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事情不妙,转身就逃

    荒野大镖客一马当先,气势如虹,朝着我无脑冲来,而其余几人在他身边护翼住,将其紧紧围着,
    西北第一刀在周遭游走,寻找机会,
    而那昆仑疯道人则一动也不动,当真就是过来镇压场子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此刻逃是逃不掉了,
    唯有背水一战,
    眼看着荒野大镖客扬刀冲到了我的跟前,我将手往腰间摸了过去,血刀陡然出鞘,然后我握刀的手里,大拇指猛然按了一下锋刃,让鲜血洗刷了上面一下,
    血光冲天而起,
    那日悬空寺一战,我虽然受了部分伤,但好在修行者的身子状如牛,恢复了很快,倒也无碍,
    不但如此,而且击杀的罗刹恶鬼还给血刀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量来源,
    随着冲天的血光回落,四个体态妖娆的暗影罗刹出现在了我的身周,
    这时天空一片阴沉,陡然暗了下来,
    这情景却是老鬼发了力,一如当初在巴黎的时候,艾伦卡帕多西亚的手段,
    那些被血刀吸收转化的暗影罗刹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而我则持着气势最为旺盛的萨拉丁之刃与荒野大镖客猛然对斩了一记,
    之前在瞎眼老头那加油站交手的时候,我并没有用这一招,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荒野大镖客虽然没有跟我交过手,但却能够从种老七和西北第一刀的口中研究出一二,本以为是准备充分,结果别的不说,当头的这一刀就有些挡不住了,
    他被我大刀碾压,朝着后面退了三步,方才咬牙硬撑住了这一股压力,
    好在这个时候西北第一刀杀将而来,将荒野大镖客给救下,
    至于其他人,则跟那些暗影罗刹战成了一团,
    我本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原则,疯狂出击,三刀荡开了西北第一刀,然后朝着荒野大镖客猛然狂攻,
    海天一色,
    孤鹜,飞,
    惊涛骇浪,
    ……
    我这边气势如虹,凶猛如狗,荒野大镖客哇啦啦大叫,说你特么的属狗的,就认准我了对吧,
    听到这话儿,我嘿嘿一笑,一边挥剑,一边冷哼道:“荒野大镖客,之前你我相遇,大家无冤无仇,我给你一个面子,让你们安全离开,没想到你居然不依不饶,在这里算计于我;不但如此,而且还拉了那么多的人进来陪葬,你叫我如何你对你杀之而后快呢,”
    荒野大镖客怒吼一声,说兄弟只是求财,谁跟你掰扯那么多,再说了,被人通缉一个亿,看起来你也是坏事做绝,我如何杀不得,
    我哈哈大笑,说老子王明行的端做得正,出钱悬赏我的是谁,荆门黄家,那帮家伙嚣张跋扈,压得江湖上的朋友喘不过气来,但是敢于反抗的并不多,所以这江湖之上,谁见到咱,不举一个大拇指,
    荒野大镖客说荆门黄家乃江湖第一世家,得罪了他们,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恶人,
    我说荆门黄家什么德性,别人不知道,怂恿你过来送死的吴法和尚应该是最清楚的,就在一个星期前,悬空寺就被荆门黄家的大小姐黄养鬼给袭击,千年名刹,一朝损毁,你还好意思给它兜底,
    荒野大镖客说屁话,吴法可是告诉我了,你可是悬空寺分立两家的罪魁祸首,
    我说当真是人嘴两张皮,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两人一边快攻,一边言语交锋,这叫做杀人诛心,而就在我话音未落的时候,西北第一刀这边逮了个机会,陡然出手,朝着我的后背一刀劈来,
    这一刀气势汹汹,我不得不抽身回档,而这个时候,一直被我给押着的荒野大镖客终于寻到了杀招,
    他悄不作声,气息却是陡然一沉,朝着我这人陡然一刀递来,
    眼看着那刀就要刺入我的后背,我这时回过了头来,
    逸仙刀,
    刚才此刀一闪即逝,然后被我刻意隐藏了起来,等的就是这一下,
    当你越觉得胜利在望的时候,死亡越是如期而至,
    啊……
    荒野大镖客刀势用老,闪避不得,只有勉强偏移了一分,右臂给逸仙刀利落地切了下来,惨叫一声,连通着那朴刀也摔落在地,
    我再一次将西北第一刀给逼开,准备趁胜追击,结果这个时候眼前一阵晃荡,
    那个一直在旁边围观的疯道人终于出手了,
    相比我们这刀来剑往,他仅仅是摸出了一根只有两尺长的棍子来,
    这棍子仿佛是某种树根做得,被把玩得一阵黝黑,隐隐间还有几分泥垢,
    这根短棍子拦在了逸仙刀的刀锋之上,双方陡然较力,逸仙刀被一股极为沉稳的力量给挡住了,我不敢让其久留,生怕被那疯道人给控制住,于是让逸仙刀腾空而起,然后左右一刀,避开众人,指着疯道人说道:“老前辈这是准备插手了,”
    疯道人说你这是逸仙刀,
    我一愣,说你认识,
    疯道人说听说过,
    我说您现在是什么态度,
    疯道人挠着满是油垢的乱发,头皮屑如雪花一般散落下来,他为难地说道:“这个啊,唉,我被请过来镇场子,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要不然你们别打了,”
    我说别打,好啊,你让他们停手,我本就没想打架,
    我自然是从善如流,然而右臂被斩断的荒野大镖客哪里有停战的好心情,愤怒地大吼道:“毛一马,给我杀了他;你们几个是沙比么,去跟那几个鬼东西计较干嘛,拿符箓封印啊,蠢货……”
    被他提醒,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挽着道髻的男子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黄符纸来,无火自燃,然后朝着那些暗影罗刹头上飘去,
    符箓在半空之中,突然间迅速烧完,分解之后,粉末化作金光,笼罩在这些暗影罗刹头上,
    那些暗影罗刹痛苦无比地捂着脸,如雪人遇到热水,瞬间融化,
    这边的五人被解放出来之后,再一次朝着我围攻过来,
    身陷重围的我一下子就变得十分被动了,使劲儿一挥刀,冲着西北第一刀喊道:“毛一马,你特么的有本事,过来与我单挑,”
    这家伙鸡贼无比,说别激我,没用,
    在这一帮人的配合下,西北第一刀专心致志地全力进攻,而其余人则帮他挡住任何攻击,这一下场面变得有些逆转,我被那西北第一刀步步紧逼,开始落入了下风,
    面对着敌方的如潮攻势,我终于恼怒了,说道:“当真要杀我,”
    西北第一刀点头,说对,
    我说就只是为了钱,
    西北第一刀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瞧了那疯道人一眼,说也不尽然……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将左手猛然一捏拳,突然间就有一股火焰从我的身上浮现而起,
    我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火人,
    狻猊火铠,
    这一手是那夜悬空寺一战的时候领悟的手段,这火焰吞吐不定,凶猛的时候,差不多有半米之长,那些人吓了一大跳,而这个时候我猛然挥刀,势如破竹,一刀斩杀一个,另外一刀将第二人的左腿劈下,
    我这边一凶猛,西北第一刀顿时就有些慌了,下意识地往后撤,然后大喊道:“道长助我,”
    话音刚落,疯道人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他挥舞着满是泥垢的大袖子,与我的萨拉丁之刃拼斗,两人如电而过,双方斗成一团,电光火石之间,不知道交了多少次手,而我越战越心惊,这疯老头的手段恐怖,力量连绵不休,简直让我有点儿高山仰止的感觉,
    怎么办,
    我被他给缠住了,萨拉丁之刃的气息渐渐消散,每一次撞击都给对方的袖子给以柔克刚的卸去了劲道,
    我有劲儿使不出来,难受得不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那疯道人的身后,
    老鬼的声音响了起来:“前辈,得罪了,”
    他并不想偷袭别人,所以才会出声示警,而我往后退了几步,瞧见此刻的老鬼已然变身,皮肤上面满是又黑又粗的毛发,那一套燕尾服绷得紧紧,猛然一掌拍了下来,
    砰,
    疯道人挥舞着手中那根短木棍,与老鬼的蠡龙爪对拼了一记,突然间一股巨大的炸响出现,老鬼跌落在地,而疯道人也是滚地葫芦一般地摔倒了去,
    这时我听到了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偏头一看,却见荒野大镖客和西北第一刀那帮人,居然十分没义气的上了车,
    就在老鬼与疯道人猛然对撞,然后落地的一瞬间,他们竟然发动着汽车,
    我擦……
    瞧见这场景,不管是我,还是老鬼、疯道人都傻了眼,等到我指挥着逸仙刀去追击的时候,两辆汽车已经窜到了百米开外,并且望着往处疯狂逃窜了去,
    很显然,荒野大镖客这帮人在瞧见事情已经不可为,而我和老鬼又动了极为强烈的杀心之后,选择了让疯道人拖着我们,
    他们却是溜之大吉了,
    这……
    我看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懵逼的疯道人,咳了咳嗓子,说那啥,前辈,还打么,
    疯道人突然间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说打个几把啊,他奶奶的,我又被骗了,哇、哇、哇……

猜你喜欢: 《妻子的谎言雷天磊》 《北朝春事》 《龙魂妖王》 《名侦探之变态科学家》 《嫡后归来》 《万能数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