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请问你找我

    在这江湖上飘荡了这么久,尽管在时间上或许没有那些几十年的老江湖多,但我经历过的事情,却也算是各种惊心动魄,这使得我的心态十分良好,即便是向馨蓝在对方的手中,我也没有太多的担心,
    又或许我心中真正将她给放下,没有了关心则乱,反而能够更多地思考一些东西,
    黑暗中,我行进得很快,宛如幻影一般,
    这是无相步的效果,
    很快,我来到了约见的地点附近,那是一个位于厂房仓库三楼的瑜伽馆,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走过去,而是左右观察了一番,然后瞄中了这儿最高的一处建筑,
    那是一个水塔,
    在一片低矮的废弃厂区,这水塔应该算是这一片最高的建筑,如果我是张波的话,一定会派人占据此处,观察四周,
    这儿是制高点,四周的一切都能够尽收眼底,
    我在建筑和树木的阴影中不断变换身位,最后来到了那水塔的下面来,没有任何犹豫,深吸一口气,将身子给提纵起来,然后像一只狸猫一般,向上迅速攀爬,
    我尽量地让自己不弄出任何动静来,
    很快,离塔顶只有几米之遥,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上面有人说道:“猪七,我怎么听到楼梯那儿有动静,你去看看,”  
    另一人有些不耐烦,说怎么可能,谁没事儿跑水塔上来,
    那人说你去看一下会死,
    猪七拗不过他,走到了竖梯这边来,刚刚一探出头来,黑暗中便伸出了一双手,将他的脑袋给猛然一拧,紧接着朝下方猛然一拽,
    那体重得有两百五六的大胖子一声不吭,直接就朝着水塔之下跌落而去,
    而就在他落下的一瞬间,我便已经跳到了水塔之上,黑暗中有人惊叫了一声,摸着一把尖刀扎过来,被我错身而过,然后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而后猛然一翻身,将其死死按在了地面上,然后上前两步,将他的半个身子都给弄到了悬空之处,
    啊……
    那人尖叫一声,我的左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脖子上来,低声说道:“你再叫一声,也下去跟你兄弟伙作伴,”
    那家伙慌了,说哥,饶命,饶命,
    我说不想死,
    他慌忙点头,而这个时候,对讲机那边传来了声音:“王老八,外面情况如何,那小子有没有露头,”
    被我按在半空中的王老八看了我一眼,我朝着微微一笑,他回过手来,按住了那对讲机,说没有动静,
    那边问:“你喘什么,”
    王老八说高处风大,有点冷,
    那便说你注意点,那小子应该很快就到了,他一个人倒也不怕,就怕带着别的人来,前往不要松懈,一旦有动静,立刻通报这边,
    王老八说好,
    对话完毕之后,关掉了对讲机,我将王老八拽了回来,让他靠墙而坐,然后夺过了他手中的尖刀,微笑着说道:“没想到还是本家,怎么样,王老八,认识我吧,”
    那家伙四十来岁,一身烟味,双手满是老茧,特别是食指处,更是有明显的肿块,
    这是个练枪的高手,旁边那儿还有一把八五式狙击步枪,
    准备得够周全的,
    王老八低着头,说认得,隔壁老王嘛,
    我说认得就好,说一下里面什么情况吧,
    王老八说你女朋友在里面,他们在那儿守着,就准备等你过来,就把你给拿下,
    我说好害怕啊,里面都谁啊,
    王老八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里面主持的人叫做马大海,江湖人称毒贾诩,另外还有冀北双狼,东北四虎和信阳的贪天狼,以及波爷的几个保镖,”
    我点了点头,说哦,你们波爷人呢,
    王老八说他没来,
    我一愣,说丫不是说要让我给他磕头认罪么,他不来,我给谁磕头去啊,
    王老八咽了一下口水,这才说道:“波爷知道你的性子,肯定不会为一女人过来磕头,不过应该会过来救人,所以在这里设下了天罗地网,想要把你给捉了,好拿了去,给家主请功,”
    我说不会吧,张波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的,他真觉得那几个豺狼虎豹的畜生,能够奈何得了我,
    王老八低头,说我也不知道,反正这些都是马爷在操作的,我枪法好,人机灵,就给安排在这儿放风了,其他的都不晓得饶了我吧,
    我说别啊,兄弟,你看你这气质,就知道手上沾了不少血,咋跟个娘们儿一样胆小怕事呢,
    王老八撇嘴,说悍勇这事儿得看在谁面前,我在您跟前装比,没那资格,
    我说你这个话儿说得挺实诚的,而且也是本家,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刚才说话,还是有点儿保留,要撂就全部撂,等我把这帮人都给干掉了,你到时候跑了也没人追究;但如果我出了点儿什么事情,到时候张波、马大海他们追究起来,未必能够饶得过你,
    我知道江湖人的心里,直截了当,那王老八听到,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他们还抓了你另外两个同学,所以你救人只救一个的话,估计还得受威胁,”
    我一愣,说还有另外两个,都有谁,
    王老八说有一个叫做秦健,我们去抓你女朋友的时候,他在跟前纠缠,还想英雄救美来着,就给一起逮了,
    我忍不住笑了,说这个人啊,他的死活我无所谓,还有一个是谁,
    王老八说叫高翔,
    我一愣,说啊,你们抓他干嘛,
    王老八说这小子是半路杀出来的,看到我们逮了人,就上前来盘道他自己觉得在金陵一带也是面子的,还认识我们黄家下面几个头面人物,就想让我们放人,和平解决,马大海是多心狠手辣的人,开弓没有回头箭,谁特么给他面子啊,
    我听到,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高翔这家伙在金陵一带的确有几分薄面,不过江湖经验到底还是浅薄,
    毕竟面子这事儿,还是得跟实力挂钩的,别人想给你面子的时候,给你,
    不想的时候呢,
    这不就傻眼了,
    我沉吟了一下,觉得事情倒也是有些难办,
    虽说秦健这家伙对我冷嘲热讽,几多诋毁,不过到底也是同学一场,他若是被殃及池鱼,我的心里面也是有些不得劲儿,
    他便如此,而高翔和向馨蓝两个对我善意以待的同学,我更是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但我只有一个人,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未必能够救得了三个人啊,
    除非……
    我低头下来,冷冷问道:“这么大的事情,张波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告诉我,他人在哪里,”
    王老八摇头,说不知道,
    我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说既然这样,那我就改主意了,
    说罢,我将他给再一次弄到了半空中来,人悬于空,望着下面的大地,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给你三句话,说服我,不然你还是下去吧,”
    王老八说哥,大哥,我真不知道……
    我说第一句,
    王老八都快哭了,说我……
    我说第二句,
    浑身一阵哆嗦,几秒钟之后,他吐了一口气,说在斜对面的那个五层小楼上面,他带人在那里镇守,
    我听到,探出头去,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那边的确有几个黑影子啊,
    妥了,
    我将王老八放下,说兄弟,早点交代,又何必受这么多的苦头呢,
    说罢,我将那把尖刀给反过来,用刀把将他给砸晕在地,
    确认了这家伙昏迷过去之后,我十分谨慎,将那他衣服给扯下来,把人给绑得结结实实,然后又把他那把狙击枪给卸开,将关键零件扔了出去,
    弄完这些,我方才快速离开水塔,然后朝着张波所在的地方摸了过去,
    既然救一个两个的没有意义,那么我便施展另外一套战术,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将张波给拿下了,到时候不管是向馨蓝,还是高翔,又或者秦健,人都能够活下来,
    不然随便一个落在对方手上,到时候拿来威胁我,我都难受,
    我行走如飞,很快就来到了那五层小楼的楼下,这儿应该是以前的厂区办公楼,这会儿给改造成艺术园区,外面弄得五花八门的涂鸦,而在楼房的墙壁外面,有许多管子往上,
    我攀爬着这些水管,很快就来到了顶楼处,并没有敢翻上去,而是攀在了外面,等待机会,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回事,半个小时过了,王明怎么还不来,”
    旁边有人犹豫了一下,说波爷,是不是堵车了,
    那张波大怒,说堵尼玛的车啊,这半夜三更的,哪里有车堵,
    刚才接话的人说要不然就是半夜三更的,他打不到出租车,
    张波说你跟马大海讲,让他打电话给王明,说他要是五分钟之内没有露头,那就不要来了,我们直接撕票,
    那人小声问道:“真撕啊,”
    张波说叫你打你就打,废话那么多,
    那人按响了对讲机,跟主持事务的马大海交代妥当,而十几秒钟之后,天台楼顶上面,突然想起了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来:“噔噔噔、噔噔噔……”

猜你喜欢: 《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 《山里那些女人》 《她倾倒众生[快穿]》 《东北招阴人》 《浮世芳华》 《念云念你》

热门小说