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跟我走吧

    瞧见满脸幼稚,脸上带着无奈表情的km出现在角落处,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不错。
    而与此同时,艾薇儿不知道从哪儿抢了一把刀,唰唰几声,将困在我手脚上面的藤蔓给全部斩断了去。然后一脸戒备地望向了这个新出现在餐厅里面的男人。
    死亡荆棘瞧见km,露出了如虎添翼的笑容,冲着他点头说道:“km阁下,这里有我便好。用不着麻烦你。”
    他对km是如此的尊敬,显示出了这个少年的地位之高,以及他所展现出来的才华,实在是让人敬佩。
    像死亡荆棘这样的黑骑士,不可能因为k先生有多看重km,就会表达敬意的。
    一切敬意,都来源于实力的表现。
    然而没有等死亡荆棘表达强援来袭的欢喜,就瞧见那个叫做km的少年从宽大的袖子里面伸出了手来,宛如金粉一般的碎末在空中飘扬,然后洒落在了布满了整个空间的各种古怪植物上面。
    这些植物仿佛白雪遇见了灼热的铁水,一下子就扭曲着、发出了阵阵黑烟,然后冰消云散了去。
    恐怖的销蚀力在房间里奔腾流窜着,我感觉到了一种让人绝望的气息在蔓延。
    死亡的味道。
    这味道死亡荆棘也闻到了,他脸色大变,冲着km喊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会出手帮他?”  
    km平静地一笑。说道:“帮他?哦,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啊……”
    朋友?
    死亡荆棘呢喃着这个陌生的单词,脸上的肌肉变得狰狞扭曲起来,冲着km大声喊道:“你背叛了暗黑议会。背叛了k先生,他会亲手把你送到地狱里面去了的!”
    km依旧平静,双手一划,有一股瞧不见的金色波纹封锁了整个房间,让这里面的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离开。
    而他则笑了。开口说道:“不,我没有背叛暗黑议会,这一次的行动,只不过是k先生一次私底下的行为而已,与暗黑议会没有任何关系;至于k先生,我与他其实并无瓜葛,谈不上背叛,要怪,只能怪他为什么偏偏挑选了我过来,成为他那该死的参谋如此而已!”
    啊!
    死亡荆棘脑子快要爆炸,整个人怒到了极点,冲着旁边那些愣着的家伙吼道:“你们还在等着什么?这个小东西背叛了我们,杀了他!”
    我们面前这一帮狼人、巫师、健壮的战士和血族混合组成的大汉们,彼此瞧了瞧对方,突然间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吼叫来。
    杀!
    他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朝着我和艾薇儿杀了过来。而另一部分,则是冲向了km。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身手了得,十分难缠,我不得不高举血刀,向前厮杀,凭借着南海一脉的诸多手段,与这帮人厮斗着。
    因为是被群攻,所以我只有保持比较谨慎的态度,让自己不会受伤,但同时也没有造成比较出类拔萃的战果。
    不过几番厮杀过后,突然间km的声音有如同魔音一般,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耳边来。
    “死亡荆棘都已经准备逃走了,你还想要给他卖命么?”
    死亡荆棘,要逃?
    交战双方的所有人都扭头望去,发现这个被km用粉末腐蚀了大部分巫术的家伙居然真的准备逃跑了,他来到了一个通道的门口,双手正在快速地滑动着,口中念念有词,想要破开km的封锁。
    然而他并没有成功,显然对于巫术的理解上面,km高出他不是一星半点儿。
    与我们交战的这帮人里面,有一部分是常年跟随k先生的精锐,而还有一部分,则是暗黑议会驻守在此的常务人员,他们并非k先生的私兵,只不过是因为对方资深议员的席位,方才会保持此刻的敬意。
    他们可以为暗黑议会奔赴死亡,却不会为一个准备抛弃他们的家伙卖命。
    “不打了!”
    有人大声吼道,围攻我们的两人,还有围攻km的三人都停下了手,唯独四人手脚不停,显然正是k先生的嫡系,与死亡荆棘一般的人物。
    他们是狂热的死士,即便是死了,也是灵魂获得救赎,所以心中毫无畏惧。
    然而当这边的攻击一松,被一直压着的我也终于爆发出了巨大的战力来。
    南海一脉的手段,并非是谈情说爱的。
    它最终还是一门讲究杀戮的手段。
    先是一招“孤鹜?飞”,将某个家伙的人头斩飞,然后是一招从陆左那儿偷学而来的“黄狗撒尿”,将另外一个家伙直接送上了西天。
    而就在我蹬出那如同炮弹出膛一般的右脚时,艾薇儿和km也将剩下的对手给击溃。
    我甚至都没有办法捕捉到km的出手。
    教会的背景使得km的手段如同许多神甫一般,不过他摒弃了华而不实的细枝末节,从而获得了最为精准的杀伤力。
    而最后一人重重跌倒在地的时候,场中剩下了三伙人。
    想要逃走而不得的死亡荆棘,停手之后显得有些心慌意乱的五位暗黑议会成员,还有我、艾薇儿和km。
    km维持着房间里面的禁锢不变,没有理会疯狂施法、准备离开的死亡荆棘,而是看向了那几个停手的家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奉副议长约瑟夫的密令,前来此处,监视议员k先生的不当之举,并且随时负责纠正。如果你们愿意服从我、以及约瑟夫副议长的命令,请跪下,对我宣誓效忠。”
    副议长约瑟夫?
    就是那个带队去斯洛伐克伏击我们的副议长阁下么,他怎么可能会下这样的命令?
    又或者这只不过是km的狐假虎威而已?
    我心中并不相信,然而对于那些心中惶恐、没有半点儿主意的家伙来说,却宛如救命稻草一般,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却最终还是跪倒在地,开始宣誓效忠起来。
    就这般简单?
    我的心中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些人之所以跪倒在地,宣誓效忠,并非仅仅只是因为km的一句谎言,而在于他这些天来的表现。
    无论是死亡荆棘的尊重,还是这些人的轻易倒戈,都表明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km在这些天里,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不过就在这些人宣誓的时候,死亡荆棘也终于放弃了逃离的想法,整个人的肌肤之上,有无数细碎的藤蔓从身体里游出,宛如血管剥离出来一般,而他的口中则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你们别相信他,他是教会的走狗,堕落拉结尔,是为了灭亡我们暗黑议会而来的……”
    那五人里面,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迟疑,然而这个时候,km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带着骷髅头的细长权杖,缓声说道:“有谁愿意离开,我不强求。”
    废话!
    选择降服,就可以活下来,如果此刻质疑,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在这个鬼地方,这帮人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精,哪里算不清楚这个问题?
    于是他们将头变得更低了,躬身喊道:“请接受我们的效忠,我们愿意……”
    啊!
    死亡荆棘终于无法忍受那种无言的痛苦了,身子化作无数扭曲的藤蔓,朝着前方扑去。
    我瞧见km将权杖一个一个地放在那些人的脑袋上面,进行效忠仪式,丝毫不顾眼前的危险,便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上前,帮他挡着死亡荆棘的攻击。
    漫天扭曲的藤蔓之下,我横刀而立,而另外一个身影,则比我还要快速,直接撞入了其中。
    是魔偶。
    这个被我刚刚收服不久的血族圣器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来,她如同一把锋利的长剑,刺入其中,然后将其绞杀,各个击破。
    死亡荆棘很强,强得差点儿就将我给击杀,然而他并非k先生,并不能够掌握一切。
    他的强势期在刚才那个满是植物的空间,而不是这个餐厅的位置。
    而他所谓之凭恃的巫力则因为km的分解,损失惨重,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一边鼓动这帮人过来抵挡,而他自己则仓皇逃离。
    刀锋女艾薇儿冲入前面无尽的藤蔓鞭海之中,那些尽是倒刺的藤蔓疯狂抽打在了她娇嫩的皮肤上面,然而却没有能够落下一丝的血痕来,这个魔偶娃娃的身体仿佛玉石一般,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坚韧,而这个时候,我也冲到跟前,陡然斩除一刀。
    这一刀宛如疾电,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角度,又或者意境,都绽出了我王某人最高的标准来。
    唰!
    一道破空之声响起,许多的藤蔓飞在了空中,而下一秒,那些藤蔓快速凝聚起来,变成了一个黑乎乎的头颅。
    头颅张着嘴,牙?雪白。
    而这个时候,那些疯狂舞动的荆棘也展现出了最大的攻击力来,从四面八方地朝着我袭来。
    定!
    就在我即将被缠到的时候,有一只手指伸了出来,按在了半空之中。
    死亡荆棘的临死反扑,骤然停歇。
    整个空间变得一阵静谧,而过了几秒钟之后,km露出并不?整的小虎牙,对我笑道:“来救人的对吧,跟我走吧?”

猜你喜欢: 《重生之学渣的逆袭》 《民国武神》 《不良鲜妻有点甜》 《江湖潜龙》 《绿帽攻略[穿越]》 《位面奇幻之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