚这个,那么我就放心了,安分点,大家和睦相处几天,行不行?
    说着话,他扬起了自己的右手。
    我瞧见他的右手之上,中指和食指上的指甲显得格外锋利,我慌忙点头,说晓得了,没问题。
    两人各拖了一把椅子,在我的前后坐下,然后坐着,闭上了眼睛。
    许是两人最近太辛苦的缘故,不一会儿,居然有浅浅的呼噜声,从那个大胡子的方向传了过来。
    嘿哟,这家伙睡得可真快!
    我被绑在柱子上面,完全动弹不得,唯一没有被禁锢的,恐怕就只有思想了。
    于是我开始思索起了kim出现在这里的意义,以及他现在所持的立场来,并且分析kim出现在这里,是否能够把我的小命给保住。
    不过我很快就觉得有些不太现实了,毕竟我杀的,可是k先生最喜爱的教女。
    她即便是被灌注进了魔偶里,终究代替不了真正的人类。
    所以从k先生的角度来看,只有我死了,方才能够缓解他内心中的那些痛苦,而此刻并没有立刻杀了我,许是我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吧?
    至于kim,他应该是有人在附近监听,所以才会装得如此一本正经,而他会不会过来救我呢?
    对于这个事情,我一头雾水,决定不理。
    我开始尝试着修行起来,这才发现体内的经脉之中,有被针刺和封印的手段,将我的力量给予了限制。
    这可比打断我的手脚来要来得更加直接。
    不过几秒钟之后,我心中的无奈就消减了几分,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龙脉社稷图,居然还在运转。
    一团很浓烈的龙脉之气,从英吉利海峡的方向传递而来,然后冲刷着我的身体,最后一点一点地凝固在了我的心脉之处。
    它最先加强的,就是我的心脏强度,而紧接着没多久,我开始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龙脉之气的海洋之中。
    不知不觉,时间却是过了许久,我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不过房间里面的异味却显得更加浓郁起来,而看守我的两个家伙,一个不在房间里,而另外一个,就是那大胡子,他瞧了我一眼,然后又垂下了眼皮来。
    他呼呼大睡,呼噜声充斥在整个房间里面,显得格外古怪。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门边传来一阵吱呀的开门声。
    除了这个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大胡子呼呼大睡,根本就不管不顾,也不知道k先生是怎么打算的,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了他们两人的手中来处理,恐怕也是有一些想当然的意识吧?
    然而在我的耳中,却能够听得出来,有人在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当来人用一把造型古怪的匕首将大胡子的喉咙割破时,我方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出来者,是友非敌。
    若是想要迷惑我,没有必要那一个人的性命来试。
    我认真打量,这才发现这个孤身潜入其中的家伙,居然不是别人,就是与我们在同一酒店的考玉彪。
    他怎么也搀和进来了?
    我满腹疑问,而考玉彪却没有任何犹豫地伸出了匕首,在我的身上轻轻挑了几下。
    捆着我身子的这种绳子,使用一种很古怪的材质构成的,坚韧无比,也正是这玩意,使得我不得不认命地受制于人。
    然而此刻它却应声而落,从另外一个侧面,表达出了考玉彪手艺的厉害性。
    当束缚手脚的绳子松落,重获自由的我揉了揉拳头,将身上几处要穴的针拔出,刚想问一下考玉彪为什么能够找到这么隐秘的地方来时,突然间黑暗的角落里,出现了一抹雪白的亮光。
    考玉彪最早发现这种异状,定睛一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说道:"好漂亮的女人,这辈子要是能搂着睡一觉,那就真的不是白活了。"
    我抬头望去,却见从黑暗角落里走出来的,并非旁人,而是长着艾薇儿模样的女人。记木丸扛。
    魔偶。
    这个传说中的十三圣器,居然从头到尾,一直都守在我这个小池塘里。
    它到底欲意何为呢?
    考玉彪发现对方是个漂亮女孩儿,没有任何犹豫,就抓着匕首上前,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王哥你自己先活动一下手脚,至于这个小娘子,就由我来代为处理吧!"
    他笑嘻嘻地走了上去,然而下一秒,他却仓皇失措地往后逃了过来。
    那魔偶凶狠,双目无神,却仅仅只用一招,就将考玉彪打得屁滚尿流了去,我心中骇然的同时,还在想一个问题。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ps:
    kim会不会变成大坏蛋呢?

猜你喜欢: 《无道问仙》 《为此打球》 《重生之帝路狂少》 《妖孽来袭:逆天小凰妻》 《论娱乐圈打开方式》 《迷世争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